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将埋葬众神 > 第一百二十五章:师尊的三句忠告

第一百二十五章:师尊的三句忠告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见异思剑
    “楚国皇后?楚国驸马?”

    林守溪越听越懵,“你在说什么?”

    老人盯着他的眼睛,试图从中看出些什么,但他发现,眼前这位少年似乎真的……一无所知。

    “你不是楚妙派来的?”老人问。

    “楚妙就是你口中的楚国皇后么?”林守溪明悟了些,“楚映婵是她的女儿?”

    “你连这都不知道?”老人实在分不清他到底是真傻还是在装疯卖傻。

    林守溪诚恳地摇头。

    老人取出了一份表,翻到某一页,递给了林守溪,道:“这两日也有几名弟子指名道姓要拜入楚映婵门下,但一查户籍,无一例外皆是楚人,楚仙子不甘她娘亲安排,将之拒于门外,你若也是楚皇后花钱雇的,我劝你还是早点坦白。”

    林守溪一惊,心想你楚映婵装什么高风亮节,一边拒绝娘亲的安排,一边又要将他逼良为娼……

    “你若认识那位楚妙皇后,可以帮我去讨要些报酬,若真要到了,我分你点。”

    林守溪很认真地说完,转身离去。

    粉色襦裙的双思思在外面等待着,她的身边多了一名男弟子,那位弟子看着俏颜痴痴的少女,冷笑道:“这就一见钟情了?你们这些小丫头,这般容易陷入儿女情长,未来如何能修大道圆满?”

    “要你管。”双思思哼了一声,心想他们方才看林守溪姐姐的时候,表情可半点不比她好。

    “你真的喜欢这般装腔作势之人?”男弟子好奇道。

    “装?哪里装了?”双思思想了想,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神明从天空中走过,无意洒下了光,凡人见到了会认为这是天神赐下的神迹,寓意凶吉,但他们不知道,这只是自己自作多情,神明根本不在乎人怎么想。”

    “哼,我看你才是自作多情。”男弟子咬牙道:“你真以为他什么书都不看就能将那卷子做完?别天真了,那些书他定都偷偷看过,今日佯装未读,扮演天才而已。”

    “不,他是真正的天才。”双思思以手拍桌,信心十足道。

    “鬼迷心窍。”男弟子不屑摇头,“我看这三炷香烧完,他也未必能从里面出来。”

    话音才落,香炉中火星微移,有微风拂来搅动烟雾,欲言又止的少女未来得及细想,便见清癯的黑衣少年卷帘而出。

    转眼烟消雾散,一小截灰受惊而坠,她回神时,林守溪已从身边走过。

    “你……你怎么这么快?”双思思讶然开口。

    “你该不会是放弃了吧?”男弟子见那檀香才点,不敢往其他方面想。

    林守溪没有回答,他脚步不停,头也未回。接着,老人从屋内走出,将一块挂在墙壁高处的老旧木板取下,这数百年里,朝云阁几度翻新,若论资历说不定还不如这木板年长。老旧木板上刻着一个名字,但名字因神隐而模糊,新板上‘林守溪’之名倒是铁画银钩,清晰醒目。

    “仙楼之主年少时的记录已被破除,今后百年,恐怕也不会有人比他更快了。”

    老人喟然长叹,他向前望去时,唯见山道上柳树依依。少年衣袂似蝶,早已消失林间。

    ……

    “这么晚才出来?”

    空荡荡的前厅,慕师靖正在小憩,白祝可怜兮兮地坐在一边,为慕姐姐敲腿揉肩膀,林守溪从院后走回时,慕师靖睁开眼,话语清冷如秋风。

    “你是唯一一个说我慢的。”林守溪无奈道。

    “拜完师了?”慕师靖问。

    “没有。”林守溪答道:“通过考核者明日还要去升云阁参加一场比试,比试的胜者可自由挑选宗门,败者则由宗门挑选自己。”

    “听上去挺简单的。”慕师靖说。

    “哪有很简单。”白祝弱弱开口:“白祝以前就试着参加过,很不幸失败了,不过师尊还是直接将我纳为内门弟子了。总之,这比试中每年都不乏大天才的。”

    “住口,不许长他威风。”慕师靖轻声告诫。

    “哦……”白祝用双手捂住了嘴巴。

    “你还不回你的师门么?”林守溪问。

    “这有何心急的,师尊现在还在北地,不知何时归来,哪怕我回去了也无事可做,不如多玩两日。”慕师靖说。

    比起妖浊遍野,邪祟横生的荒外,慕师靖当然更喜欢这里,阳光在层檐青瓦间铺出亮色时,她总会想起自己的家乡,她素来是个冷漠的人,但她依旧时常怀念繁华的故土。

    林守溪与慕师靖穿过宽敞而平整的街道,走在喧闹的人群里,脚步放得很慢,白祝则骑着云螺,她慢悠悠地驶过时,引来了许多孩子羡慕的目光。

    白祝过去陪楚师姐逛街时,师姐很宠她,经常会买许多小首饰与小玩具送给她,今日,白祝终于明白,从来没有平白无故的宠爱。

    她自己掏腰包买了竹蜻蜓,被慕师靖抢走,买了蝴蝶样式的发簪,也被慕师靖抢走,哪怕是买的糖葫芦,一口都未吃上,就被慕师靖俯身衔去。

    “别欺负小白祝了。”林守溪看不下去,为她伸张正义,“我看你也不缺这些钱吧?”

