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假如被巫女缠住 > 78.腐败的王朝

78.腐败的王朝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掠过的乌鸦
    “请尽情享受王朝绘卷的世界!”

    “速射5号烟花,Starmine!”

    “《源氏物语》永存!源氏永存!”

    烟火大火主持人的声音,通过现代设备,一直传到云层。

    神林御子迷人的睫毛,如蝴蝶翅膀般颤抖,回过神来。

    她看着源清素,这家伙还在温柔又肆意地吸裹着,一阵阵酥麻感正从舌尖传遍她的全身。

    神林御子水润的眼睛逐渐变冷。

    下一刻,云舟突然破了一个窟窿,源清素掉了下去。

    “怎么回事?”源清素下意识使用神力,结果没有任何反应,低头一看,「神巫绫」变成的细带,正绑在他身上,散发着金色的光辉。

    他看着远去的小舟,小舟上站立的如梦似幻的身影,满足地叹了口气,回味无穷地闭上眼睛。

    耳边全是风声,他沉静在过去的世界。

    快撞到一座红色和风桥的时候,细带突然停滞,然后又松开,源清素从一米高的位置摔了下去。

    没摔在墙上,而是擦着栏杆,滚到墙边的小平台上。

    撞到了人,两个穿浴衣的少女,看样子刚上高中。

    其实也没撞到人,源清素反应过来,从两人中间擦了过去,因此他自己差点真的摔桥底下去,幸好抓住了小平台边缘。

    “啊!”少女们的尖叫声刺入耳朵。

    源清素还没来得及说话,脸上一凉。

    他睁眼看去,穿一黄一蓝浴衣的少女们,颤抖地搂在一起,惊恐地俯视他。

    源清素看了眼小平台的地面,除了两位少女穿木屐的脚丫,还有装刨冰的杯子。

    “那个,还要吗?按照三秒定律,其实还可以吃。”源清素微微抬头,示意自己脸上的刨冰。

    “不、不了,谢谢!”黄色浴衣的少女,尴尬地朝他竖起手。

    源清素又看向另一位:“你呢?”

    “你是傻瓜吗?还是变态?”蓝色少女镇定下来,语气凶巴巴地骂道。

    “非要选的话,变态吧。”源清素回忆自己刚才做的,说着,他突然意识到脸上的凉意,伸手抹掉刨冰。

    他只是心情好到快要跳进河里游泳,怎么会真的想让两位女高中生,吃他脸上的刨冰。

    对不起神林御子的事,以前就不说了,今后绝对不能做!

    “你没事吧?”黄色浴衣的少女,从惊吓中缓过来之后,望着靠一只手吊在那儿的源清素。

    “没事,谢谢。”源清素爬起来,“抱歉,把你们的刨冰弄掉了。”

    他往兜里摸去,出来时,只想着在天上泛舟,根本没带钱。

    “不、不用了!”黄色浴衣少女,看出他的想法,连忙说,“你也是被人从桥上挤下来的。”

    “那可不一定!”蓝色浴衣的少女说话咄咄逼人,“说不定是偷看我们的衣领,结果看得太入神,自己栽跟头了。”

    “诶?!”蓝色浴衣少女,惊恐地捂着领口。

    源清素:“”

    “把你们吃的弄地上,真的非常抱歉!”他再次道歉,然后翻回桥梁。

    “清素哥?”就在他翻桥时,桥尽头传来一道声音,很甜美。

    源清素看去,是源清美。

    她身边站了源清音、藤原紫乃,还有几位一看就是各家族大小姐的少女们。

    她们个个穿着漂亮的浴衣,手里或拿金鱼,或拿刨冰,或拿团扇。

    “源清美!”源清素跳到桥面,“你来得正好,这两个小姑娘的东西被我弄掉了,你帮忙补偿一下!”

    边说,他边朝人群走去,黑色神力鼓舞,眨眼消失在布满烟花的夜空。

    对于刨冰被吓掉的两位少女,他是消失在人声鼎沸的人潮中,如宇治川水面倒映的烟花,好像梦里的场景。

    “哦,好!”源清美连忙应道。

    等源清素不见了,她看向两位稚嫩的少女:“你们还是学生吧?哪个学校的?”

