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秘书是狐妖 > 第二百九十一章 落毛凤凰

第二百九十一章 落毛凤凰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神行汉堡
    虽然身受重伤,而且这段时间饱受折磨,刚刚又几乎被炸掉半边身子,但端木鸢毕竟是妖王,即便现在境界跌落,妖躯也还是妖王的底子,所以在闲门给她用过顶级伤药、通过快捷法阵给她创造了一个适配的灵气环境后,她就基本缓过劲来了。

    听到闲门这个问题,她倒也没有多犹豫或装傻,直接说道:

    “你们刚到这边的时候,施放的灵相,我也能看到。”

    闲门依然还是疑惑:“光看到我们的灵相,你就能知道我们的来历和目的?”

    “紫尾凤主”毕竟是妖王,灵感超绝,即便被封印、被法阵困住、被关在其他房间,能够看到他们这边展示而出的灵相,倒也不是很难理解。

    但这灵相和他们原本的身份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紫尾凤主”又是怎么通过这灵相就得出正确判断的?

    荧乌鸦也好奇道:“当初……我应该还没有灵相,从现在的灵相,应该看不出我当时的灵气结构才对啊?”

    端木鸢说道:“我和陈阔交过手。”微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真正的交手。”

    闲门一下就明白了这话的意思,“紫尾凤主”说的是那次让她妖王现世的斗法,是大哥真正显出阳属灵气掌控力的交手,而不是平日里进行普通的降妖除灵的那种“交手”。

    “你的意思是……我们的灵相,能看到和……陈阔相关的东西?”闲门问道。

    因为现在还不知道“紫尾凤主”到底知道了多少,是只知道他们和大哥有联系,还是连他们的身份都直接看破,所以保险起见,他并没有直接以“大哥”来称呼陈阔。

    “是的,我见过陈阔显出的那个武将灵体,也见过他构建的三眼阳属巨人,所以我很清楚,他对灵体的改造和影响是什么风格……不仅是灵气结构上,也有灵体的形象设计上……”

    听到这话,于小白迷糊地问道:“三眼巨人?大哥不是都火焰铠甲巨人吗……”

    她说一半,荧乌鸦就赶紧踢了一下她屁股,她也意识到说漏嘴了,吐了下舌头,往闲门背后一缩,假装自己不在。

    闲门叹了口气,也没责备于小白,反正现在这“紫尾凤主”处在他们的控制之下,不论她是什么心思,都可以控制风险。

    而“紫尾凤主”说的那些话,灵气结构这个比较好理解,作为妖王,而且是最顶尖的那几位、本来就已经隐约接触到阳属灵气领域的妖王之一,能看出大哥改造过的灵相有什么特异也很正常。

    至于“灵体的形象设计”,直白点说就是外观上,居然“紫尾凤主”都能看出大哥的风格来,那就有些玄学了。

    荧乌鸦也有些惊奇,原本她以为“紫尾凤主”认出他们,主要应该是因为认出了她,但现在来看,竟然不是,竟然是通过已经被主公“魔改”过的灵相认出的。

    她忍不住想到,在改造完他们仨灵相的时候,陈阔和干饭妞一起抱着双臂,满意地看着他们展现出来的魔改灵相,说了句话:

    “除了我们自己以外,这世界上应该没人能看出来这灵相原本的模样吧,哈哈!”

    哪想到,这边竟然有人,不对,应该是有妖直接一眼就通过灵相,锁定了主公是幕后黑手。

    “你们三个,是陈阔的结拜兄弟、结拜姐妹?你们……是不是用了什么易容的法宝,改变了外形?”端木鸢问道。

    于小白一声“大哥”,她会猜到是结拜兄弟这点倒很正常,闲门说道:“你刚刚说,要帮我大哥办事,你能办的比那章鱼更好,你知道我们要做什么?”

