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人生满屏弹幕 > 第225章 晚星

第225章 晚星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张饭否
    陈最这一脚极其用力。

    用腰部发力,带动胯骨,大腿微屈,小腿抻直,狠狠的踩在了沉飞的臀部上。

    沉飞吃力向前踉跄的好几步,最终也没能保持好平衡,但临倒下时,用双手撑住了地面,呛破了点皮,蹭出了点血。

    刚刚拦住他的酒楼服务员们没有上来给他上演一通这年头最流行的‘圈踢。’

    只有陈最走了上来,提住了他的脖领子,恨铁不成钢:“你他妈的”

    沉飞无言以对,微微转过了半张脸:“三哥。”

    “跟我去医院。”

    “我”

    “你听我说。”

    “说什么?”

    沉飞转过了脸,一脸委屈的喊了一嗓子:

    “那孩子未必是我的!”

    如果明亮的路灯现在可以换一个颜色,毫无疑问绿色最为应景。

    听到沉飞这句话,不知陈最瞪大了眼珠子,其他人也都面面相视,好像听到了不收费不应该听到的话

    【介是我能听的吗?】

    【你们玩的挺花呀】

    【那么请问,事情的真相到底是?】

    陈最挑着眉头,思索了两秒。

    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先入为主了,总以为受害者是如今躺在病房中的徐梦。

    所以,几乎下意识的认定了,自己的室友沉飞就是个狗币,事情就应该简单的是,狗币渣男玩了姑娘却又逃避责任。

    但事实上,两个人之间感情的事大多还真不被外人所知,所以即便是102徐梦的室友,可能也只是管中窥豹,只看到了事情的冰山一角。

    公平公正的说,是得给沉飞一个狡辩,不是,是辩解的机会。

    所以,陈最立刻就给了沉飞一脚!

    “那不还是有几率是你的!”

    “我”

    “上车!”

    “”

    强行拖着沉飞给他赛进了奔驰车,坐上驾驶位后陈最直接锁了后车门。

    在和热心帮忙的酒楼服务员挥手后,他琢磨了一下直接开向了医院,并在车辆起步时,说了一个字:“讲!”

    于是被踹了两脚,腰好像有些错位,龇牙咧嘴的沉飞开始倾述起了他和徐梦之间的事。

    事情也没有过度复杂。

    就是有对象的沉飞,和有对象的徐梦在辩论赛后联络逐渐频繁,渐渐的

    “呸!”

    【口区】

    【大学生都玩的这么花吗?】

    【让他说】

    后来沉飞还真和他大学刚开学时的对象分了,打算和徐梦在一起。

    徐梦也和他说分了,可不知是误会,还是其他的,总而言之某一天被沉飞撞到了两人还在一起。

    然后事情就是沉飞和徐梦大吵了一架后,算暂时分了手,他也开始了崭新的生活。

    谁知道,等寒假结束回来时,徐梦居然告诉他,她有了,是自己的。

    正常老爷们在这样的时刻产生怀疑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而且沉飞清楚分明的记得,自己每次都带套!

    所以

    听到这里,陈最蹙了蹙眉头,要是沉飞没撒谎,每次真带了,那大概率还真他妈的不过真带了也不是百分之百的阻挡几率。

    况且现在徐梦已经打完了,大出血是大出血了,但应该性命无恙,孩子到底是谁的,似乎永远也说不清。

    那他妈的,这事儿应该怎么个办?

    陈最迷茫了

    弹幕们也懵逼了。

    【这事儿,还真不好说】

    【或许真相只有徐梦自己清楚了,而且她不一定会说真话。】

    【人生就是这样,有些事永远都是谜团,不要想着去破解,让事情过去吧】

    所以当陈最将车开进医院的停车场后,他还是没想好,要不要带沉飞去上楼面对徐梦

    沉飞现在也已经迷茫了:“我知道也有几率是我的,但这事要我完全负责,总得给我点证据,毕竟在我们恋爱的时候,她还和她前男友看着挺亲密的,这一晃又过了快三个月,我真分不清”

    陈最转过头来:“那你到底喜不喜欢她?”

    沉飞眨了眨眼,欲言又止的看向车窗外的星光:“我我”

    ……

    复杂的事情不止这一件

    在陈最和沉飞在停车场里看着窗外星光时,赵婉柔和白止也在欣赏着今晚璀璨的月光。

    徐梦已经醒了,但还很虚弱又睡了过去,由熊盼盼和季清雅照料,她们对视了一眼,姐姐看出了白止想和自己说些什么,,于是走出了住院楼,在楼外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坐下来后,第一时间并没有什么话题好聊。

    她们之间似乎唯一能聊的就是陈最,但显而易见的是她和她现在谁都不会主动去提陈最。

    这是一种复杂的默契,这一刻她们也有些复杂的心情。

    事实上这已经是第三次柔白见面。

    没有第一次的剑拔弩张,没有第二次已成定局感,这一次两人好像可以说点什么,同时为徐梦共情点什么。

    白止本来也是打算和赵婉柔聊聊徐梦。

    所以呆呆了看了五分钟的星空之后,白止再次开口时仍然是:“谢谢。”

    这是实话,没有赵婉柔拿钱,徐梦的事情会闹的非常大,至少这笔钱她和她的室友是拿不出来的,总归要通知徐梦的家人。

    让一个刚上大学的小姑娘,告诉家人,自己在大学怀胎打胎,差点大出血死掉,还要面对以后的流言蜚语,显而易见是她不到二十年人生中最难迈过的坎儿

    所以,白止说完谢谢后,接下来想说的话有些无耻,但她还是必须要说。

    只是没等她继续开口,赵婉柔就看着她道:“不用,钱的事儿也不着急,小姑娘面对这样的事情需要缓冲和过度,所以等会等她睡醒了,真清醒了,你们也不要告诉和她说让她通知家里人还我钱,那会对她造成很大的压力。”

    白止一时无言,显而易见她想说的话,已经被姐姐说完。

    也是,眼前的她又怎么可能会想不到这件事情的后续呢,又怎么可能想的比自己少呢。

    可,即便知道她八成一定会从徐梦的角度帮她考虑问题,还是好让人感觉温暖和温柔啊

    如果

    白止抬起眼眸看了一眼夜色

    陈最。

    你凭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