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纽约1995 > 264 西雅图之战

264 西雅图之战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十一是十一
    汉娜心领神会,往前一步挡在外长夫人前面。

    而白奎因则将外长夫人拉到自己身旁,将她和卡门凯斯护在自己身后,形成他和汉娜两人一前一后保护二女的阵型。

    两方就此对峙起来。

    八个防暴警察已经完全散开,将四人围在中间,其他的伤者、医生、护士、以及负责登记的女警,不是被驱赶开,就是早早退到一旁。

    一个穿着海龟装,手臂受伤掉在胸前的示威人士,试图趁乱溜掉,却被急救站外围的警察捉住,也许是压到了伤处,痛得“海龟”嗷嗷叫,不过外面的那帮警察却似乎没有想要参合进来的意思,都只在急救站外面看着。

    为首的警察亨利还笑着对外面的警察说道:“金县的,你们看清楚了,是大明星拒绝配合我们的工作,记得写到报告里面……”

    说罢,便笑嘻嘻地伸手去抓背对着他的白奎因,他觉得只要制住了白奎因就算是胜利了,根本没把拦在前面的汉娜当回事,小女生而已,轻轻一挤就跌出去老远。

    唯有那个大明星,记得他是摔角手出身,也许会点搏击,但那又怎么样?

    亨利的手臂越过汉娜,试图用胳膊和肩膀撞开三女后,从后面抱住白奎因,然而他伸出去的左臂,在碰到白奎因之前,忽然以一个非常诡异的角度往外折,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咔吧声,接着左臂才传来一阵剧痛。

    此时的亨利甚至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依稀好像看见了那个戴着兜帽穿着宽松卫衣的小姑娘,一手抓住了他的手腕,一手捏住了他的上臂,然后他的肘关节就脱位了,小臂像是断了一样无力垂下。

    接下来,兜帽小姑娘抽出了他腰间的橡胶警棍,身旁开始传出有节奏的嘭嘭声,以及队员们的痛号声,几个队员纷纷倒地,而此时的亨利正用右手托着自己的左臂,剧痛让他一时间难以思考,没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眼前那个叫白奎因的电影演员,似乎用手臂挡住了自家队员的当头一棍,然后向前一步撞上了挥棍队员的防暴盾牌,将那个队员撞了个趔趄,但同时他的破绽也露了出来,被左侧的另一个队员一棍子抽在侧肋。

    那小子看起来还挺悍勇,趁势夹住警棍,反折队员的手,就这么把一根警棍给抢了过去,然后在挥棍将两个队员打得只能缩在盾牌后面。

    真是不争气,这些家伙平时是怎么训练的,在金县那帮土包子面前给西雅图警局丢脸!

    左臂上又传来一阵痛感,亨利方才意识到,算上自己,他们这只小队一共八人,两个队员被那个电影明星给纠缠住了,其他人呢?

    艰难地转头左右看了看,其他几人都已经倒在了地上,捂肚子的,抱腿的,甚至还有人面朝下昏迷不醒了!

    怪不得那两个家伙只敢举盾防御,并且一脸惊恐,原来不是被手持警棍的大个子给威慑的,而是被我这里发生的事情给惊吓到了。

    亨利终于意识到,自己这边六个人都被那个古怪女孩给放倒了,但为时已晚了……

    嘭!

    亨利的大腿后弯猛地挨了一棍子,他再也站立不住,双膝一软跪倒在地,身体蜷成了一团,那个戴兜帽的小姑娘一阵风一般从他身边掠过,冲向了他剩下的两个队员。

    小姑娘的兜帽此时已经掉落,露出一头齐肩的金发,左右手各持一根黑色的橡胶警棍,依稀听见她喊了一声:“撑住!”

    然后小小的身影便腾空而起,跳得比那个乱挥警棍的电影明星还要高,在他的肩头借力一踩,直接从两个持盾的队员头上越过,在空中翻转起来,就像是橄榄球啦啦队经常做的空中翻滚一样……

    似乎有两条黑影从旋转的姑娘身周探出,又是两声闷响,两个持盾的队员同时身体一滞,亨利这才明白,闷响是橡胶警棍抽在他们的头盔上产生的响动。

    落地后的小姑娘,又一人一棍子打在腿上,将量那个防暴警察队员打倒,至此除了还跪在原地的亨利之外,他们一个小队八人全不被放倒了,前后最多十秒钟。

    亨利想说什么,但是手臂和腿上的疼痛感,让他说不出话来,大颗大颗的汗珠顺着脸颊滑下。

    汉娜几秒钟便将八人摆平,外面看热闹的金县警察,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动一下。

    直到人都倒了,才有人出声制止。

    白奎因赶忙掏出手机,交给和卡门凯斯外长抱作一团的外长夫人伊芙琳,叮嘱她赶紧打电话摇人。

    此时的亨利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本来他和队员们提前商量好的,大家一拥而上,不给那三女一男打电话找人的机会,先把人送回警局,把事情闹大再说,却没想到是这个结果。

    那帮金县的混蛋竟然一直在一旁看笑话!

