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洪荒:从遇到蚩尤坐骑开始 > 第四十一章 金色玉片

第四十一章 金色玉片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火焰大西瓜
    这一天注定要被洪荒生灵铭记。

    当然绝不是什么天地变色,圣人陨落。也不是什么天道规则大变,整个修道体系完全被颠覆。

    只是无量山发布了公告即将关停无量山玉片的运营。

    换句话说,整个天地即将被强制断网了!

    这可比什么圣人陨落都要来得震撼的多!

    毕竟圣人高高在上,陨落也与绝大多数的生灵无关,反而说不定生灵还能从中得到不少乐子。

    毕竟又不是没见过圣人陨落。

    昔年西方两圣被灭,上古传下来的西方教都改头换面成了如今的佛教。

    但一旦涉及到了自身,那么这瓜吃起来就不香了!

    无量山玉片一经推出,就受到了无数生灵的好评,加上无量山的飞剑快递和上面承载的各种功能随着岁月的流逝,几乎已经成为了生灵不可缺少的物件。

    就如里面的评论一般我可以没有神通道法,但决不能没有无量山玉片!

    毕竟有了无量山玉片,我可以不用费尽心思去求道法,就在家中也能学到。

    哪怕缺少贡献点,只要愿意承接因果绑定神魂就能加入风灵月影当中,获得预支贡献点的资格。

    有了贡献点就在得到各式各样的服务,可请生灵炼丹炼器,可请人渡过情劫杀劫。

    反正无量山玉片已经涉足到洪荒天地方方面面,而如今却突然来了一个停止运营。

    这怎么不让无数生灵直接炸开了锅!

    前一息还在喜滋滋的看着无量山诸多仙官斗的凶狠,下一刻就被重磅消息直接吓傻。

    “哧”

    无量山山门前的擂台中,一位神女手中光华万道,洒出一片彩砂,如一片星河在流动,非常的梦幻,七彩纷呈。

    她的对面一样是一名空灵气质的仙女,仙女轻灵后退,避过漫星河,彩砂也不知道有多沉重,每一颗都淌穿了虚空,非常的妖艳而美丽,依然向前流动而来。

    躲开之后,仙女谴责说道:“姐姐,好狠的心,这是上古毒兽残留下来的骨粉炼成的星沙,触之必死”

    上古异兽纵然死后,形体也不会腐烂,唯有特殊原因,才会化成骨粉,消散天地间,纵然如此,所留骨粉也可怕无比,蕴含有诡异的神力,且沉重如山。

    若是被人炼成兵器,恐怖无比,寻常仙宝都能打穿,几乎不可阻挡,杀伤力极大。

    “锵”

    仙女将抽了出来一柄灵剑,她不信这种骨粉毁得了神铁锻造而成的圣剑,剑芒如虹向前劈去。

    “轰”

    七彩河流汹涌而来,一下子狂暴了,奔腾咆哮,散发出一丝大罗威压,如山岳崩塌,骇人心神。

    “这上古毒兽恐怕已经证得大罗了吧?这都陨落,怕是上古天庭的某位星神!”

    仙女都被惊住了,体内沸腾出金光,汹涌了出来,当中一株紫莲沉浮。

    “轰”

    两者相遇,发生了大碰撞,不过金色的光幕终于是挡住了七彩天河,它不能前进一步了。

    仙女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她重新持灵剑向前斩去,要给自己杠了这么多年的老对手重击,

    “咚”

    灵剑无华无波,但却极其坚固,抽在那片星河上,引发滔天波澜,不远处神女身形一晃,眉心溢出一缕血迹,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但随即她理科将灵宝的威力提升至最大,没有再有任何留手。

    上古异兽的骨粉沉重如山,坚固不朽,全力激发之后连续吃了几下重击都没有任何磨损。反而卷着那金色的光罩,不断挤压其中的活动空间。

    仙女落于下风,只能咬牙手持灵剑以金色的光罩护身向前逼去。

    “沙”

    七彩星河流动,发出奇异的声响,洞穿虚空而行,忽明忽暗,在金色的光罩外奔腾。

    这神女与仙女的斗法,自然引得最多的注意。

    毕竟最喜欢看女人打架的生灵,在洪荒之中数不胜数。

    甚至连叶苏也很通人性的专门给这场擂台放开了法宝的限制,斗起来更加华丽了许多。

    弹幕之中多是刷着一些:“我就喜欢看女仙打架!”

