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魏读书人 > 第一百八十章:百万劳工,大魏鼎盛,第三关,毒杀百万

第一百八十章:百万劳工,大魏鼎盛,第三关,毒杀百万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七月未时
    大魏皇宫。

    文华殿内。

    眼下,随着信使说出射阳侯的来信。

    大殿众人都安静下来了。

    百万战俘,若是杀的话,那就真的有些恐怖了。

    不过此时此刻,众人已经无条件支持许清宵了,如若许清宵当真要杀降,他们还真不能阻拦什么。

    毕竟总指挥使是许清宵。

    “所有战俘,封禁气道,严加看管,送回大魏,七十万战俘,分配于各地矿山,荒田,用于开荒采矿,三十万战俘送去边关,修缮边关防守城墙。”

    许清宵几乎没有任何迟疑,他说出了一个让众人都不禁松了口气的答案,

    没有杀降。

    而是将战俘送回来,充当免费劳力。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许清宵不由有些无奈,很显然在众人眼中,自己成了个杀人狂魔。

    有些苦笑,许清宵望着安国公道。

    “国公,这百万战俘,需要诸位国公严查交接,必须要分散打乱,交于各地,最好废掉武道。”

    许清宵开口。

    百万战俘,肯定不能杀啊。

    杀蕃国,是为了第二步,也是为了弘扬大魏之威。

    可继续杀就没有任何意义了,白给的免费劳工他不香吗?

    大魏还有不少荒田无法开耕,现在刚好有帮手了,也不是说虐待战俘,反正每天就是耕田就好。

    等老了以后,再送回各国,美滋滋吧?人道吧?

    不花钱的劳工,一定是赚的,毕竟大魏现在有了水车,利用的好,只赚不赔。

    甚至还可以跟所有的战俘许诺,干满三十年,可以送回他们国家,如若遇到战乱,他们可以参战,抵消功过。

    这样一来,各地藩王还敢不敢乱来?

    当然,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该针对还是要针对,该利用还是要利用,不能因为怕,而放弃这群免费劳工。

    打仗的好处,就莫过于此了。

    国家领土是第一,金银珠宝是第二,粮食军需品是第三,战俘劳工是第四。

    一名战俘苦工二十年,按照大魏现在的经济水平,一个月二两银子,毕竟是苦工,真正的苦工,十不存一的那种工作,一个月二两银子估计都招不到人,只有穷到走投无路,才会去当这样的苦工。

    一年二十四两,十年二百四十两,三十年就是七百二十两银子了。

    一百万战俘,三十年节省七万两千万万两白银,这是节省,最低的开支成本,而带来的利润,少说翻个三五倍吧?

    直接经济就是几十万万两白银,间接性经济,譬如说产生的口粮,喂饱了多少百姓,这些百姓又能给大魏带来什么经济。

    这是间接性经济。

    估算一番,一二百万万两银子的经济完全有了。

    这场战若是赢了,大魏迎来的就不是繁荣了,极有可能会在三年内达到鼎盛状态啊。

    毕竟后面还有几次战役,尤其是陈国战役,将陈国给打下来了,大魏倒退十年完全没有问题。

    “请许大人放心,老臣必严加看管。”

    安国公明白许清宵的意思。

    许清宵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道:“诸位,第三战之事,诸位先商议,本官有事找陛下一趟。”

    许清宵这般开口道。

    这几日一直待在文华殿。

    说实话,人都有些疲倦了。

    出去走走散散心,同时也要找女帝一趟。

    找女帝的原因很简单。

    药王。

    若不是射阳侯这次收获一株药王,许清宵差点忘记自己的事情了。

    他要炼制六品破境丹,就需要一株药王。

    此物价值连城,以自己的能力,压根就买不到,哪怕是张如会倾家荡产,也买不到一株药王。

    还是那句话,不是银两不银两的问题。

    大魏皇宫。

    养心殿内。

    女帝正在观看各地密报,时时刻刻监督各地藩王,只要有任何举动,她便会第一时间出手。

    大魏如今正在全力征战,文宫已经被许清宵暂时压住,眼下唯一的乱子,就是在这藩王之上了。

    好在的是,第二战大魏赢了,而且是大获全胜,所以女帝彻底松了口气,如若第二战有任何不好的情况,只怕各地藩王就要蠢蠢欲动了。

    “陛下,许大人求见。”

