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成了过气武林神话 > 第158章 镇压明春,想死想活?

第158章 镇压明春,想死想活?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五方行尽
    訾光远当然还没死。

    但在明春等人看来也跟死了差不多,说裴远杀了訾光远一点问题也没有。

    风急雨骤。

    炎无咎,炎无忌兄弟俩额头冷汗渗出,混杂着雨水滚落下去,吃惊的望向裴远。

    原来碧云宗眼下的惨状,这人就是幕后黑手。

    碧云宗,斜月山庄,阳山派三方势力一夜之间遭逢大难,袭击其它两派的八成也是此人。

    炎无咎两人心惊之余,感受到了一阵后怕。

    光是一个訾光远,汇聚两人之力也不是对手,充其量能做到在訾光远手底逃生。

    这还是他们不知訾光远入了四象的情况。

    今日若非明家之人突至,他们真跟裴远动起手来,简直就跟老寿星吃砒霜没什么区别。

    两人是同胞兄弟,数十年来共同进退,无须言语交流,便达成了一致,悄然向着院外移去。

    无论是裴远,还是明家之人,他们都惹不起,只想着溜之大吉。

    “两位这是作甚?不是说要请我去做客么?可不能食言啊!”

    裴远袍袖一扬,密集的雨幕劲卷而去,漫天雨水混合在一起,扬起一道浪头淹没而去。

    ‘大浪’打来,炎无咎,炎无忌两人脸色一变,这绵软的水浪让他们生出了极大的威胁。

    同时一声厉吼,四掌齐出!

    一股酷热如岩浆的真气涌动,以二人为中心,雨水顷刻蒸发殆尽,地面一片白炙,坚硬的石板被高温烘烤,咔嚓咔嚓龟裂起来!

    整片区域一霎时好似被装入了火炉之中,沸腾的雾气之中,四只手掌抵御着浪头轰击,竭尽全力才将‘大浪’消弭。

    炎无咎,炎无忌大口喘着粗气,整个人成了被煮熟的虾米,皮肉一片火红。

    心底则是充满了惊骇,一袖之力就让他们倾力抵挡,此人的厉害程度还在他们预想之上。

    明春神情不变,目光投向炎无咎两人身上,嘴角噙出一丝笑意:“说的不错,两位何必急着走?”

    “极乐洞主大名远扬,在下闻名已久,只恨缘分太浅,不能亲眼得见极乐洞主的风采。”

    明春轻笑道:“两位兄台既是出自极乐洞,可不能就这么让你们走了。”

    炎无咎,炎无忌二人脸色阴沉:“明公子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让两位稍等片刻,等我了解了私人恩怨,便与二位兄台多多亲近亲近。”

    明春脸上笑容更甚。

    他觉得这一趟算是来对了。

    訾光远虽然废了,可若能收服打废他的裴远,明家就不算亏,何况还有一位疑似飞升者?

    明春瞥了燕行空一眼。

    更重要的是极乐双魔,确切的说是二人所拥有的炎火奇功,这门极乐洞秘传的功诀,天下绝大多数修炼者,若是遇到了,在有可能拿下的情况下,就没几个愿意放手的。

    至于会不会因此得罪极乐洞主?

    不让消息传出去不就行了。

    念头转动之间,明春已有了速战速决的意思,目光望向裴远:“出手吧,让我瞧瞧你的本领,还有那一口神刀……”

    从訾光远口中,明春也知晓了相思刀的一些信息。

    据訾光远所言,对方之所以能战胜他,凭借的便是那一口有着诡秘力量的刀,这也让他生出了好奇之心。

    明春温润如玉的眸子蓦地锋锐起来,盯向裴远所挎的弯刀。

    相思刀未曾出鞘之前,神物自晦,他也瞧不出有什么非凡之处。

    裴远拍了拍刀鞘,有清越鸣响传出,并不急着出手,开口询问:“阁下在明家是什么身份?”

    明春神情淡漠:“这很重要吗?”

    裴远笑了笑,说道:“也不算太重要,只不过像你们这样的大家族,通常都是打了小的来老的,杀了你之后,我总该知道下一个该是谁吧?”

    “放肆!”

