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悟性满级:剑阁观剑六十年 > 269、升龙台下镇压的是谁(2/2五千字大章)

269、升龙台下镇压的是谁(2/2五千字大章)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我不是小号
    灵道宗最强者,灵道七子之首的卢轻尘如此不堪一击!

    高高在上,发号施令,仿佛王者的灵道宗最强者卢轻尘,竟是羸弱如此!

    看着倒卧在地,口中溢血,双目圆瞪的卢轻尘,周围那些修行者目中,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在酝酿。

    或许,灵道宗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强?

    卢轻尘咬着牙,死死瞪着韩牧野。

    他完全无法想象,以自己这化身之力,怎么会挡不住韩牧野一拳。

    这一拳,难道还能击碎天地不成?

    背着手,面上神色露出淡淡不屑的韩牧野心底感叹。

    到底是天境大修化身,自己凝聚肉身所有力量,加上之前以东海剑术修行之法汇聚的大势,全力一击,都没有直接斩杀卢轻尘。

    如果能一击斩杀卢轻尘,这一刻他能省却很多事情。

    “找死!”

    “九玄剑门真要翻天了!”

    “狂妄!”

    数道声音响起,然后冲向韩牧野。

    灵道七子,除了卢轻尘跌落,卢轻缘失踪,剩下几人全都飞身而起。

    “滚。”林深手持大剑,已经踏足韩牧野身侧,然后一剑横斩。

    鲁高身形立在韩牧野身前,双手交叉,头顶一柄大剑虚影浮现。

    两柄剑,一攻一守。

    “轰”

    林深的大剑轰碎三道术法,鲁高立在原处,硬接剩下两道术法。

    灵道宗几位强者出手一击,韩牧野身形不动,毫发无伤。

    这一刻,无数人的面上变了颜色。

    九玄剑门很强。

    灵道宗,很弱。

    “刺啦”

    一道剑风从远处刺出。

    这剑光并不恢弘,却将数位灵道宗弟子刺伤。

    手持长剑的杨明轩飞身落在一株大树之顶,面露冷笑。

    “灵道宗,不过如此。”

    不过如此。

    这是所有人的想法。

    西疆第一大宗,不过如此。

    “轰”

    那边击杀天鹤的黑甲妖族天境抬手将扭断脖颈,取掉头顶鲜红精血的天鹤尸身甩出。

    “快再引一只天鹤来。”那黑甲大汉转过头,看向灵道宗这边,高喝出声。

    引天鹤。

    之前,引天鹤是用一位修行者的身躯。

    “天境大妖?”

    韩牧野目光落在那大汉身上,轻笑道:“天境,我们又不是没杀过。”

    杀过天境。

    杀过。

    在嘉灵江江底,水脉修行者,全力出手,合力斩杀一位天境大修。

    这事情,可以拿出来吹一辈子。

    在场参加过那一战的修行者都是双目透出精光,看向那位黑甲大汉,有着难以抑制的战意。

    黑甲大汉双目一瞪,冷喝道:“原来乌自通是你们斩杀!”

    他一声暴喝,飞身冲向韩牧野。

    林深手持大剑,迎着撞上去。

    “嘭”

    林深身躯急速后退。

    只是他脚步刚一接触大地,忽然浑身震颤,立在原处。

    韩牧野双目之中透出一丝晶亮,抬手:“所有土石一脉,全力出手。”

    土石一脉!

    随着韩牧野声音落下,方圆百里,大地之上,土黄色的地脉之力升起。

    韩牧野曾经得到天地馈赠,能聚万里大地之力。

    现在,他得到天地友谊,能直接向天地借力。

    土黄色的地脉之力升起,那些修土石功法的修行者,全都感觉浑身力量瞬间翻倍。

    那丝丝的浑厚地脉力量灌注,将丹田与经脉充满。

    “好,我段毅宏来斩天境大妖!”身穿黑袍的无间道宗第一道子段毅宏一步跨出,身上土黄色的地脉之力凝成黄色战甲。

    他本就是地脉亲和之力极高,又是土石一脉的高手,能背负万钧苍山而战。

    现在有韩牧野的地脉力量加成,肉身力量到一个恐怖之地。

    他飞身一拳击出,带出的罡风化为狂龙。

    那罡风之龙撞在黑甲老者身前的光罩上,将光罩击破。

    老者面色一变,手中一柄黑色长刀斩出,将罡风狂龙击碎,引动灵光四溅。

    这一击,彻底点燃了所有西疆精英的战斗欲望。

    段毅宏杀得,老子杀不得?

    “仓啷”

    长剑出鞘,然后剑光直接刺出。

    不是一个人,不是十个人,不是百人。

    是千人,万人!

