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晋砺 > 第一四四章 呈珠玉,伏杀机

第一四四章 呈珠玉,伏杀机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青玉狮子
    陆云俯身,掂起流杯,先抿了一口,沉吟片刻,曼声吟道:

    “悠悠君行迈,茕茕妾独止。

    山河安可逾?永路隔万里。

    京师多妖冶,粲粲都人子。

    雅步袅纤腰,巧笑发皓齿。

    佳丽良可美,衰贱焉足纪。

    远蒙眷顾言,衔恩非望始。”

    贾谧录毕,再念一遍,笑道,“有趣!士龙,你这是女子思良人百般不放心呀!只不过,郎情妾意,一问一答,不是更加才趣?”

    陆云一笑,“那好,我试作‘郎答’!”

    再凝思片刻,乃长吟道:

    “我在三川阳,子居五湖阴。

    山海一何旷?譬彼飞与沉。

    目想清惠姿,耳存淑媚音。

    独寐多远念,寤言抚空衿。

    彼美同怀子,非尔谁为心?”

    贾谧录毕,看看身边诸人,挑了何天出来,“云鹤,此‘郎答’,如何呀?”

    何天微笑,“极好!只不过,我若是女子,还是有点不放心的。”

    贾谧大笑,“可不是?”转向陆云,“士龙,尚有力量否?”

    陆云笑,“勉力罢!”

    背手,蹙眉,凝视涧水,不语。

    过了一盏茶的光景,开口了:

    “翩翩飞蓬征,郁郁寒木荣。

    游止固殊性,浮沉岂一情?

    隆爱结在昔,信誓贯三灵!

    秉心金石固,岂从时俗倾?

    美目逝不顾,纤腰徒盈盈。

    何用结中欵,仰指北辰星!”

    话音一落,彩声四起。

    贾谧笑:“云鹤,如何?”

    何天亦笑:“这我就放心了!”

    陆云说声“见笑”,将流杯中酒,一饮而尽。

    贾谧轻拍案几,叹道,“今日雅集,一开篇,便珠玉纷呈,其后诸君,压力不小呀!”

    看向陆机,“且看双俊并辉!”

    陆机端起流杯,一口干了,不做多余姿态,即朗声吟道:

    “伊洛有歧路,歧路交朱轮。

    轻盖承华景,腾步蹑飞尘。

    鸣玉岂朴儒,凭轼皆俊民。

    烈心厉劲秋,丽服鲜芳春。

    余本倦游客,豪彦多旧亲。

    倾盖承芳讯,欲鸣当及晨。

    守一不足矜,歧路良可遵。

    规行无旷迹,矩步岂逮人。

    投足绪已尔,四时不必循。

    将遂殊途轨,要子同归津。”

    声音极响亮,站在其左近,何天的耳膜,都有点“嗡嗡”的。

    然而,响亮归响亮,却没有获得弟弟那般的彩声。

    何天更是诧异。

    史有“潘江陆海”之称,“潘”是潘岳,“陆”是陆机,言彼等才大如江海也,此时,陆氏兄弟入京未久,虽已名动京华,但“陆海”的名头,或许还未真正建立,可是,在原时空,何天是看过陆机作品的,咋说呢?真就是那种才华洋溢,若不加自抑,便会泛滥成灾的感觉!

    可是,这首诗

    此诗写浮华交游,但对之,不是采批判讥讽态度,而是:“欲鸣当及晨”上车要趁早,晚了就没位置了!甚至,“守一不足矜,歧路良可遵”走啥大道啊,抄近路,才是成功之道!“规行无旷迹,矩步岂逮人”循规蹈矩、按部就班,发不了达的!

    何天一度以为自己理解错误,但通篇细辨,或隐有无奈之感,却无任何反讽之意,这位作者,是真不要作“朴儒”而是要作“俊民”了!

    一般来说,一个名士,不管私德如何,诗作中,总是要摆出清高姿态的,哪有如陆士衡者,摆明车马的高喊,“我要功名!我要富贵!就走歪门邪道也在所不惜!”

    然而,虽无旁人喝彩,贾明公录毕,看一遍,再看一遍,脸上的笑意,却是愈来愈浓,终于,双手轻轻一拍,轻声道,“好!好!微言大义!”

    微言大义?

    何天突然就明白了:陆机是以此诗向贾谧表达求晋身、求效力之意啊!

