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为何恋爱游戏的女主不太对劲 > 第243章 北条诚:我又行了

第243章 北条诚:我又行了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八云绿
    “睡不着……”

    北条诚身体伸展为大字型的躺在床上,有些失神地看着漆黑的天花板,心里有种微妙的焦躁不安。

    “这就是由奢入俭难吗?”

    他忽然抬起手将脑袋下软硬适中的乳胶枕抽了出来,举到眼前盯了一会,嘟囔道:

    “还是熏学姐的大腿更加舒服,不过这也可以忍耐,但是没有美少女当抱枕要人怎么睡觉啊?”

    北条诚在床上来回滚了几下,最后还是忍不住的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手机,点亮屏幕。

    “已经是凌晨十二点了吗?我就在床上躺着没睡着,时间怎么也过得这么快?”

    他感觉再这样躺下去就是在折磨自己,因为即使是到了现在,他也一点困意也没有。

    “如果能和熏学姐睡在一起,一定可以很快就睡着吧?哪怕只是闻着她的味道。”

    北条诚从刚才开始就有着一个大胆的想法,但想到前女友的房子里可能有着齐全的刑具,他就不得不偃旗息鼓。

    “上个厕所再睡吧,实在不行就到后院的泳池发力,筋疲力尽的时候总能入睡吧?”

    他从床上坐起身,摸黑穿上了拖鞋后,就走到了门口尽量不发出声响的将门打开。

    “熏学姐已经睡着了吧?”

    北条诚所住的房间的正对面就是另一扇紧闭的房门,他只需要向前走上几步,就能够去到她的身边。

    “冷静……”

    他抬起手揉了下脸颊,突袭女朋友或许可以是一件浪漫的事,但是换成曾今的交往对象就太浪了。

    “做人要遵纪守法。”

    北条诚在尿意的催促下,暂时抵挡住了诱惑,小跑着进了洗手间。

    约莫两分钟之后,随着自动冲水机的动静,完成了排水的北条诚站在走廊上陷入了沉思。

    现在他又再次面临了刚才经历过的考验。

    “如果说,熏学姐并没有锁门,我进去看她一眼应该没关系吧?”

    北条诚迈步回到了自己房间门口,不过是背对着的,面前才是他应该去的地方。

    他有些心痒难耐。

    分明几个小时前才分开,但是他现在却又迫切地想要看到清水熏的脸,听到她的声音。

    “以熏学姐的作风,她明天很可能会在我睡醒之前,就直接离开……”

    北条诚想到这里,情难自禁地走上前,抬起手握住了冰凉的门把。

    他的喉咙滚动了一下,手掌逐渐用力,扭动着把手。

    这个过程进行得很顺利。

    竟然真的没锁门,我现在冒犯她的话,岂不是辜负了这份信任……

    北条诚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不会他心里也没有什么坏心思,站在床边看着她也不是会惹她生气的事吧?

    “这么晚了她应该也睡着了。”

    他将门完全推开,可以看到位于卧室中间的那张宽敞的床榻之上,有着一道窈窕的倩影,不过可惜的是,他没能注意到床上睡着的人儿的身体轻颤了一下。

    ……

    北条诚这时候过来是想干嘛?

    清水熏听着自己房门被打开的声响,迅速地从一开始的惊愕中反应过来,柳眉逐渐皱起。

    “熏学姐?”

    随着细微的脚步声停下,清水熏听到床边传来了的奶音,心里一阵气恼。

    用这么低的音量叫我,是在试探我是否还醒着吧?那就不是因为有什么情况才来找我的?

    她刚才一瞬间还想着,北条诚有可能是遇到了什么问题,来找她解决,现在证明她想得太正面了,应该用最大恶意来推测他的想法。

    “他就是来侵犯我的吧?”

    清水熏轻咬着下唇,想象了一下自己现在如果真的睡着了会遭受怎样的欺辱,脸顿时红了起来。

    这笨蛋会从我的脚开始吧?

    她可以预料到北条诚会先在床脚坐下,然后小心翼翼地掀开她身上的被子,然后把脑袋凑上来……

    如果真的敢趁我睡觉做出那种事,就绝对不能再容忍他,现在就把他赶走。

    清水熏怒火中烧,她虽然没办法拒绝北条诚用各种花招占她便宜,但是此时这种状况却也是她不能接受的,这完全就是违背了她意愿的失礼之举,他们现在可不是能够玩什么刺激游戏的情侣。

    “你睡着了吗?”