    赵婉儿的声音响起。

    “宣。”

    女帝将手中的奏折缓缓放下,其美目落在了大殿当中。

    不多时,许清宵的身影走来。

    “臣,许清宵,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许清宵朝着女帝一拜。

    “爱卿免礼。”

    女帝开口,同时略显好奇道。

    “爱卿今日所谓何事?”

    她如此问道。

    “找陛下索要一物。”

    许清宵倒也直接,没有那么多委婉,开门见山。

    “爱卿直说,只要宫中有,朕,必赠给爱卿。”

    女帝如此说道。

    许清宵是何许人也?万古大才就不说了,已经说了不知多少遍,大魏未来新圣,天生的兵部将相。

    随着第二战结束,女帝已经考虑给许清宵封侯之事了。

    是的,封侯。

    北伐之后,大魏就再也没有封过侯了。

    “射阳侯于唐国得药王一株,请陛下恕罪,臣需要药王。”

    许清宵不啰嗦,直接说出自己需要药王。

    此话一说,女帝眼中有些好奇,但她没有任何犹豫道。

    “宫中有药王,许爱卿若是要的话,朕立刻命人给你取来。”

    “亦或者是说,许爱卿只要唐国那株。”

    一株药王,对天下人来说,都是极为珍贵的东西,但对大魏王朝来说,这东西还是有一些备存的。

    只是让许清宵没想到的是,女帝竟然如此大方。

    说实话,许清宵知道大魏王朝肯定有药王,给皇帝续命,或者是说给一些重要能臣续命,关键时刻,可以挽救大魏与水火之中。

    只是药王太过于珍贵,许清宵没好意思要。

    现在敢要,无非因为射阳侯得到一株,再加上自己为大魏做出如此贡献,索要一株药王,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

    却没想到陛下这么大方直接,这还真是有些出乎预料。

    “自然越快越好。”

    许清宵给予回答,是那一株药王,许清宵不在乎。

    只要是药王即可。

    “好。”

    “来人,去大魏藏宝阁,取七星如意药,赠予许爱卿。”

    女帝直接开口,下达命令。

    “遵旨。”

    大殿外,有太监立刻动身,前去取药王。

    而殿内,女帝眼神略带一些关切地看向许清宵道。

    “许爱卿是否有难言之隐?”

    原本女帝不会去询问许清宵的隐私,可如今许清宵对大魏太过于重要了,她怕许清宵惹上什么麻烦,不然好端端要一株药王做什么?

    “陛下放心,臣无事,这株药王,臣有大用。”

    许清宵随便找个借口搪塞过去。

    一株药王价值连城没错,但对比自己的话,孰重孰轻大家心里明白。

    他不想多说,女帝自然明白,所以没有多问。

    而是将话题说到了另一个地方上。

    “许爱卿,你用兵如神,已经连斩两关,战绩赫赫,当真是我大魏之福。”

    女帝由心夸赞,这两战无论让大魏任何人来指挥,只怕都不如许清宵这般。

    说实话身为帝王,女帝对于这两战的心理预期,是一个月内。

    可许清宵前前后后,十天内平定四个国家,并且伤亡极小,除了必要牺牲之外,其他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只是女帝的夸赞,并没有让许清宵开心起来。

    反倒是让许清宵叹了口气。

    “十天两战,八万将士牺牲,请陛下恕罪,臣担当不起大魏之福。”

    许清宵不是故作矫情。

    于战场来说,大荒军三十万,麒麟军九十万,平定四国,连胜两战,只阵亡八万,这的确是丰功伟绩。

    以最小的代价,得到最大的利益。

    这如何算不上是大获全胜?

