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超能交易所 > 第二百六十一章 身手一般的警察

第二百六十一章 身手一般的警察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狂龙宇恒
    巨大的横幅上写着:电影明星郭柔萍小姐签字售书仪式

    无数的群众围拢在现场,还有很多记者在现场举着相机拍照。

    郭柔萍站在横幅下,诚恳地向着来宾们鞠躬致谢:“谢谢大家能来到我的签字售书现场,这本书里所写的都是我一些我真实的心境反应,希望大家看了以后能够喜欢。我也欢迎各位书友能给我来信交流,谢谢。”

    雷若妍引领着郭柔萍到了旁边的桌前,群众们自觉地排好队,等着领取郭柔萍签好字之后的书。

    郭柔萍认真地在每一书的扉页上签好字,递给面前的群众,并道着感谢。

    雷若妍带着微笑站在桌旁帮助维持秩序。

    忽然,一名拿了郭柔萍签名书之后,就边走边翻看的书友脸色大变,转身看着郭柔萍露出了轻蔑和鄙视的神情,随后其他人看着书也露出了异样的表情,甚至有人直接将书扔掉,并且转头指着郭柔萍大骂不要脸。

    郭柔萍诧异地看着面前的这些反应激烈的人,显得有些茫然。

    随后,一大批以前买了书的书友举着书来到,一边丢书,一边痛骂着:“这种下贱的书,还拿出来卖,不要脸!”

    众人纷纷将述扔在地上,骂的更加难看激烈。

    郭柔萍惊愕地看着众人,迟疑着拿起面前的书翻看,当他看到目录时,一下愣住:上面写的是我的第一次;与出租车司机的一夜;被乞丐蹂躏的经历等一些相当露骨隐讳的标题。

    郭柔萍赶忙在翻书中的内容,竟然也变成了以第一人称描述床笫之欢的内容。

    郭柔萍羞愤难当,赶忙将书合上,着急地:“怎么会这样?!”

    雷若妍假做惊讶,上前询问:“怎么了?!”

    雷若妍也拿起一本书翻看,随后赶忙扔下,羞愤地:“柔萍,你怎么写这种东西?!”

    郭柔萍着急地:“不是我写的,我写的明明是诗……”

    雷若妍愤怒地:“明明就是以你的口气写的床底小说,还什么和300个男人的不同经历,你也太不知廉耻了,写出如此有伤风化的东西,看来上次媒体拍到的酒店的照片,一定是你主动勾引薛凡的!”

    郭柔萍着急地辩解着:“不是的,真的不是,我没有勾引薛凡,这书也不是我写的……”

    雷若妍摇着头:“证据就摆在眼前,你狡辩也没有用!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我是绝对不会和你这种不知廉耻的人做朋友,绝交!”

    现场的观众也跟随着一起大声地指责痛骂着郭柔萍,她羞愤难当,转身逃离现场。

    雷若妍看着远去的郭柔萍,却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超能交易所晶石房间。

    江离看着晶石里的画面,无奈地摇头:“就算是报复,有必要把人家搞成这样嘛,唉……”

    南笙站在江离的旁边,轻轻摇头:“她的猜疑和仇恨,再加上女人天生的嫉妒,已经使她失去了理智,两个原本亲密无间的朋友,才会如此互相陷害。”

    江离着急地:“可她根本不知道,她真的冤枉了郭柔萍,的确是薛凡垂涎她的美色,要强奸她的……不行,我得去告诉她……”

    南笙伸手拦住江离:“就算你去告诉她真相,你觉得她现在能相信吗?!”

    江离着急地:“可她毕竟曾经帮过我,是个好人。”

    南笙:“纸里包不住火,真相总有大白的一天,如果她知道了真相以后,真的懊悔,还可以再来通过交易,进行挽回的……”

    江离回味着南笙的话,终于点了点头……

    几天时间过去了,雷若妍却始终没有出现。

    江离心神不安地:“明天就是雷小姐和薛凡的婚礼了,可她现在还没有来?!”

    南笙平和地:“也许她到现在还没有知道真相,又或者她即使知道了,也不想再进行一次交易。”

    江离着急地:“那她就会白白地嫁给薛凡那个伪君子,我不能看着她这样。不行,我得去看看。”

    江离担心地起身要往外走。

    南笙思索着,忽然开口:“等一等。”

    江离停住脚步:“怎么了?!”

