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财务自由后的日常 > 0358 来自饱汉子的叹息【11400】

0358 来自饱汉子的叹息【11400】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指数涵
    包间里,李民达很疑惑,顾笙也很疑惑,两人互相对视一眼,感觉这里面有故事。

    不过叶修没说什么,他们不好说,成年人,都具备克制好奇心的能力。

    叶修倒了杯茶,这家店的绿茶不错,喝了一口以后,然后看了看他们俩:“你们这是什么牛马表情?”

    李民达挠挠头,表情疑惑:“你这是……遇到熟人了?”

    叶修点点头。

    也算是熟人吧,不过现在已经是陌生人,熟人已经是曾经了。

    “看样子就知道,人家都不认识你,你不会是认错了吧?”

    顾笙很确定自己的判断,因为那几个服务员里,没有人看到叶修以后,表情有变化。

    作为心理医生,她能通过表情判断一些东西。

    进来到出去,就是变化,大概也是因为叶修长得帅,还有喊住其中一个服务员,产生的惊讶。

    这是正常情况,男人看见美女,还会多看一眼呢。

    这一点上,大家都一样,顾笙偶尔都会翻翻网图。

    偶尔还会……奖励自己一次。

    叶修笑了笑:“也有可能是认我错了,管它呢,到时候问一下就知道了?”

    其实认错了也好啊,叶修没想过会再见的。

    李民达看了看叶修的表情,什么都判断不出来,顾笙在这里他大概是不想说。

    他摸了摸下巴:“看这情况,是那个水汇的?”

    他决得自己的猜测,才是正确答案,大概是人家不好说认识他,再见面,毕竟有点尴尬。

    叶修不好意思当面问,可能就是因为这个,上帝和服务上帝的关系,谁也想不到,还能再碰面。

    嗯,应该是这样。

    叶修:“……”

    脑子里没点正常人的思路,全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在兄弟眼里,自己就是这样的形象,就是无意之间,遇到熟人,都可能是*技*师。

    “你果然是头花花公子!”顾笙说了一句。

    一头,这就很过分了,叶修可不会承认,自己是衣服牌子。

    他们自己脑补,还脑补到错误方向的,叶修摇摇头,懒得解释。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没认错人怎么办?被人家知道了,你不得尴尬死。”

    李民达挠挠头,不是?

    看这反应不像是,那就奇怪了,熟人都不在深市,怎么会遇到熟人呢?还不认识叶修,这就更奇怪了。

    很多年没见面?

    “我们就别瞎猜了,赶紧吃东西吧,这一桌,好几千呢!等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顾笙拿着筷子指了指菜,夹起一块干煸龙筋,味道一级棒。

    贵还是有贵的道理的,起码这味道就很赞。

    顾笙叹息,她要是和叶修一样有钱的话,一点要每天挥霍一顿,吃完一家馆子的菜,再换另一家吃。

    这种日子,神仙不换。

    叶修和李民达动作很一致,盛汤,盛饭,然后才开始吃菜,再后才是吃饭。

    李民达夹了一筷子鱼肉,感觉特别鲜香,不愧是叶修找的地儿。

    “味道真好,我就说主持挑地方有一套的,每次换地方吃饭,都是味道特别好的那种餐厅。”李民达点赞了叶修,并夸奖了一句。

    就这?试问谁不知道?

    叶修毫无感觉并继续扒着饭,被关了几个小时,还真有点饿了,特别是今天早上,就没吃多少东西。

    出来好几个小时了,才混上一顿饱饭,今天可算是倒霉到家了。

    李民达也饿了,他早上就吃了两个肉夹馍,还吃不习惯。

    于是两人你一筷子,我一筷子,菜吃的很快,眼看着快没有菜了,叶修看了看顾笙。

    “狗仔小姐,麻烦加几个菜,我们还没有吃饱。”

    顾笙:“……”