    所以史书上必然会有所记载这十日的战况。

    但对于死去的将士来说,汇聚的只有一句话。

    ‘阵亡八万,平定四国’

    简简单单八个字,却是八万条年轻的生命。

    也正是因为如此,许清宵才会如此认真,任何一个细节,他都要反复沉思数十遍,因为每一个决定,每一个想法,都有可能导致更多人阵亡。

    那句话说的极好。

    义不掌财,慈不掌兵。

    过于仁慈,的确不适合统兵。

    但对许清宵来说,第一次统兵,有这样的情绪也是正常,毕竟八万条命啊,

    不是八个人的命。

    许清宵此言,让女帝也略显沉默。

    但很快,女帝继续开口。

    “许爱卿莫要自责,将士一生荣耀,便是保家卫国,他们死在战场上,是对他们最大的荣耀。”

    “等此战过后,朕,也会亲自书写文章,昭告天下,祭奠诸位将士。”

    女帝如此说道,而许清宵也朝着女帝一拜。

    “陛下圣明。”

    随后,许清宵再次沉默。

    其实说来说去,倒也不是大魏国力不行,而是时间不充足。

    如若大魏粮产充足,百姓安居乐业,那自己就可以真正施行强国计划了。

    怎么强国?

    射程之内皆是真理。

    火炮这东西,可是逆天神器啊。

    火炮的原理,许清宵知道一些,凭空制造火炮做不到,可问题是这是修仙世界啊。

    许清宵一直想要了解仙道。

    不是想要修炼仙道,而是试图将仙道融于器物之中。

    军事上,制造火炮。

    农业上,制造化肥。

    生产上,制造国器。

    说大胆点,就是农业转折工业。

    而依靠自己的能力,想要完成时代转变是不可能的。

    因为太离谱了,许清宵的知识有限,知道很多东西的原理,但让许清宵搞,肯定不会搞啊。

    就比如说电力,发电原理许清宵知道一点,可让许清宵现在制造出发电机,做不出来。

    但要记住,这个世界是什么世界?

    是修仙世界啊。

    这玩意就是外挂,好好利用上的话,指不定可以完成半工业转变,剩余的就交给后代人了。

    这个计划,很宏伟!极其的宏伟!

    一旦成功施行成功。

    想想看。

    当大魏进行北伐之时。

    对方边关号称固若金汤,百万大军等待大魏送死,得意洋洋之时。

    大魏在百里开外,架设大炮。

    一发发的灵气炮弹,直接将城门轰开。

    亦或者当百万蛮族,骑着战马,握着战刀,杀气腾腾冲向大魏军时。

    一发发的炮弹,带着几百上千蛮族,试问一下蛮族的表情会是如何?

    不仅仅是蛮族,初元王朝和突邪王朝也可以尝一尝大炮的滋味。

    毫不夸张的说,真要搞出这种大杀器,一统山河,要不了几年。

    毕竟热武器与冷兵器之间,完全是天地之别,都不需要培养什么武者不武者了,是个人都能参军征战。

    到时候就是一句话。

    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许清宵很期待这么一天。

    但想要走到这一天,不仅仅是需要时间,更需要的还是国力提升。

    百姓都吃不饱饭,你哪里有心思去研究这种东西?

    只有等到百姓能吃饱饭,国民安居乐业,大魏蒸蒸日上之时,才能全心全意制造这类战争杀器。

    所以,这次大战之后,大魏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没办法,年轻的时候多努力努力,等到四五十岁,就可以安心躺在家里当条咸鱼了。

    殿内。

    许清宵的想法,女帝并不知道。

    如若女帝知晓许清宵脑中的想法,只怕会彻底呆木。

    毕竟现在大魏举国上下,都在思考这一战能不能赢,而许清宵已经在思考如何一统山河了。

    无法跟上许清宵的思维。

    而就在此时。

    太监的声音响起。

    “陛下,药王已取来。”

    随着太监开口,当下女帝开口,宣其入殿。

    不多时,一名老太监托着一个玉盘走了进来。

    玉盘当中,有一个正正方方的琉璃灯罩,而罩中,一株蓝紫色的药王浮现在许清宵眼中。

    药王有一种宝如意的感觉,通体紫蓝色,上面有点点光芒,在琉璃罩内,弥漫着星光,极有美感。

    让人一时之间舍不得吃下。

    “许爱卿,此物乃是七星如意药王,你既需要,便拿去吧。”

    女帝出声,将此物直接赠给许清宵。

    “多谢陛下!”