    剑光不是一道,是千道,万道!

    “轰”

    黑色的长刀挡不住所有的剑光,黑甲老者身上被剑光包围。

    哪怕一道剑光只能斩出一道白痕,这么多剑光此处,也让老者浑身鲜血斑斓。

    “你到底释放了什么怪物……”

    看着一位天境大妖被成千上万的修行者围住,全力出手磨杀,青桐浑身一颤,走到韩牧野身前,低声开口。

    韩牧野面带笑意,转头看看瑟瑟发抖的那些灵道宗弟子。

    他做的真不多。

    只不过是让这些走错了大道的修行者们,重回自己的道。

    既然修行,本就该与天地争,与万物争。

    天境之前,也敢拔剑!

    这才是剑修,这才是修行者。

    “轰”

    黑甲天境大妖身形化为四百丈的大鱼,长尾狠狠拍下。

    青桐飞身而起,一脚踢在巨大的鱼尾上。

    四百丈的鱼身直接被踢翻在地。

    “轰”

    烟尘四溅。

    便是段毅宏,此时也面上露出茫然。

    这一脚要是踢在自己身上,还能留点渣吗?

    “愣着干什么?我若是杀了这家伙,你们一根毛都分不到。”

    青桐高喝一声,然后飞身落下。

    杀天境大妖!

    段毅宏长笑,握着拳头冲上。

    其他人都是眼中冒光,手中长剑、骨刺,毫不犹豫砸下。

    烟尘翻腾,血光飙溅。

    心底的惧意消退,战意澎湃。

    心中无惧,天境也给你的皮扒掉。

    浓郁的血气升起。

    妖光逸散,化为光柱。

    山崖之上,无数巨大的白鹤飞出,往那妖光之中撞去。

    大妖妖气逸散,这对于妖族来说是大补。

    灵道宗前方几人对视一眼,飞身冲向天上的白鹤。

    数位金丹修为的黑甲鱼妖也冲出去。

    之前他们被西疆精英围杀天境之举吓到,根本不敢上前。

    “仓啷”

    东海剑修郭天金飞身冲向一只天鹤,剑光将其笼罩。

    天鹤飞遁速度快到极致,只看到一道白色流光。

    但在郭天金面前,这天鹤身形只一震,就被击杀。

    郭天金伸手一把抓住天鹤头顶的鲜红精血,转身就走,果断利落。

    “吼”

    山岭之上,虎豹长吼传出。

    “南荒天境大妖。”韩牧野眯起眼睛,低声开口。

    当初金家林给他的玉简中,有关于南荒大妖潜伏到来的讯息。

    看来,真的是来了。

    这天境大妖的目标,是天鹤岭中的宝物!

    与青桐对视一眼,韩牧野放声高喝:“天鹤头顶精血乃是融炼血脉之力的宝物。”

    宝物。

    足够了。

    韩牧野和青桐往天鹤岭上奔去时候,身后无数道身影飞天而起,去抢天鹤。

    灵道宗几位道子的暴喝声传来。

    从怒喝到惨呼,也不过一瞬间的事情。

    在这修为压制的地方,还真当自己是那个战力强横,能横压西疆的大宗弟子?

    滚尼玛。

    死去。

    一道道剑光术法,还有拳头,大脚丫子,都往灵道宗那些宗门精英身上招呼过去。

    韩牧野面上露出一丝笑意,他听到了骨头断折的声音。

    青桐低叹一声,跟在他身后。

    太可怕了。

    踏上青色乱石山岭,一位身穿兽皮大袍的壮汉立在山岭上,正出手将身周飞撞而来的天鹤击杀。

    天鹤长喙尖利,长爪也无比锋利。

    可不管是长爪还是长喙,都伤不了这大汉分毫。

    除非长爪照着他头脸撕下,长喙啄向他的双目,大汉方才一声嘶吼,面目化为金色豹首,咆哮声带着无形声波,将撞来的天鹤击杀。

    此时,他身周已经堆积数十只天鹤尸身。

    只是他的目的明显不是这些天鹤,杀几只天鹤,他就大步往前走去。

    韩牧野和青桐对视一眼,青桐飞身而起。

    韩牧野手中长剑脱手,化为流光。

    藏空。

    剑光一闪,刺向壮汉的胸口。

    壮汉转头,双目之中透出血色,张口嘶吼,然后一拳砸向长剑。

    但这一拳砸空,长剑出现在他头顶。

    藏空剑术乃是袁天剑尊传承,剑术手段之高,就算越级挑战天境都易如反掌,何况面前这天境,实力被压制厉害。

    杀的天鹤越多,天鹤域的压制力量就越强。

    此时在韩牧野目中,这家伙身周一道道天地之力如同锁链,将其禁锢。

    让他挥拳他手,都缚着万钧之力。

    “刺啦”

    长剑划在大汉的后背,带出一条长长的血痕。

    被压制的天境,算得了什么天境?

