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修仙大学开始 > 第358章 思想上的降维打击

第358章 思想上的降维打击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江北梧桐树
    用过餐后,那几名基金会成员便将他们带到了“妖兽养殖场”内。

    养殖场外观是一片基地模样的技术园区,面积不大,被军区般的铁丝网围着,唯一的大门前放着一块石牌,上面的名字是“悬空寺妖兽研究基地”。

    从门口向里望,能看见基地内支满了现代畜牧业式的暖棚,散发出隐约的腥臭味。而只要仔细观察,便能发觉到那大棚的四处画满了封印术式,可谓是严密构建的牢笼。

    按照之前所说,那来袭的开灵妖兽居然能绕过这些布置,直达养殖场内部号令群妖起义,这么看来其智慧果然不可小觑…如果忽略其撞上煤气管道的意外的话。

    一行学生最终被领到了基地最后方的一处研究所内,意料之中地,和一众研究员喝完了茶唠完了嗑,其他人被安顿在外面,解天扬则被领入内里的一间小房间前。

    那小房间有些类似于公安局的审讯室,内里装有360度摄像头,监控画面实时投影到外部的屏幕上。

    通过画面,能看到小房间里放着一个一人高度的铁笼,笼子四处贴有封印符咒,而那笼内,竟是关着一只足有一人多高的巨型鹏鸟。

    那鸟喙爪如铁,羽色如金。尽管闭着眼睛,周身也依旧透着华贵的气质,一看便不是普通妖魔。

    “之前的事你们应该也听说了。就是它偷入养殖大棚,引起养殖妖兽暴乱…然后碰破了煤气管道的。”

    站在旁边的研究员解释着:“找到它的时候,它已经吸入了十倍于人类致死量的一氧化碳,但这样也只是让它陷入了昏迷状态。看它的飞羽轮廓,这东西还是处于幼生态…否则的话,一氧化碳对它根本起不了效果。”

    解天扬听他说着,透过窗户看着里面的那只鹏鸟。

    仅仅是幼生态,这东西也已经有近一米七的高度,那若是它进入成年期…得是多么庞大的怪物?

    “为了保险,这两天我们一直在用强效麻醉剂使其保持这个昏迷状态。看时间,这会药效应该快过了。”

    研究员转向他:“如果你待会要尝试与其沟通的话,那我们就不追加麻醉剂了…你需要其它的安全保障措施吗?”

    “不需要。”解天扬摇摇头,“这种级别的小妖,还奈何不了我。待会把其它准备工作做好,我直接进去便是。”

    他给外面交代好,将随身的符咒和武器准备好,这才推门走入,站到那鸟笼前,抛着棋子,再次召出了腾根。

    赤色龙蛇的身影从棋子当中冒出。但就在现身室内的同时,就见这赤色龙蛇不自觉地蜷曲起了身子,看样子,居然像是被这金翅鸟的气息所慑。

    龙蛇妖被其克制,果然如自己所想解天扬看着面前沉睡的金翅鸟,眉头逐渐蹙起。

    羽翼灿金,以龙种为食这样的特征,他曾在学校妖魔识别课上看到过正是那鼎鼎有名的“金翅大鹏”!

    若真是这一脉的妖兽,那么拥有灵智也不奇怪了。这种远古时期的珍稀大妖,居然真出现在了现代?而且还是个幼生体?

    它从哪来的?又是怎么活过这千年灵气枯竭的岁月的?

    一切的问题的答案,都得从这妖的嘴里问出来。

    这么想着的时候,面前的金翅鸟微微抖了抖身子,垂下的头颅缓缓抬起,睁眼的一刻,只让人觉得脸上如刀划过。

    如方才研究员所说,这是麻醉剂药效到了。

    果真不是一般的妖物解天扬和那野性的目光对视着,一手捏着棋子,另一手却已经是摸上了腰间的空间囊,随时做好动手的准备。

    在他身边,腾根已是被那气势压得垂头不起;外面监控的人更是一阵紧张,四周的安保都已经拿好了电棍,守在门外看着的同学们也都各自持起了武器。

    “解同学,没问题么?”