    “就是就是。”白祝连连点头。

    “那你花的又是谁的钱?”慕师靖淡淡地问。

    林守溪无言以对,乖乖闭嘴。

    慕师靖一句话将他噎住,转而又去欺负白祝了,“小白祝,等钱花完了,我们就把云螺当掉好不好呀。”

    “不好!要动云螺先动白祝。”白祝可是云螺守护者。

    “是么?”慕师靖微笑着问。

    “不是,白祝也不能动……”白祝被她盯着,一动不敢动。

    可怜的白祝遇上了可恶的妖女。

    他们在云空山附近的集市闲逛了一圈,引来了不小的骚动,许多人听说山下来了两位极美的仙人,纷纷前来一睹真容,不知不觉间,林守溪回头望去,后面已跟了浩浩荡荡上百人的队伍了,他们只得躲入小巷避绕过去。

    这是独属于他们的烦恼。

    很快夕阳西沉,不知不觉间,他们已来到墙中一日了。落日沉入血红的天际,白云成了彩霞,它们铺在天上,像是巨鸟张开的翅膀。

    与此同时,云空山腰的一座青玉色府邸间,素衣黑尺的楚映婵亦静立着眺望夕色,宁静的双眸映出霞火的光。不知为何,每每眺望夕阳之时,她总会想起镇守神域崩落的那一幕。

    彼时的天空宛若黄昏之海,古代的邪君莅临镜湖,其真身与倒影皆伟岸不可视,那个名叫林守溪的少年手握真言石转身,背对着夕阳与邪神说出告白的话语,她是画面中的无关者,但这一幕却烙印在了她的脑海里,令人久久无法忘怀。

    天边褪去了光,楚映婵亦消失在了清冷的崖上,‘楚门’二字在空荡荡的府邸前显得孤单。

    这一夜,林守溪与慕师靖皆未休眠。

    慕师靖将白日里从白祝那抢来的东西打包收好,悄悄地塞入了她的云螺里,正抱着云螺睡觉的小姑娘浑然不觉。

    她立在未点灯的房间里,看了眼林守溪,林守溪正坐在窗边打坐吐纳,浑然忘我。

    慕师靖褪去了小鞋,走路时不发出声响,绕过林守溪,跃上了窗户。她靠在窗上,剑斜放一边,修长的双腿一展一屈,手搭在膝上,瞥向外面的屋楼,灯火顺着鳞次栉比的街道延伸,消失在了漆黑之地。

    林守溪不知何时睁开了眼,他侧过头,也朝着窗边看去。

    慕师靖的曲线被月光勾勒得锋利而美妙,一半冰冷一半妖媚,她好似时刻带剑的侠女,待妖邪来袭之时便会如露水般消失在窗边。

    林守溪没有打破这一刻的寂静,他与她一同无声眺望,从城内向外望去,城外的世界成了漆黑的庞然巨物。

    不知不觉间,清晨来临。

    死证准时发出了嗡鸣,林守溪起身,与她告别,走向了屋外。

    他要先去往朝云阁,与其他通过考核的弟子会合,随后一同前往升云阁。

    白祝也被死证的嗡鸣声吵醒了,她穿着绘有萝卜的睡衣从床榻上起身,揉着眼睛四下望去,发现又剩下自己和妖女共处一室了,她有些慌张,想要倒头装睡,却见慕师靖没有看向自己,而是撕开了一封密信,展信阅读。

    这是师尊给她的信,让她抵达神山后打开。

    不出慕师靖所料,信中果然没交代什么大事……慕师靖很了解师尊,若真有重要的事,师尊当面就会说,可不会搞什么锦囊妙计。

    “小白祝,姐姐也是云空山的哎。”慕师靖读信,发现自己的宗门也在云空山上。

    师尊让她回神墙后前往云空山,登记姓名,随后在那里修行几日,等自己回来。

    “啊……那可真是太巧了呢。”白祝有些害怕。

    “你看上去不高兴?”

    “没有呀,白祝很快乐。”

    慕师靖笑了笑,道:“没想到我们的师尊都在一座山上,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倒还是同出一门了?”

    “算是吧……”白祝抓了抓微乱的头发,将枕头抱在怀里。

    读完了师尊交代的事宜,她告诫白祝,说:“小白祝,你以后若遇我师尊,就说我是今日才抵达,片刻不敢耽搁就上山了,知道吗?”

    “放心好了,白祝会保护好慕姐姐的。”白祝信誓旦旦地说。

    读着读着,慕师靖愣住了,她将上面的文字轻轻念出:

    “为师的……三句忠告?”