    “嘭”

    青桐一脚踏下,踹在大汉的肩膀,将他整个人踹出十丈外,跌落在地,压碎满地的青石。

    大汉龇牙咧嘴,一声嘶吼,化为一头十丈长,浑身暗金色的花豹。

    水域妖修身躯巨大,陆地妖修,懂得将身形凝练,便是修为天境,身躯也不是到那等庞大如山程度。

    见大妖化成妖身,青桐面上露出一丝异样笑容。

    下一刻,她的身形化为五百丈长的巨大蛟龙盘坐原处,头颅高昂,前爪探下。

    “啪”

    花豹被这一爪子摸懵了。

    “啪”

    “啪”

    “啪”

    无聊的重复声响之后,青蛟畅快的仰天长啸。

    那花豹已经被拍成一滩肉泥。

    便是妖骨都已经折碎。

    妖婴也散了。

    妖气,化为光柱。

    天境大妖,就这么憋屈的被拍死。

    韩牧野猜测,这青桐应该已经踏过天境第一重,修为到出窍之境了。

    青蛟长啸,此方世界震动起来。

    一只只天鹤长鸣,扇动翅膀。

    等青蛟身影散去,青桐看向韩牧野。

    “这些天鹤答应将真龙骨和天鹤翼给我们,不过希望我们能帮助它们寻一处能存身的世界。”

    “这世界,一旦取出镇压的真龙骨和天鹤翼,马上就要崩塌。”

    寻存身之地?

    那还不容易,西疆可以,东海也不错。

    韩牧野笑着看向青桐:“这天鹤,可是宝物啊。”

    青桐也是一脸笑意:“我要一半带回东海,我保证不会杀它们取精血。”

    不会杀,等死掉之后再取。

    懂。

    韩牧野点点头。

    青桐抬头,口中发出呢喃低语。

    那些天鹤飞舞,身形不断缩小,化为寻常白鹤大小。

    然后白鹤盘旋飞舞,引动整个天鹤岭震荡。

    “轰”

    山岭之上,一团金色的流光飞出。

    青桐伸手抓住,面上露出笑意。

    真龙骨。

    那狂躁的力量,韩牧野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

    这是来自血脉的狂躁力量展现。

    狂野,高傲。

    “咻”

    一声轻响,天空之中闪过一道云痕。

    韩牧野双目眯起。

    这就是天鹤翼?

    这速度,果然够快。

    云痕在天地闪逝,韩牧野根本看不见其的影子。

    这是在故意挑衅?

    韩牧野抬手,云龙剑飞出。

    下一刻,一旁的青桐笑出声来。

    云龙剑,追不上那云痕。

    韩牧野摇摇头,神藏中的红尘咒闪现金光,他抬头,一声低喝:“定。”

    定!

    儒道,言出法随。

    青桐的笑容僵在脸上。

    虚空之中,一根玉白的羽毛被定在原处。

    云龙剑一搅,将这羽毛捞回来。

    韩牧野伸手抓住,感觉触手温润。

    “轰”

    没等他仔细探查这天鹤翼,天地震荡,无数裂缝出现在天穹上。

    这天地,要崩塌了。

    一道道旋涡出现,将所有从天玄世界来的宗门精英都拉扯回去。

    青桐挥手,将一群白鹤护住,然后低声道:“天地崩塌之力天境也挡不住,快走。”

    韩牧野点点头,任天地之力将自己包裹。

    就在这力量包裹住他身躯的瞬间,他神色一动。

    抬手,一道空间之力挥洒而出。

    然后,他和青桐都回到清泽湖中。

    只是没有人看到,那崩碎的天鹤域被一道空间之力束缚,牵引着,一个闪烁,出现在火源界之中。

    一方世界融合,引动火源界震动。

    “什么情况?”盘膝修行的陶然老祖身形一动,出现在天际。

    天地之间有震动传来,他双目中闪动精光。

    “当年大宗的秘地?”

    “天鹤,能融合血脉之的精血?”

    “这臭小子,尽搞这些破烂玩意。”

    话是这么说,他脸上笑意更甚。

    他飞身落在碎裂的天鹤岭,将那些散乱的天鹤卵,之前被大妖斩杀的天鹤尸身,全都收拢。

    回头看看,天鹤域中的人族,绝大多数都被搬运到这里。

    “老祖将这烂摊子收拾了,也要回西疆了。”

    抬头看向天际涌动的云层,陶然老祖摇摇头,低声自语:“压制不住了啊……”

    ……

    清泽湖。

    方圆数万里的湖中,四处散落水妖、修行者。

    还有一些破碎的龙舟。

    这一幕,云头上谁也没想到。

    众弟子归来,各宗强者自然欣喜。

    可现在龙舟碎裂,还怎么去升龙台?