    许清宵收下药王,他需要此物,自然也没有什么矫情的。

    “许爱卿言重,你为大魏江山付出如此之多,区区药王算得了什么?如若还需任何物品,让人找婉儿通报一声即可,无需亲自而来。”

    女帝对许清宵的器重,从这这句话就看得出来了。

    想要什么自己拿,不用找我。

    不过也正常,只要许清宵不贪图江山,那么大魏的一切,女帝都可以赠给许清宵,药王也好,金银也好,宅府也好,这些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况且许清宵也有资格,配得上锦衣富贵。

    “臣,多谢陛下。”

    “吾皇万岁。”

    东西到手了,许清宵也不逗留,带着七星如意药王,许清宵直接告退。

    他很大方,朝着皇宫外走去,回守仁学堂。

    不过暗中许清宵还是有些警惕,看一看女帝有没有派人跟踪或者是监视之类。

    以儒道神通察觉一番,发现并没有任何跟踪监视迹象。

    许清宵也就稍稍放宽了心。

    看来自己是真的赢得女帝芳心,哦,不对,是女帝的信任。

    炼制破境丹。

    需要四种药材。

    七叶并生血莲,小罗果,万年菩提子,以及一株药王。

    前面三种东西,许清宵已经让张如会收集好了,也是极为珍贵之物,但最起码买得到,而且价格也没有特别离谱。

    最离谱的便是药王。

    此番,许清宵打算炼制完六品破境丹后,再询问清楚五品破境丹需要何物。

    如若太过于恐怖的话,许清宵暂时不碰丹神古经了。

    武道六品也差不多。

    至少可以压制体内的异术魔种。

    自己如今四品儒道,七品武道,仙道也已经九品了,而且按照路子英所言,需要开辟九条灵脉,许清宵已经稳固,暂时没有继续朝着八品修行。

    不得不说的是,仙道还真有些容易,这就有些颠覆破邪所说的相冲理论了。

    不过小事而已,暂时不用去管。

    等到抵达六品后,再稳定战局,许清宵便打算引出魔种,再来一次镇压,争取镇压个三五年。

    也免得给自己制造危机。

    回到守仁学堂,学堂学子们正在审核文报。

    见到许清宵后,不由齐齐站起身来,朝着许清宵一拜。

    “免礼。”

    许清宵开口,随后走进自己住处,扫了一眼自己师兄所在的地方,后者正在认真读书。

    科举本来应该要开始了,只是因为大魏战局的原因,科举暂时拖延了一段时间。

    但也近在眼前,自己师兄正在努力备战科举。

    而对于许清宵来说,科举作用不大,他这回还真不会去参加科举。

    堂堂大魏监国少卿参加科举,不管考的好不好,都会引来争议,倒不如不参加,老老实实做自己的事情。

    房内。

    许清宵将药王摆在桌上。

    其余三种材料也早就给了丹神古经,如今就缺这一昧主药。

    “不错,不错,老夫果然没有看错你。”

    “连药王都弄来了,真不愧是老夫看中之人啊。”

    “后生,将药王给老夫吧,七日之后,再来取破境丹。”

    随着药王出现,丹神古经顿时来了精神,恨不得现在就吞噬药王。

    然而许清宵却按住了丹神古经,声音平静道。

    “前辈,药王已经弄来,不过晚辈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大。”

    “之前前辈答应,给我六品内的筑基丹,还算数吗?”