    “切她下路啊!小仙女!!”

    “给你们三十息,把那神女的所有信息给我打在弹幕里!”

    然而这一切,在玉片上收到停止运营的公告之后变成了另一幅模样。

    “老祖不要啊!老祖怜悯众生!”

    “一想到今后再也不能用无量山玉片的种种功能,我感觉我的道躯有蚂蚁在爬!”

    “求求不要关停玉片,我可以把所有贡献点捐给无量山!”

    这一类弹幕迅速覆盖全场,甚至那些本就不喜看直播的生灵也纷纷涌了进来,在弹幕之上刷着挽留的弹幕。

    更有一些本就在无量山里或者附近的生灵纷纷涌来到这处山门,远远朝着叶苏拜下,无言之中便是恳求收回停止运营的圣人旨意。

    这一切的反应都在叶苏的预料当中,连同他身旁的后土也知道无量山玉片停止运营的后果,但依旧什么都没说静静陪在了叶苏的身旁。

    “请老祖怜悯众生,收回法旨!”

    不知是谁先呼喊,很快整个天地都回荡着生灵的之言,他们发自内心的恳求,无量山的玉片彻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方式,几乎与他们的生命再也无法分割。

    聚来的生灵越来越多,他们很快就如百川汇聚到海,很快俯首的生灵遍布了所有视野能够触及的空间,并且还在不断的延续。

    后土望着越来越多的生灵,向叶苏问道:“你就不打算说说为何关停玉片?”

    叶苏凝望着人潮许久,才好像感叹一般说道:“若是当年未能到紫霄宫中听道,我会走上什么道路呢?”

    “毕竟那时我只有天仙修为,连天地都出不了,和你们注定能入紫霄宫的先天大能有着巨大的不同。”

    “失去紫霄宫机缘之后,或许为快速突破境界,加入巫妖大战一方然后陨落在巫妖大战,或许会投入元始或通天门下,然后死在封神大劫之中。”

    “无论如何,没有得到分宝岩,没有得到鸿蒙紫气,就很难立下无量山这般基业吧?”

    叶苏说到这里,后土哪里还不明白他的意思。

    鸿钧道祖当年在紫霄宫中的安排,说为了是今日的算计也好,但都对叶苏的一路走来有着巨大的帮助。

    若非如此,他一个连先天根脚的生灵怎么可能压过三清,甚至能废除西方两圣,将自己的弟子扶成佛祖!

    这时新天即将功成,无论天地之中发生什么都动摇不了混沌深处的本体,若是能以一时之间的退让回报那紫霄宫中听道的因果和恩情,对于现在的叶苏看来是一个划算的买卖。

    甚至他还在天地之外,与无天完成了停止对蚊道人的支持,换取地府动乱停息的条件。

    可现在众生所求汇聚而来,那声音惊天动地,其诚意直接引动天象,竟生出一缕缕神辉、气象万千。

    在天地之外,还有更多的生灵关注这里,那擂台之上的斗法不再有人再看一眼。

    “”

    “也罢。”

    “此乃众生所求,便是天地交感,大道也不得不虑之。”

    “无量山玉片的种种功能,在无量山周边已然有效。”

    叶苏这么说完,便拉起身旁的后土迈入虚空当中,再一次出现就是到了许久未归的无量宫中!

    而山门之前,山呼海啸的欢呼声上动九天,下震幽冥。

    虽然依旧被缩减到了很小的范围之内,但玉片好歹留了下来!

    这一场随着叶苏回归而掀的风波,很快影响到天地各处。

    天空湛蓝,如一块巨大的水晶,不染一丝杂质。清风徐徐,传来阵阵草木的清新气息,蕴含无限生机。

    北俱芦洲的环境一般都是单调而枯燥,缺少生命气机,大地一片赤红,数十万里不见人烟,荒凉而萧瑟,连飞鸟都无踪。而今,更是进入了严冬季节,百万里雪飘,大地上银装素裹,白茫茫一片。

    此时,一名生灵所在的洞府在所处环境却大不相同,这里春暖花开,景色如诗如画,鸟儿鸣叫,婉转动听,不时可以见到各类动物出没。

    这里是北地难得洞府,一切都赏心悦目,蓬勃的生命气息让人的心情都跟着乐观与开朗。

    然而此地之主,匆忙卷起自己的各种家当,连阵纹都恨得立刻带走。

    这般动静立刻引起了弟子和侍奉童子的注意。

    “祖师,这般匆忙可有什么大事发生?”