    几千块钱的东西,他俩还没吃饱,不知道该给饭店大差评,还是应该说叶修和李民达饭量大。

    感觉这钱花的好不值得,吃大肉包子的话,能让他们吃几个月。

    最气人的是,叶修好像就请自己吃过一顿饭,其他的都是都是她请客的,明明那么有钱,铁公鸡。

    顾笙喊了一下服务员,又加了两个菜,顺便还给叶修他们多拿了一桶米饭,刚好凑两个饭桶。

    五分钟后,叶修吃饱喝足,然后把最后一碗鱼汤喝掉,然后拿着牙签叼在嘴里。

    顾笙侧目,这小子痞帅痞帅的。

    有些人做这个动作的时候,不伦不类,有些人叼个牙签,看起来就是很赏心悦目。

    叶修就属于后一种人,刚认识就发现他其实蛮帅的,现在这种感觉更明显了。

    有女朋友以后……男人会变帅?不是女人变得更漂亮吗?

    顾笙一脑子疑惑。

    “咳咳,不要这么看着我,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比你飘了,你知道的,再说了,我们是朋友,虽然你举报我。”叶修说道。

    发现顾笙看来他很久,叶修提醒了她一下。

    虽然自己很靓仔,你也不要这样肆无忌惮的嘛。

    影响不好。

    顾笙:“……”

    “听说这种牙签都是回收以后,洗干净,消毒无菌以后再用,这是无签!嗯,无毒牙签,你不膈应吗?”

    叶修:“……”

    本来不膈应,你这样一说以后,我就感觉很膈应了。

    明明就是很舒服的心情,被她一下子就给破坏的干干净净。

    顾笙也是个聊天终结者,还是2D聊天终结者。

    不谈这个话题,叶修刚好有事情,准备求助她一下。

    “有没有什么靠谱一点的求婚公司?我这边准备找人,帮我整了方案来着。”

    叶修已经找过一些公司,但是给的方案叶修都不太满意。

    顾笙在深市混的久,然后她现在干的行业,接触的人比较多,叶修觉得她可能有这方面的朋友。

    顾笙看了看他:“我这种穷人的朋友圈子,可赶不上叶先生,叶先生振臂一呼,不应该有千八百家公司赶着来报价?”

    有钱人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找她不是更没有用?叶修显然高估了她的实力,不是什么事情,她都能解决。

    不过叶修正儿八经的问了,她还是正儿八经的回答一下。

    “再不济,你也该找深市,或者魔都的顶级策划公司吧?问我干嘛?我是心理医生,我又不是婚礼策划工作室。”

    顾笙又开始橘里橘气了,叶修揉了揉额头。

    要是和她说的这么简单就好了,事情早就落实了,问题是那些方案他看得*蛋*疼。

    一家顶级公司的方案拿出来,和工作室的方案差不多,结果工作室的报价比顶级策划公司低了五倍。

    真特么当自己是人傻钱多的憨*批*吗?

    叶修有钱,但是不代表他傻,这年头做事情,那个不是货比三家?叶修买东西都是,更别说这种重要的事情了。

    所以,顾笙这个想法不行,不是大公司,就一定能给出特别好的方案。

    “你以为我没有找过吗?只要是他们的方案我不满意,感觉老瓶装新酒,完全没有那种惊喜的感觉,而且还特别坑人,把我当傻子宰。”

    说起这个就气,叶修直接把这几家公司拉黑名单了。

    李民达一愣,叶修这要求,怕是不低了,连这方面最好的公司给的方案,他都不满意,找小公司,那不是更扯*蛋。

    强者恒强,在哪里可都是一样的,任何在头部的企业,都有自己的两把刷子。

    大企业搞不定的单子,小企业也不一定能搞定。

    顾笙撇撇嘴,你钱多,肯定把你当傻子宰,反正不行大不了退钱就是了,不砍一刀,怎么知道能拿多少?

    “我回头帮你留意一下吧,你这种情况,大公司才能面面俱到,小公司也就只能绞尽脑汁,出个脑洞大开的方案而已还是要大一点的公司配合。”

    她没说一定能找到,先找一下看看,遇到有合适的,就和他说一下,没有的话,爱莫能助。

    顾笙吃了个龙爪,其实就是个鸡爪,只是这些鸡爪个个都比较大,肥,看起来好看一些。

    菜单上都备注了,菜品以实物为主,图片仅供参考。

    “好,那就麻烦你了,你朋友多,帮我留意一下,有消息的微信弹我一下。”叶修抱拳:“感谢顾女侠相助,大恩大德,下辈子,慢慢还!”

