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信仰 > 推荐一本书《我X,什么鬼》以前一起写书的朋友的新书

推荐一本书《我X,什么鬼》以前一起写书的朋友的新书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我不是菜刀
    我应该是不写书了,没时间,离开这舞台了,没了创作的欲望跟激情,这本是我之前关系很好的一个朋友写的,写灵异的,关系太好,就过来帮忙推荐下,希望喜欢灵异的读者去看看。

    我妈跟我说,姥姥临走的时候不肯咽气,一直念叨我找不下媳妇的事。

    那会我正在北京上班,也没来得及赶回去,她走之后没多久,出现了点怪事,首先是不管我走路,上厕所还是睡觉,总有种感觉,觉得身后有双眼睛盯着我,这种感觉之前从来没有过,让我很惶恐,原来一觉睡到大天亮的我,也几乎天天失眠。

    还有一件事特别邪门,我都不太好意思写出来,就是我没有女朋友,有个自慰的坏习惯,而且很频繁,我姥姥走后,好几次那啥明明是看的裸图,结果成我姥姥遗照。

    开始以为是眼花,后来连着好几次,吓的我都起不来了。

    那天凌晨三点左右吧,我妈给我打来了电话,我寻思这半夜三更的,她给我打电话,应该是有急事,刚接听,我妈就问我咋回事,我刚才打电话咋不说话呢?

    我一愣,寻思我妈是不是搞错了,我啥时候给她打电话了?

    我问她啥时候给你打电话了,你看错了吧?我妈说怎么可能,打了好几个呢,不信你过来瞅瞅,听到这,我心里又发慌了,总觉得跟这几天的怪事有关。

    怕我妈多想,我就说我可能是按错了吧,等挂完电话,看我手机的时候,吓得我后背都凉了,在我通话记录里面,果真给我妈拨出去几个号,没有一个接的,这真够邪门的。

    又过了几天,我妈给我来电话,说她做梦梦见我姥姥了,我姥姥站在她床头,脸色变得青紫,一个劲的吆喝着我的小名,她觉得这梦不吉利,怕我姥姥想召我走,让我赶紧回去给姥姥上坟烧纸。

    去公司给老板请假的时候,路过楼下路口,见有个女的在地上画了个黑圈,在圈里烧纸呢,不知道为啥,路过她的时候,她还抬头看了我一眼,那神情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让我看着心慌,所以急匆匆的就走了。

    给老板请完假,本打算坐动车,不过没票,只能坐大巴,等到了老家,天都黑了,我家是济南下县的一个小山村,挺偏,离着车站也远,凑巧我一同学家住车站附近,本打算在他家住一晚,不料刚下车,有个黑车司机缠上了我,说要送别人过去,给我便宜点,25块,我也没多想,同意了。

    上车后,发现副驾驶上已经坐了一个女的,只能看见一个侧面,头发挺长,背影挺好看的,有点眼熟,司机挺健谈,开车后天南海北的说,路过一十字路口时,他一个急刹车,差点撞到人,原来在路口当中间,有个人蹲在那画圈烧纸,司机没注意,气的他大骂,说真是不要命,在路中间烧纸,急着见阎王呢这是?

    过了青龙路,算是刚出县城,两边连路灯也没了,又走一段路,穿过了一个桥洞子,里面黑咕隆咚的,司机说每年都得在这撞死好个人,邪乎的是差不多都是我这年纪的人,二十多岁出头。

    司机还跟我聊钟家桥二十多年前的那个怪事,这我是知道的,二十年前,在这撞死一个女的,被人发现的时候只有身子没有头,过了好几个月,才找到那个肇事的车辆,吓人的是被撞死那女人的头, 就在车底盘挂着呢,肇事司机根本不知晓,愣是这样开了几个月。

    这件事我们当地人都知道。

    副驾驶上的女的可能听了不舒服,咳嗽了一声,那司机嘿嘿笑了一下,说算了,不说了,也就这时候,他突然按了下喇叭。

    当时正在下坡,借着明晃晃的大灯,我看见坡底下有个人影,穿的黑色的大衣,就在路中间,背对着我们,看起来丝毫不想给我们让路,司机连续按了几个喇叭,边按边骂,说那么宽的路,非得站中间,今天怎么有这么多急着见阎王的人呢?

