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夫人竟是魔教教主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三庙山再战宗师 (为盟主沐风m加更)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三庙山再战宗师 (为盟主沐风m加更)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倔强的小肥兔
    郊外。

    齐云眉头紧锁,仿佛还在回想着林逸扬的话。

    旁边老者背负着双手,跟在身后,“怎么样,这下相信了吧?那林逸扬性子古怪的很,眼光傲的可怕。”

    这人正是真一教七大真人之一,玉淮大真人。

    “我原本只是想要瞻仰一样五大剑仙风采罢了。”

    齐云轻哼了一声,“不过是个半步宗师,有什么了不起的。”

    林逸扬的轻视,对他而言便是一种侮辱,他齐云走在哪里,不都是被人吹捧上天,就算林逸扬不重视他,但也不应该如此轻视,怠慢了他。

    “他可不是一般的半步宗师,早在三年前,他便可以三花聚顶,成为宗师,但是他却因为剑道境界停留在第五层,迟迟没有突破。”

    玉淮大真人摇了摇头,道:“而且,林逸扬对任何人都是这般,他和一般人不一样,别人是那眼睛,他是用鼻孔,你没有必要生气。”

    齐云不解的道:“他就没有一个看的上的人?”

    “没有,就连掌教他都不服气。”

    玉淮大真人眼中浮现一丝复杂,道:“他谁都不服,甚至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不足为道”

    “真是一个怪人。”

    齐云咕哝了一声,“明日我倒要看看他的风采,是否和今天的话一般锐利。”

    玉淮大真人笑道:“明天确实是一场大战,林逸扬敢以半步宗师挑战宗师之境,不论胜负,这气度便不一般了。”

    半步宗师和宗师,对于知道的人来讲那就是天差地别的两个境界。

    “嗯。”

    齐云点了点头,随后想到了什么,“玉淮大真人,那鬼剑客可有下落了?”

    玉淮大真人沉声道:“没有,此人就像是凭空冒出一般,不过我感觉那鬼剑客是否是大罗派的传人还尤为可知”

    齐云深吸一口气,道:“天机阁的情报应该不会有误。”

    玉淮大真人听闻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天机阁的消息确实很少有误,但是他的心中还是有些忧虑。

    齐云缓缓分析道:“那鬼剑客九成就是大罗派的传人,要不然为何能够和蒋三甲这等鄙弃之人厮混,而且每次出手都是藏头露尾,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玉淮大真人听到这,也是心中一凝,“你这般说来,还真的有些可能。”

    作为真一教七大真人之一,他对于大罗派和真一教,鬼谷派的渊源,自然也是十分清楚。

    齐云双眼眯成一条缝隙,“如果我找到那剑客,得到了大罗心法的话”

    玉淮大真人也是深吸一口气,“那鬼剑客实力应该是初入地花之境,我完全有一力战之。”

    两人对视了一眼,皆是带着一丝火热。

    《玉皇经》可是当世三大最顶尖的心法,超越了天武级别的存在,若是萧千秋得到了这《玉皇经》,那成为大宗师也是指日可待,到时候这天下还能够阻挡真一教呢?

    翌日,风雪渐消,温暖的阳光照射在大地之上,寒风仿佛都收敛了起来。

    渝州城内一片喧嚣,因为今日乃是佛教高僧开坛讲法的大日子。

    那一抹阳光穿透而来的瞬间,天地都变得清明起来。

    街道之上,人流涌动,向着黄龙楼下蜂拥而至。

    原本寻常难以看到的江湖高手,有的三五成群,有的孤身一人,有的带着斗笠,背负长剑,皆是默默的来到了黄龙楼的周围。

    他们并不是来听佛教高僧讲法,而是来看这场惊世对决。

    渝州城所有的捕快,还有调派过来的玄衣卫都是出动了,纷纷守卫在黄龙楼的周围,生怕闹出什么大乱子。

    虽然讲法的是一尊菩萨,宗师境界的高手。

    安景按照往常一般开药馆,以往这个时候街道上只有零星几个人,但是今天人却变多了,而目的却只有一个,那就是渝州河边上的黄龙楼。

    “今天还真是热闹啊。”