    ◇

    「神巫绫」飞回来,轻轻缠在腰间,勾勒出腰肢的纤细与曼妙。

    神林御子立在云头,俯瞰夜空中绽放的烟花,心也跟着烟花砰砰直跳,身体依旧火热。

    但烟花转瞬即被黑夜吞噬。

    就好像人力,在妖怪面前,也不过是秋风中飘零的一片树叶。

    夜风吹着,一丝凉意爬上她的心头。

    神林御子打算,在纳凉祭之后,带源清素去看看妖怪肆虐下,普通人的真正生活。

    源清素冲破云海,落到云舟上。

    神林御子转过身看着他。

    她微带怒气的脸庞,美丽得让人不禁想要拥抱她。

    “没有下次了。”神林御子冷声说。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源清素昂首挺胸,视死如归。

    神林御子眸子变成金色。

    “等等!”源清素连忙喊停,“我错了。”

    神林御子双眼刚暗下去,他又说:“我会负责到底,最好现在立刻马上回东京,去区役所领取婚姻登记表。”

    “你以为我不会杀你?”神林御子语气冰冷。

    “嗯。”源清素直勾勾望着她的眼睛,嘴角含笑。

    神林御子被他看着,只能哼一声,又说:“不杀你,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把我关在白山神社?”源清素说,“我求之不得。”

    神林御子看了两秒,说:“不管你是用写情书的深情,还是现在胡搅蛮缠的无赖,所有一切都是徒劳。”

    她的语气缓和下来,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四月到八月,”源清素说,“四个月的时间,我就得到了你的初吻,距离得到你整个人还远吗?”

    神林御子转过身去,不打算继续聊下去。

    烟花燃尽,天空黑的让人害怕。

    低下头,苍穹下,二十万人参与的宇治川烟火大会,也开始散场。

    源清素继续往下说:

    “远也没关系,哪怕用上一辈子才能第二次接近你,我也乐意。

    “不过,我还是希望能在满20岁之前得到你,然后我们一直在一起,直到80岁。

    “等都死了,我这身没什么用处的骨头,也要和你的灵骨埋在一起。”

    “神林小姐,”源清素凝望神林御子的背影,“这世界上的确没有什么永恒,太阳也会熄灭,但两个人在一起六十年,死后埋在一起,这点事根本算不上永恒,是世界上确确实实存在的。”

    金色神力的包裹下,小舟离开云海断崖,朝来的方向驶去。

    源清素没有一点挫败,反而悠闲地躺在舟头,双手正在脑后,嘴里哼着歌。

    今晚超乎预料地和神林御子接吻,已经满足到让他觉得活到今天真是太好了。

    可惜这辈子不够苦,配不上这个吻的美好。

    太苦也不好,他苦,不是他一个人的事,四国的母亲会更苦。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领着神林御子回去见母亲,以女友的身份。

    将来会不会两人做错事,一起被罚跪?

    “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不知不觉,十分钟竟然已经过去了,神林御子开口说。

    “名满天下的巫女、纯洁、守护弱者,拥有慈悲般的温柔、将要做的事情坚持到底,嗯还有着崇高的使命感,甘愿为那些凡人奉献自己的力量、具有责任心。”

    源清素想到一个说一个,越说越觉得,所有褒义词都可以用在她身上。

    舌头很好吃之类,他想了想还是没敢说。

    “既然知道,你应该明白,你做的一切,不是徒劳又是什么?”

    “听·不·见”源清素高声说,“我已经去了无边的远方,正在追求人生最终极的意义!”

    说完,他继续大声快乐地唱起歌,不和神林御子说话。

    要说固执,两人不相上下。

    流云飞逝,两人回到京都,落在平安神宫的神苑。

    分开之前,源清素把侧脸递过去:“神林小姐。”

    “做什么?”神林御子疑惑地看着他。

    “不亲的话,我就不回去。”

    神林御子纤细的小蛮腰一扭,一脚将他踹进池子,干脆利落。

    “呸呸!”源清素吐掉嘴里的睡莲叶子,“不亲就算了,为什么要踹人?我还打算十年不刷牙!”

    “你今晚真的疯了。”神林御子说。

    “疯了,我也感觉自己对你是真的疯了。我怀疑这是什么阴险的咒法,专门迷惑人的心智,神林小姐,你知道这种咒法吗?我倒是知道一个爱!”

