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 第1094章 陈天煞的出现(1)

第1094章 陈天煞的出现(1)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剑无邪
    “你为什么去的?”林凡撇撇嘴,白了这丫头一眼,说道:“我知道你执行任务,可是也得分什么情况,要是一般的任务,我懒得问你,可是这次不一样,你老老实实告诉哥哥,你到底去离老爷子的庄园干嘛?”

    其实,林凡也并知道,毕竟在军队里呆了那么长时间,服从上级命令,对任何人,哪怕是自己的亲人,都不能泄露自己的任务,这是最基本的要求,所以菲菲刚开始支支吾吾,不肯正面回答,林凡还是很理解这丫头的,可是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的事情很有可能牵扯到空间仪,林凡丝毫不敢大意!

    “哥,我能不能不说?”菲菲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林凡,明显是有些犹豫,她心中的确正如林凡所猜想的那样,军令如山小说 ,当初出来执行任务的时候,菲菲所在的那个军营就明确下达了命令,绝对不能将任务告诉其他人,哪怕是最亲近人的人都不行,如果说出去,一旦被发现,那么毕业考核就算失败,而且也将会面临组织的追杀。

    菲菲倒不是怕被人追杀,因为她很清楚的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自己哥哥都一定会保护自己,用生命保护自己,可是如今菲菲不想说出去,其实是想完美的完成这次的任务,完成所谓的毕业考核,给自己在Y国的生涯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这也是这丫头一直支支吾吾不肯说出来的最主要的原因,因为在菲菲看来这任务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无非就是找一件东西而已。

    “不行,这事没得商量,”林凡的眼睛慢慢眯了起来,缓缓说道:“菲菲,我知道,你在Y国那边的私人军校里呆了一年多,上面有你的教官,有你的领导,所以出来执行任务,你不能轻易的泄露任务的内容,这些我都能理解,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昨天晚上那么巧,你会在哪里碰上我,而且昨晚上不仅仅有我们两个夜探庄园,还有别人……”

    林凡的话并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他相信以菲菲现在的脑力,肯定能反应过来这当中的不对劲,事实也确实如林凡所想的那样,在林凡话音落下的同时,菲菲不禁皱起了眉头,细细的琢磨着这些事,如果他们都来倭国是一个巧合,都在那天晚上行动是一个巧合,可同去一个地方却说不过去了,现在菲菲也不禁怀疑自己哥哥来倭国要办的事情会不会跟自己这次的毕业考核有关。

    “哥,其实,我来倭国的任务就是从那个离老头那里拿到一件叫做“空间仪”的东西,哪怕最后拿不到,也要探听到这件东西的一些消息,这是我们这一届队员的毕业考核,最后空手而归的人,所以我才来了国,本想着昨天晚上去探探风,结果跟你撞上了,”说到后面,菲菲暗暗吐了吐舌头,声音也越来越小,不过也不再纠结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严肃的哥哥,如果让菲菲在Y国那所谓的军校和林凡之间选择一个的话,那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林凡,至于什么所谓的考核,所谓的军令,在自己哥哥面前统统都是狗屁。

    “把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完完整整的跟我说一遍,越详细越好,还有这次你们来倭国的任务是谁下达的,你们那个私人军校来了多少人……”林凡的一只手插进了自己的头发,随后使劲晃了晃脑袋,靠在了椅子上,随手点了根烟,皱着眉头一连串问出了很多问题,菲菲直接愣在了对面,林凡的样子倒并没有吓到菲菲,而是让菲菲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

    如果是以前,菲菲并不会察觉到什么,但是现在菲菲却从林凡的眼神中察觉到了杀意,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惹到了自己哥哥,菲菲在这个时候也不敢多问,小心翼翼的看了林凡一眼,深深吸了口气,就开始说起了最近几个月内的事。

    与此同时,一辆出租车直接停在了距离离老爷子庄园不远处的道路上,拉开车门,径直走下了一个青年,虽然青年的脸色看上去有些憔悴,但是双眼却依旧炯炯有神。

    “不用找了!”几张百元大钞落在了后座上,青年头也不回的朝那片住宅区走去。

    至于司机,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赶紧拿起后座上的钱,生怕钱是假的,虽然这里是倭国,不过RB也是能用的,只不过作为出租车司机,他们对钱很敏感,一般大额的面值,都要判断下真假,等他发现这些钱全是真的以后,再一回头看,青年的身影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司机嘴里“啧啧”了几下,直接驶离了原地,这一趟活赶上他一天的收入了,他才不会管对方来这里干嘛。

