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道长,时代变了 > 220.海下海和尚(谢谢大家的推荐票哈)

220.海下海和尚(谢谢大家的推荐票哈)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全金属弹壳
    云松很好学。

    这次因为要出海,他对海上的妖魔鬼怪格外关注,遍观典籍、博览百家。

    前些日子他观看《四海志异》看到过关于海和尚的记述。

    书上的记述是‘海和尚者人躯鳖头,足差长而无甲,舟行遇者率虞不利,凡海客遇之举舟皆泣,谓有鱼腹之忧’。

    翻译过来这书上说的便是海和尚这种妖怪长着人身子和鳖头,手足长短不一而没有指甲,行船的人遇到它们就是遭遇到了不吉利的事,海上的人一旦举到会全船哭泣,他们说这样会有葬身鱼腹的隐忧。

    风里刀听了他的话后点头说道:“不错,它们是大海妖,咱们这边海上遇到的不多,东瀛海里这玩意儿最多,他们将之称为海座头或称之为海坊主,身体巨大,能浮在海面上行走而不沉没!”

    “所以要钓海和尚需要以大鱼大肉才行,你们看这里的船,这都是疍家的了鸟船,船上没有人却有灯光,而且是龟宝所做成灯油,那么它们肯定是用来钓海和尚的!”

    后面这番话说的云里雾里,船上的人压根没搞明白。

    云松说道:“你说这些船上的灯油是龟宝所制成?是我知道的龟宝吗?”

    《四海志异》中也记述了龟宝这东西,说是有人要去广南,将要渡海的时候在海上捡到了龟壳,这龟壳只有巴掌大小,但一点不坚硬,让太阳暴晒后反而会变得软绵绵。

    于是这人便好奇的收起了龟壳上了船,结果当天晚上他们乘坐的船忽然开始侧倾,有一侧变得特别沉重。

    船上人大惊去查看原因,看到了无数的海龟正往船上爬,它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能附着在了船上,然后此起彼伏的往上爬,诸多海龟彼此摞着,摞的是层层叠叠,以至于要把船给拉的侧倾了。

    这时候捡到龟壳的人发现它们是冲着自己方向来的,自己往哪里走海龟们就往里看,于是他便明白了是自己白天捡到的龟壳有问题。

    形势危急,他便将龟壳扔入了海里。

    龟壳入水,本来盘踞攀爬在他们船上的海龟便纷纷跳水离开。

    后来他将这件事说给有见识的人听,有见识的人便笑称他捡到的是龟宝:须知龟修炼得道可以蜕壳而去,它们要褪掉身上的壳就得将壳修炼的软绵绵才行,所以他捡到那东西便是一只修炼得道的海龟遗留的壳。

    这种壳有妙用,是上好的油脂,一丁点便能燃烧百日之久,一个龟宝能燃烧百年之久!

    另外它还能食用,人吃了龟宝可以获得海龟的长寿之能。

    而龟宝自然还是对海龟最有用,对海龟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吸引力。

    风里刀说道:“如果你知道的龟宝能吸引龟类,那便是我说的那个龟宝!这是有东西在用龟宝来吸引海和尚呢!”

    云松疑惑的问道:“海和尚虽然有龟脑袋,但它们属于龟类吗?它们会被龟宝吸引?”

    风里刀郑重的点头:“不错,海和尚是否属于龟类不好说,可是它们很喜欢龟宝的味道!”

    “你怎么船上的灯油是龟宝?”翻天猿问道。

    风里刀说道:“因为船上的灯火受海风吹却不会熄灭,海上只有龟宝燃烧的火焰是不怕风吹的!”

    “或许船上是挂着气死风灯呢?”莽子愣头愣脑的问道。

    风里刀说道:“怎么可能是气死风灯?也不可能是灯笼之类你们看焰火的样子,它们不断摇曳,这摆明是被海风吹荡,可是它们却不会熄灭,所以这不是龟宝是什么?”

    “总之咱们快走吧,这里很危险!”

    钻山甲伸手拦住他,说道:“慢,既然这里船上有龟宝,而龟宝又是宝贝,那我们为什么眼睁睁看着宝贝错手而去?”

    风里刀冷笑道:“你们想找死?”

    云松说道:“你说有‘东西’而不是有‘人’在用龟宝钓海和尚,这是什么意思?这些船有问题?”