    “没问题。我现在就开始尝试沟通。”

    得到他的许可,外面的人立刻训练有素地动作起来。很快,一众灵气领域学者、技术人员便都在外面严阵以待,录音的录音,摄像的摄像,速记员拿好了平板和笔,神情满是期待。

    这是华国学术领域…不,该说是世界范围内第一次与非人类的灵智生物交流,意义相当重大。

    单从形式上来说,甚至可以当作是与外星人的交谈,记录都得被上报国家的。

    “好,那现在可以开始了。”监听员扶着耳机,朝室内的解天扬道。

    解天扬点了点头,调整好麦克,将灵力灌入手中的棋子,向着旁边的腾根发出“交流”的命令。

    实际这种事他也是头一回操作,自己心里也没个准儿。但只要是接下了任务,他从来都有百分百的自信去完成。

    棋子上的微光一闪而过,强制性的命令令龙蛇克服了本能的恐惧。腾根张开蛇嘴,口中红信吞吐,围绕着那笼子嘶嘶有声,一口接一口地喷出蛇妖特有的腥气。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笼内的金翅鸟如同斗鸡一般竖起了羽毛,一对小眼睛警惕地盯着面前的人与龙蛇,无形的气势扩散在室内。

    它看看面前盘踞的龙蛇,又看看旁边的解天扬,目光最后固定在了后者身上,那琥珀色的眼里似乎闪过了一丝灵性的光,好像是在思考这二者的关系。

    这难道是看出了自己和御兽的关系么?果然是有灵智的妖…

    解天扬眉间微微一皱,也不隐藏,手指夹着那枚棋子,目光平视,直直地和那金翅鸟对视着,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看到那张鸟脸上好像有着人性化的“厌恶”之色。

    而后,金翅鸟张嘴了。

    “what is it?”

    “……”

    这一开口,室内室外的人全都蒙了。

    蹲在录音设备旁边的人愣了半晌,调音回去听,回放两三遍,确实是“what is it”。

    “这东西…在说英语?”

    速记员们一阵不知所云,手搁在本子上也不知道该不该记。

    除了几个昆仑校内的学生外,能在这的人教育背景都是博士起步,英语水平当然也不会差到哪去,一听便听出了那鸟所说但是,此时没有一个人敢确定。

    一只在国内出现的妖怪,不仅开口说话,还说的是英语?

    这就像是有一天突然发现了真正的齐天大圣,那是个盖世英雄,驾着七色彩云从天上来接你,然后双手合十,给你来了一句“Hello”。

    太违和了好吗!

    只有三个音节,应该也不能确定真是英语,万一只是谐音之类的呢…元首都还说过“我到HEB省来”呢。

    一众人全都陷入了学术性的沉思,最后目光还是聚焦到了室内的解天扬身上,等着他给出个答案。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此时的解天扬也在怀疑人生。

    要说修仙上的东西,他是无论如何都要解决的,但要说这英语…他本来就是体育生,高考时候最头疼的就是这科,尤其听力口语把他折腾的够呛,现在突然又来?

    哪怕这玩意说鹰语、婴语乃至嘤语,他都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为什么偏偏是英语?

    他皱着眉盯着那金翅鸟,后者同样歪着头看着他,鸟嘴一张,又是连续几句。

    “?”

    “liste!Those hiing!”

    “I agree.”

    “ya…that is the kiker.”

    “oh…holy sh*t.”

    句子都挺长,全是连读和俚语,还有自导自演的对话。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语调好像还带着一股子咖喱味儿…

    解天扬听得头皮都麻了。他上大学一年完全没接触英语,本就不怎么高的英文水平早还给高中老师了,听了半天,只听出来几个单词。

    这不会真的是英语吧?他感觉后槽牙都开始疼了。

    不行,现在外头这么多人看着,都等着他的交流结果呢。这时候掉链子那是绝对的社死,回去以后,他这还没焐热的学生会长名头也得扫地。

    解天扬深吸一口气。现在这是逼上梁山,就算真的是英语,他没金刚钻也得揽这瓷器活了。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你在说什么?)”解天扬酝酿半天,憋出一句。

    他这不开口还好。一张嘴,不仅面前鸟愣了,外头的人也愣了。

    “他在…说什么?”速记员朝旁边的监听员问。

    “不知道…没听过这种语言。”博士学历的监听员挠了挠头,“他是在尝试和那只鸟交流吗?”