    源清素在池子里说着令人起鸡皮疙瘩的话,神林御子已经被恶心得走了。

    她回到栖凤池边的住所,打算修炼一会儿,却无意识的抚摸着嘴唇。

    依稀间,似乎还有搅动的甜蜜触感残留着。

    源清素今晚说的每一句疯话,她当时以为自己没听,现在却一句接一句地想起。

    怎么也无法进入修炼状态,她甚至觉得金色神力都暗淡了,不复平时的明艳。

    神林御子干脆离开静室,来到客厅,看白子和小蝴蝶下棋。

    但也只是眼睛在看,心依然在宇治的烟火中。

    她无奈地揉着内心,轻轻闭上眼睛。

    “御子大人,你累了吗?”小蝴蝶用像小孩子般天真的声音问。

    “嘘!”白子掩住她的嘴。

    小蝴蝶的说话声,神林御子听见了,但她睁开眼,也仅仅是睁开眼,视线望着虚空,心里在想别的事。

    白子看着主人,觉得她出神的样子好让人心疼,但又好漂亮,漂亮到明明知道她现在很可怜,依然想让她一直这样下去。

    苍龙池边,唐风建筑四周,神明之气五彩斑斓。

    源清素从未这么认真修炼过。

    他对奇迹从来不报期待,发生也好,不发生也好,他坚信人生是靠自己一点一点争取来的。

    既然要追求神林御子,自然要足够强大,强大到能让她安心放下神巫的职责,而不是靠着爱,让她受着需要艰难选择的痛苦!

    可惜的是,他与红黑恶龙的残骸合体,都差点死去。

    要不然将一只活的「县级」妖怪变成兽身,无穷无尽的神明之气,再加上他的咒法,那就真的天下无敌。

    第二天,两人没去逛旧书店,带着白子和小蝴蝶,去宫里的神泉苑,看人求雨去了。

    高野山的空海大师,也曾在这里求雨,施法招来天竺无热池的善女龙王,降下了三天三夜的甘霖,法力不可思议。

    贵族可以随意进出神泉苑,所以围观求雨的人不少。

    宫内的女官们,也都站在偏殿、游廊、虹桥上观看。

    “回转清白,改易阴阳!”

    “龙神俱会,大雨洪流!”

    各种咒法神通,在龙王庙爆发出绚烂的光彩。

    源清素甚至看见有人念诵奏表,请东海龙王下雨的没成功。

    “我们有什么祈雨的咒法吗?”他问神林御子。

    “你要学?”

    “真有?”

    “巫女会祈雨不是很正常吗?”

    “也是,不过学就算了,我打算苦修神力,争取早点能真正替你分担神巫的责任。”

    神林御子不置可否,倒是想起另外一件事:“你回去写封保证书,保证不再发生昨天晚上的事。”

    “啊?”源清素愣住了,没想到居然还要写保证书。

    这时,一人求雨成功,天上猛砸般下起滂沱大雨。

    源清素正感叹国家机制一旦运转起来,简直改天换地,几乎没有办不到的事情时,雨又突然停了。

    众人一片喧闹,女官们嬉笑起来。

    求雨成功的人,正得意着,准备去同样位于神泉苑内的‘乾临阁’领赏,一时间呆在原地。

    “那个人好好笑!”一阵女人们的欢快笑声靠近。

    源清素原本没留意,但听见源清美的声音,所以看过去。

    在他眼里,这些女人的一举一动,还有笑声,都有一种做作的味道,似乎是为了笑而笑。

    不过脸蛋都很标致,穿着华丽的和服,虽远远不如姬宫十六夜惊艳华美,但也像原野上的一朵朵小雏菊。

    附近的贵族男子们,倒是像雄鸟倾听雌鸟的鸣啭一样,看着这些贵族小姐的两眼,闪着炙热的光辉。

    “清美。”源清素招呼一声。

    “清素哥!”源清美应道。

    她周围的贵族小姐们,纷纷看过来,随后凑在一起说了什么,齐齐偷笑。

    “你过来一下。”源清素说。

    “好嘞~”源清素穿着端庄的和服,却以一种活泼的姿势走过来。

    “有什么事吗,清素哥?”她甜甜地问。

    “昨天晚上,你帮我补偿那两个人了吗?”