    那帮骆家辉,加里·骆的狗腿子!

    “中国功夫!那女孩绝对会中国功夫,就像杰克成那样!”

    “活该,今天打人最狠的就是亨利他们那只冲锋队!好多人被他们打得满脸是血。这下碰到惹不起的人了!”

    “头,我们怎么办?”

    “看戏,这是西雅图的疯狗们惹出来的事情,我们金县警察局的管他干嘛。额,还是管管吧,你去让头通知西雅图的诺曼·斯坦普局长来领人……领死狗!哈哈哈……”

    “你们别乱动啊!”

    “我们不走,是警察局长要来吗?那很好,刚好我们也需要解释!”

    “你是qb吧?哈哈……我喜欢的你的《无间行者》!跟你说,那几个家伙就是疯子!我们都叫他们冲锋队……”

    听着那些金县的家伙们幸灾乐祸的话语,亨利都快气炸了!

    在巨大的愤怒下,左臂似乎都不痛了。

    诺曼·斯坦普局长来的话,为了保住他自己的局长宝座,一定会把这件事给压下去的,弟兄们就百挨那个“小魔女”打了!

    我亨利处心积虑地要扩大事态,为的就是这个难得的把斯坦普局长搞下台的机会啊!

    保罗·谢尔市长的助理已经承诺了,只要斯坦普下台,我就能当副局长,等到下届,就算是局长的位置,也是可以争取一下的。

    今天本来是难得的机会,市长主张对示威游行怀柔处理,而州长加里·骆是强硬派,要求立即驱散游行队伍恢复wto部长级会议的正常召开。

    保罗市长抗命,州长加里·骆绕过市长直接指挥警察队伍,而此地的警察实际上是分成三部分的,一部分是少量的州警,一部分是从“乡下”支援而来的金县警察,剩下的四成是西雅图市警局下辖的警察。

    加里·骆州长在担任州长前做了多年的金县县长,金县的地盘实际上比西雅图市还大,论人口,金县是美国第十三大县,西雅图市都是金县下辖的。

    有这层老关系在,金县警局对州长强硬驱散示威队伍的命令,肯定是没有什么意见的。

    州警就更不要说了,自然听州长的。

    唯一的问题就是西雅图市警局,诺曼·斯坦普局长其实可以不听州长的,按照市长的命令,将队伍撤走的。

    但是,斯坦普局长却投靠了加里·骆州长,交出了指挥权。

    这让亨利看到了机会,和经常给自己“派活儿”的市长助理沟通后,亨利得到的市长秘密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吧事情闹大,只要事情闹大了,将来就是胡乱指挥的加里·骆州长担责任,越级交权的斯塔普也坐不稳局长的位置。

    常年担任“冲锋队队长”的亨利,在警局还是有点影响力的,除了几个亲信队员之外,不少警察也受到了他的蛊惑,在行动的时候激烈对待示威人员,反正市长会保他们,最后担责任的是州长和西雅图警察局长。

    亨利他们是最早使用辣椒喷雾的,正是这一举动激怒了示威人员,双方爆发了第一轮冲突。

    之后又是他们率先使用催泪瓦斯,在控制局势的国民警卫队到达之前,将冲突升级。

    接下来,抓捕和殴打示威人员的时候,他们又是下手最狠的。

    这些行为完全曲解了加里·骆州长的意图,将西雅图带入了混乱。

    虽然说责任不能他们全担,其他警察、国民警卫队、示威的组织者、浑水摸鱼的犯罪分子,甚至一些无知群众,对现在西雅图的混乱情况都应该负担一定的责任,但亨利等人的行为却充分体现了一些基层小官的搅局能力,办事不行,但是坏事却有一手。

    白奎因送受伤的女孩来到急救站的时候,就被亨利认出来了,正愁事情还不够大的亨利,立即就有了主意。

    你加里·骆州长不是说中午十二点之后不许无故滞留广场吗?

    我这就给你抓个大明星进局子,搞个美国民众喜闻乐见的娱乐新闻出来,我可是严格按照你的要求办事的!

    亨利觉得自己计划得相当完美,唯一没想到,那个戴兜帽的小姑娘会这么能打!

    金县的那帮混蛋,看热闹不说,还要通知斯坦普,简直不可原谅!

    此时的亨利脑子一热,竟然放开了关节脱臼的左臂,右手颤颤巍巍摸向腰间,他的警用左轮手枪就在那儿!

    他要给那个魔鬼一般的小姑娘一枪!

    给那个高高在上的大明星一枪!

    要是有机会的话,也要给金县的那些混蛋一枪!