    不知道是车速太快,还是刹车失灵,司机后来急得大叫,说速度降不下来了,眼看就要撞上那人了,司机赶紧往路边开,车轱辘压到了石头,车子一颤,差点给我摔出去,等车停下来后,司机就过去找那人理论叫骂,我下了车没走两步,突然就感觉重心不稳要摔倒,不过有人扶住我了,是副驾驶的那个女的,我回头看了她一眼,戴着口罩,但能感觉出来是个美女,她问我是不是有病?我不知道她为啥这样说,只是说了声谢谢,然后朝着司机跑去了。

    坡下穿黑大衣的是个老头,尖嘴猴腮的,正跟司机骂架,我喊了司机几声,司机没搭理我,我干脆下去把他拉了上来,说别跟他一般见识,咱们走吧,那老头挺不知好歹的,突然抓着我胳膊,说我老鼠舔猫逼,没事找刺激啊。

    这狗日的老头,嘴巴真贱,我自然是跟他吵吵起来了,在争吵中有人拉了我一把,我回头看是那带着口罩的妹子,她说别墨迹了,赶紧走路,完事拉着我带司机,回到车里,期间在路上不知道跟司机说了点啥,司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脸色都变了。

    可能是心里气,坐上车我就一直骂那老头,前面那女的还说了我一句傻逼,我正在气头上呢,就回骂道:就你不是傻逼,毛病。

    前面司机这时候哆嗦的说:小伙,你别说了,刚才多亏这美女救你啊,你知道刚才那老头是什么东西吗?你胆大,你回头看看。

    我当时没忍住,回头一看。

    还是那老头,还是穿着那个黑色的大衣,依旧背对着我们,他肩膀不知道啥时候塌了,两条长袖子空荡荡的,像是没有胳膊一样,像是喝醉酒的公鸡一样,袖子大幅度夸张的左右甩着,步子一跨一跨的往前挪。

    那司机接着说,刚才没注意,现在想起来了,那老头穿着的哪是大衣,是寿衣啊!这话一出来,我心里咯噔一下,后背都凉了,等到了家,下车的时候,还听见口罩女嘀咕了一句,我没听清,好像是什么他姥姥还说是个不错的小伙,也就这样。

    我听完后也没多想。

    进家之后,我爸妈看我回来挺高兴的,我刚经历那事,吓的不轻,脸色估计不太好,他们就问我咋了,我把刚才路上的事说出来后,我爸叹了口气,说让我先睡觉,明天再说,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醒了,醒来我妈坐在我跟前,眼睛红红的,见我醒了赶紧抹了一把眼泪,我问她咋了,她说昨天晚上又梦见我姥姥了。

    刚说着,我听见外面有人进来,是村里的庆和姑,我从小就有点怵她,因为她是个瞎子,眼窝子里白花花的眼仁翻着,嵌在她那没肉的脸上怪渗人,不过现在看见她心里反倒有点踏实,因为她会看邪,她叫了我一声,说大黑子你回来了!

    我小时候比较黑,大黑子是我的外号。

    她没跟我多说,被我爸带到了床头上,然后蹲了下去。

    我妈也围了过去,我往那边一看,这才发现地上有东西,是两滩灰。

    农村这种草木灰很多,可是地上的这草木灰却让人不舒服,,撒在地上规规矩矩的,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是双脚印,而且是那种上了很大年纪的老太太的裹脚的脚印。

    我不知道你们那有没有那种说法,死人头七的时候,在家门口撒上灰,会出现脚印。

    庆和姑让我妈拿来我姥姥生前的鞋,然后让我妈比量了一下,不大不小,就像是裁剪下来的一样,那脚印就是我姥姥的小脚踩出来的。

    如果一开始说我妈只是做那个诡异的梦,让我们心里发怵的话,现在几乎是用事实说明了,我姥姥回来了。

    她死了,但是却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