    “那鸟说的好像是英语,但他这个…不像啊?”

    陕省高考本来就不考口语,他这么多年学的全是哑巴英语,修仙了之后更是多年没练。这一开口,语调能从北美洲歪到南美洲,一群博士愣是没听出来这是啥意思。

    金翅鸟一歪头:“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你说啥呢?)”

    解天扬绞尽脑汁组词:“How did ylish?(你怎么学的英语?)”

    鸟:“How?(啥玩意?)”

    双方选手开始过招,金翅鸟以咖喱英语出击,解天扬以大碴子味英语反打,就听双方你一言我一语,场面一时十分激烈,台下观众是越听越不懂,但总有种好厉害的感觉。

    “这个就是…妖怪的语言吗?”

    速记员听得一脸懵逼,但看着这两边聊得好像还挺热络,便朝旁边吴皓问道:“你们学校里,连这妖族语言都能教的吗?”

    在外听着的吴皓挠了挠头。他英语水平还不如解天扬,这会更是不明所以,只能含糊道:“嗯…像是御妖术这种特化的术法,一般都会有配套的训练的,这应该也是老师单独教他的吧。”

    一群研究者肃然起敬。好家伙,其它学校教的小语种好歹是外国话,这昆仑大学教的却是外族话!

    连这种东西都能教,这所大学果然是走在现代修仙界的前端。

    之前就总在猜测这学校里到底都有些什么存在。这样看来,在华国内的招生说不定只是人家的冰山一角,实际上校园内部远远不止人类这一个种族,不然的话没法解释为什么会教这种小语种…

    怪不得之前这大学拒绝了所有的国际组织加入,这根本就是人家玩剩下的玩意别的学校还在费尽心思弄国际化,昆仑大学都在搞种族大统一了!

    也难怪这所学校能培养出真正的御妖者,这就是思想上的差距啊!

    室内的人们沉浸在深深的震撼当中。仅仅几句话的功夫,这跨越种族的思潮便洗礼了他们的灵魂,仿佛启蒙运动的第一声号角,为他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这是思想上的降维打击,在这神秘的语言沟通面前,所有人都沉默着,不敢妄发一言,生怕打扰了这神圣的两族代表交流场景。

    而在同时,室内的解天扬却也沉默了。

    原因很简单:他没词了。

    就他这英语口语水平,去考四级口语都不一定能过,担任这外交官职责也实在是太难为他了,来回来去就“hy’”那么几个词反复用。

    不知道鸟听没听懂他说了啥,反正鸟说了啥话他是没听懂。

    唯一的一个成果就是,经过这么一番拉扯,他成功地带偏了这鸟说话的语调从原本的咖喱味儿英语,被硬生生扭成了西北大碴子味儿英语,充分表现了陕省人民语言的强大感染力,仅次于无敌的东北话。

    而在同时,外面的人也是越听越不明觉厉:好家伙,刚开始这鸟好像还是在说英语,怎么越说他们越听不懂了?

    果然,这根本就不是英语,而是一种他们从未听过的妖族语言,现在掌握这语言的只有这个叫作解天扬的御妖者。

    幸亏这次请了昆仑大学的外援过来,不然要是真按照英语破译,指不定要出什么大问题。

    他们继续仔细盯着这室内的一人一鸟一蛇,就见解天扬和那金翅鸟对视着,龙蛇腾根夹在二者之间,睁着无辜的小眼睛,来回扫视。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你说啥呢?)”

    金翅鸟再度开口,满嘴咖喱味混合西北大碴子味的口音。

    别说在场这些外行,哪怕换个英语母语的人坐这,恐怕也已经听不出来这位仁兄到底是说了个啥。

    解天扬也没听懂。不过也正是因为这句话,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这东西的语言真的是它自己掌握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