    端木鸢很直接地说道:“我不知道,但陈阔既然让你们以这种伪装的姿态到这来见云水那杂碎,又没有一见面就动手,那肯定是有什么事要让她做的。而她能做的事,我肯定都能做,肯定比她做的更好。”

    “哦?你现在都不是妖王,凭什么那么肯定?”闲门反问道。

    端木鸢直接说道:“你们要那章鱼办的事,肯定和纯粹的实力无关,应该是要借妖界的力量办什么事。如果只是要靠纯粹的力量,根本用不着来找她。”

    “若没有妖王的实力,你又如何办事?云水灵师有一众大妖可供驱使,本身也掌控着一大妖族。你就凭现在连化形都无法支撑的状态,怎么替代她?”闲门很直接地问道。

    端木鸢没有任何犹豫地说道:“绝对的实力并不仅仅是修为,说句你们可能不太高兴的话……你们是身靠陈阔,直接得到了跨阶的力量,所以已经没有办法用一般的小妖、大妖的思维来理解妖界了。妖界相比起灵修界,有些时候更加直接、更加简单,弱肉强食、强者为王,但有些是,却比灵修界还要复杂,有一系列的它们无法摆脱的固有限制。我有很多办法收拾起那章鱼的势力,如果你们愿意,这‘云水天宫’我也能完美地接手过来,不会有任何引起宗门注意的动静。至于需要用哪种方法,用什么方式,这个还得知道你们的目的后,再作选择。甚至我可以保证,我接手之后,对这支妖族中下层的控制,可以比那只章鱼更强。”

    说着,停顿了一下,端木鸢艰难地抬起鸟头,看向闲门说道:“而且我相信……如果陈阔愿意,他随时都能帮我解决我的伤势,不说让我完全复原、恢复原来的实力,但有和你们现在接近的修为,应该是没问题的。”

    闲门眯起眼睛,以他现在这个外貌,这表情看起来就一下变得阴险起来:“为什么你只靠着当初那一场斗法,就对我大哥这么有信心?”

    端木鸢这次终于是犹豫了一下,但依然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我在被困在这里之前,在外面的时候,其实一直在刻意地打听陈阔的消息。最开始的是,我当然是想着复仇,但很快我就意识到了……这个仇是报不了的,陈阔正在改造这个世界,他和所有灵修,所有过往以阴属灵气为修行基础的存在,都已经不再是一个层次的生物。”

    这话听得闲门、于小白、荧霜雪都是一呆,他们当然知道陈阔有多强大、多可怕,他们可是亲眼见过、踏上过陈阔创造出的真实天地。

    可即便是他们,都没有端木鸢这般清楚明确认识,特别是“陈阔正在改造这个世界”的判断,更是让他们震惊这个描述非常地精准,而且有预见性,甚至能让他们这三个“知情者”,都一下有茅塞顿开、恍然大悟的感觉。

    要知道,端木鸢所获得的信息,是肯定没有他们多的,也肯定没有见过大哥那掌控阴阳开辟、创造出的一方天地。

    “我有个疑惑,不知你能否给我解答。云水灵师之前听到你对我们喊的那句话,为什么会是那种奇怪的反应,她为什么要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她是已经知道了些什么,对我们下杀心了?”

    端木鸢说道:“你们想利用她,她也想利用你们,就这么简单。而且如果我猜的没错,她很确定你们是‘遮天隼王’的人,所以她顶多猜测,隼王和宗门的人合伙,参与进了宗门内斗中,她认为自己能够把控风险。而且,她之前其实就已经打算把‘云水天宫’转移到其他地方了,把你们带进‘云水天宫’,不过是她想借你们传递给隼王的一层信息,心理战术而已。这章鱼,很喜欢自作聪明。”

    她说着,看了眼荧霜雪:“隼王……被炼成了法宝?承载在你身上?”