    东吴时代,以对国家重要性而论,陆氏实为江左第一名门;以文学才华论,陆机又是当世数一数二的人物,因此,他一切行为、一切诉求之中心点,无非:建功立业、重振家声。

    可是,现实打脸。

    武帝曾谕,“蜀人服化,无携贰之心;而吴人憨雎,屡作妖寇。”晋人对吴人,歧视极深,今上即位,吴人仕宦者仍然很少,荆、扬二州,户各数十万,但迄今为止,扬州无郎,荆、扬乃至整个江南,无一人为京城职者。

    门对如此高厚的门槛,“守一规行矩步”有用吗?

    所以,陆机才要走贾谧这条“殊途”呀!

    事实上,在“二十四友”中,贾谧已对二陆表示了独特的重视之意,譬如,出帷幔迎接何天,石崇自然要陪同他是主人家嘛;石崇之外,贾谧独独挑了陆氏兄弟陪同,这,已经说明些问题了。

    既如此,趁热打铁,婉转表达“求效力”之意,以求尽快晋身上流社会,不是理所当然吗?

    这样的诗作,或不能在雅集上得评高品,但陆机文名已著,并不靠一次雅集加持,相对于贾明公了解我的“衷心”,高品低品的,没那么重要!

    陆机之后,流杯到处,贾谧一一为何天介绍:

    “兰陵缪宣成!”即缪徵。

    ……

    “京兆杜世将!”即杜斌。

    ……

    “京兆挚仲洽!”即挚虞。

    ……

    “琅邪诸葛德林!”即诸葛诠。

    ……

    “弘农王弘远!”即王粹。

    ……

    “襄城杜方叔!”即杜育。

    ……

    “南阳邹太应!”即邹捷。

    ……

    这几位的诗作,都是应和应景之作,无甚可取处,狮子就不一一记述了。

    “安平牵成叔!”即牵秀。

    这位牵成叔,站在那里,过了足足两三盏茶的光景,还是没开口。

    大伙儿都不耐烦了,何天更是好奇:咋的,赴这种雅集,您就不事先准备准备?

    还真没事先准备。

    牵秀出差在外,刚刚回到京师,得到消息,赶到金谷涧,较之何天,不过前后脚而已。

    终于,有人轻轻“哼”了一声陆机。

    别人“哼”这一声,牵秀未必听得见,但陆机的中气,实在太足,在场人士,个个听的清清楚楚。

    牵秀立即脸上变色,透一口气,高声说道,“文思涩滞,请罚!”

    说是“罚酒三斗”,但这个“斗”,是一种特殊的小斗,也就是一大爵,不过,三大爵一气下肚,这个量,也很不少了。

    这算一个有趣的插曲当然,“有趣”是对旁人而言,对于当事者来说,有趣没趣,可就不好说了。

    “清河崔兆始!”即崔基。

    ……

    “沛国刘琼佩!”即刘瑰。

    ……

    “汝南和仲舆!”即和郁。

    ……

    “汝南周弘武!”即周恢。

    ……

    “颍川陈范陌!”即陈畛。

    ……

    “高阳许子豹!”即许猛。

    ……

    “彭城刘令言!”即刘讷。

    ……

    这班人的诗作,亦无可记述,何天都想打呵欠了

    就这?

    “二十四友”,已差不多了吧?

    除了二陆,就没一个出彩的呀!

    还都是当世名士

    就这?

    终于

    “齐国左泰冲!”

    果然,那个矮小、貌陋者,就是左思。

    左思的声音,一如其不修边幅的形貌,嘶哑浑浊,何天勉力倾耳,才勉强听得明白:

    “杖策招隐士,荒涂横古今。

    岩穴无结构,丘中有鸣琴。

    白云停阴冈,丹葩曜阳林。

    石泉漱琼瑶,纤鳞或浮沉。

    非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

    何事待啸歌,灌木自悲吟。

    秋菊兼糇粮,幽兰间重襟。

    踌躇足力烦,聊欲投吾簪。”

    “簪”字一落,彩声四起!

    尤其是

    “非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绝句也!绝句也!”

    连陆机都指了指弟弟,“士龙!你可是有对手了!”

    何天亦不禁心中讶异,“没想到,这个多少年都是一肚皮牢骚的左泰冲,也能写这种清新脱俗、无争无碍的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