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界竞技,开局我选张三丰 > 第五百零六章十三摩

第五百零六章十三摩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废纸桥
    此时,所有人,无论是龙伯国的巨人,还是三身国三身人,不死国的不死人,又或是朝歌城里生活的普通百姓,都对着这正在城外列阵的青铜甲战士们,低下了头。

    原本嘈杂、喧嚣的城内外,仿佛此刻,被按下了暂停键。

    只剩下了那一队队面无表情的青铜战士们,排列、行走的声音。

    甲挨着甲,戟连着戟,长矛笔直的向外,高高的竖起,仿佛要刺破一层层的阴霾。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在这个时候高谈阔论。

    就连那些天穹之上的神,也都纷纷屏住了呼吸。

    世界的焦点,仿佛就是这些青铜战士。

    而他们,神情冷峻,虽各有面容,却仿佛以一个模板雕琢而出。

    妇好飞落到了阵前,挥动着手中的青铜钺。

    双虎扑噬人头纹的青铜钺,在闪烁着刺目的金光,拽着云霞,化出了玄鸟的旗帜。

    所有的青铜战士们,纷纷抬起了头,看着展翅的玄鸟,举起了手中的兵刃。

    他们没有声音,却仿佛正进行着比大声发声,更庄重的宣誓。

    “他们都是至少已经上过一次战场,死在那里的战士。”

    “府君会在泰山设祭,将陨灭在战场之上的英魂,重新召集回来。大商国师采五铜精粹,炼为神豆,融入英魂之后,便化作了这些英勇的战士。”

    “他们在牺牲之后,又一次的踏上战场,或许还会有下一次、下下次!但也许,这一次去后,便是被彻底的粉碎灵魂,再无归途。”一个声音在曹柘的身边响起。

    曹柘早就注意到了这个来者。

    他披着白色的麻衣,穿着打扮,都很简陋。

    有着黑色的卷发,五官的轮廓较为深邃,皮肤黑黄,与炎黄子孙,并不相似。

    即便是上古先民,拥有着各种各样的‘神话形态’,但是大致上的肤色、发射、瞳孔、五官特征,却还是与炎黄后裔,保持一致。

    “你是谁?”曹柘问道。

    虽在发问,曹柘却并未先自我介绍。

    曹柘在城墙上站了有一会,却没有引来关注,自然是因为曹柘开了‘视而不见’。

    曹柘开‘视而不见’这个效果后,便是身处妇好的随身空间,妇好亦没有第一时间察觉。

    然而此刻,他却被这名男子察觉到,并靠近身前。

    曹柘在对其保持警惕的同时,也有些许的好奇。

    当然,曹柘并不仅仅只是发问。

    他还同时使用了鉴定术。

    “我是摩!”

    男子对曹柘笑着说道。

    同时将,曹柘的鉴定术,也得到了反馈。

    十三摩,体九,力三,炁五,技能:梦幻泡影,根骨一,悟性二,备注:假的!当然都是假的!

    曹柘神情没有半点变化,只是心中对眼前这突兀靠近者的警惕,却再度拉高一截。

    鉴定术当然不是‘绝对’的。

    曹柘老早就知道,鉴定术的基础是,他本身的‘认知’。

    鉴定术的效果,只是将他对事物的认知,统计、归纳出来而已。

    也就是说,在曹柘的认知里,这个自称‘摩’的男子,数据确实是这样的‘惨不忍睹’。

    但这是假的,没有人的数据,可以真的这样糟糕。

    即便是当初遭天唾弃的王钰,他的数据也没有这么差过。

    “是无法在我面前,完全隐藏。还是可以隐藏,却故意表露这么一点点?”曹柘心中立刻有了疑问,却并不着急知道答案。

    “你是达罗毗荼人?”曹柘虽然是在问,但其实语气已经相当的笃定。

    猜错了没关系,不怕丢脸。

    如果猜对了,那就会得到更精准一些的答复。

    “或许吧!”摩眺望着西方,神情显得有些古怪道。

    曹柘所说的‘达罗毗荼人’,就是古印度人。

    也是四大文明古国中,古印度的缔造者之一。

    不过伴随着雅利安人的入侵,古印度破灭,达罗毗荼人从‘名义’上灭亡。

    后种姓制度中,最低种姓首陀罗,便或为达罗毗荼人遗民。

    “你就是婆娑之眼,选中的人?”摩对曹柘问道。

    曹柘心中微讶,却并不太过震惊。

    毕竟,妇好召唤后世帝王的操作都有了。

    摩知晓他为婆娑之眼所传送过来的,也没有什么好稀奇的。

    曹柘倒是突然想起了,妇好之前说过‘以外魔之法,强引诸王之灵’,妇好口中的‘外魔’,莫非就是此刻站在他跟前的‘摩’?

    “是你教妇好,改变了人王阵,联通了婆娑之眼?”曹柘对摩问道。

    摩点头道:“是!是我!”

    “不过,我并不知道,具体会发生什么。”

    “召唤未来帝王,只是一种假设,沟通婆娑之眼,才是目的。”

    “或者说,诸多未来帝王的降临,其实都是受到了你的影响。”

    “是你的穿梭时空,裹挟了他们,将他们一同带到了这个不属于他们的时空。”

    曹柘闻言,心中一丝疑惑悄然化解。

    难怪出现在那处空间里的‘帝王’,基本上都是他所认可的‘皇帝’。

    那不仅仅是文化传承上的一种‘认定’,同样也是曹柘本身的‘认定’。

    婆娑之眼只是捕捉到了曹柘的认知,然后在穿梭时空的过程中,进行了定向锁定。

    某种程度上来讲,‘诸多帝王’正是曹柘的替身,是一出障眼法。

    目的是偏移‘定向’针对。

    唯一的穿梭者,与一整个批量的穿梭者对比起来,就显得不那么显眼了。

    当然,如果曹柘自我曝光,并非帝王之身的话,就会又显眼起来。

    目前那处空间里的帝王,虽勉强知道了曹柘的几个马甲身份,但一来不清楚曹柘的真实身份,二来也都没有出来,暂时而言却也没有影响。

    “婆娑之眼,到底是什么?”曹柘对摩问道。

    此时曹柘还没有能将眼前的摩,以及古印度文明和佛门完整的联系起来。

    或许,获知了什么是婆娑之眼,就能解开这个疑问。

    “它是一个谜!”

    “一个不能说的谜!”摩是这样回答曹柘的。

    这回答,简直就像是完全没有答。

    曹柘对这个答案,并不能觉得满意。

    暂时却也无可奈何。

    他无法解读眼前这个‘摩’,自然动手的话,将其一举成擒的概率无限接近于零。

    “那么,找我来是为了做什么?”曹柘又问。

    “不知道!你是婆娑之眼的选择,而你做任何的事情,对我而言,都是正确。”

    “而我,只需要竭尽所能的支持你,便是我存在于此的目的。”摩如此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