    南笙:“还记得之前曾经出现过,阻挠我们生意的那几个神秘人吗?!”

    江离醒悟:“你的意思,是他们在背后捣鬼,所以雷小姐才没来交易?!”

    南笙点头:“这只是我的猜测,我就怕你一个人去见雷若妍,万一那些神秘人出现,你不好应对,我陪你一起去吧。”

    江离受宠若惊地:“好啊!”

    南笙和江离一起起身,红光闪烁,两人一起骤然消失。

    南笙和江离凭空出现在雷家外的街道。

    雷若妍身着一身漂亮的红色礼服,快速冲出家门,驾车离开。

    江离疑惑地:“这么晚了,她穿成这样,要去哪里?”

    南笙平静地:“跟上去看看,也就知道了。”

    雷若妍驾车来到了薛凡所住的别墅门口,急匆匆地下车敲门。

    保姆开门看到是她,先是一愣,随后试图阻拦:“雷小姐,明天才举行婚礼,按规矩,您今天不能见薛先生的。”

    雷若妍不以为然地:“你怎么那么老封建呀,我就让薛凡看一下我的礼服好看不好看。”

    保姆还在阻拦着:“那也不行,婚礼前夜,新郎新娘见面,不吉利的。”

    雷若妍不管不顾地往前走着:“你少拿这些吓唬我,我才不信见个面有什么不吉利的。”

    雷若妍快步向前走着,保姆不敢过分阻拦,只能高声喊着:“薛先生,雷小姐来了……”

    薛凡正和一女子在床上搂抱着,听到外面管家的喊声,慌张地松开女子,急匆匆地找着衣服穿着。

    房门被猛地推开,雷若妍一脸笑容地闯入:“薛凡,你看我的衣服……”

    雷若妍看着眼前的一切,一下愣住,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

    保姆在后面极力阻拦,看到这情景也不敢在出声,只能退开……

    薛凡慌张地躲闪着,用被子将身后的女子挡住。

    雷若妍反应过来,愤恨地怒视着薛凡,转身就要往外跑。

    薛凡匆忙地穿好裤子追上来:“若妍,你听我给我解释……”

    雷若妍回身狠狠地一记耳光抽在薛凡的脸上,恶狠狠地瞪着他。

    薛凡看着面前的雷若妍,有些害怕地摸着自己的脸,不敢再说话。

    雷若妍脱下自己身上的礼服外套,狠狠地扔在薛凡的脸上,快步向外跑去……

    雷若妍疯狂地在街道上奔跑着,她的脸上满是泪水。

    雷若妍伤心地想着,我真是瞎了眼,相信了薛凡这个伪君子……酒店的事也一定是他色心萌动,想要欺负柔萍,我真是错怪柔萍了,还那样伤害她,我真是太糊涂了!

    雷若妍加快脚步使劲地往前跑着……

    此时,郭柔萍的家里。

    郭柔萍满脸泪水的坐在桌前,她的眼前不断浮现着签字售书现场众人辱骂和奚落的情景,以及薛凡企图侮辱她的情景,最后是雷若妍也轻蔑地指责她的情景。

    郭柔萍伤心地:“我不是坏女人,我没有水性杨花,我是冤枉的……”

    泪水不断地流下,郭柔萍哀怨地:“我已经身败名裂,什么都没有了,连最好的朋友都抛弃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郭柔萍拿起面前的药瓶,迟疑了一下,打开药瓶,猛地将瓶子里的药片都倒进了嘴里,然后大口地喝水咽下……

    郭柔萍刚刚将药片咽下,房门被推开,雷若妍满脸汗水地冲了进来。

    郭柔萍看到是雷若妍,微微一愣,想要说什么,却已经精神恍惚,慢慢地倒下……

    雷若妍看到郭柔萍要倒下,迅速冲上前,一把将她抱住。

    雷若妍着急地呼喊着:“柔萍,柔萍,你怎么了?”

    郭柔萍精神恍惚地:“若妍,你怎么来了,你不是不理我了吗……”

    雷若妍着急地:“柔萍,是我错怪你了,我知道真相了,对不起……”

    郭柔萍看着雷若妍,眼中闪动泪光,想要说什么,却已经张不开嘴……

    雷若妍着急地呼喊着:“柔萍,柔萍,你醒醒啊,你坚持住,我要救你……”

    郭柔萍却已经瘫软了下去。

    雷若妍着急地呼喊着:“柔萍,柔萍。”

    雷若妍猛地想到什么:“超能交易所,他们一定能救柔萍!”

