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唐庭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分钱

第二百六十八章 分钱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金山时雨
    一共四千八百号人人马,分散给八个校尉,在这个军府里校尉的权力倒是大了不少,平均每个校尉能管辖到八百人之多,几乎已经赶得外地一个下府的都尉了。 匕匕·····不过由于之前的一通杀戮,这八个校尉却没什么权威,其五个已经可以算是萧庭的人,另外三个也翻不起什么浪花,算心里有点不舒服,只要脑子还好使晓得该怎么办。几个月下来,数不清的钱花出去,这支战力平平的义从队伍,总算是掌握在了萧庭的手里。

    现在最大的问题出在战力平平,战力平平这话还算是委婉的,其实萧庭心里清楚的很,这群人了战场是乌合之众,同样数量对敌,唐军正规军一个冲锋能打的他们鸟兽散,他们甚至不敢和同等数量的唐军作战,即便是人数占有几倍以的优势,训练松弛无组织无纪律更没有决死之心的义从军,也绝不是唐军的对手。

    决死之心或者说什么荣誉感之类的东西,不是一天两天能培养的出来的,但训练却是实打实可以见成效的。义从们底子不弱,个人武力并不弱于唐军的任何一支精锐,只要能做到训练有素,拉战场还是有点看头的。这也是之前裴行俭秦怀道等人派人来帮着训练的目的。可为了钱而战的义从门,似乎并不想把大好时光放在训练,估计他们也清楚,训练的越好,越有可能再次战场,相反,大唐得一直养着他们。之前和贺鲁部的大战,三万多人战死,大唐在道义必须这么做。

    “钱这东西,我多得是。”萧庭指了指那些空空荡荡的装钱的箱子“这些空了没关系,我再给他补。不过……”

    不等下面欢呼声响起,萧庭话锋一转“朝廷给你们的俸禄是朝廷的仁义。我却不会花钱养着闲人。”

    下面的大头兵还不太明白萧庭的意思,几个校尉却是相对明白事的,尤其是之前那三个捡了一条命的小头目,直接出声。帮腔一般问“请都尉老爷示下,我等定然尊令。”

    萧庭满意的点点头,冲着一群校尉说“你们八个人,各领一部人马,寻常操练也好。睡大头觉也罢,我不去管你们。不过每一个月,我要来阅兵一次。”

    他指着满地的空箱子道“你们也晓得,我这个人一般是不会空手来的,既然来,会带着钱。不过刚才也说了,钱不养闲人,所以以后这笔钱,按照阅兵时候的排名方法,一个月下来。练兵练的最好的那一部,拿的最多,八部人马,前五名都有奖励,多少依次不等,第六名、第七名,没有钱的奖励,但每月有加餐,至于最后一名,对不住。老老实实拿着朝廷的俸禄,吃着朝廷的伙食吧。这是我刚才说的,不养闲人,你想赚钱。得出力,不想赚钱,我也不管你。这话可说的明白了?”

    不是傻子都能听明白,是个排座次领奖励,大头兵们也懂。想想看,虽然没有现在这样舒服。不过前五名都有奖励,好像也不是太难,只要稍稍出点力有好处可拿,要是愿意多出力,好处多,似乎也合算。反正整天在军营里实际没什么事可做,看看那些之前跟着萧庭的义从,不少人心里甚至开始盘算,要几个月才能把他们给下去。

    之前那四百多个义从的想法也有了些变化,原本以为是稳稳的享受最优厚的待遇,可这么一来,这个优厚的待遇很有可能不保,赚不到钱是一方面,面子也挂不住。要是前几个月还跟同袍们吹牛,被众星拱月一般的捧着,几个月之后,却还不如人家,以后见面还怎么抬得起头?

    一个原先属于四百义从跟着萧庭的校尉,抱拳道“都尉老爷,练兵的事情,还是大唐的官军懂得多,我想能不能请原先裴都尉手下的那几位校尉,来帮着操练操练?”

    另外一个校尉也立刻跟着说“秦都尉手下的校尉要是也能回来最好了。”

    他们倒是聪明,晓得练兵不在行,这时候想起来原来那几个帮着他们操练,却被他们晾在一边的校尉了,萧庭笑笑“这个嘛,我可做不了主,人家是别的军府的人……不过,既然你们有这份心思,我帮着去跑跑关系,但愿人家能不计前嫌。可要是这事真成了,人家愿意来,你们再像原来那样,敷衍塞责,阳奉阴违的……”

    这次不等萧庭说完,几个校尉立刻抢着表决心名态度,这次打死也不敢再像原来那样了,绝对把几个校尉向供奉亲爹大神一样供起来,老老实实的听差遣。

    “口说无凭,我也不要你们立下军令状。”萧庭挥挥手“一条,要是哪一部得了名次,有了奖励,这奖励在这一部内部该怎么分,由那个帮着操练的校尉说了算。”

    ……

    裴行俭和秦怀道带着兵,在两侧山头等了半天,却没收到出兵杀人的信号,反而一个被熊二一个被瘦竹竿请到了山坳里萧庭的大帐里。

    “这完事了?”裴行俭望着外面秩序井然的义从门,呵呵笑道“我说修齐有法子,秦公爷你还不信,这次打赌输了吧,休要忘了赔钱。”

    秦怀道有些意外,盯着萧庭下下打量半天,道“你真的说,给他们钱,他们不闹了?”

    “那还能怎样?钱都有了,他们还想干嘛。”萧庭也没有和秦怀道细说,只告诉他两,还要朝他们借人。

    “借人那是一句话的事情。”裴行俭先点点头“不过既然你用钱收服了义从们,那钱财是你掌军的命脉,你把分钱的权力,给我们手下的校尉,这似乎不太好吧?”

    裴行俭这话是从萧庭的角度考虑,既然这帮义从唯利是图,那萧庭掌握了钱是掌握了义从,现在却把分配钱的权力,给那几个来帮着训练的校尉,等于是削弱了领导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