    北条诚站在床边,用最轻的声音询问着,像是生怕会惊扰到她。

    清水熏现在是侧躺着背对门口的睡姿,在暗光环境下,他只能隐约看到她脸庞柔美的轮廓。

    光是凝视着她的身影就已经让北条诚心情舒缓了下来。

    不过我现在要是做了点什么事把熏学姐吵醒了,她会直接和我翻脸的吧?还是安分一点比较好。

    北条诚在心里嘀咕着。

    ……

    他愣着做什么?大半夜跑到我房间总不是就为了看我几眼吧?难道是发现我没有睡着?

    清水熏静待了许久,见他还是没有行动,眼神从冰冷变成了莫名其妙,不过在下一刻,她的美眸就眯了起来。

    “终于还是按耐不住了吗?”

    她从颤动了一下的床体可以得知北条诚已经坐在了她的身旁。

    怎么又不动了?

    清水熏耐心地等待着他伸出罪恶之手,但是这位不速之客却又安静了下来,并没有要对她做什么的迹象,期间最过分的一次,使用手戳了下她的脸颊。

    是来找我撒娇的吧?

    她感受着那不时会抚摸自己的面庞与头发的小手,心里燃起的怒焰又被浇灭了,只剩下无语。

    如果只是想和我睡在一起的话就随便他好了……

    清水熏感觉心好累,也不想再理会他了,放松了紧绷的神经,任由突然来袭的睡意侵蚀自己,想就这样睡过去。

    “回去吧。”

    北条诚小心的在她脸上捏了几下后,也只能再呆下去可能会吵醒他,无声地自语了一句后就站起身准备回到客房。

    “诶?”

    清水熏才放缓了心神,就忽然感觉到床边的重量消失了,轻微的脚步声再度响起。

    这个时间点过来就是想摸一下我的脸然后回去?

    她的眼角抽搐了一下,终于是忍不下去了,直接睁开眼睛的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

    “啊嘞……”

    北条诚才走出没几步,就听到了身后明显的动静,脸色一下子凝固了。

    不会这就把熏学姐吵醒了吧?

    他扭动着僵硬的脖子,像是机器人一样地转过头,然后就对上了一双神色冰冷的眸子。

    “晚,晚上好。”

    北条诚在她严厉的眼神下,自觉地换成了立正的姿势,一脸无辜。

    “你不经我允许的跑到我房间是想做什么?”

    清水熏装作刚醒的模样,半眯着眼角的盯着他,嘴角也勾勒出了一道不善的弧度。

    “熏学姐你有同意我可以随意进出你卧室的吧?”

    北条诚小声地说道。

    “是这样没错,但就算我没有提,你也应该明白我晚上睡觉的时候自己不该过来吧?”

    清水熏面无表情地说道。

    “对不起。”

    北条诚乖巧地低头道歉。

    “所以说你过来干嘛?”

    清水熏对他冷眼相待,装作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她对于这家伙刚才的行为实在是费解。

    “就是想看一下你……”

    北条诚有些心虚地说道。

    “不止做了这么一件事吧?”

    清水熏咄咄逼人地质问道。

    “是……还忍不住摸了学姐你的脸。”

    北条诚选择了认罪。

    “我很好奇是什么让你在大晚上做出这么无聊的事。”

    清水熏说这句话的语气几乎是咬牙切齿。

    “请不要生气……”

    北条诚看着她这副火冒三丈的样子,有些担心今晚会有蜡烛照亮他的房间,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回答问题!”

    清水熏冷厉的继续说道。

    “睡不着。”

    北条诚实话实说,但他这理由实在不具备正当性,甚至很像是谎言。

    “你突发性失眠了是吗?”

    不出他所料的,清水熏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阴沉,似乎是认为遭到了他的愚弄。

    “这种小问题我现在就能帮你解决,家里的药箱里应该有一瓶安眠药,你都吃下去就能睡个好觉了。”

    “会醒不来的吧?”

    北条诚弱弱的道。

    “那你来我房间的真实原因是什么?”

    清水熏冷漠地和他对视着。

    “刚才不是说了……”

    北条诚才开口,就察觉到了清水熏那愈发凌厉的眼神,明白了她是不接受失眠这个说法。

    “不说实话是吗?”