    看到这,安景心中彻底放心了,随后对着里屋喊道:“夫人,我出去了。”

    “去吧,记得早些回来。”

    赵青梅应了一声。

    “知道了。”

    安景听到这,拿起自己的小药箱便走出了济世堂。

    一路上,他与众人迥然不同。

    街上的人都是向着黄龙楼而去,而他却是向着城外而去。

    “这小大夫还真是奇怪。”

    水中月看到医馆当中小大夫出来后,便跟了上去,心中不禁有些奇怪,今天这佛门菩萨开坛讲法,乃是轰动渝州城的大事,怎么这小大夫怎么不去听佛法,还出了城门。

    不多时,两人便出了城。

    “小大夫今日竟然要去钓鱼去?”

    水中月只觉得双眼一花,视线不知不觉间便转移到了一渔民身上。

    “这水中月怎么还跟着自己?”

    安景看到水中月追着渔民而去,心中疑惑不已。

    明明这李复周都已经走了,这水中月还跟着自己干什么?

    没时间想太多,安景披上了斗篷,思虑再三,还是前往了城北的乱坟岗取出了镇邪剑。

    随后身躯一纵,落到了枝芽上,向着清河码头奔去。

    “哗哗!哗哗!”

    不多时,他便来到了清河码头。

    此刻因为寒冬时节,清河码头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缺少了船只的往来,码头显得有些冷清。

    不过,这对于安景来讲却是一个好消息。

    “呼”

    安景深吸一口气,走到了冰面上,随后抬起脚掌狠狠跺了下去。

    “咔嚓!咔嚓!”

    “嗵!嗵!”

    只见的那冰面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如蜘蛛网一般,密密麻麻的缺口,大量的冰块落入水中。

    “扑通!”

    安景看了一眼深不见底的河面,随后身躯一纵,便冲了下去。

    冰冷的河水冲击而来,刺激着他身体每一寸皮肤。

    安景抱着镇邪剑,奋力的向着下方游去。

    越向下方游去,越是黑暗,而且周围的水压也是异常的强大。

    不知不觉下潜了二十多丈,周围已经是一片漆黑了。

    好在安景有着地书,通过地书闪烁的光芒,判断着千年黑蚺的位置。

    修为:一品

    命相:吉星高照(正在上升)

    根骨:百年一遇

    武学:拔剑术,藏剑术,御剑术,九字剑诀,扶摇九天身法,大罗心法,敛气术,百步飞剑(第八层),九阳神指(第五层)。

    提示一:宿主命相尚未扎根(余七月),施展武学不得让人得知宿主身份,否则将得到黑色机缘。

    提示二:清河码头之下有千年黑蚺,此异兽极为少有,杀之可得到青色机缘(其内有丹)。

    提示三:清河码头之下有千年黑蚺,此异兽极为少有,降服可得到青色机缘(可化蛟)。

    提示四:宿主靠近异兽千年黑蚺,千年黑蚺逐渐苏醒,若是其苏醒之后,宿主将会得到黑色机缘

    安景通过地书的提示,逐渐靠近了那千年黑蚺。

    那一刻硕大的蛇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顿时一股震撼之感涌入心头。

    周围涌动的煞气比第一次来的时候更加强烈了许多。

    尤其是那一双三角眼,就像是两把没有出鞘的利刃,两腮之处的肉瘤仿佛变得更大了,隐隐可见的蜕变之势。

    安景站在那硕大的头颅面前,都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渺小。

    “根据古籍的记载,千年蛇变蚺,千年蚺变蛟,眼前这只千年黑蚺似乎已经快要脱变成了蛟了啊,不知道实力怎么样。”

    深吸一口气,安景悄默默的来到了千年黑蚺的头颅附近。

    下一刻,只见的那千年黑蚺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一双三角眼似乎就要开阖了一般。

    顿时,安景整个呼吸都停止了下来。

    “哧!”

