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就特么你叫奎木狼?

第一百一十一章 就特么你叫奎木狼?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言归正传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黄袍怪,如今已叛出天庭的奎木狼?

    周拯第一时间握住仙宝盾牌,计算着让对方主动探查自己的可能性。

    盯梢奎木狼的娄金星君尚未赶来,显然已被奎木狼甩开。

    屋内,李智勇已是没了身影,肖笙一把将月无双和灵沁儿推去门后躲着,手中握住了一杆长枪。

    凤瞳与冰柠一左一右出现在窗台前,凤瞳仙子戴上了一副拳套,冰柠仙子握住了冰剑剑柄。

    但两位仙子只是天仙之境,面对奎木狼散出的威压时,就如海边两只即将被大浪淹没的礁石。

    冰柠的面色,是从未有过的凝重。

    凤瞳仙子低声道:“我拖延时间,你带周拯走,不能让他落到截天教手中。”

    “老师?”周拯轻唤了声。

    冰柠微微颔首,与周拯目光对视一眼,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试试能不能封奎木狼一把。

    沙滩上,奎木狼微微眯眼,心底却回响着蓝星常驻教众声嘶力竭的呼喊:

    不要探查!

    不要探查!

    不要探查!

    奎木狼并不自负。

    他此刻已将仙识小心翼翼地收拢到了身周。

    曾作为天庭战将历经万战的他,有足够的手段掳走这个周拯;而奎木狼的目标也十分清晰,破开周拯身上的谜团,看能否使其为己所用。

    气机开始互相引动。

    奎木狼不急不忙,他在等这几只小兔道心绷不住的瞬间,那个瞬间……

    “动手。”

    屋内的冰柠一声轻喝,面前的玻璃直接炸碎,一朵六芒星悄然绽放,一只火凤展翅而起,自高空俯冲而下。

    奎木狼双眼一眯,嘴角扯动那八撇胡须,身形猛地前扑。

    她们尽是破绽!

    刀光闪!

    此刻只是归墟境的周拯,甚至完全无法捕捉到奎木狼的动作,但周拯已是明显对比出了敌我双方的实力差距!

    冰柠持剑而舞、凤瞳展翅急冲,可如果以奎木狼为参考系,两位教官的动作竟像是数倍慢放的电影!

    下一瞬,六芒星直接破碎,冰柠身形被一股劲风击退;

    那火凤背部拱起,带着一声厉啸,径直被打上天穹!

    周拯只觉眼前光影一闪,奎木狼那张中年面容就出现在窗台之外,对着他露出几分微笑,左手探向周拯肩头。

    如探囊取物。

    奎木狼动作忽然顿住,指尖距离周拯肩膀只剩两寸,但神情蓦地变得无比凝重。

    周拯肩头,一只小小的木刺,探出了衣服纤维的方格。

    奎木狼变掌为拳,向前挥动三寸。

    周拯、这栋建筑、屋内的人影,竟同时炸散,化作了一只只粉色花瓣随风飘舞。

    周遭黑风漫卷,天地骤然变色。

    奎木狼头顶有一道龙卷缓缓压下,但奎木狼却是头也不抬,摇头轻笑。

    “不错的幻阵,我也差点着了道,可惜,这般把戏终究是难登大雅之堂。”

    言说中,一把朴刀入手,刀光劈展阴云,周遭幻象骤然炸散。

    哗哗的水声传来。

    奎木狼此刻竟是站在海面之上,脚下是玻璃般的清澈海水。

    他仰头看向空中飘着的那朵白云。

    冰柠、凤瞳依然站在最前方,但她们两人哪里有受伤的痕迹?

    显然,刚才奎木狼不知不觉被困入了幻阵,冰柠与凤瞳发起的攻势也是假的。

    这让奎木狼心底多了几分警惕。

    他若是在这里拖的太久,很容易招来寅虎等高手的围攻,那也会有少许麻烦。

    离着奎木狼几公里外,旅馆小楼前。

    十多名转世仙护住了身后大批修士,此刻已是结成阵法,将周拯等人护在了后方。

    奎木狼悬于海面,目光在各处搜寻,始终未将冰柠、凤瞳两個天仙看在眼中。

    他道:“哪位道友在此,何不现身一见?依照道友这般施展幻阵的本领,也应有与我正面一战的实力……怎么,不敢现身吗?”