    许清宵询问道。

    药王有多珍贵,还真不需要他继续重复解释,仅仅只是换一枚破境丹,许清宵舍不得。

    “放心,十至六品的筑基丹,老夫都能为你炼制而出。”

    丹神古经给予肯定的回答。

    “行。”

    “不过,还得劳烦前辈一件事。”

    “为我炼制一些毒药。”

    得到答复,许清宵并没有直接答应,而是继续索要好处。

    “毒药?”

    丹神古经有些好奇了,不过还是没有废话。

    “什么类型的毒药?具体作用是什么?”

    炼制毒药不是什么大难题。

    只是要看炼制什么毒药。

    “无色无味,可以溶于水中,不会死人,但会让人乏力,难以动弹。”

    许清宵说出自己的要求。

    可丹神古经语气有些沉吟道。

    “你这是要炼制合欢散?”

    许清宵:“”

    神他妹的合欢散啊,毒药啊,是毒药啊,你这是把许某人当做什么了?

    我许某人是那种人?

    追我的人,从大魏排到了突邪。

    “不是。”

    “还有,这种毒药溶于水后,可以影响一条水脉,最好半年之内,都有药效。”

    许清宵继续补充要求。

    后者沉默了一会。

    最终给予回答。

    “这种药很难炼制,主要两个地方,不杀人,而且半年内有效。”

    “能让武者产生无力感,就按七品之下的武者,那么毒性极为霸道,普通人饮了,必死无疑。”

    “不过有一种丹,普通人喝了,会乏力许久,但也可能会死,也能有效针对武者,持续半年差不多了,你要不要?”

    丹神古经问道。

    许清宵提出的要求比较多,一时之间还真找不到非常合适的。

    “要!”

    许清宵毫不犹豫回答。

    “行,老夫炼制十枚这种丹药,足可以影响一条水脉,如果你还想要更多,就必须要给相应的药材。”

    “不然的话,炼制不出。”

    丹神古经给予回答。

    “行,不过敢问前辈,需要多长时间?”

    许清宵继续问道。

    “你急的话,一个时辰后即可,不急的话,七日后一同给你。”

    丹神古经说出一个时间。

    “好,既如此,晚辈就在此等候一个时辰。”

    这毒丹,许清宵还真急。

    当下,丹神古经没有废话,直接将药王吞下,不过托盘留下来了。

    书房内。

    许清宵将一张巨大的地图徐徐展开。

    这是武帝年间制作的尘界地图。

    五大洲地,东洲,南洲,西洲,北州,中州。

    大魏位居于中州地境,而且占据的位置,也是正中心,土地肥沃,人杰地灵,各类仙门也立于其中。

    整个中洲,有三大王朝,大魏,突邪,初元。

    三分天下。

    鼎盛时期的大魏,的的确确能做到一统中州山河,只可惜因开元之时,大魏需民生休养,以及诸多因素,没有更进一步。

    这其中也有儒家文臣的影子,倒也不是坏心思,主要还是一点,土地再多,百姓吃不饱饭,迟早还是有内乱与分裂的。

    所以就没有一鼓作气。

    大魏东部,是突邪王朝。

    大魏北部,是初元王朝。

    大魏南部,基本上被同化,这次大战与他们没什么关系,但藩王之乱,最主要的其实就是南部。

    大魏西部,就是异族番邦了,而北蛮与西部靠得最近。

    这一次大战,其实就是平西之战。

    血洗西部异族,震慑诸国,还能促使大魏经济起飞,这就是此战的目的。

    其实说来说去,大魏是在内战,无非是与附属国之战罢了。

    所以战线最长也就是一万里左右,各个异族国相邻很近,三百里,五百里,最多一千里,连边关防线都没有。

    毕竟彼此之间也很难打起来,真打起来了,大魏会调节。

    不设边关也是当年太祖的意思,就怕这帮异族国翻脸不认人。

    如今也就便宜了许清宵。

    不然真设边关防线,绝对不可能十日内,结束两次大战。

    眼下,第一关口和第二关口已经打下了。

    形成完美后勤战略部署,大荒军,麒麟军只需要留守二十万兵力即可镇守四国,根本不担心有人来偷袭。

    谁敢偷袭,大魏国都还有一支军营没有出手,紧急时刻,一日之内能赶到战场,异族国敢打正面?