    只见那鼻孔当中喷涌出两道黑色的煞气,安景只觉得身躯都要随着那涌动的气流翻涌。

    而后逐渐恢复了平静。

    最终,好似只是那千年黑蚺打了一个哈气。

    “呼!”

    安景心中松了一口气,游到了那千年黑蚺的头颅面前。

    随后手指轻轻点在了千年黑蚺的头颅之上,开始吸取那千年黑蚺的魂魄。

    “轰!”

    下一刻,整个河底都是摇晃了起来

    黄龙楼。

    此时黄龙楼可谓数年来最为热闹的一天了,里三层外三层围的水泄不通,渝州城围观的百姓都想要前来观看这佛门菩萨的讲法,顺便瞻仰一下江湖剑仙和菩萨对战。

    而外围,诸多江湖高手也是齐聚一堂,彼此都是低声议论交谈着。

    甚至一些机灵的江湖之人,已经下了盘口。

    宗师纷纷避世不出下,此一战也算是近几年来江湖上最热门的大战了。

    在黄龙楼下,渝州城捕快,玄衣卫站立在两旁维系着治安,除此之外,还有五十多名法喜寺和雷音寺的僧人,其中不乏一些雷音寺的武僧。

    普惠菩萨一袭红色的袈裟,盘坐在黄龙楼下,双目微微扫向了在场众人。

    那人就是佛门的菩萨吗?

    宗师高手!?

    在场不少人都是看向了普惠菩萨,心中带着一丝好奇。

    “今日普惠东渡而来,携佛法三千,今开坛讲法,普渡众生。”

    说到这,普惠菩萨双手合十放在胸前。

    “哗!”

    下一刻,其背后彷如有万道金光涌现,就像是耀眼的太阳一般。

    “我的路,并非让你们消沉,我深信,人们会因为他人的善行和恶行有所改变,这希望寄托于魂魄之上,而人有何种的命运,取决于他当下的业行,我们生于大地,所受皆苦,,轮回世间,苦悲充斥其中”

    “嗡嗡!嗡嗡!”

    佛音犹如晨钟暮鼓一般响彻天地,明心见性,一种内心深处的觉悟从心底涌现,让人仿若失神。

    莫说是寻常百姓,就是一些江湖中人听到这禅音,都是大为震撼,不能自已,眼中露出一丝虔诚。

    “好厉害的佛法!”

    席元均站在楼上,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心中一震,“怪不得当初这佛门会被诸派围剿,这等蛊惑人心的本事天下一绝。”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着,天地之中除了那普惠菩萨的禅音之外,再无其他。

    贾梅仙也是沉浸其中,双眼带着一丝迷离。

    “痴儿,还不醒来。”

    贾十五声音犹如惊雷一般,响彻在她的耳边。

    “阿爷”

    贾梅仙双眼带着一丝错愕,她二品修为竟然不知不觉着了道,可想而知这禅音的厉害。

    “这老和尚的佛法真是厉害啊。”贾十五看着台上的普惠和尚,轻声说道。

    在人群之外,赵青梅带着一面纱和檀云站在角落。

    那禅音涌来,就像是滔天洪水一般。

    檀云刻意抵挡着那佛音,不多时额头浮现一层密密麻麻的汗水。

    就在这时,赵青梅手掌轻轻放在檀云肩膀上。

    好像那重如泰山一般的威压一下子消失殆尽,檀云整个人也重重松了口气,感激的看了赵青梅一眼,“多谢小姐。”

    赵青梅面色平静如渊,没有讲话。

    在场诸人皆是沉沦在那禅音当中,油然而生出一种虔诚之心,礼佛之意。

    时间一点一滴的在流逝,约莫半个时辰之后。

    “尔等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不要去依赖任何人,方能自渡,到达彼岸,早登西方极乐世界。”

    “阿弥陀佛!”