    裴远话音方落,明春所带来的四个手下,那白发老妪发出一道犹如少女般的清脆喝声,眼中满是杀机,拐杖疾点,穿刺如剑,猛然刺向了裴远周身要害。

    锦衣中年,矮胖老者以及那风韵犹存的女子亦是齐齐出手,每个人都是神情冷肃,手底毫不留情。

    四人之中,白发老妪乃是四象武人,矮胖老者则是三象,剩下两人皆为二象,攻势击出的同时,意象展开,顷刻间整座庭院风雷大作,水火升腾,山泽涌动……

    种种意象压迫而来,燕行空,席立人,姜力三人首当其冲,只觉得是山岳倾覆,洪水倒灌,整个人被拍打在地,动弹不得。

    汹涌的气劲澎湃翻滚,白发老妪四人似乎精通合击之法,气机勾连,形成了一个整体,气劲铺展开来,犹如天罗地网。

    这样的攻势,换成訾光远这种初入四象的武人,怕是一击都接不下来。

    攻击未到,光是气势的压迫就有着粉碎金铁的力量。

    裴远屹立中心,身形不动不摇,以他落足之地为中心,地面化成了一团团涟漪,犹如水波潮汐一般,飞速虚化开来。

    倏忽间变成了一片虚虚渺渺,黑暗空荡的虚空。

    整个世界空荡无物,只剩下裴远以及明春,白发老妪等五人。

    明春眸子闪动:“虚空之象?”

    白发老妪则是一声冷喝:“一象?只是一象也敢出来丢人现眼?给我破!”

    厉叱声中,虚空之象震荡,仿佛脆弱的镜面,经不起丝毫折腾,陡然破碎开来。

    白发老妪面露冷笑,可也就在这时,从破碎的‘镜面’外,蓦地伸出一只手掌,一把拍在了她的额头。

    白发老妪脸上笑容凝滞。

    “住手!”明春则是神色一冷,身影如电,一指点出。

    然而还是晚了,白发老妪的头颅宛如西瓜一般破裂开来,一具无头尸身僵停在原地。

    少了修为最高的白发老妪,四人原本浑然一体的气机迅速高破,其余三人身形剧颤,闷哼一声,遭到了气劲反噬。

    “你该死!”

    莲形移步!

    明春足下轻点,踩踏在雨水之中,一朵朵莲花绽放开来,倏然到了裴远面前,指锋如剑,寒芒破空。

    哪怕明家家大业大,族中四象武人也没超过十位。

    他身为明家继承人,手底能供他驱使的四象武人也就两位,转眼便死了一个,自然让他心痛。

    面上杀意闪动的同时,明春心下却是凝重了几分,对方的修为比他预料的强,一掌解决白发老妪,足以让他重视了。

    一记指剑含怒而发,乃是明家秘传的‘天都指’。

    指锋流转,原本只是一点寒芒,到了裴远近前时,骤然扩大,仿佛化成了一只巨大的柱子,朝着裴远点杀下去。

    裴远足下一踏,地面震颤,燕行空,席立人,姜力三人直接被震飞百丈开外,他则是一握拳,横击长空。

    一拳!

    雷震乍起,挥拳如打雷,正面轰在了那飞袭而下的‘巨柱’上。

    劲气炸开。

    巨柱粉碎。

    蓦地化成明春的一根手指,拳指碰撞,两人皆是互不相让,一个呼吸之间就有着成百上千次交击,金铁交鸣声响彻不停,周遭的建筑剧颤,直接被震得塌陷下去。

    炎无忌,炎无咎兄弟脸色剧变,趁此时机,便要飞遁而去。

    裴远和明春闪电交手,拳掌指腿,撞击不停,身形倏忽来去,一个闪烁便是百丈之远,突然便到了炎无咎俩人前方。

    噗嗤!噗嗤!

    炎无咎两人腿骨被散碎的劲气击碎,立时扑跌在地。

    “蒋婆婆死了?”

    锦衣中年三人这个时候压住沸腾的气劲,先看了白发老妪的无头尸身,倒抽凉气的同时望向场中,都感到心惊肉跳。

    “怎么可能?这个人竟然能和春公子交锋?春公子可是五象宗师啊!”

    锦衣中年三人都有些难以置信。

    裴远,明春两人出手速度太快,他们也瞧不出谁占了上风,且白发老妪都被裴远一掌击杀,他们也很难插手进去。

    矮胖老者眼中栗色一闪,返身射向燕行空三人方向,其余两人瞬即明白他的意思,这是要抓住对方的同伴,动摇其心志。

    唰!

    矮胖老者肥胖的大手一抓,笼罩住了燕行空,后者极力挣扎,鼓荡起浑身劲气,也犹如投进火炉内的一滴水,下一霎就被融化。

    “不要折腾了,小子!”