    青年在住宅区移动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就来到了另外一条街道上,而不远处就是离老爷子的庄园,而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和林凡前后脚到倭国的陈天煞,至于陈天煞为什么找到这里,目的又是什么,恐怕除了陈天煞自己,根本不会有其他人知道,至于林凡就更不可能知道了,他甚至都不知道陈天煞已经到了倭国……

    “问一下,离老爷子是住在这里吗?”陈天煞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问道,他也并不是很清楚离老爷子是否住在这里,只是知道了大概的方位,自己一人打的就过来了,这一片就这么一个居住的大庄园,另外一条街才是居民区,以离家现在的地位,理应住在这里才对。

    “你谁啊?”门卫从大门旁边的屋子里走了出去,直接挡在了陈天煞的面前,皱了下眉头,问道,昨晚上离老爷子住的小院有不明来历的人闯了进去,他这门卫多少也受到了责备,而且今天早上的时候,离远也特意叮嘱了这边,凡是来拜访离老爷子的,全部都拒之门外,就算有特殊情况,也要先向他汇报。

    陈天煞心里露出了一抹冷笑,已经肯定离老爷子肯定就住在这里,古怪的笑了一下,陈天煞说道:“我是特意来拜访离老爷子的,麻烦你告知下老爷子!”

    “离老爷子身体不好,最近不见客,你请问吧!”门卫摆了摆手,直接转身就要回去,这一段,几乎天天都有人来庄园,无一例外全是来找离老爷子,不过来的最多的是山口组的人,紧接着给他印象比较深的就是昨天来离家庄园的林凡了,毕竟本来已经被拒之门外的林凡最后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竟然跟着柳管家进去了,不过作为门卫,他也不会多问,看好门,不放人进去就行了

    可是进去不进去,可不是由他说了算,在他转身刚走没几步,肩膀就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给死死的按住了,能当门卫,多少也是练过两下的,试图挣脱,可根本站原地动不了,下一刻,陈天煞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直接动了,门卫的手臂瞬间被他掰到了身后。

    “我劝你最好进去通知离老爷子一声,要不然……”陈天煞的话并没有说完,而是用实际行动告诉了对方后果,猛然间的触动,门卫的脸霎时变成了绛紫色,浑身上下在颤抖,哀嚎的同时,不住的吞咽着唾液,那不是疼,而是酸到骨子里的麻。

    在人的手臂关节处有一条麻经,如果平常碰一下,可能有点疼,加点麻而已,但是如果很清楚的知道这条经脉在哪,那让人在一瞬间感觉到痛不欲生还是能够做到的,更别说此刻操作这一切的还是陈天煞了,只是看似手臂不经意的在门卫的关节处滑过,对方的双膝就已经开始弯曲打颤。

    “你,你……你放手!”门卫的汗顺着脸颊往下流,颤颤巍巍的说道,就算是山口组的人来了,也没对他动手,没想到今天冒出来这么一个小子,一上来就先制住了自己。

    “哼!”陈天煞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直接往前一推,这门外直接一个踉跄,差点趴在地上,双腿还是不住的颤抖,嘴角也只打哆嗦,他不是傻子,知道今天是碰上硬茬了,男人的尊严让他纵然想坐在地上大口喘气,可是还得得忍着跑到了大门旁的屋里,直接拿起了电话,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电话那边的离远皱了下眉头,随即挂断了电话,没想到大白天的又有人来找自己爷爷。

    在屋里擦了擦汗,门卫又赶忙走了出来,生怕陈天煞走了,等一会人来了,他就要报刚刚的仇,这不明目张胆的挑事嘛,虽然很气愤,但是门卫却不敢再招惹陈天煞,站的离陈天煞有一段距离,咽了口唾液,说道:“你,你有本事在这里等着别走,我家少爷马上过来!”

    陈天煞不屑的笑了笑,根本没有把对方的话放在心上,他刚刚的目的就是为了这门卫通知里面的人,硬闯进去也不是不可以,但那样一来的话,事情会弄得很僵,那并不是陈天煞想要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