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刺客猎人 > 第七章 鬼城迷影(五)

第七章 鬼城迷影(五)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洛水
    是马贼!

    从对方的装束上,高登一眼辨认出他的身份。但高登无法确定,那是一个活人还是死人?

    马贼的脖子软软垂落,被一根牛皮腰带勒住,皮带的另一头系在树干上,来回摇晃。高登走到马贼跟前,他的脸灰暗干瘪,没有一丝血色,皮肤皱纹纵生,裂开龟纹,如同一具风干的尸体。

    但他死鱼般鼓凸的眼睛很亮,亮得甚至骇人,转动之间,瞳孔闪烁着一种诡异的光。“救我!快救我!”马贼叫的一声比一声尖锐,可高登没看到他的嘴巴动,求救声似是从肚子里发出来的。

    高登抖手射出一枚梭镖,皮带应声割断,马贼摔下来。旋即被高登的火虹匕刺穿小腿,牢牢钉在地上。

    “我可以救你,也可以让你死。听懂了吗?”高登俯视马贼,握紧匕首。他急需一个活口,可以拷问出马贼和鬼城的详细情况。

    马贼躺在地上,并不挣扎。被匕首刺穿的伤口没有血,只流出腥气的灰黑色黏液。

    这个人到底是死是活?他仍有脉搏,心跳还很有力。高登转动匕首,微微搅动,一边观察对方对疼痛的反应,一边温和地说:“我知道你是暴风马贼团的人,我是你们首领一阵风的朋友,他约我在这里秘密见面。我有几个问题,只要你如实回答,不但可以保住自己的命,还能得到足够挥霍一辈子的金币。”

    马贼仿佛觉不出疼痛,哼也不哼一声,只是诡异地瞪着高登,瞳孔亮得不像一个人类。

    “现在回答我的问题。其他人去哪里了?你们都进鬼城了吗?为什么不回老窝,要来这里?这里有什么?”

    “救救我!”马贼的肚子里又发出尖叫声,干裂的皮肤开始颤动,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钻出来。

    “回答我的问题。究竟发生了什么?是谁把你吊在树上的?我可以为你复仇。”高登撕开对方的宽袍,内衣下摆系着一小袋水。高登扯下水袋,拉开内衣,露出马贼****的胸背。他看到一条条深裂的皱纹爬满胸腹,不住蠕动,犹如活物。而除了脖子的勒痕之外,马贼身上没有任何新的伤口。

    要么他被吊上树时没有挣扎,要么,他是自己上吊的。

    “告诉我,我可以救你,把你带出鬼城!”高登猛地抽出匕首,拽翻马贼,扎进他的脊椎搅动,最大程度地刺激神经。

    马贼痉挛般地抖动了几下,嘴角抽搐,诡异的亮光从瞳孔内减退。他脸上显出竭力挣扎的表情,喉头耸动,发出“咔咔”的声响。

    “说出来,说出来就能活命!”

    “我死了!”马贼的脸惊悸扭曲,好像一下子恢复了神智。“谁也救不了我!我死了,我已经死了!”他歇斯底里地狂叫,干瘪的皮肉瞬间鼓凸,皱纹像无数条蚯蚓弓起来,剧烈抖动。

    高登倏然倒退,火虹匕瞄准了马贼鼓胀的肚皮。

    “噗”的一声,腥液飞溅,马贼腹部破开,钻出一个瘦小如婴儿的黑影。

    借助火虹匕的微光,高登发现黑影的面目轮廓和马贼极为相似,只是皮肤呈蓝靛色,布满褶皱,两根尖锐的门牙翻出嘴唇。“救救我!救救我!”它一边尖声叫喊,一边像人一样直立起来,笨拙地迈出一步。

    高登心头一震,他见过这样的鬼怪,在城墙的那幅岩画里!

    岩画里的湖真实存在,恶鬼也真实存在!

    如果岩画描述完全属实,那么在古城里,可能还有成百上千这样的恶鬼!

    但它如何进入马贼体内?根据城墙岩石的侵蚀程度,古城至少有上万年的历史,如果恶鬼是从里世界溜出来的反生命,它们绝无可能在表世界待这么久。

    除非它们本来就属于表世界!

    古城是它们的巢穴,它们拥有属于自己的文明!

    这里是古文明遗迹!

    “救我,救救我!”婴儿般的恶鬼尖叫着走向高登,前两步还摇摇摆摆,第三步就走的非常稳,姿势越来越熟练,甚至试图跳跃。它的手指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变得又长又尖。

    它正在飞快成长!高登倏然窜出,闪到恶鬼左后方,一脚正中膝窝。恶鬼往前栽倒,高登匕首挥出,?断它的小腿肌腱,决不给它成长起来的机会。

    恶鬼想爬起来,又被高登踹倒,遭致一连串猛击。高登用匕首、拳脚、暗器轮番攻击恶鬼的各处器官,以此寻找它的弱点。

    “救救我,救救我!”尽管遍体鳞伤,恶鬼犹自强撑着爬起来,刺耳的尖叫远远传了开去。

    附近的深洞仿佛听到了恶鬼的求救,飘出一缕缕阴森森的烟雾,往高登的方向弥漫而来,他听到无数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

    “噗嗤!”匕尖插入恶鬼的眉心,它惨叫一声,皮肉像烧热的蜡烛迅速熔化,露出白森森的骨骼。

    恶鬼的生命力非常顽强,但眉心是它的要害。高登踢开白骨,阴雾继续向他围过来,视线更模糊了,几乎难以见物,高登忽而神思一阵恍惚。“死吧,死就可以解脱了。”一个莫名的念头闪过脑海,立即被黑暗的精神海吞噬。他蓦地一震,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正站在枯树跟前,手里拿着马贼的皮带,要往自己的脖子上套。

    四周围,大量阴雾翻滚涌动,只差一线就将他完全合围。高登一把抓起马贼的尸体,冲出缺口,向远处飞速逃去。在他背后,恶鬼的尸骨无声粉碎,化作一缕阴雾飘起来。

    高登沿着空地一路狂奔,前方越来越黑,两侧陆续出现了奇特的建筑物。它们以岩石堆积,大如山包,形似蜂巢,密布着一个个彼此连通的深洞。再往前走,就没有路了,岩石蜂巢绵延一片,高登想往前走,就必须进入其中,穿过一个个幽深的洞穴。

    他在一处巨大的岩石蜂巢脚下停住,打开马贼的水囊。里面仅剩小半袋清水,他一口气喝光,定了定神,开始解剖马贼的尸体。

    尸体的肚皮已经破开,高登将心脏、肾、肝等器官一一取出观察。绝大多数器官都萎缩了,只留下一层干脆的皮膜。唯有马贼的心脏仍然完好无损,心血管反而更加粗壮,只是变成了灰黑色,而且硬得像石头。

    马贼遇到我的时候,就已经死了。高登慢慢站起身,握紧匕首,在他头顶上方的蜂巢深洞口,幽幽亮起一点惨碧色的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