    敢打的话,何必守城?出来互相杀就行了啊。

    所以剩下九十万大军,便可以安安心心一路前进,抵达陈国。

    至于天子军,由西而内,扫荡各个部落就行,到时候三军汇合,就可以剑指陈国了。

    而对方的战略思维许清宵也清楚。

    陈国应该开始上上下下武装,有了前车之鉴,也会想尽办法杜绝危险。

    所以陈国希望时间充裕,做好真正的长久之战。

    而这一战,诸国必然会竭尽全力防守。

    所以想要有利对抗陈国。

    第三关,必须不能拖泥带水。

    随着许清宵思考一个时辰后。

    丹神古经的声音响起。

    “丹炼好了,放进琉璃罩中,否则丹毒扩散,百米内都会中毒。”

    丹神古经封锁丹气,而后吐出十颗拳头大小的丹药,落在了罩中。

    “多谢前辈。”

    许清宵盖住毒丹。

    而后道谢一声。

    “不用多谢,七日后来取丹。”

    “对了,五品破境丹,药材老夫与你说下。”

    “只需要三种,十万年灵药一株,四品妖王心脏一颗,还有紫玉玉髓一斤。”

    后者开口,说出五品破境丹的药材。

    这三样东西,依旧都是极为珍贵的药材,若论药效价值,不弱于药王,可若论珍贵性,不如药王。

    毕竟药王可以让人续命,本质上意义就不同。

    “好,劳烦前辈了。”

    许清宵将这三种药材记住,回头问问女帝有没有,有的话直接拿来。

    毕竟自己给大魏创造如此之多的财富,拿点药材不过分吧?

    至于怀疑不怀疑?

    许清宵倒不是飘了,而是眼下有一件事情摆在女帝面前。

    即便是女帝知道自己修炼异术,那又如何?

    当一个人的价值,变得极大的时候,那么不管他做了什么事情,都已经无所谓了。

    如若自己能让大魏真正强盛起来。

    那么就算是一位半圣说自己修炼异术,只怕满朝文武都会说一句。

    异术?什么异术啊?啊,圣人,我眼睛瞎了,我看不见了。

    所以。

    大魏这一战,不只是强国之战,国运之战。

    更是他许清宵立身之战。

    此战过后,自己的名望以及民意,将会达到顶峰,一举突破天地大儒之境。

    到时候看看谁还敢来找自己麻烦。

    一刻钟后。

    许清宵来到大魏宫廷,文华殿内。

    “阳平侯,劳你将此物护送至曲周侯手中,以龙舟急速护送,一定要小心,万不可将琉璃罩打开。”

    “还有这封信。”

    许清宵第一时间喊来一位列侯,让其将毒丹交给曲周侯。

    第三战,许清宵不想拖延时间。

    他要速战速决。

    “遵令!”

    阳平侯二话不说,直接接过琉璃罩,而后火急火燎离开文华殿,护送毒丹。

    待阳平侯走后。

    许清宵继续下达新的军令。

    “都宁侯,清河侯,听令!”

    “你们二人,集结大荒六十万大军,火速赶往藩国,与信武侯汇合。”

    许清宵下达命令。

    大魏五大军营。

    天子军九十万已经征战而出。

    麒麟军九十万也已征战而出。

    大荒军只派出三十万,现在许清宵将六十万填补进去。

    这就两百七十万大军。

    平定了蕃国,唐国,阿木塔,突良,得到了如此多的粮食,大魏完全可以派大荒军过去,不用担心后勤问题。

    “末将领命!”

    都宁侯,清河侯显得无比兴奋,至于其他列侯,一个个眼巴巴地看着许清宵。

    他们也想要出去征战啊。

    “舞阳侯,领京都军二十万,赶往四国之中,将伤员护送归来,再填补新兵。”

    “三军二百七十万人,只多不少,明白?”

