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结婚后,人气声优突然搬来我家 > 239.咲良小姐的人生相谈。

239.咲良小姐的人生相谈。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松冈唯一神
    12月26日。

    最上和人昨晚是打车回来的,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前后,因此他今天醒得有些晚。

    洗漱完毕,吃了饭,之后便一直在卧室内写作。

    天气太冷,最上和人还是觉得在卧室内最有安全感。

    距离元旦还有几天,最上和人准备明天就回父母家。

    这半年也没回去过几次,最上和人心里还是挺抱歉的。

    只是明年的歌手日程安排,最上和人还不是太清楚,因此说不好能回去住多少天。

    下午的时候,最上和人还是盯着寒风,出了一趟门,去编辑部与夏木裕太讨论了漫画化的事情。

    最上和人对这方面不太懂,只能按照自己的画风,挑了几位中意的漫画家老师,最终结果由编辑部拍板。

    夏木裕太专门提起了昨晚的生放送,还说自己发了弹幕,问他有没有看见。

    最上和人哭笑不得,这谁能看见。

    姑且还是问了一句他发了什么,夏木裕太说是“前排留名”,直接把最上和人给整无语了。

    想来他也不会老老实实看完三个小时的生放送,估计就是最初看了一眼。

    最上和人对此也没什么意见,他并不在乎这种事情,非要说的话,还是希望看到他的熟人少一些比较好。

    虽说只有短短的几十秒,可毕竟是露脸了。

    不过就像清水有沙说的那样,他们这行本就是小众,就算是知名演员,也不会是所有人都会认得。

    最上和人没有在编辑部内多待,商讨完事情后就告辞了。

    在回去的电车上,最上和人戴上耳机,在网上找到了昨晚,寺岛爱美的首场线上live的视频。

    敞亮的舞台,穿着黑红相间的打歌服的少女,站在其中。

    不知何时染成暗红色的中长发,微卷的发梢,盖过白皙如雪的脖颈。

    脸上化着魅惑的妆容,这是最上和人第一次见她化妆的模样。

    即便是第一次的线上live,她的表情也极为镇定从容,丝毫没有怯场的模样。

    她还是那么飒,还是那个富有性格的寺岛爱美。

    与总是会触发放送事故的最上和人截然相反。

    寺岛爱美手上所拿的,是一把最上和人从未见她用过的异形吉他。

    夸张的吉他造型,不由得令最上和人一愣。

    赤红色的琴身,像是张开的兽爪,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如火焰般张扬跳动。

    琴身的四个角上,分别印着金色的五角星,那是她最喜欢的图案。

    而整把吉他,也像是天上的星星。

    她微笑着进行自我介绍,甜美的笑容,比那把星形吉他。还要惹人注目。

    最上和人已经很久没有看寺岛爱美的live了,就连她的告别演唱会,也没能去看。

    就像他当初对寺岛爱美说的那样,他希望下一次见到寺岛爱美的live,是在电视屏幕上。

    那么,现在这种形式,岂不是她最好的答卷么。

    寺岛爱美距离自己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看着寺岛爱美尽情弹奏,享受歌唱,享受音乐的身影,最上和人终究是被触动了。

    回想起自己刚遇到这名少女时,她的防备,她的小心翼翼,在此时听见她的音乐后,最上和人感受到了震撼。

    这是音乐的力量,也是寺岛爱美的力量。

    在听了几首歌之后,电车到站了,最上和人关了视频。

    犹豫片刻,打开了line,找到寺岛爱美的头像,想说一些恭喜的话,却无从出口。

    说什么?

    我看了你的live,很厉害?

    不合适。

    想来想去,最上和人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有深怕寺岛爱美会因此而误会什么。

    最终,只得作罢。

    而当最上和人刚将手机揣回兜里,立刻感受到了一阵震动。

    他拿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最上和人疑惑地皱了皱眉,接通电话。

    “喂。”

    “………”

    “喂,你好。”

    “………”

    “请问哪位?”

    最上和人以为是恶作剧电话,刚要挂断,一直没有声音传来的听筒内,响起了轻微的女声。

    有些耳熟。

    “是我。”

    最上和人没有丝毫犹豫,立刻把电话给挂了。

    没过十秒钟,手机再度震动起来。

    “混蛋屑人!为什么挂我的电话!”

    “我才想问,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的?”

    “找后辈要的。”

    “后辈?哪个后辈?”

    “不告诉你。”

    最上和人无言以对,头痛地叹了口气,似乎只要每次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他就会产生生理上的不适。

    总之就是很嫌弃。

    “有什么事?”

    “请你吃饭。”

    “???”

    最上和人还以为是自己出了什么幻觉,又或者这其实是在做梦。

    掐了下自己的胳膊,还挺疼。

    “咲良小姐,您母亲没有教过你,不能吃掉在地上的食物么?不干净。”

    “哈?你在讲什么东西?是不是脑袋坏掉了?”

    “我看脑袋坏掉的是你才对。”

    “我很正常呀。”

    “正常的咲良小姐可不会请我吃饭,你到底是谁?”

    “最上!可别太过分了!本小姐可是专门想要请你吃饭欸!”

    “谢邀,我受不起,再您的见,不要再打过来了,我会拉黑的。”

    “等等!”

    “干什么?”

    “其实……我是有事情想找你商量。”

    呵,果然。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找别人去,我和你真不熟。”

    “什么嘛!明明我当初也认真回答了你的人生相谈啊!”

    “我什么时候找你人生相谈过?”

    “你当初问我人生是什么的时候,我有好好回答你吧。”

    最上和人沉默了,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可那算哪门子人生相谈啊。

    最上和人坚决不承认。

    “总之,我要在三十……不!十分钟内看到你!”

    “你是哪里的大小姐?”

    “咲良家的。”

    “没让你说废话!”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最上和人心想她终于是放弃了,正要挂电话。

    “我说,屑人君,网上说你是我的单推,真的假的?”

    最上和人嘴角抽搐。

    平缓了呼吸,最上和人深吸一口气,道:

    “放心吧,我就算但单推宫野前辈,也不会推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