    ……

    一夜之间,林守溪已是朝云阁的名人了,在他未到之前,还有许多人互相询问昨日破了仙楼之主记录的是哪位,待他抵达之后,无人再问。只需看到他,他的身份就不言自明了。

    陆陆续续一个月来,通过考核的弟子共有四十余人,林守溪发现,昨日参加考试的十余人中,算自己在内,竟只有三人通过了。

    他这才后知后觉地明白,哪怕是这般简单的测试,也不是谁都能通过的。

    升云阁虽然叫阁,却是一片碑亭后的山谷,山谷似被陨石砸过,呈现出碗的形状,而上方雕有八十一座石椅,林守溪到时,石椅上已坐了不少人,他们衣冠楚楚,气貌不凡,皆是云空山中的各门门主。

    林守溪抬起头,一眼便见到了楚映婵。

    楚映婵坐在石椅上,身边空无一人,她素衣负尺,气质端庄典雅,宛若树梢上的新雪,冰冷不化。她也恰朝这边望来,两人隔空对视了一眼,皆错开了目光。

    他以为楚映婵不会来。

    只要楚映婵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神侍令便是行之有效的,此时此刻,他可以凭借着神侍令将她清冷端庄的仙子模样轻而易举地击破,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任何事。他本以为她会忌惮自己。

    但转念一想,她的宗门也只有她一人,无论如何她都要来。

    不过只要楚映婵没有将小禾的消息当作鱼饵去诱骗他,他也绝不会用神侍令当作武器,行下作之事。

    弟子们在没有来升云阁前,常听说哪位门主风姿无双,哪位门主倾国倾城,哪位门主风流潇洒,但真到了此处,大部分弟子的目光皆不约而同朝着楚映婵望去,如见林守溪时一样,他们第一眼看到这位白衣仙子就明白,这位就是楚国王女兼第一美人,楚映婵。

    只可惜这位真正仙子似的美人,竟连仙人境都未能踏入。

    他们背后的家族大都为他们物色好了师门,这些少年们哪怕有入楚门之念,也无法任性抉择。

    升云阁的比试很简单,只有两个环节,一是抽取对手,二是比试。

    他们都清楚,比试不过是前戏,之后的拜师环节才是重中之重。

    双思思也通过了昨日的考核,她挤过人群,来到了林守溪的身边,扯了扯他的衣袖。

    “何事?”林守溪问。

    “我刚刚听到好多人都在讨论你,今日你可别示敌以弱,韬光养晦了,一定要一举让大家刮目相看,免得他们再在背后嚼舌根。”双思思轻声说。

    “我从未藏巧过,也不在意他们的看法。”林守溪说。

    “但是也有很多支持你的人呀,她们听到这些议论会不开心,已有好多人为了你而吵起来了。”双思思说。

    林守溪不知如何作答,只说了句我知道了。

    “对了,你抽到的数字是几啊?”双思思好奇地问。

    林守溪将自己得到的竹签递给她看,竹签上赫然写着‘十三’。抽到相同数字的人,会成为彼此的对手。

    “十三?”双思思吃惊地张开了小嘴。

    “怎么了?”林守溪问。

    “刚刚来的路上,我好像听见赵歌也是十三。”双思思小声地说。

    “赵歌?他是谁?”

    林守溪隐约记得,他看神山邸报之时,似乎看到一则赵家公子自城外归来,准备登山的消息。

    “我哥哥是真仙转世。”

    身后忽然传来一位少年的声音,林守溪转过头去,见到了一位脸颊硬朗的少年,他说道:“你恐怕不知,云空山有三座仙楼,仙楼楼主曾有一著名的赌约,他们各燃一枚真仙之灯,让古代真仙转世为人,历劫难归山,我哥哥便是三位真仙转世之一。”

    少年一副与有荣焉之态,继续道:“我听闻道楼的真仙在城外遇到劫难,不知为谁所杀,剩下两位真仙中,我哥哥要强上许多。”

    “你为何要与我说这些?”林守溪问。

    “是我哥哥让我来的。”少年说,“他让我将他的身份转告给你,是希望你不要轻敌。”

    “我从不轻敌。”林守溪说。

    “那就好。”少年离去。

    “莫名其妙,真仙就了不起嘛,我最讨厌这等狐假虎威的臭小子了。”双思思跺了跺脚,一脸恼意,她看向林守溪,忧心忡忡道:“你会赢的吧?”

    “会。因为我要选择宗门。”

    “诶,你已经想好了吗?”双思思惊讶地问,“你要投奔谁呀?”

    “楚映婵。”

    “什么?”双思思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这般资质,去楚门做什么呀?”

    “去找我的未婚妻。”林守溪平静道。

    “未婚妻?!”

    双思思呆呆地立在原地,“原来你有未婚妻了呀……”

    林守溪点了点头。

    接着,双思思意识到了不对劲……去楚门找未婚妻?楚门明明只有楚映婵一个人啊!难道说,他的未婚妻竟是……

    ……

    升云阁的比试即将开始,另一边,慕师靖亦收拾好了行囊,准备上山。

    她捏着手中的信,惴惴不安。

    信中,师尊的忠告有三:

    一,荒村野店遇见庙宇可留宿,但绝不可触碰其中的神像;二,尽量不要在风雪天赶路;三,若遇到自己的师妹,不可欺负。

    否则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