    矮胖老者捏住了燕行空脖颈,大喝道:“那边的小子,若不想他死的话……”

    他话音未落,便是面色剧变,裴远不知何时,竟站在了他面前,面无表情的一手伸出,倏然间穿透了他的胸膛。

    矮胖老者眼中闪动着难以置信,抬眼望去,只瞧见另一边明春所在的方向,也有一个裴远。

    抱着浓浓的疑惑,矮胖老者眼前暗了下去。

    裴远抽出手掌,上面洁白无垢,没有沾染点滴的鲜血。

    “四合神劲!”

    另一边,明春一声轻喝,又施展出了一门攻杀之法,一掌拍动,印在了裴远躯壳上。

    嘭!

    裴远身形炸开,像是飞絮般散入四面八方。

    “幻影?”明春脸色一沉,眸子一抬,凝住裴远所在,见到矮胖老者也被杀死,杀机更甚。

    造成裴远同时出现在两方的景象,自是《凄惶步》的妙用,此门步法登堂入室之后,甚至可以真元构筑一个看似真实的幻影,哪怕是明春这等五象武人一时不慎也被蒙骗了过去。

    两人交手虽然激烈,实则时间才过去几个呼吸而已。

    不过对裴远来说也足够了,他已经知晓明春的层次了。

    五象!

    就其出手时的意象展露来看,五象之中有一象不如其余四象凝实,可见也是才入五象不久,这样的修为,裴远不用相思刀也有把握击败。

    “现在的我,单凭自身的修为的话,大概能和六象过过招,只是多半还是要逊色一些。”

    裴远了然,指爪之间电火沸腾,一缕缕光火蔓延开来。

    高空洒落的雨点,也被电弧染上了灿灿光泽,仿佛一颗颗晶莹璀璨的珍珠。

    天均雷手!

    一掌催动,方圆百丈之内的空气都被抽离一空,雨水横扫开去,形成了一片真空状态,只剩一道雷电横空,以不可方物的姿态跃入明春眼帘。

    明春眼皮狂跳,隐隐生出不妙的预感,原本强大的信心犹如积雪消融,身形暴退,同时双掌挥动。

    嘭!

    天均雷手与他掌力对碰,明春只觉得两只手都要被碾碎了,脸孔瞬间扭曲,他厉啸一声,袖袍之中一颗瓷瓶浮动,凌空炸开。

    三粒莹白色的丹丸跃动,在半空之中犹如晨星般闪耀。

    明春张口一吸,三粒丹丸就要飞入他口中。

    却就在这时,一抹刀光升腾,无比的璀璨夺目,刀气顷刻间将丹丸撕碎,横劈在了明春胸膛。

    裴远掣出了相思刀,那三粒丹丸明显是什么爆发性药物,他又不是二愣子,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瞧着对方吞下。

    明春终于看见了那口所谓的神刀,但他宁愿没有看见,这一刀力量太强了,强得他完全抵御不住,体表五道意象直接就被撕碎了。

    明春觉得自己下一刻会被神刀劈开,一分为二,顿时涌出了无限的不甘。

    他三十岁晋升五象宗师,前程无量,甚至未来有望七象,八象绝顶层次,怎甘心就此死去。

    “不!不要杀我!”明春大叫起来。

    刀锋斩在明春胸膛的一刻,无坚不摧的锐气一化,化成了一股凝聚的撞击力道,明春肺腑翻腾,筋骨爆碎,“哇”的鲜血狂吐,栽倒在地,气息微弱。

    他脸孔呆滞,失神的望向缓缓收刀的裴远。

    最后关头的求饶,让他有一种莫大的耻辱,可同时又有着巨大的庆幸。

    他还活着。

    裴远身形闪动,将锦袍老者两人击倒在地。

    “看来你输了。”裴远走到瘫倒的明春面前,刀鞘连点,封锁了明春周身要害,隔断其气息流动,这才笑道:“想死还是想活?”

    燕行空,席立人,姜力三人脸色惨白,后两者自是有着惊吓,燕行空倒不是畏惧,而是受了伤。

    裴远看向三人,说道:“收拾一下,雨停了便离开这里。”

    燕行空点了点头,见识到了裴远和明春的大战,他对这方天地的瑰丽愈发好奇,而席立人了解明家在宁州的地位,更是连连点头。

    这明春修为如此之高,在明家显然地位不凡,擒拿了他,消息一旦传出,怕是明家大批高手就会杀到,当然要及早跑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