    高空传来一声轻笑:

    “天狼大人何必这般着急?我此前衣衫不整,难以见人,只是用幻阵拖延些时间,描眉抹粉、换身衣裳,免得在天狼大人面前失了仪态。”

    这温柔的嗓音落下,天地间仿佛闪出了一道暖色的仙光,那道倩影自空中缓缓飘落。

    云鬓半展青丝动,霓裳玉带云雾生。

    有位仙子伴着仙光自高空飞落,海面上绽出各类花朵,一只只粉色花瓣随风漫卷,自下而上铺出了一阶又一阶阶梯。

    待到百花与仙子汇合,一双绣花鞋踩稳百花,拾级而下,那双纤细白皙的小腿在裙摆下若隐若现。

    她这霓裳也是难得的仙宝,此刻散发着淡淡光亮,又仿佛,这光亮是那如雪肌肤映出的,与宝物无关。

    奎木狼向上打量,惊于这仙子体态之美,倒也不会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

    待奎木狼看到仙子真容,也是面露疑惑。

    百花仙子?

    她会斗法?

    莫说奎木狼,便是与百花不熟的凤瞳仙子,此刻也是满眼震惊,随后又想到了什么,目中流露出几分恍然。

    百花仙子可是少有敢顶撞王母、甚至不尊王母之命的天上女仙。

    若是没点真本领,哪能如此底气硬。

    就听百花仙子轻笑道:“天狼大人说笑了,我不过会些侍弄花草的本领,与天狼大人这般天庭武将可不敢相比。”

    奎木狼拱拱手,淡然道:“原来是百花统领,仙子三界无仇家,何必趟这浑水?”

    百花仙子停下步子,踩在花瓣凝成的阶梯上,嘴角含笑:

    “天狼大人如今加入了截天教,我如今加入了复天盟,本就敌对,更何况你要抓的、与我要找的,还是同一人。

    “天狼大人不打算遵循下先来后到的道理吗?”

    奎木狼冷然道:“原来是我打扰了几位仙子与这位周拯小哥的好事。”

    百花仙子也不着怒,长长的睫毛轻轻眨动,含笑相讥:

    “他可不比天狼大人,为了一场荣华富贵,反倒说是百花羞妹妹勾引于你,还说什么怕污了天庭宝地,实可谓厚颜无耻。

    “可怜我这位妹子死在了庭杖之下,而天狼大人依旧是威风不减呢。”

    奎木狼鼻翼不断颤动,手中朴刀微微颤鸣。

    下一瞬!

    这奎木狼面露怒颜,背后浮现出漆黑巨狼之影,身形化作黑芒砸向百花仙子。

    百花仙子却是不紧不慢地向前推出右掌。

    那花瓣阶梯与百花仙子的身影轰然炸碎,漫天飘起了花雨,奎木狼刀光劈砍,却是好不着力。

    幻术!又是幻术!

    奎木狼放开仙识,额头化出竖瞳、扭头环视周遭,长刀忽地脱手而出。

    下一瞬,这长刀竟从奎木狼背后显现,砸向奎木狼脖颈!

    电光火石之间,奎木狼反手握住长刀刀柄,身形左右横冲,漫天刀光似是要将这天地再劈开一遍!

    一声轻哼,漫天花瓣凝成举掌,对奎木狼当头压下!

    奎木狼口中低吼,身形正面撞了上去,却是忽地横刀向后挥砍,刀刃叮叮叮撞飞了数十根‘木刺’。

    谁都没想到,如今正是巅峰的奎木狼,对上了千娇百媚、以温柔著称的百花仙子,竟是这般局面。

    百花仙子面都不露,奎木狼就被困在了海上。

    甚至,在周拯他们的视角中,奎木狼此刻正朝着远离海边的方向不断飞驰。

    反观百花仙子……

    攻势连绵不绝!幻术登峰造极!

    虽无法对奎木狼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却将奎木狼稳稳地拖在了此处。

    旅馆楼顶,周拯表情复杂地看着眼前的‘大战’。

    在他的视角隐约能看到,百花仙子那一抹倩影,始终与奎木狼保持着几百米以上的间隔,如风一般飘舞着,稳稳避开奎木狼打出的所有攻势。

    李智勇的身影在楼顶水泥板中冒了出来,负手而立,感慨道:

    “非攻,非胜,不败之地。”

    月无双小声赞叹:“百花仙子这么能打吗?”

    肖笙讪笑不已:“你当瑶池女仙天庭一家独大的说法是闹呢?这可是独立于文臣武将之外的第三大体系,不过,还真没听说过百花仙子有这等幻术。”

    “那班长以后岂不是毫无家庭地位?”