    普惠菩萨双手再次何时,禅音逐渐消失。

    天地一片清明,静的有些可怕。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众人这才回过神来。

    “这佛法,好生了得。”

    “不愧是佛门高僧,听之讲法竟然有种醍醐灌顶之感。”

    议论之声犹如潮水一般涌来。

    “这佛门乃是我真一大敌也。”

    齐云看到这一幕,眉宇间带着无比凝重。

    西域净土三千佛国,这实力并非一般。

    玉淮大真人点了点头,从今开始,这大燕江湖又要热闹了起来,以前是真一教一家独大,现在怕是这格局要大变了。

    “普惠,这就是你的佛法吗!?”

    就在这时,天地一道冷喝响彻而起。

    声音清鸣悠远,炸响在众人的耳旁,好像耳膜都在震动一般。

    众人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人影纵身而来,随后落到了普惠菩萨的面前。

    那人身形笔直,如一把锐利出鞘的长剑,锋芒逼人,风华绝代。

    “是玉衡剑宗的掌门林逸扬。”

    “他终于来了。”

    “这就是剑仙的风采吗?”

    随着林逸扬的出现,整个黄龙楼都是淘浪一片。

    不少人都是眼中带着一丝精芒。

    眼前这人就是玉衡剑宗的掌门,就是当今天下五大剑仙之一的林逸扬。

    那个傲视天下的剑仙高手。

    半步宗师对战宗师,这一战,他们等了许久,尤其是方才见识到了普惠菩萨的实力之后,让他们对于这一战更为期待了。

    “林施主,有礼了。”

    普惠菩萨缓缓起身笑道。

    “今日林某用手中凰剑问佛。”

    林逸扬手中长剑一摆,淡淡的道。

    “老僧也早就知晓,施主请!”

    普惠菩萨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这一战不可避免。

    不论是对林逸扬,还是对他来讲。

    所有人视线都没有在发生偏移,全部集中在了两人身上。

    “那林某就不客气了。”

    林逸扬说完,背后气机犹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

    一出手,便不是试探。

    轰!

    普惠菩萨背后也是涌现出一道道金色的光芒,抵挡着那冲击而来的浪潮。

    林逸扬目光如炬,逐渐变得冰冷了起来。

    轰!

    林逸扬身形陡然暴掠而出,手中凰剑带着惊骇的剑气斩了过去。

    看似一剑,但是仔细看去却是挥舞了数百次之多。

    唰唰唰唰!

    千百道剑气直接对着普惠菩萨暴掠而去。

    普惠菩萨面无波澜的望着气势骇人的林逸扬,手指凌空一点。

    旋即天地间气机暴动,一道约莫数丈庞大的指光,陡然自其指尖暴射而出。

    那种气机磅礴程度,看得在场所有江湖中人脸色都是忍不住的微变,普惠菩萨的气机浑厚程度,这与他们完全就是天上地下。

    这就是宗师的实力!

    “砰!”

    林逸扬望着那气机光虹,却是没有丝毫避让的迹象,单手握住了那凰剑,一剑向着普惠菩萨扫去。

    咚!

    仿佛是有着低沉得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在半空上传开,那凰剑之上,内力滚滚宛如潮水,凰剑挥下之处,那巨大的指光,竟然是被生生的劈成两截。

    无数人看得一惊,此时的林逸扬,太凶悍了。

    “太强了!”

    “不愧是剑仙高手。”

    “佛门菩萨,太可怕了。”

    “好厉害的林逸扬。”贾十五看到这一剑,顿时惊叹起来。

    单凭这一剑,他知道他并不是林逸扬的对手。

    唰!

    而在那漫天指光中,林逸扬身形疾射而出,下一霎那,已是出现在了普惠菩萨上方,旋即那凰剑便是携带着滚滚杀机,直刺而下。

    普惠菩萨瞳孔中掠过寒光,随后手掌伸出。

    只见一掌拍在那横扫而来的凰剑之上。

    砰!

    沉闷的声音响起,肉眼可见的波纹自接触处荡漾开来。

    而那普惠菩萨脚下的大地,寸寸崩裂,然后那种破碎,便是犹如波浪一般扩散而开,一层层的地面,开始断裂。

    “快退开!”