    “嗯~”源清美乖巧地点头,“我问了她们的学校,然后让京都大学联系了,两人这几天快的话今天,就能收到提前录取的通知。”

    “”

    “不好吗?”源清美歪着头,“她们都是学生,送钱也不好,所以想到这个。”

    “没事。”源清素也不好意思说,自己只是打翻了别人的刨冰,“对了,等纳凉祭之后,我去一趟宇治,到时候清美你有空的话,带我转转可以吗?”

    “好啊好啊!大家都想你去呢!”

    “真的大家都想?”

    “嘿嘿。”源清美不好意思地搔搔脑袋,突然又拍着胸脯保证,“不过清美我是肯定欢迎清素哥你的!”

    “是嘛,谢谢。”源清素笑道。

    “贵族间,堂哥堂妹也能结婚,是不是?”神林御子突然说。

    “什么?”源清美愣了一下,随后点头,“嗯~,可以哦。”

    “清美,你和你的朋友去玩吧,我到时候找你,”源清素说,“神林小姐吃醋了。”

    “好的~”源清美一边往回走,一边以好奇的目光,来回打量源清素和神林御子。

    等她走后,源清素对神林御子说:

    “关西的贵族真是腐败任性,大学名额说给就给,不过有【京都之主】这样的统治者,这些人会这样也不奇怪。”

    “在说什么呢?”姬宫十六夜笑吟吟地从桥对面走过来。

    “关西朝廷腐败的事情。”看见她,源清素同样笑起来。

    “腐败?”姬宫十六夜问。

    “对,就我接触到的一条真哉,虽然是我的亲戚,但公务时间带我去花街;还有源清美,让人直接进京都大学;对了,最严重的是那个真田初,拿一百万円给舞伎买书,害得我买不了。”

    “是腐败,不过这种不大不小的事,很难处置,你有什么好的意见吗?”

    “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这一切都是【京都之主】做出了错误的表率。”源清素指着龙王庙求雨的那些人。

    “意思是”姬宫十六夜压低声音,“推翻她?”

    “不愧是我的挚友。”源清素鼓掌道。

    过了一会儿,来了个女官。

    “清素大人,陛下听说您也懂祈雨,让您上去试试。”女官说。

    “祈雨?我?”源清素指着自己。

    随后,他看向姬宫十六夜:“你说的?”

    “没说啊。”姬宫十六夜同样一脸困惑,“我只是说你无书不读,无所不知,没有不擅长的事。”

    “我的确是这样的人,但说出来会不会太狂妄了?”

    “清素大人,”女官催促道,“陛下等着呢。”

    “”源清素用赶赴战场的眼神,看了看两位巫女。

    神林御子开心地笑了,姬宫十六夜一脸担忧地送行,还扬了扬手里的帕子。

    “你,”源清素下了虹桥,指着假模假样的姬宫十六夜,“可恶!”

    “哈哈哈!”姬宫十六夜也忍不住了,笑得俯倒在神林御子的肩上。

    随着源清素靠近龙王庙,四周的贵族小姐、女官们,纷纷看过来。

    虽然说不在乎外界的目光,但也不能丢人啊源清素坚定了推翻【京都之主】残暴统治的念头。

    因为是陛下的命令,他不用排队,来到龙王庙就能开始求雨。

    源清素哪里会什么祈雨咒,红黑巨龙之身倒是能汇聚乌云,但不能下雨。

    没办法,他只好一字一句,背诵前面那位修行者请东海龙王下雨的奏表。

    “御陛下:慈恩广播,息火日于长空;法雨宏流,赐金波于大地。兴腾云雨,遍洒人间,天垂甘雨,地涌灵泉,草木滋荣,田畴丰稔”

    东海龙王很给面子,居然撒了几滴下来。

    小姐、女官们很失望,男性们看热闹,源清素回来时,却眉飞色舞。

    “如何?!”他问两位巫女。

    “不会是刚好要下雨吧?”姬宫十六夜看着天。

    “不可能!这就是我求下来的!”源清素笃定道。

    “好好,算你求下来的,但是,”姬宫十六夜笑吟吟地瞅着他,“如果你在纳凉祭上,也这么两三滴,满足不了我,有你好看的。”

    “我们三个,受贵族教育最多的是你,最下流的也是你,十六夜。”源清素肯定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