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蝉动 > 第二百六十二节记号

第二百六十二节记号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江苏棹子
    这么快的行动速度,情报科有没有能做到,有,不过一只手能数的出来,加上归有光也就几个人。

    左重经过一年多的训练,同样可以做到,正因为能做到,他才知道这有多困难,何况还不止如此。

    这里是特务处的专属医院,在一群特务的包围下灭口,对方的心理素质同样堪称一流,是个高手。

    左重与他们说完,叫来了监视的特务:“那三个人用的什么名义和证件,上楼执行任务的又是哪个。”

    特务回答:“报告科长,对方用的是军委会二厅参谋证件,一个中校和两个中尉,证件看着像真的。

    用的是治伤的名义,动手的是领头的便装男子,动作麻利非常隐蔽,咱们的监视人员差点没发现。”

    左重却不相信日本间谍敢用自己的掩护身份来医院灭口,以日本人的技术实力,伪造证件很简单。

    甚至连样貌可能都做了简单的伪装,选择在深夜动手,除了方便行动外,或许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归有光在一旁埋怨:“科长,怎么突然停止行动,咱们的人在外面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进行跟踪。”

    左重将白色床单盖到了日本特务的脸上,转过身:“夜间跟踪成功率低,容易被发现,再说对方身上已经有了记号,找到他不算难。”

    “记号?”

    归有光和邬春阳迷惑了,记号在对方的身上,那他们要如何找到人,这么做岂不是成了刻舟求剑。

    左重没解释,看着夜幕下的金陵城露出微笑,再等两到三天就可以了,这段时间正好再做些准备。

    就在情报科勘察现场时,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江边,车上下来三人,一起用力将车推进了江中。

    “大家的衣服,证件,伪装全部销毁,然后分头离开。”先前在仁心医院的便装男子,小声下着命令。

    “是。”

    两个军装男子掏出证件,脱掉衣服,与便装男子的物品一起扔到了地上,一人打着火机迅速点燃。

    火光下,三人又从嘴里扣出了一些东西扔进了水里,样貌与先前有了些改变,皮肤颜色变淡,眉毛形状和脸型同样有不小的变化。

    确认所有物品被烧毁,便装男子用木棍将灰烬搅了搅:“你们从其他方向偷偷入城,不要泄露行踪。”

    说到这里,他挠了挠伤口:“接下来如果没有我的命令,绝不允许互相联络,这是来自组长的命令。”

    其他两人面色严肃,其中一人点点头:“是,不过您腿上的伤口真的没关系吗,发生炎症就糟糕了。”

    便装男子摇摇头:“那个女人的处理非常专业,应该是刚刚推车让伤口有些不适,没有关系,走吧。”

    下一刻,三人分头走进了黑夜中,又过了很久,便装男再次出现在焚烧现场,身边多了一个黑影。

    “组长,我利用排水槽上到了病房,没有惊动守卫,达到集合地点前也做了反跟踪手段,请您放心。”

    “干的很好,你们身后没有发现跟踪者,对方的表现并不像传说中那样专业,用了半个小时才发现。”

    “组长,请恕我直言,为什么一定要杀掉那两个蠢货,如果是特务处的陷阱,那今天将会非常危险。”

    便装男跟黑影说着话,然后又不自觉的挠了挠伤口,他总觉得有些瘙痒,决定回去重新包扎一下。

    黑影瞄了一眼动作有些不雅的手下,将目光投向江面:“那些特征信息很奇怪,中国人怎么会知道有关身高、年龄以及头发的情报?

    那两个蠢货不管有没有变节都必须除掉,将军刚回沈阳机关,一直忙于处理内部的事务,或许有人心存不满,对他们泄露了什么。”

    便装男想了想:“会不会是那个人的邻居看到了?”

    黑影只说了一句:“也许,但他们不该知道头发。”

    两人都沉默了,如果沈阳机关内部出了问题,那他们的处境就危险了,那两个人到底交待了多少。

    幸好处置得当,及时清除了可能的泄露源头,同时行动还没被特务处发现,真的是天照大神保佑。

    黑影说道:“你回去吧,这段时间保持低调,有紧急情况通过老办法联络,到时会告诉你新的联络方式。

    以后一定要小心,根据可靠情报显示,特务处已经建立了电话监听网络,通话时不要提起重要的事情。”

    便装男人点点头,再一次离开了江边,等他走了很久,黑衣人隐入了黑暗中,向着金陵方向走去。

    第二天一早,情报科会议室坐得满满当当,左重和古琦坐在上首主持,首先说了集体搬家这件事。

    让他们意外的是,大家对这件事基本没意见,能够让亲属得到保护,还能赚钱,这种好事哪里找。

    接下来的加强训练部分,除了某些暴力狂,大部分人脸上都露出了苦涩,现在情报人员不好干啊。

    “好了,关于科里的日常工作安排就说到这里,接下来大家看一看桌子上的信封。”左重敲了敲桌子。

    邬春阳闻言拿起自己面前的信封,撕开后有一张纸,纸上面写着一家医院的名字,这是什么意思?