    许清宵继续下达第二道命令。

    护送伤员归来,再填补缺口,务必保证三军有两百七十万人,集结前往陈国,进行第四战。

    “末将领命。”

    舞阳侯斩钉截铁道。

    部署好一切后,许清宵开始围绕陈国做事了。

    “待伤员护送归来。”

    “大魏第一军,第二军,城中休养三日,而后出征陈国,与第三军汇合。”

    “汇合之日,于陈国百里外扎营,基础扎营即可,无需浪费时间,若大营被攻,随时撤回四国之内。”

    许清宵制定计划。

    休养三日后,出兵陈国。

    无论是蕃国,还是唐国,阿木塔,突良,这四个国家,距离陈国八百里而已。

    完全可以做到一天内来回。

    扎营只是为了临时休息,不需要了大费周章。

    尽可能的还是回城休息,这样更加安全,不必担心夜袭,再者二百七十万大军,光是扎营一项,就要浪费大量时间。

    “传令曲周侯,大魏第三军,三日内解决西境部落,最迟第四日,与两军汇合。”

    许清宵下达最后一个命令。

    他要求曲周侯,三日内解决西境部落战,这是第三战,对方摆明了就是打迂回战,消耗你,恶心你。

    而许清宵要求三日内解决,这有些强人所难。

    但文武百官没有说什么,许清宵说这样的话,肯定是有他的意图。

    随着一道道军令下达。

    京都内,一匹匹烈马疾驰,朝着各国方向,去汇报军情。

    翌日。

    大魏西境。

    曲周侯率领的天子军,早已经抵达西境了。

    相比较蕃国之战,唐国之战。

    第三军的消耗战,打的是真郁闷。

    大军营内。

    曲周侯听着手下汇报,眉头一直紧皱着。

    “我军于三百里外,发现异族部落,共五千人,追敌百里,斩杀五十,我军伤亡四十人。”

    “我军于一百七十里外,发现异族部落,共三千人,追敌七十里,遭遇敌军陷阱,我军伤亡三百,斩杀敌军二十。”

    一道道情报响起。

    伤亡都是几百,而且基本上都是发现异族部落,再去追敌,要么就是遭遇陷阱,要么就是不熟悉环境,吃尽苦头。

    这也让曲周侯头疼无比。

    对方的迂回战,实在是太恶心人了。

    不跟你玩正面,仗着自己对地势的熟悉,你追我跑,你跑我追,时不时布置一些陷阱,搞的天子军有力使不出劲。

    动辄死伤几十人或者几百人,此消彼长之下,这还没有正面开战,就死了上千将士。

    以致于大家都很难受,憋的难受啊。

    尤其是听到第一军和第二军连连破敌,还得到丰厚奖赏,大家心情就更难受了。

    虽然死伤极大,可问题是,他们好歹正面交锋了吧?好歹攻城略地吧?

    可自己呢?

    动辄几万人追赶三四千人,追不上就算了,动不动中埋伏,极其憋屈的死法,让他们又难受又觉得窝囊。

    堂堂正正死在战场上,他们无话可说。

    可死在各种陷阱上面,他们还真不服。

    也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

    “报!”

    “朝廷军令!”

    “请曲周侯听令。”

    “传令曲周侯,大魏第三军,三日内解决西境部落,最迟第四日,与两军汇合。”

    随着军情战令传来。

    大营内,曲周侯,阳都侯,重平侯脸色都变得有些不太好看。

    三日内解决西境部落?

    怎么解决?

    拿什么解决?

    人家压根就不跟你玩,连最起码的攻城都没有。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部落,全是老弱病残,杀手无寸铁的百姓,哪怕是异族百姓,他们也下不了手啊。

    更绝了的是,这帮家伙将粮草全部藏起来了,藏在什么地方不知道,想占点便宜都占不到。

    可朝廷的令,不管行不行,你都得接,不接就是抗旨,不接就证明你无能。

    所以曲周侯起身,老老实实接令。

    然而就在曲周侯心情复杂时,阳平侯走进大营了。

    “见过曲周侯!”