    “万化道友,这宗门大比的规矩是不是可以改一改,我们不如放开阵法”

    一位金丹大修话没说完,万化真人就冷哼一声:“规矩就是规矩。”

    没人再说话。

    只是下一幕,却让不少人笑出声了。

    落在湖水中的那些各宗精英,根本没有飞身去寻龙舟,而是直接寻一条黑甲鱼妖,拳脚术法,狠狠揍一顿,然后坐在其背上,往上游去。

    原本畏惧鱼妖的那些各宗精英,便是落单,依然展现出强横的战力,以及无与伦比的坚定心性。

    这种心性成长,是修行中最难得的。

    不畏艰难,方才能成大道。

    一道道身影划破水面,带出水线。

    数万修行者争相溯源,毫不相让,那场面当真是让人热血沸腾。

    争。

    修行者,不就是这样?

    看着自家弟子直接超越身边的灵道宗强者,扬长而去,云头上有人咧嘴轻笑。

    “若是他们能活下来,往后西疆,就是他们的天下。”一位半步天境的大修转头看向身旁众人。

    “这可都是好苗子。”

    好苗子。

    舍不得拼杀了。

    “这,他们在秘境中,到底经历了什么?”

    一位金丹修行者低语。

    经历了什么,云头上只有一人知道。

    万化道人。

    越是知道,他越是咬牙。

    这些家伙,在秘境中反了,竟然敢对灵道宗精英出手。

    这些家伙,竟然一拥而上,不但抢了他也极为需要的天鹤精血,还趁乱斩杀了他的两道化身。

    关键那化身到底是谁斩杀的都难以说清。

    那时候拳脚相加,抽冷子的几道剑光都在要害。

    反正能战半步天境的分身,就这么断送在秘境中,还什么都没得到。

    他的七道化身在水底失踪一道,秘境中陨落两道,此时只剩下四道。

    这可是他花费数百年凝练出的化身!

    看着下方,万化道人恨不得一掌拍下,将这万里水域拍碎!

    下方,一道道身影驾驭黑甲鱼妖,往上游冲去。

    韩牧野和青桐立在清泽湖的水底。

    “要不要我出手,将那个算计你们的家伙干掉?”青桐看着韩牧野,低声问道。

    是说万化真人?

    韩牧野摇摇头。

    “我九玄剑门要做西疆第一,当然要凭自己的实力。”

    听到他的话,青桐面上闪过一丝遗憾,摆摆手道:“随你。”

    说完,她又道:“你问问那个大岩,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韩牧野抬手一招,剑丸出现在他面前。

    只是才出现,剑丸就是一动,飞到韩牧野身后隐藏。

    青桐面上露出怒色,呸一声。

    “那我回东海了,往后没事可来东海灵蛟岛寻我。”

    她这话不知是说给韩牧野听,还是说给大岩道人听。

    “升龙台可不是什么好地方,那是镇压当年界外修行者之地。”

    “升龙台真升起来,说不定就放出当年被镇压的界外修行者。”

    青桐看向韩牧野道:“被镇压的界外强者好像,是叫巨石真人吧。”

    巨石真人,仙灵界石横道宗宗主,执掌道剑山岳,横穿虚空而来,被中州文相截击,然后又被袁天剑尊一剑斩碎道剑。

    那升龙台下镇压的,是这位?

    这样的大修,要真是被放出,恐怕西疆无人能制。

    韩牧野目中闪过精光。

    万化真人看来是真的铁了心要背叛西疆,投靠外域。

    找死。

    天际,有人忽然低呼:“你们发现没有,九玄剑门的韩牧野没有出现。”

    韩牧野没有出现?

    韩谪仙,死在秘境了?

    果然,真的没有看见这一位。

    这可真是意外,惊喜啊!

    一位灵道宗金丹大修转头看向拓跋成,哈哈笑一声:“到底是实力不够,看来是真的死”

    话没说完,一身青袍的韩牧野从水中踏出。

    他脚下一道三丈长白羽,托着他,踏浪而行,逆流而上。

    云头上,一直波澜不惊的拓跋成面上罕见的露出一丝笑意:“实力不够的才死,实力够的,这不都活好好的?”

    不少人转头。

    灵道宗灵道宗七子只看见四个呢,其他的,实力不够?

    惊喜啊。

    不觉之间,原本对灵道宗的那点敬畏,荡然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