    不光是他,古琦,宋明浩,归有光甚至左重自己面前的信封里都有一个医院或者小诊所的的名字。

    见众人疑惑,左重微笑看向何逸君:“逸君,你说说吧,你给对方对了个什么记号,又怎么找到他。”

    何逸君镇定自若站了起来:“我在对方的伤口里擦了一些推车上的铁锈,以及废旧纱布上的的脓液。”

    “嘶!”

    所有人打了个哆嗦,铁锈加上脓液,那个日本人够惨的,得不得破伤风不一定,但伤口发炎肯定是避免不了的,而且发病会很快。

    何逸君继续说道:“伤口红肿发炎,一般发生在48小时后,等到他发现不对,炎症肯定已经很严重。

    就算他有一些简单的药品,也无法处理这种程度的伤口,所以对方只能选择去医院或者诊所治疗。”

    邬春阳眼前一亮,跟去仁心医院灭口相比,日本人去医院治病时警惕性不会那么高,更适合跟踪。

    怪不得科长要叫停行动,他们只需要在有能力处理严重外伤伤口的地方等着,等着对方上门就行。

    左重下令:“从现在起,一部分人按照命令在医院、诊所进行蹲守监视,其他人要盯好药店和游医。

    不能排除对方懂一些医学常识或者在住所自行处置,但他必须买药,正好可以用上药品案的资料。”

    大家都笑了,情报科刚刚把金陵城的药店摸透了,很清楚哪家药品卖什么药,监视工作容易多了。

    “嗡嗡嗡。”

    这时外面响起巨大的噪音,会议室左重说了两句,发现手下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气得直接走出去。

    接着他看到有几个黑点在天空中飞来飞去,一会俯冲,一会加速飞行,原来是空军那帮公子哥在训练。

    或许是玩够了,飞机慢慢向明故宫机场飞去,左重黑着脸走了回来:“没事了,空军在训练,大家继续。”

    古琦提了个建议:“继续提高赏金,既可以迷惑对方,也表明咱们对证人被杀的态度,你看呢科长。”

    左重点头:“就这么办,不过太小家子,提供有效线索赏两千,带我们抓到人的赏五千!立刻执行!”

    这个消息犹如在金陵城投入了一颗深水炸弹,将很多人震的头晕眼花,也有些人暗中嘲笑,认为这是左重栽了跟头,气急败坏了。

    比如便装男子就躺在床上咧嘴笑了笑,又抓了抓伤口,他重新处理了伤口,可这两天还是很瘙痒。

    可抓着抓着,他觉得有点不对劲,为什么会有液体,将手放到眼前一看,直接将他吓得爬了起来。

    为什么自己的手上都是脓液和血,等再看看腿上的伤口,便装男子直接惊出了一身冷汗,发炎了!

    上过战场的他明白,伤口发炎不是件小事,很容易危及生命,可当时已经包扎了,为什么会发炎。

    他黑着脸想了想,觉得是当时制造伤口的匕首不干净,或者是攀爬排水槽时有脏水渗透进了纱布。

    “混蛋!”

    便装男子小声骂了一句,都是那两个该死的叛徒,要不是为了杀他们灭口,自己怎么会伤口发炎。

    伤情耽误不得,他立刻找来盐水做了伤口清洗,最后又将用酒精浸泡过的棉花压在了伤口上消毒。

    这已经是最好的处理,剩下的就交给时间和命运了,便装男子再次躺到了床上,心中忐忑等待着。

    可第二天一早,当摸到滚烫的额头,以及渗血的小腿,他知道不能再等了,自己必须去医院进行治疗。

    将屋内痕迹做了清理,他强忍着疼痛,急匆匆走出住所很远,叫了一辆黄包车前往最先进的中央医院。

    以往不觉得,现在便装男子觉得黄包车实在是太慢了,但他的掩护身份,并不适合乘坐昂贵的出租车。

    “快,快点。”

    他大声催促着,汗流浃背的车夫翻了个白眼,暗说有钱就坐汽车去,继续不紧不慢的拉着黄包车。

    等好不容易到了中央医院,看到人山人海的病人,便装男子又改变了注意:“去第三区的施诊所。”

    车夫自然不会管他去哪,反正又不耽误赚钱,于是懒洋洋道:“那您坐好了,去第三区得走好一会。”

    便装男子靠回车座,中央医院里人员情况太复杂,说不定会有中国情报人员,还是多加小心为好。

    在外面手打的,终于赶上了……

    《破伤风类毒素的发展历史及进展》,论文可查, 1934年已有破伤风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