    席元均连忙大喝道。

    在场众人人见状连忙暴退而开,生怕被那种强大的冲击波及进去。

    林逸扬淡笑一声,手中凰剑狂涌,向着前方撕裂开去。

    气机翻涌,那缠绕在普惠菩萨拳上金色光芒,竟然是直接被生生利刃劈成两半。

    原本被众人不看好的林逸扬,手中长剑挥舞,此刻占据了上风。

    所有人瞠目结舌,心中震撼不已

    清河码头之底。

    安景手指放在那千年黑蚺头上之时,顿时一股煞气狂涌而来,向着他的脑海冲去。

    嗜血,杀戮,残忍

    这就是千年黑蚺所有的意识,没有一丝保留。

    “哧!哧!”

    千年黑蚺那一双三角眼猛地一睁,那一双猩红的双眼带着一丝惊愕,愤怒,暴躁,随后身子开始疯狂的扭动起来。

    “轰隆!轰隆!”

    整个河底都在颤抖。

    潮水更是汹涌澎湃,激荡四起。

    安景只觉得大脑一片眩晕,好似就像是无数的钢针袭来,刺进了自己的脑海当中。

    这正是吸取千年黑蚺魂魄的反噬。

    “不能松手”

    安景知道,一旦自己松手,让这千年黑蚺彻底缓过神来,那么自己必定不是这头庞然巨兽的对手。

    只有乘着这个大好时候,吸收了它的魂魄。

    而千年黑蚺翻动也是越来越疯狂,巨大的口器张开,骇人心神。

    每一息时间流转,对于安景来讲都像是过年一般漫长。

    只见那一缕缕黑色的气机顺着安景的手指涌动,随后进入到了他的丹田当中。

    这正是千年黑蚺的神,也就是魂魄。

    千年黑蚺的魂魄嗜血,暴戾,那种污秽,邪恶的气息仿佛要将安景彻底融化了一般。

    果然是邪物!

    他知道,这是他和千年黑蚺的博弈,谁坚持到了最后谁就能够获胜。

    到最后,安景只能死死的咬了咬舌头,勉强让自己清醒着。

    鲜血顺着他的嘴角不断流淌而出。

    千年黑蚺疯狂扭动着身躯,想要将这种痛苦摆脱掉,它似乎知道自己会死一样,扭动的更加剧烈了起来。

    而千年黑蚺的身躯因为太过坚硬,周围的碎石都是被震碎,而它的表面连一点伤口都没有留下。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仿佛就像是一个世纪那么久一样。

    安景感觉自己意识开始模糊起来,手指也是快要失去了力气。

    就在这时,千年黑蚺也是仿佛失去了力气,原本翻动的身躯开始扭动。

    “还差一点”

    安景感受到这,死死咬着自己的舌头,保持着清醒。

    不多时,扭动的身躯开始蠕动,而安景则觉得大脑一片清凉,那种暴戾,杀戮,压抑的感觉正在缓缓消失。

    直到最后,千年黑蚺的身躯一动不动,其身上的煞气也是完全消失一干二净。

    安景坐在那千年黑蚺的头顶之上,心中重重吐出一口气。

    而他的丹田中已经被一团密密麻麻的黑气覆盖住了。

    “有惊无险”

    安景休息了片刻,便站起身来,按照活傀术之法抚摸在千年黑蚺的各个骨节,经络之上,打上自己的烙印。

    其中包括身体各个部位,包括眼睛,口齿只有打上了烙印,才能如臂驱使一般指挥着这只庞大的傀儡。

    这千年黑蚺身躯巨大,不多时,他便在千年黑蚺身上种下了烙印。

    即使是安景,此刻的心中也是充满了激动。

    这可是一尊即将化蛟的异兽,如今却成为了他的傀儡。

    “起!”

    安景站在那千年黑蚺的头颅之上,试着按照操控木头人一样操控千年黑蚺。

    “哧!”

    就在下一刻,那三角眼猛地一睁,原本邪恶,嗜血的气息全部消失。

    巨大的头颅一抬,一股巨大的压迫感冲击而来。

    “哗啦啦!哗啦啦!”