    雷若妍取出超能交易所的名片,就要呼喊……

    红光闪过,南笙和江离出现在她的面前。

    雷若妍激动地呼喊着:“快,快帮我救救柔萍。”

    南笙冷冷地:“你现在不恨她了吗?你想起你们从小到大的感情了是吗?!”

    雷若妍的眼前浮现出了自己和郭柔萍一起长大的种种情景,泪水慢慢地模糊了她的双眼……

    雷若妍哭喊着:“我想起来了,我都想起来了,我不该交易友情去害柔萍,求求你们,快救救她吧!”

    江离这才上前,伸出自己的手扶在郭柔萍的额头,伴随着周鹤鸣的手中白光闪动,郭柔萍开始有了反应,慢慢地恢复了过来……

    雷若妍惊喜地呼喊着:“柔萍,柔萍,你没事了?!”

    郭柔萍迷茫地看着眼前的雷若妍:“我怎么没有死呢?!”

    雷若妍激动地:“你不会死了,是他们救了你!”

    雷若妍感激地看向南笙和江离:“谢谢你们!”

    江离真诚地:“不要谢我们,希望你们通过这次的事情,明白朋友之间信任有多么重要,也明白友情的珍贵。”

    两人看着江离一起点头。

    江离和南笙缓缓点头后,红光闪烁,二人消失。

    雷若妍满是歉意地:“柔萍,我对不起你,我错了,你能原谅我吗?”

    郭柔萍使劲地点着头:“我不怪你,若妍,你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到什么时候都是……”

    雷若妍和郭柔萍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南笙和江离回到超能交易所的餐厅,拉克迎上前:“老板,有客在等。”

    南笙点头,与江离一起走进会客大厅。

    客座的沙发上坐着一个身着警服的年轻人陈宇。

    陈宇看着南笙,试探地:“这里就是可以帮我实现愿望的超能交易所吗?!”

    江离回话:“是的。”

    陈宇看着南笙,迟疑着说:“我是一名警察,我叫陈宇。”

    南笙礼貌地:“陈警官你好,请问你有什么愿望?!”

    陈宇有些尴尬地:“我虽然只是一名小警察,但其实我工作的时候特别的努力拼命,但是我却一个案子都没有破过……

    一个小偷手里拿着皮包在前面疯狂地跑着。

    陈宇身着警服,手持警棍在后面紧紧追赶。

    两人穿过街道,不断地躲闪着街道上的行人向前追逐。

    小偷冲进了一条狭窄的小巷,陈宇也毫不犹豫地追了进去,两人又在小巷内展开了追逐。

    小偷继续向前跑着,前面是一条死胡同,已经没有了退路。

    小偷无奈地停下了脚步,扶着墙大口地喘着气。

    陈宇也停了下来,远远地看着小偷,也哈着腰使劲地喘着。

    陈宇缓过来以后,从腰间摘下警棍,慢慢走近小偷:“跑啊,使劲跑啊。”

    小偷看着陈宇却不说话,只是抬头吹了一声口哨。

    小巷旁边的几户人家的门都打开,每扇门内都走出数名手持木棍的强壮男子,一起狠狠地瞪着陈宇。

    小偷指着陈宇:“就是他!”

    陈宇感觉到不妙,转身就跑。

    数名大汉挥动木棍追了上去……

    陈宇被数名大汉追上,残酷殴打嚎叫。

    大汉们和小偷一起得意地笑着离去。

    陈宇瘫坐在地上,遍体鳞伤,鼻子也冒着血,只能无奈地看着他们离去……

    超能交易所会客室内

    陈宇痛苦地看着南笙:“我的能力和身手都很差,所以我想获得一套异于常人的擒拿格斗技巧和超快的速度,这样可以更好的抓捕罪犯。可以吗?”

    南笙看着陈宇轻轻点头:“只要你付出等价的东西来交易,这个愿望很容易实现。”

    陈宇欣喜地:很容易吗?!为了获得身手,我拜了很多师父,学了很多拳脚,但是效果并不明显。你真的能帮我改变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