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余下的,只有噪音 > 第六百三十四章 赌队运啦

第六百三十四章 赌队运啦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沉默的爱
    “选秀权?不”

    “那就没得谈了。”

    路易的变脸能力也是一绝,拉塞尔可以明显感觉出路易的语气的热情程度下降了一个佛罗里达州的年度最高温,并下降到了明尼阿波利斯的年度最低温。

    “除了选秀权”拉塞尔说,“除了这个你什么都可以拿走!”

    路易肯定地说:“除了选秀权我什么都不要。”

    “你要几个选秀权?”

    “至少两个,比尔。”路易说道,“一个在替补可以场均得到17分7篮板的潜力内线,换一个场均6分5篮板的替补,这种好事可不是天天都有的。”

    拉塞尔知道,不多出选秀权,路易不可能和他交易。

    奥尔巴赫说过,路易是他在这个联盟里最想掐死的狗杂种,因为他太像自己了。

    这话听起来是在自吹自捧,但,还有谁能让奥尔巴赫如此评价?

    “我可以给你一个选秀权但不能是今年和明年的。”拉塞尔相信提斯代尔的潜力,但他也不想帮别人打工。

    “比尔,我只接受两个选秀权的报价。”

    “如果你不能拿出额外的两个选秀权,我们就不用谈了。”

    拉塞尔被逼到无可奈何:“你知道这已经过头了,路!”

    “怎么会过头呢?比尔?”

    当路易在谈判中占据上风的时候,他的语气会变得懒洋洋,就像刚睡醒一样。

    这是因为他喜欢躺在办公桌上说电话。

    现在,他的语气就给拉塞尔一种有人在给他挠痒的慵懒感。

    “我知道你想做一番成就,以证明60年代的理念在80年代也能取得成功,所以我要和你做交易,我想支持你的工作,但你不能只占便宜。我可以不动你们的阵容,你也得支出一点点未来作为代价。”路易笑嘻嘻地说,“如果换了别人,相信我,我会用ls尔·汤普森(lasallethpson/场均15+9)和未来选秀权作为谈判的起步线。”

    拉塞尔被他这番话气笑了。

    “如果你想支持我的工作,就不应该这么为难我。”

    “为难吗,比尔?”路易的语气很随性,“我只要乔·克莱恩和未来的两枚选秀权。你之前也说了,我所要的选秀权不能是今年或者明年的,ok,我接受。你看,我并不想为难你,我只是想放一条长线。如果三四年后你们的战绩仍然不能有所起色,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你的能力有限,且辜负了我今天的诚意,如果到时候这两枚选秀权变成了宝贵的乐透签,那也是你能力不济。作为朋友,我已经很支持你的工作了,你说呢?”

    拉塞尔知道他不能再和路易说下去了。

    必须尽快了结这件事。

    “你想要哪两年的选秀权?”

    只要拉塞尔肯在这笔交易里加入两个首轮签,无论是哪两年,路易都赢麻了。

    他决定“好人做到底”。

    “我说过,我是带着诚意来的,比尔,你自己说吧,要送出哪两年的选秀权。”

    拉塞尔当然希望把这个时间线延长。

    因此,他说道:“1994年和1996年,怎么样?”

    “这个不好,比尔。”

    “怎么不好了?”拉塞尔暴躁了起来,“怎么又不好了?”

    “我是说,这样对你们不好。如果,我是说如果,”路易侧身摆出妖娆的姿势。

    他的身边,赵远征打开一瓶可乐,里面放进吸管,但路易用很有力的手势表示:no吸管!

    然后路易直接拿起来喝了一口。

    “如果什么呢你倒是说啊?!!”

    听拉塞尔这语气,感觉快疯掉了。

    “如果你们到1994年还是没有竞争力,你们不得不摆烂的话,会遇到一些麻烦。我的意见是,把1993年和1996年的首轮选秀权给我们,这样,即使你们在1993年还是没有竞争力的话,在那年之后,至少有两年的时间整顿实力。”

    赵远征听闻路易这么说,钦佩之极地说:“路教练,您可真是个忠厚人啊!”

    “谢谢,我也这么想。”路易笑应道。

    听到路易的同事夸他是忠厚人,拉塞尔的血压瞬间飙升。

    他快被气坏了。

    可是只要一想到得到提斯代尔只需要送出克莱恩这个废物,送出两枚至少要等到四年后才可能兑现的选秀权,好像也没什么不妥,只要提斯代尔兑现他的潜力

    “比尔,你不会还在考虑吧?”

    “别催我!”

    “行吧,那你慢慢考虑,我挂了啊。”

    路易挂掉电话,剩下的只有等。

    赵远征问:“路教练,为什么你要1993年和1996年的首轮签?”

