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开局:一个民国位面 > 第一百零七章:前往茅山总坛

第一百零七章:前往茅山总坛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龙升云霄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

    “任家两位小姐,以后欢迎你们来海南投资,贫道先告辞了。”

    处理完任天堂后,张恒便向任家辞行。

    临行前,任家两位小姐还说了想去投资的事,张恒也是满口答应下来。

    至于去不去,那就不是他能左右的了。

    但是怎么说呢,海南起码能稳定三十年,在这兵荒马乱的日子,安稳,真的是一种奢求。

    “恒哥,还是你有面子啊,一个电话就能从外国洋行借到车,连洋人都要给你面子。”

    坐在车上,阿强一脸的敬佩。

    “其实不是给我面子,是给钱。”

    “这些洋行认钱不认人,我手下有一家丝袜工厂在和他们合作,每天能在海外为他们带来大量利润,看在钱的份上,他们会和我成为朋友的。”

    “同理,如果有一天我不能让他们赚到钱了,我叫他们爸爸,他们都嫌我这个儿子孬。”

    张恒对利益上的往来看的很淡。

    因为他和这些洋行,以利合,以利分,分分合合都在一个利字上,相处起来非常简单。

    “阿恒,听说你让林九当了融城的特别顾问,让钱师兄当了海南特别顾问,有没有这件事啊?”

    麻麻地看似无心,实则有意的问道。

    张恒哪能不知道他的想法,笑道:“放心吧师叔,以后你就是鹅城的特别顾问了,负责鹅城方面的一切祭祀和典礼活动,管着那些神婆神汉,并为我茅山传播道统。”

    说完,张恒又问道:“师叔,您看怎么样?”

    “能者多劳呗,我这人不是喜欢管事啊,主要是闲不住。”

    麻麻地心里美滋滋的,脸上却装出一副我是在帮你的表情。

    张恒对此也不在意,因为他现在是三把抓,军、政、信仰,生前死后一条龙。

    甚至在民间中,百姓都在偷偷叫他天师大帅,说他可以驭使鬼神,上午管人间,下午管阴间,到了晚上还要到凌霄宫报道,传的有鼻子有眼。

    就连南国高层那边,都听到了这种风言风语,说他是淮南王第二。

    不过张恒觉得,他跟淮南王的区别还是挺大的。

    淮南王以王侯之身,招揽奇人异士,跟这个学点,跟那个学点,所学颇杂,而且不成章法,更没有承载过任何一脉道统。

    张恒不同,他以茅山道为根基,是茅山的核心弟子。

    以后会走摘星道人的路线,以茅山为火,以其他道脉的法统为柴,照亮前路。

    在所学上来说,他学的要比淮南王精纯的多。

    托末法时代的福,三山符箓宗门内的道藏都是互通的,只要你有这个精力,甚至能学到龙虎山上的天师符箓,还有阁皂山上的九字真言秘术。

    放到五百年前,这些秘术秘而不宣。

    到现在就无所谓了,末法时代,最不值钱的就是秘籍,天地灵气涣散,连个返虚修士都没有,敝帚自珍也没什么意义。

    所以在百年前,三山符箓宗门内部,就开启了互换秘法的大门。

    也就是现在,还有点规矩,学别的门派的法门要打招呼。

    再过百年,这些秘籍网上到处都是,你就是请人去看都没人去,这就是末法时代的悲哀。

    空有道书秘典,却无成仙之路,有道真修也只能转修鬼仙之法,徒呼奈何。

    几日后。

    众人回到阳江。

    回来的时候,徐真人已经走了,返回茅山总坛去了。

    并让人给张恒留话,让他新年后也去一趟茅山,做什么倒是没说。

    但是张恒思量着。

    请神殿的殿主大限将至,现在师父回去,不出意外是回去为接班做准备了。

    毕竟,一代新人换旧人,老一辈的修士正在逝去,未来的六殿殿主,终将被徐真人,九叔,摘星道人,一眉道长他们替换下来。

    到时候,徐真人他们就成山上的老家伙了,张恒他们这些弟子,便成了茅山在外面的顶梁柱,一如二十年前九叔他们一样。

    再过二三十年,张恒他们四五十岁,昔日的徒弟也有了各自的弟子,又将开启下一轮的交替。

    如此轮转,茅山已经经历了六十九次,张恒他们是第七十代弟子。

    夏换秋。

    秋转冬。

    时间总是过的很快。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时间来到了1921年。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阿恒,师叔走了。”

    养好伤势的摘星道人,这一日来跟张恒告别。

    张恒将其送上火车,此时的火车,已经修到了大沟镇,让大沟镇变得更加繁华了。

    但是张恒却已经很少露面,对普通人而言,他的地位太高,就算是同族之人,在他面前也轻松不起来,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张恒不喜欢拘束自己,也不喜欢拘束别人。

    可他知道这是没办法的,在普通张家弟子眼中,他犹如神明。

    听起来是不是不错。

    但是不要忘了,神明,从不是用来让人亲近的。

    “族长。”

    “族长好。”

    看着两旁见了自己,立刻就规规矩矩行礼的众人,张恒心中五味杂陈。

    尤其是当一个小孩拿着球,球滚落到他脚下,他拿起来递给孩子时,孩子母亲脸上的惶恐之色,更是让他明白了位高权重,与称孤道寡的真正意义。

    哪怕他什么也不做。

    光是在外的名声,就能让他跟普通人产生鸿沟。

    “三年了,时间过得真快。”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我第一次回大沟镇是1919年的七月,现在一晃都1921年了。”

    张恒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张振天和几位族老。

    “这条街我还记得,当时我感叹过,咱们大沟镇真穷,只有这条主街上有些店铺。”

    “现在再看看,一条主街变成了三条,而且都盖上二层小楼了。”

    看着街道旁的洋楼商铺,路灯,行人,张恒感叹道:“我当年说过,要让大沟镇的人吃上饱饭,我做到了呀。”

    族老们一脸感叹:“族长,当年您刚回来时,家乡子弟一脸菜色,各个瘦的跟麻杆一样,脸上都写满了两个字,饥饿。”

    “托您的福,现在不一样了。”

    “工厂起来了,就有了就业岗位,老百姓手上有钱了,周围的店铺也就繁荣了。”

    “再加上族里有钱,可以借给大家做点小生意。”

    “依托着这些南来北往的商客,就是卖瓜子花生也饿不死,说日子好过,别说十里八村了,就是附近的几个县城,谁不知道咱们大沟镇的日子好。”

    张恒默默点头:“海南那边还在开发,等开发好了,我准备迁一部分族人过去。”

    “去的,每个人发一百亩地,两头牛。”

    “到时候,天天吃肉都不是梦,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族老们齐齐下拜:“族长慈悲。”

    稍许。

    张恒又向众人交代几句,说了下自己即将前往茅山总坛的事。

    这一去,不出已意外的话会到开春再回来,因为他要在茅山上观看道藏。

    当然,现在是这样想的,会不会有变故也说不一定。

    比如,开春之后洞天福地能不能开。

    如果能开的话,张恒起码要在茅山上潜修一年。

    所幸,张恒准备了远距离无线电台,有什么事可以电台联系,再加上专属列车,从江苏回来也就一两天的事,也耽误不了什么。

    “福生”

    坐在火车上,看着窗外繁华的大沟镇,张恒低语道:“无量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