    “师尊,你这是要搬迁洞府吗?”

    面对各式各样的询问,那生灵有些急促:“让你们多多关注玉片,怎么连无量山发生这般大事都不懂?”

    “速速与为师去往无量山!不然晚了连立足之地都没有!”

    他这么说完,就只给了门下须臾的时间收拾,随后就带着主动家当向着无量山而去

    在南瞻部洲,一个神华涌动的洞府当中。

    朱雀果、阴阳太极果、八卦果。诸多灵果明净无瑕,如七彩琉璃闪耀,璀璨夺目,被炼化后化成残缺的道图亦玄妙莫测,不断烙印进某个生灵的体内。

    在他的体外,赤红如血的小朱雀在飞舞,古朴自然的小鼎在沉浮,深奥的八卦图旋转,非常的奇异。

    这是一位生灵正在蜕变之身,在身处的洞府之中出现一地的杂质,竟有碎骨,还有干裂的脏皮等。

    这百年以来,这名生灵都在进行真正的脱胎换骨,但却是一种非人的折磨,他浑身都裂开了,五脏六腑都如天音齐鸣,骨骼寸寸断裂与重组。

    最后这三种神果都被他尽数吞下,只要再闭关百年,他就能将药效吸收了个干净。

    此时,他的身体无瑕无垢,浑身晶莹,近乎透明,鲜红的血液中有淡金色闪烁,还有一道道金光在流动。

    在虚空中一按,空间一下子塌陷了下去,他的肉身明净无瑕,宝辉流动,像是神坛上的一尊不朽的神明一样。

    但若是能完成完美的蜕变,身躯就能先比元神快一步,达到大罗金仙的层次。

    然而这时,在他的双眼一会儿迷蒙,一会儿空洞,一条天龙在盘舞,在其眼中幻灭了又新生。

    到了最后,他的双眼中映照出两条大龙,再无其他,与此同时他的脊椎骨爆响,如龙吟动天。

    最后神华和异象悉数都被强行压制会道躯内,这般肆意立刻就溃散掉了许多在洞府之中的灵华,但他也顾不得许多,匆匆忙忙带走自己的家当化成灵光,也是向着无量山而去!

    竟然连突破境界都强行停止了下来吗,就是为了到抢个无量山的立足之地!

    这时在天地当中,不知有多少和这两位生灵的选择一模一样,向着无量山赶去,也就是为留着继续使用玉片的权力。

    不知不觉,无量山玉片仿佛已经成为了洪荒天地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无天盘坐在大雷音寺中,一动不动,心中一片祥和,非常的空灵,静心感悟,整个人都模糊了下来,烙印在了虚空中。

    这是叶苏让出佛教的灵山,陆压早就带着忠诚他的菩萨佛陀离去,若不是大雷音寺已经扎根在灵山之上一时半会无法挪动,他都想悉数卷走。

    那些截阐门徒和妖魔,默默在殿中静守,只有接引与准提心情复杂的看着一切。

    这些都影响不了无天,他心中空明,时而流光溢彩,时而一片虚无,他像是一尊永恒的神祗,不知岁月的流逝,任那尘世浮沉,度己身不朽。

    他的一条手臂,像是一下子消失了,没入虚空中,探向天地的极尽。

    纵然是在这重重禁制中,一切也都无法阻挡,各种天地纹络如晶莹的花瓣坠落,纷纷扬扬,没入大殿内内。

    一幅幅道图浮现,将无天环绕,他像是不朽的神明一样,身绕混沌气,似是盘坐开天辟地之初,被各种道纹笼罩。

    道之天音响彻云霄,他无忧无喜,神色安详,像是拈花而笑的神灵,有着一种从容与自信,与天地合为一体。

    他一动不动,盘坐在那里,体内大道神音不绝于耳,勾动诸天大道,像是有远古的神祗在诵经。

    连续过了好几日,无天才从这般状态中脱离。

    他在莲座之上缓缓打开手掌,一枚金色的玉片浮现。

    “我已经重新构建了那连通大地的十二都天神煞阵,我们的玉片很快就能在天地之中铺开!”

    “与无量山不同,我们的金色玉片不需要直播和那些花里胡哨的水镜术,一切皆以弘扬纯粹道法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