    河底的水流,也是随着那巨大头颅的扬起,搅动了起来

    黄龙楼。

    一番惊人激战之后,周围众人都是屏气凝神,不敢有丝毫大意。

    生怕错过了让他们永生难忘的一幕。

    而这大战,也是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普惠菩萨垂首低眉,脸上没有丝毫变化,周身金光涌动,泛起阵阵波纹。

    而对面的林逸扬手持凰剑更是气势惊人,那剑尖之上涌动的剑气,仿佛让人的心底都是发凉。

    “施主,请全力而为吧。”

    普惠菩萨轻笑一声道。

    “如你所愿!”

    林逸扬嘴角带着一丝冷笑,手中凰剑抬起。

    “嗤嗤!嗤嗤!”

    无数剑光卷起,就像是漫天光华释放。

    玉衡无双剑!

    玉衡剑宗镇门剑诀!

    乃是玉衡剑宗唯一一门天武级别的武学!

    此刻林逸扬施展出来,更是威势惶惶不可阻挡,剑仙之风华,发挥的淋漓尽致。

    “嗵!”

    剑光汹涌而下,仿佛要将前方的黄龙楼都劈开一般。

    “铛!”

    就在下一刻,那下方的普惠菩萨金光一闪,背后浮现出一道金色的身躯,那剑光劈下竟然被那金身阻挡,再难落下分毫。

    “好可怕的金刚不灭体!”

    “怕是已经到达圆满了吧?”

    在场江湖高手看到这,都是心头一震。

    “金刚不灭体!?”

    林逸扬眼中精芒一闪,手中内力疯狂涌入,所有的气机都汇入其中,顿时那凰剑释放出惊人的剑气。

    第五境的剑术,再加上凰剑之威还有半步宗师的修为。

    都汇聚到了这一剑当中,顿时天地都是一暗,仿佛都遭受不住了一般。

    剑!

    入眼之处,皆是剑光!

    “这”

    在场所有江湖高手,看到这一幕,皆是倒吸一口凉气。

    “林逸扬!”

    席元均看到这,眉头拧成一个‘川’字,若是自己在这一剑之下,必死无疑。

    “有点意思,他的剑术还在易道韫之上。”

    远处赵青梅微微颔首。

    易道韫,也是当今五大剑仙之一,魔教白虎座座首。

    檀云也是修炼剑道的,对于这等剑术高手自然不敢妄自评价,但是看到这一幕,心中只剩下了震撼。

    “阿弥陀佛!”

    普惠菩萨双手合十,内力也是狂涌而至,其背后金光越来越盛,越来越盛,就像是刺目的太阳一般。

    “哗哗哗哗!”

    那金色的光芒万箭齐发,刺的在场所有人都是闭上了双眼。

    金光和剑光交缠着,竟然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就像是火焰融化了冰雪一般,无声无息。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那耀眼的光芒逐渐散去。

    “滴答!滴答!”

    众人只能听到鲜血滴落的声音。

    “结束了?”

    所有人连忙看去,只见的林逸扬站在原地,手持凰剑站的笔直,那鲜血顺着嘴角流淌而出。

    天地一片安静,时间仿佛也静止了一般。

    “宗师的实力和半步宗师还是有很大距离的,胜负已经分了。”赵青梅淡淡的道:“檀云,我们走吧。”

    “是。”

    檀云虽然还想再多看几眼,但是听到赵青梅的话,只能快步跟了上去。

    “林逸扬败了!”

    “普惠菩萨也是动用了全部实力。”

    “宗师的实力却是可怕,尽管是剑仙,手持凰剑的剑仙,面对这普惠菩萨也是不敌啊。”

    “天下间,有几人可以以半步宗师之威,抵挡宗师呢?”