    荧乌鸦忍不住点头:“凤主……好眼力。”

    闲门也是暗暗有些感叹,这“紫尾凤主”以前在妖界除了绝对实力很强,修为上的名声外,其他有关她的消息很少,她不仅自己很少露面,和她有关的妖似乎也只有那穿山甲大妖翟弘阳为人所知甚至翟弘阳究竟是不是她麾下的,都没有一个百分百确定的信息。

    “紫尾凤主”一直以来,相对其他妖王都是比较低调的,也不隶属任何一个妖族,但现在在这种她可以说是绝对的“虎落平阳”、“落毛凤凰”的状态下,这种地位完全不对等的交流中,闲门才意识到,这“紫尾凤主”能成为最强的几位妖王之一、能在大哥掌控阴阳的“霸体”之下逃生、能在重伤跌落境界的情况下还摆脱宗门真君们的追杀,除了实力外,脑子也是很厉害的。

    至于她最终落到现在这步田地,老实说,也已经是“非战之罪”了。

    “你要帮我们的话,有没有什么条件?”闲门又问道。

    端木鸢苦笑:“条件?我现在的情况,可以提条件吗?如果能提条件的话,那我希望帮你们办完事后,能把那只章鱼交给我。”

    “条件提归提,答不答应,那是我大哥的事。”

    闲门说着,抬头看了眼:“咱们得先出去,跟大哥打个电话,他现在应该已经知道我们用了那法宝,正担心着。”

    他们在这“云水天宫”中,手机没有信号,陈阔就算打电话来,也联系不上。

    ……

    在解决了杨妙程,把“励心殿”毁掉后,陈阔就跑去找朱璃了。

    按干饭妞的说法,这叫“屁颠屁颠跑去邀功”、“一副谄媚的嘴脸”。

    对此,陈阔一点都不生气,因为这碗妖见了小秘书,比他谄媚多了,跟只小哈巴狗似的,就跟在小秘书边上吸气,连吃饭都是赖在她边上,这样的小家伙说他谄媚?呵呵……

    在东南沿海的某个小镇上,朱璃见到了风尘仆仆赶过来的陈阔,还有些意外,因为按照他们的计划,陈阔应该还在跟着那些真君高修搞事,让他们一步步入觳陈阔在解决杨妙呈前,就将“励心殿”的灵气震荡封印了起来,所以在左崇喆他们打破“励心殿”的封印之前,她也不知道有个真君被干掉了。

    “小朱,我把杨妙呈解决掉了。”陈阔说道。

    灵视界下,他肩膀上的干饭妞立刻邀功:“被我吞了!我吞的!”

    朱璃愣了一下,这和他们定下的计划不一样啊?不过从陈阔看着她那温柔的眼神,她也一下明白了这其中的原因她狗哥肯定是想到了她当初和家人遭受的苦难、她父母兄姐的死,于是没忍住,直接把杨妙呈干掉了。

    朱璃心中有些感动,走过去抱着狗哥,脸贴着狗哥的胸膛,轻声道:“狗哥,陪我去看看我爸妈和哥哥姐姐。”

    陈阔当然明白,小朱现在说的“爸妈”指的是生身父母,指的是当初在逃离上一宗的据点后,将最后生的希望交到她身上的血脉家人。

    “嗯。”陈阔轻轻揉了揉朱璃的脑袋,“我改计划了,我们要先报私仇。”

    在他们去祭奠朱璃父母兄姐的路上,陈阔感觉到了一阵灵气震荡,他马上意识到,是他给闲门他们的那个召唤“霸体”的法宝被用掉了。

    这让他有些好奇,因为正常情况下,他们现在的实力和装备配置,对付一俩妖王都是没问题的。

    而若是面对多位妖王或多位真君,他们现在的实力也足以快速逃跑他们没必要和真君硬刚,还不是时候。

    是发生什么事,遇到什么样的对手,让他们用出那个法宝?

    陈阔拨打了下电话,不在服务区,三人都是。

    “狗哥,怎么了?”朱璃察觉到了陈阔的异样,问道。

    陈阔简单地说了下情况,朱璃说道:“我们先去找他们吧。”

    陈阔点了点头,他们现在在动车上,准备下一站提前下车。

    “我简单算了下,应该没什么大事,而且以我给他们配的法宝,打不过也肯定跑得掉,何况……现在能真正威胁到他们的真君,现在都不可能出现在他们那边。”

    “会不会……是明佳?”朱璃有些担心。

    “应该不是。”陈阔摇头,但也不太确定。

    这时候,他的手机响起,闲门打来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