    清水熏皱起了眉头。

    “不是……”

    北条诚低头安静了一会,然后迈步走到了她的身前,突然的抬起手抱住了她的纤瘦的腰肢。

    “你什么意思?”

    清水熏一下子愣住了。

    “学姐你很介意我做出这种事的话就请惩罚我吧。”

    他嘴上这么说着,但却将她抱得更紧了,语气有些任性地说道:

    “但是我一想到你就在离我只有几步的房间内,我却不能和你相拥而眠,就没办法控制自己了。”

    北条诚这么说了之后,又感觉可能会给揍,于是理直气壮地口吻又变得底气不足。

    “不过我虽然这么想,但刚才也真的没有冒犯学姐你,最过分的行为也就是摸了你的脸。”

    清水熏听完他的长篇大论,神色莫名的扁了下薄唇,眸中的冰冷略微缓和,但是感受到那双紧抱着她的腰的手臂,又忍不住地敲了下他的脑门。

    “那你现在突然搂住我是什么意思?还不快给我滚!我要睡觉了。”

    她说着就推开了北条诚,背对着他躺了下来,拉过被子盖上。

    “学姐你不生气了吗?”

    北条诚眨了下眼睛的问道,不过却没有得到回应,她就像是瞬间入眠了一样的一语不发。

    这是什么意思?

    他顿时有些纳闷,搞不懂清水熏这是在表达什么,怎么突然就不理他了。

    “那……我回去了哦?”

    北条诚试探性地说道,然而床榻上的她还是无动于衷,相当过分地无视了他。

    “晚安。”

    他迟疑了一下,忽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尝试着抬起一只脚将膝盖压在了床上。

    清水熏应该是能感觉到的,因为他使劲地把床垫都压下去了一点,睡在上边的她不可能没有得到反馈。

    可是她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默许我留在这里吗?

    北条诚喉咙滚动了一下,胆魄在这一刻被放到了最大,致使他直接就掀起了她身上的被子然后钻了进去。

    “已经这么晚了,熏学姐应该是特别困吧,这么快就睡着了。”

    他感受着被窝中的温暖馨香,脸色变得微妙起来,故意地小声自语着。

    即使北条诚这么说,身边给他传递着温度的少女,还是没有起来修理他的意思。

    这也让他完全地放心了下来,明目张胆地朝她靠近,然后从后面将她抱住。

    “好香。”

    北条诚将熏大小姐当作抱枕,脸也直接贴到了她只穿着纤薄睡裙的美背上,贪婪地呼吸着。

    自分手之后,这种和她亲近也不必胆战心惊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北条诚热情高涨。

    他用脸在她身上各种摩挲的同时,手也没有停下来,温柔地抚摸着她软嫩的腹部,当然再往上他就不敢了,绝对会被一脚踹下床的。

    “呼……”

    北条诚折腾了一会之后,就逐渐安分了下来,因为他感觉到熏学姐是真的已经入睡了。

    “被我这样摸着,怎么也能睡着?难道感觉很舒服吗?”

    他嘀咕了一句,以前和清水熏睡在一起的时候他都是拍她的背来哄她睡觉的,看来用脸磨蹭也可以。

    “熏学姐到现在也还愿意和我同床共枕,是说明复合的希望很大吗?算了还是先不要想这么多。”

    北条诚在闻着她身上的甜蜜气息,很快也陷入了梦境中,是个不可明说的美梦。

    ……

    “啊!”

    第二天将北条诚吵醒的,是一声错愕的惊呼声,来自清水熏。

    “怎么了吗?”

    北条诚有些不忿地睁开了眼睛,不过当看到了那张近在眼前的绝美脸蛋后,美梦被打搅的怒气就烟消云散了。

    “你昨天晚上在我睡着后做了什么?”

    清水熏面带寒霜,她凶狠地瞪着北条诚,二话不说地就把被子掀开,闷在被窝中的奇异气味顿时传了出来,是他们所熟悉的。

    北条诚这才感觉到裤子好像被什么浸透了,这让他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下意识地抬起手看了一眼,虽然手掌距离原来的体型还差很远,但确实变大了一号。

    情况显而易见,经过昨天后他又恢复了许多了,他记得第一次在梦里遗落到草原好像是十一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