    “这是许大人给你的信件,还有这东西也是许大人让我护送于你。”

    随着阳平侯的出现,众人有些惊讶了。

    而曲周侯没有多想,直接拆开许清宵的密信。

    打开密信。

    大约过了一小会,曲周侯眼中露出惊愕之色。

    但下一刻,他将信件合上,放在蜡烛上焚尽,目光落在琉璃罩中的毒丹上。

    “侯爷,许大人说什么啊?”

    有人好奇询问。

    可曲周侯没有回答,而是看向阳平侯道。

    “阳平侯,几日不见,甚是想念,兄弟,今日喝上几杯再走。”

    无声息地将毒丹接过,曲周侯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而后让人设小宴,一同饮酒助兴。

    后者微微皱眉,但没有多说,委婉拒绝后,便告辞离开。

    他是过来护送东西的,朝中说不定还有事,所以不能久留。

    对方要走,曲周侯也没有挽留,只是可惜了几句后,便让其他将领护送阳平侯离开。

    等到大营只剩下阳都侯与重平侯后。

    曲周侯直接端起毒丹,用真气出声道。

    “此物乃是毒丹,无色无味,可溶于水中,一颗毒丹,便可污染一条水脉。”

    “许大人让我们用毒,污染西境水源,毒死这帮狗东西。”

    曲周侯说出许清宵的用意。

    此话一说,两位侯爷纷纷咂舌。

    “一颗毒丹,一条水脉?那西境异族百姓,岂不是?”

    “这招的确狠,而且很有效。”

    阳都侯与重平侯分别开口。

    “不。”

    “寻常百姓喝了,不一定会死,武者喝了也不会死,只是全身无力罢了。”

    “即便死,那又如何?”

    “这些异族百姓,又不是我大魏百姓,再者,我们占领他们的部落,埋伏其中,他们却迟迟不显,难道跟这些百姓无关?”

    “记住,我等这次是为大魏而战,能不杀自然不杀无辜,可若是因为妇人之仁,拖垮了我军,到时候死的就是大魏百姓。”

    曲周侯厉声道。

    他倒不是滥杀无辜,而是战争就是这般残酷,哪有什么无辜不无辜?

    妇人之仁,只会害了大军。

    蛮族入侵时,有没有放过大魏百姓?

    此话一说,重平侯点了点头,认可曲周侯所言,而阳都侯想了想也点了点头,不在多说了。

    “晚上动手!”

    “我单独行动,你们镇守大营。”

    曲周侯继续开口。

    他打算一个人去,让他们二人留守。

    “好!”

    两人异口同声。

    就如此。

    到了深夜。

    没有人发现曲周侯消失。

    也没有人发现,西境地区,各处水源中,多了一道身影。

    十条水脉。

    曲周侯倒也果断,直接选择最大的十条水脉,并且还是最为关键的。

    这帮异族不是喜欢打迂回战吗?

    行!

    这次就看看他们还能不能继续打迂回战。

    武者十日可以不饮食。

    但水源必须要充足,他们会提防水中有毒,可绝对不会认为一条水脉全部有毒。

    曲周侯相信。

    三日内。

    必可横扫西境。

    而且初步估算。

    这十枚毒丹,至少可毒杀百万异族。

    而且持续半年之久。

    想想就刺激啊。

    而这一点他没有告知其余两位列侯,毕竟此事的确不人道。

    可曲周侯明白,许清宵不仅仅是希望第三军扫平西境。

    他是要西境成为荒芜之地,如此一来的话,彻彻底底根除祸害。

    以后再敢叫嚣,从西直达各国,没有水源,这些小部落根本无法生存。

    谁也不敢保证,水里面到底还没有毒。

    “许大人,当真是天生的兵家啊。”

    曲周侯心中不由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