    对,还要留给斯坦普局长一颗子弹!

    凭什么我辛辛苦苦在街头拼杀,却一直得不到晋升!

    亨利此时已经气得上头了,全然不顾一旦他拔枪,这件事情的性质便完全不同了。

    打人、抓人,动用辣椒喷雾,这些小动作市长可以帮他遮蔽过去,将责任推给直接下令的州长,一旦动了枪,fbi都有可能参与调查,市长怎么可能还会保他。

    但是此时的亨利脑子已经不清醒了,愤怒让他失去了基本的判断能力。

    “先生,请你躺到下来,我把担架放在这……”

    “别管我!我叫你别管我!”

    一直跪坐在地,身子蜷成一团的亨利,不顾前来救治的护士的劝说,猛地直起身来,右臂伸直,右手握着一支银色的左轮手枪。

    急救站里,一片混乱,白奎因和刚刚搬完救兵的外长夫人,正在向另外一伙警察的头领解释,还好这批警察愿意沟通。

    几个金县的警察正帮着医生护士检查受伤的冲锋队员的情况,

    亨利一眼看过去,竟然没看见那个魔鬼一般的小姑娘,但是高大的白奎因就在他面前不远处,在两个金发美女的簇拥下,挥动着手臂和金县的伦纳德在说着什么。

    典型的意大利裔,讲话必须要挥手。

    亨利手臂微微调整,将枪口指向了白奎因。

    打他也一样,他也袭警了,我是正当防卫!

    我是正当防卫……

    ……

    尚处在惊慌之中的卡门凯斯即便被白奎因拦在身后,依旧不安地四处张望,生怕眼前的几个制服细节不同的警察,也会突然翻脸,要抓住他们。

    于是她眼角的余光看见了那一点寒星,再仔细看去,辨认出指向他们的是黑洞洞的枪口。

    “小心!”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在喊出这句话的同时,卡门凯斯抢前一步,推开男人的同时,自己挡在了他和枪口之间。

    白奎因感到身子一晃,这才看见指向自己的枪口,以及挡在自己身前的卡门凯斯。

    他的头脑在这一刻却突然想起了两人曾经在邮件里面谈论法国文学,讨论梅里美笔下的科隆巴为什么敢于嬉笑怒骂地面对仇人的枪口。

    白奎因还记得他归结为拉丁女人的果敢泼辣,科西嘉虽然是法国的领土,但是当地人四舍五入还是拉丁人的,正儿八经的老罗马后裔。

    卡门凯斯却说,不管是拉丁女人、昂撒姑娘、还是维京后裔,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因为他们有爱人,有需要保护的人,为了她们爱的人,即便是女人,也不得不勇敢地直面危险。

    砰!

    枪声惊动了众人,久经枪战考验的美国人民,大多在听到枪声的第一时间原地蹲下,警察们也纷纷去自己的枪套里掏枪。

    亨利甩掉还在冒着硝烟的手枪,举着喷血的右手,凄厉惨嚎,然而他的左臂却因为脱臼,竟然无法去捂住伤口,凄厉的叫声刺激着每个人的神经。

    卡门凯斯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再回头看看白奎因,欣喜地发现两人全都毫发无伤。

    然后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勇气,身体一软,便倒入了白奎因的怀里。

    汉娜乖乖地高举双手,一只刚发射过的手枪落在她的脚旁。

    是她在千钧一发之际拔枪射击,子弹钻过人群,准确命中了亨利持枪的右手。

    更多的警察闻讯赶来,接着是西雅图本地的议员和官员,最后爱沙尼亚的伊尔维斯外长带人姗姗来迟。

    在附近采访的媒体记者更是拦都拦不住,现场立即变得一片混乱起来。

    亨利应该欣慰,他搞大事的目的,终于达到了。

    ……

    【与警方发生冲突的保镖已交纳保释金,虽未能以非法持有武器罪起诉成功,但西雅图检方宣称将继续控告某位明星及其保镖暴力袭警,直到正义得到伸张……】

    【为其三天的wto部长级会议匆匆结束,由于公益组织的抗议行为,和各国之间的分歧严重,本轮的西雅图会谈并未取得实质性进展,类似华国入关这样的重大问题,将延后至2001年的多哈会谈解决……】

    【西雅图警局的诺曼·斯坦普局长辞职:“我错误地估计了情况,进行了冒险的赌博,在那种情况下,不该使用辣椒喷雾,引发了冲突升级。”】

    【受伤流产的孕妇已恢复,称将起诉西雅图市政府!】

    【加里·骆州长拒不承认,他的强硬态度才是造成冲突的主要原因……】

    【三天内,500多人被捕,数十人受伤,157人面临起诉,商业公司和私人企业的直接损失预计超过5000万美元!而四大电视网的晚间新闻节目却默契地忽视了这场“西雅图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