    为什么?因为爷开了天眼,知道那两年是选秀大年,吼吼吼吼吼~

    当然,路教练不能这样跟赵远征解释。

    因为赵远征自己也说“我是个忠厚人嘛,你不也说了,我只是在做我该做的事。”路易真诚地眨眨眼。

    这看得赵远征一阵恶寒。

    “萨克拉门托办公室还会再打电话过来吗?”

    有很多交易,哪怕谈得再好,在双方冷静下来以后,可能会反悔,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路易并不确定。

    要两个首轮实在是有点趁火打劫的意思,他知道拉塞尔喜欢提斯代尔,知道国王需要强大的即战力,更知道只要拉塞尔敢同意这笔交易,尼克斯稳赚不亏。

    拉塞尔对提斯代尔的迷恋,令路易不解。

    因为除了性格好,提斯代尔身上没有一处地方让人觉得他可以承担起季后赛球队的基石角色。

    拉塞尔会再打电话过来吗?

    这个疑问,在11分钟后终结。

    路易的办公室电话再次响起。

    “1996年的首轮签,我要设置一个前三顺位保护。”拉塞尔狠狠地说,“如果你不同意,我们就一拍两散!”

    “啊这个”

    路易犹犹豫豫还附带茶言茶语,让拉塞尔很是恼火。

    5秒后,“怎么样?”语气略激动。

    10秒后,“你到底同不同意?”已经开始生气。

    一分钟后,拉塞尔怒吼:“有那么难吗?”

    又过了10秒,当拉塞尔要大发雷霆的时候,路易长叹一声。

    “比尔,只有你能让我在交易中让步,因为你是我的朋友。”

    不管路易的生理反应如何,反正拉塞尔是快要吐了。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不是因为赛前例行呕吐和生病呕吐而出现了生理反应。

    “所以,我不会难为你,就照你说的办,在1996年的首轮签上设置一个前三顺位保护。”

    这时,拉塞尔又听到路易的同事夸赞他说:“路教练,您真是我见过的天底下最通情达理的人了!”

    只差一点,拉塞尔就吐了。

    “那就这样吧。”拉塞尔恨恨地挂掉电话。

    同一时间的蓝宫,在拉塞尔挂掉电话的瞬间,路易立马起身,站在办公桌上的他,看起来像是有三米的身高一样俯视赵远征:“快去把交易传真搞好,只要萨克拉门托那边一确认,我们马上发送传真让联盟坐实!快快快!!!”

    半小时后,联盟办公室确认了尼克斯今天的第二笔交易。

    短短几个小时,韦曼·提斯代尔从步行者被交易到尼克斯,再从尼克斯被交易到国王。

    从表面上来看,尼克斯的实力略微削弱了。

    他们失去了奥克利,联盟最好的打手和保镖,可靠的篮板手和谋杀紧逼阵容的常客。

    但,在伯德赛季报销,放眼联盟,他们几乎找不到一个可以威胁到自身卫冕前景的对手的当下,交易奥克利,以免他在六月份的扩张选秀中被白白选走,是一个可以理解的止损操作。

    何况,从长远角度来看,这根本不是什么止损。

    这是在屠杀萨克拉门托的未来!

    路易把奥克利换成了乔·克莱恩和两枚未来大概率会转化为前15顺位的首轮选秀权。

    世界即将进入90年代。

    90年代的nba对路易来说,不再像80年代那么虚幻,他将遇见大量熟悉的名字。

    选秀大会对于他而言,就像是一个打开的百宝箱。他可以按照自己的需求补充好球员。

    国王这两枚选秀权,能为他们换来什么,还很难说,但即使是首轮末,路易也能把它的价值最大化。

    交易公布的当天,联盟哀鸣声四起。

    比尔·沃尔什就像被路易偷走了200万那样抱怨:“如果萨克拉门托肯给我两枚选秀权,我也会把韦曼送到那里去的。”

    《纽约时报》则在第二天大肆嘲讽拉塞尔:“拉塞尔再次证明,哪怕他作为一个终极赢家,也无法把球员时代的成功带到另一个身份里。”

    《波士顿环球报》的鲍勃·瑞安对这个交易做了悲观的预言:“罗素是不是忘了,上一支拿球队的命运在littlelu面前下注的球队经历了什么?”

    就连萨克拉门托的媒体都感觉拉塞尔脑子被驴踢了。

    而拉塞尔却很高兴他们得到了提斯代尔。

    “我不管其他人怎么说,他们都不懂篮球。”拉塞尔为提斯代尔的到来召开新闻发布会,他就坐在对方的身旁,“我身边的这个年轻人,将改变萨克拉门托的职业篮球,他比你们想象中的更为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