    “林逸扬也是极为了得了。”

    顿时,议论之声如山洪一般爆发开来,所有人都是面露惊叹。

    惊叹于林逸扬剑术之高,更加惊叹于宗师实力之强。

    “宗师还是宗师啊,仅仅是差了一步,就算林逸扬拥有凰剑,剑术到达第五境巅峰,也不是宗师的对手。”玉淮大真人忍不住惊叹道。

    林逸扬能够以半步宗师逼得普惠菩萨使出全力,这已经是一个极为可怕的存在了。

    齐云满脸凝重,心中久久不能平息。

    普惠菩萨双手合十,感慨道:“施主剑法高深,乃剑道不世出的奇才,今日一战后,不出三年必可到达第六镜,世上再多一剑神。”

    哗!

    普惠菩萨话音落下,天地间一片哗然。

    任谁都清楚,这天下当中还没有一个剑客能够到达第六境,谁到达第六境便是当今天下当之无愧的第一剑客。

    林逸扬三年后到达第六境,那岂不是说三年后林逸扬便是这天下第一的剑客了?

    “天下第一的剑客”席元均低声道。

    “实至名归啊。”贾十五在旁叹了口气。

    今天林逸扬展现出来的实力,在剑术之上,只有皇宫那位可以与之争雄,就是不知道这两人谁能够率先到达这第六镜了。

    “败了就是败了。”

    林逸扬深吸一口气,“林某无话可说。”

    说着,他脚步不急不缓向着远处走去,面上不喜不悲,看不出任何表情。

    林逸扬前行的方向在人群之中,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相貌平凡,算是耐看。

    正是秋万霞。

    “回去,闭门修炼。”

    林逸扬将手中的凰剑给了秋万霞淡淡的道。

    “好。”

    秋万霞笑了笑点头。

    随后两人便向着远处走去,在场所有人都目送着两人的背影,心中感慨万分。

    “我觉得普惠菩萨接下那一剑,也是不轻松。”席元均看了一眼普惠菩萨凝声道。

    林逸扬一剑,加上凰剑之威,已经具备了宗师实力,而普惠菩萨竟然硬接下来,要知道普惠菩萨也不过成为宗师三年罢了,并非实力深厚的宗师。

    贾十五摇了摇头则道:“这个就不清楚了,佛门的金刚不灭体乃是顶尖炼体武学”

    对于普惠菩萨的深浅,他是看不出来的。

    “走吧,大真人。”

    齐云看到这一幕,心中怅然所失,这一战让他彻底明白了他与高手之间真正的察觉。

    天才,只是别人的夸赞罢了。

    玉淮大真人点了点头,随后跟在齐云身后。

    很快,众人也都一一散去了。

    所有人心中都在回味方才那惊天动地的的一战,心中久久不能平息

    残月高悬,繁星点点。

    三庙山的山路之上。

    “师父,你没事吧?”法悟看着面色苍白的普惠菩萨,关心的问道。

    “这林逸扬不愧是当世剑仙。”

    普惠菩萨喘着粗气,道:“好在没有到达第六镜,否则今日败的人就是我了。”

    今日白天,他看似正常无恙,其实已经被林逸扬那一剑给伤到了,而且坚持了这般久,体内已经被两道玉衡剑气充斥,伤势更加严重,怕是需要一段时间修养才能完全恢复。

    “那林逸扬当真这般可怕?”法悟忍不住道。

    “可怕,他手中的剑可怕,他心中的剑术更加可怕,未来不可限量啊。”

    普惠菩萨叹道:“那一剑劈下,若是三年前的我,当场便会成为一具尸身。”

    今日的他开坛讲法,代表的是整个佛门,所以他只能完胜,也只有完胜,才能震慑一下大燕江湖,震慑一下真一教。

    法悟听闻,心中有些惊愕。

    这大燕江湖纷争四起,波涛涌动,没想到玉衡剑宗竟然出了如此了得的剑仙人物。

    那真一教,魔教,玄衣卫等诸多势力呢?

    不过好在,雷音寺也有法悟,未来潜力比林逸扬只强不弱,足够撑起这佛门的未来。

    两人沿着山路,踩着月色,缓步向着三庙山上走去。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不远处响起。

    “大师,请留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