    风里刀说道:“对,这是有东西以疍家人的尸体和冤魂设立了一个大阵,只要海和尚被龟宝吸引而来,疍家人的尸体和冤魂便会去疯狂攻击它。”

    “至于为什么要用疍家人的尸体和冤魂来设立这个大阵?”

    “原因简单,疍家人是水族,他们终年漂泊海上,靠打鱼抓海龟为生,你们或许不知道,疍家人是很喜欢吃海龟的,他们一辈子不知道要杀多少海龟,所以他们成为冤魂后不怕海和尚,反而会攻击海和尚……”

    众人狐疑的盯着他。

    风里刀便着急了,他指着水下说道:“谁不信邪那就去水下看看,我敢打赌,前面那些船、每一艘船的船下都挂着好几具尸体!他们一定死的很惨,冤魂不甘心去投胎,便留在尸首旁边等待着复仇!”

    云松说道:“我下去看看!”

    这时候翻天猿伸手拉住他低声道:“老大,我觉得风里刀没有撒谎,这地方不是久留之地!”

    云松说道:“我先去看看情况。”

    他想要得到龟宝。

    因为根据韦六斤所言,以后他要去找龙宫得跟着一群海龟入水。

    这些海龟能吞食火焰恐怕不是善类,如果他有龟宝傍身那应当能驾驭海龟,如此一来他寻找龙宫之路会坦荡许多。

    恰好此时踏浪船在转向,所以速度比较慢,于是云松便跳入海里。

    跳入海里后他立马往前方的海面看去。

    海面下阴影重重,这是一座座船底。

    船底吊着一具具尸体。

    如风里刀所言,每一艘船下都吊着好几具尸体,有的甚至吊着十几具尸体,它们密密麻麻挂在船底,场景骇人。

    而且这些人确实是疍家人,他们穿着旧时的大襟衣衫,男女都是短而宽的上衣、宽而短的裤子,不论衣裤均为靛蓝色。

    另外里面的女人头上戴着一块黑色方巾,这方巾四边用红蓝绿丝线给绣成三角形,形如狗牙,所以又叫狗牙毡布,正是疍家女人标准配备!

    一具具尸体像石头一样沉在水里,将吊在它们脖子上的绳子拉的笔直,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它们脚上挂着鬼魂!

    它们的冤魂没有散去。

    云松没有去细看这些冤魂。

    当他低头的时候,他看到海里有个阴影。

    巨大的阴影!

    一个庞大的东西静静地站在海底。

    它形态如巨人,肩膀宽阔足有几十米,矗立于海底如同一座山。

    它的脑袋大而头顶光亮,它站在海底仰头看,脖子有着与它庞大身躯不相符的修长就想一个人长了个蛇脖子!

    所以它的仰头跟人不一样,它可以将脑袋后仰与身躯形成九十度的弧度!

    此时它仰头看向上面的诸多尸体与冤魂,双手并合在胸前,如同老僧行礼。

    正是一个海和尚!

    云松突兀看到这么庞大的一个东西,看到它那两个庞大的眼睛,当即心里一颤、头皮发麻!

    太惊喜了!

    海和尚的眼睛如龟眼一般,往外暴突、瞳孔漆黑,围绕瞳孔是一层层的黄铜色,异常冷淡,毫无感情!

    挂在尸体脚上的冤魂们则在低头看向海和尚。

    双方在静静的对视着。

    云松倒吸一口凉气。

    结果灌入嘴里一口凉水。

    他不走运!

    竟然碰上了海和尚到来!

    否则他变身为野河伯去疍民船上拿一块龟宝没什么问题,疍民的冤魂绝不会阻拦他。

    但现在不行了,他火速出水往船上窜,上船后叫道:“快快快、赶紧离开这里!”

    风里刀得意的笑道:“怎么样,是不是你在水下看到了许多尸体……”

    “快走!海和尚在水下!”云松厉声叫道。

    风里刀脸上的笑意就跟被寒风冰住了一样,再无动静!

    海和尚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但先前它似乎和满船冤魂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平衡,双方只是彼此对视,深情的凝视。

    云松的出现可能打破了这种平衡,就在踏浪船开动的时候,海面开始激荡起来!