    周拯嘴角疯狂抽搐。

    这怎么就扯到家庭地位上了!

    不是,跟百花仙子有旧情的,是他九世之前!

    啊,这,跟百花仙子好的那个神仙是谁来着?好像自己以前看到过,但就是想不起这个名字了怎么?

    正此时!

    天空划过一束金光,化作了那中年女将的身影。

    娄金星君定睛一看,不由面色大变,口中怒喝:“奎木狼你敢伤百花试试!”

    言罢身形俯冲而下,背后浮现出一只金毛大犬的虚影,冲入了百花仙子布置的幻术之中。

    奎木狼听闻此言差点被气到吐血!

    这群女仙还讲不讲理了?

    明明是他被百花仙子的幻术困住了,眼睛不好可以不要!

    娄金星君身影突现,一剑劈向奎木狼肩头,剑势凌厉无匹!

    奎木狼抬刀横抵,刀剑相撞,道道流光劈开了百里海水,震的地壳隆隆作响。

    百花仙子素手轻摆,一只只花瓣将娄金星君身形包裹,在奎木狼发起反击之前,已是助娄金星君身形消失不见。

    周拯此刻完全明白了。

    为什么是娄金星君与百花仙子盯梢奎木狼。

    这个奎木狼,擅近战、手段强,娄金狗的实力比奎木狼要差了不少,但擅幻术困敌的百花仙子,却可与娄金狗组成完美配合,让奎木狼有力无处使,硬生生被拖住脚步。

    天边又有流光闪烁。

    奎木狼面露不甘,却也知自己不能久待,手中横刀怒斩,乾坤出现了一道缝隙。

    他一步踏前,脚下竟有些晃动,差点走错了方向;

    但好在那缝隙就在他眼前,奎木狼低头钻入其中,只能丢下一句狠话:

    “我定会回来的!”

    咻!

    飘飞的花瓣间飞出两支木箭,那缝隙却依然闭合。

    海上波涛乱动,却已是没了奎木狼的身影。

    娄金星君哼了声,将长剑归鞘,刚想与百花仙子问候几句,却见百花仙子展开一双玉臂,已是自空中现身,飞向了旅馆楼顶的周拯。

    “嗯?”娄金星君不禁面露疑惑。

    当她看到百花仙子落在那个转世仙面前,露出拘谨且含羞带怯的表情,甚至有些紧张到抬手理了理发梢……

    天边,啸月带着十多名守备仙人匆匆赶来,见到楼顶的画面也是齐齐愣住了。

    他们可是听到了。

    百花仙子带着几分紧张柔声问询:“可伤到你了?”

    周拯蹭蹭鼻尖,话说您老不会看吗?

    不过考虑到百花仙子刚才展露的手段,他明智地露出几分微笑。

    “大概……是没伤到的。”

    “那就好,”百花仙子轻声应着。

    她一双柔荑搅在身前,那玲珑有致的身段、白皙透亮的肌肤;明明是成名已久的女仙,此刻却带着几分少女方有的柔弱感。

    “可以请你去下面坐坐吗?”

    “那个……”

    “你放心就好, ;我不会强迫你做什么。”

    百花连忙解释,随之又展颜轻笑,目光灼灼地看着周拯,柔声道:

    “我知前世今生是不同的,在你恢复前世记忆前,我都不会……不会提再续前缘这般事。

    “你且当我是个修道路上的前辈,有什么修道的疑难就找我问询。

    “也可当我是个知心姐姐,任何烦恼也能找我倾诉。

    “我尚想不起你是谁,此前……此前总是说着,若是见到你,第一眼便可认得,却也是说了大话,你莫要笑我就好。”

    “不会,这个不会,”周拯挠挠头。

    好家伙,他根本找不到半点拒绝的理由。

    这咋办?

    在魅力这块,眼前这位女仙像是开挂了,周拯现在觉得自己是能抵挡的,但如果时间久了,这可真不敢保证什么!

    不过,她来找的是自己的前世。

    周拯心底顿时有了主意,大大方方地转身做请:“仙子,我们下去聊吧。”

    “嗯,”百花仙子柔声道,“且等我片刻,我去沐浴打扮。”

    言罢身形微微旋转,化作一只只花瓣炸散。

    空中,啸月的狗脑袋转了大半圈,整只狗差点变成一个问号。

    角落中的月无双以手扶额,拿着手机,在聊天框输入了一行小字,又删删改改,最后凝练成了四个大字。

    鱼,危,速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