    有凄厉的嚎啕声从水下传上来。

    声音繁杂,直冲云霄!

    像是有巨人搅动了这片海,海浪突然膨胀几倍乃至于十几倍!

    ‘轰轰轰’的声音传进他们耳朵,云松回头看向海面,竟然看到有海浪冲天十几米!

    还好踏浪船不怕海浪,水鬼水怪们拿出害人的力气扛着船踩着海浪拼命的逃跑。

    后面海域在呼啸之中形成了一个个旋涡,透过翻滚的海浪,海面上的灯光迅速黯淡像是疍家的船被旋涡给吞掉了。

    他们以最快速度离开了这片海域,一行人心有余悸:刚才海里的情景就跟末日一样,他们算是开眼界了。

    云松更开眼界了。

    海和尚的出现拍碎了他的世界观。

    一直以来他都把这个时代对标于地球上的民国时期,在他眼里这个时期是个科技大爆炸的时期,西方正在科技树上一路攀爬,他们很快就能将科技带入华夏。

    而一旦科技的力量越来越强大,那修士、法师、术士们的力量便会显得越来越小。

    所以他一心想要离开这个世界回到祖国、回到家乡去找父母,因为他知道不管人的修为有多高,那最终还是会被一枪打死、一炮轰死!

    但刚才他见到的海和尚改变了他的想法。

    或许科技的力量并没有那么强大!

    西方是凭借坚船利炮杀进的华夏大地,可是海里如果有海和尚这种东西,而且海和尚还可以被认为的引出来甚至可能被人所号令,那铁甲舰乃至航空母舰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海和尚的个头比这个时代的航空母舰还要夸张!

    他毫不怀疑一个海和尚可以摧毁这时代的一支舰队,这从海和尚与疍民冤魂大战的惊天场景就能看出来!

    它们可是制造出了旋涡!

    踏浪船转道十多公里才绕开了这片海域,这样他们去往三分命鬼市的时间就有些晚了。

    晚上耽误了两个多小时,等他们最终赶到三分命鬼市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了。

    还好,鬼市并没有解散。

    这个鬼市围绕着一片岛礁进行,岛礁四周有一艘艘的船,船上也是灯光摇曳。

    云松他们刚刚经历了疍家尸阵,现在突然又看到这么多的船和这么多的微弱灯光难免心里打怵。

    钻山甲抱着枪一个劲的追问风里刀:“这真是鬼市?不会又是一个疍家的船阵吧?”

    风里刀笃定的说道:“你们放心好了,这就是鬼市,咱们来到鬼市了不过你们来鬼市做什么?要买卖什么东西?”

    一听这个问题,云松愣住了。

    他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了一个很蠢的错误!

    钻山甲等人心直口快没有意识到这点,他们直接说道:“我们要去亡命海,但我们不知道怎么去,所以来买路线消息。”

    风里刀问道:“你们不知道怎么去?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们不知道去亡命海需要带什么东西?”

    “不是,是路线。”钻山甲说道,“你听不懂我的话吗?我们来买路线消息!”

    风里刀愕然道:“我能听懂你的话,但我以为我误会了你们的意思,所以你们是为了去往亡命海的路线来鬼市?”

    “可问题是,我们兄弟三个知道怎么去亡命海啊,你们为什么不问我们呢!”

    这就是云松意识到的所犯错误!

    但也不能怨他犯傻,是风里刀这三人之前突然发起偷袭把他的心思给搞乱了,导致他没有去细想来鬼市的事。

    现在钻山甲等人也明白了自己干了什么蠢事,他们一下子尴尬起来。

    还好云松机灵。

    他淡定的说道:“刘氏在亡命海有不少人不少船,我怎么知道你们会不会直接把我们带进刘氏的老巢里去?”

    “坦白的说吧,我们信不过你们,所以我们要来买一条确切路线,一条我们自己能掌握的路线!”

    其他人急忙点头:“对对对,就是这回事!”

    “正是出于这个考虑,所以我们必须得来这地方!”

    风里刀苦笑道:“云松少爷此言有理,但我们现在跟你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们哪敢乱来?”

    刚被云中鹤换下来的扎破天急匆匆的跑过来说道:“不是,你们在干什么?你们没有发现问题吗?鬼市今晚怎么这么安静?怎么没有一点声息?这不对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