    顾笙:“……”

    凑不要脸,透支信用卡逾期,都没有你这脸皮百分之一厚。

    还下辈子,遇到不遇到都是两回事。

    叶修吃完了不少时间,两人还在慢条斯理的吃,李民达看了看叶修,把米饭吞掉:“你这是要准备求婚了?求婚完了是不是就订婚了?”

    叶修点点头,主要是确定好了已经要订婚了,才先求婚,不然感觉挺遗憾的。

    总要把该有的流程和仪式感给李想,如果是没钱的话,简单点就简单点了,又不是没钱,叶修想整个难忘一点的求婚仪式。

    所以叶修给策划公司的要求,就是难忘!

    策划公司:MMP!

    最后不欢而散。

    “你这么快?我还以为你要过完今年……”李民达突然惊讶:“不会是有了吧?你要当爹了?”

    才在一起几个月时间,这么急干嘛?

    毛轩急是因为他妈妈,还有就是因为孩子。

    叶修急个锤子。

    叶修:“……”

    他像是那么没谱的人吗?还奉子成婚,继续爸妈,又不是不同意他们结婚。

    叶修无语:“你以为我是你?丈母娘他们早就答应了,巴不得我们早点结婚呢,再说了,今年订婚以后,我们就在一起一年了。”

    顾笙想了想,确实是有点快了,满打满算还没有一年,这就订婚?这都快赶上闪婚了。

    很多人都是谈个两三年才结婚,起码意思两年左右。

    “我们这种情况,不一定要非要在一起好几年,感情到了,就可以结婚。”叶修笑了笑:“我还蛮期待婚后的。”

    顾笙:“……”

    这喧嚣的幸福,有点吵闹,杀伤范围有点大啊。

    顾笙有被伤害到,她现在,已经见证了很多朋友结婚了,他还是孤零零的单身狗一条。

    狗这个年纪都应该死了。

    还不知道自己的真命天子在哪里,有可能的话,希望他快点出现,少去舔那些不属于他的女生。

    毕竟她这个正宫娘娘,已经等很久了。

    “真幸福,看到没有,我这个单身狗,留下了羡慕的泪水。”顾笙夸张的说道。

    看着别人一个个都结婚了,其实多少有点焦虑的,当然这种焦虑,很容易被忙碌掩盖,但是焦虑还在,并没有消失。

    特别容易触景生情。

    李民达想了想,觉得叶修说的没毛病,感情到位了,就可以考虑结婚了。

    他的情况,和叶修差不多,当然不是指条件,他就是个普通人,房子落实了,感情到位了。

    就差钱馨爸妈那边答应了,他们有点反复横跳。

    但是钱馨很坚决。

    “我大概也快了,房子买好了,把钱还你,看看还有多少积蓄,然后就该考虑结婚的事情了。”

    李民达也想结婚了,毛轩孩子都有了,他们还在谈。

    说好一起做单身狗,结果毛轩跑最前面,说好一起结婚,毛轩又第一个跑前面,当爹这个事情,他还是第一个跑在前面的。

    每次都在是他提议,每次都是他反悔,凑不要脸的狗东西。

    听到李民达这么一说,顾笙叹息,他们都准备结婚了,她还不知道去哪里找男朋友。

    “叶修,我们还是不是朋友?”顾笙问道。

    叶修感觉这个话里面有陷阱,就像是借钱一样,先套话再提的感觉,于是叶修很谨慎的看了看她。

    “你说说看,我再考虑回答你,是不是朋友这个问题!”

    顾笙:“……”

    这家伙还真是,谨慎的过了头。

    “你看啊,你女朋友,我帮你牵线搭桥的,你是不是应该帮我找个男朋友?”顾笙说道。

    叶修:“……”

    “你好,顾医生,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顾笙:“……”

    好吧,叶修不要脸,她已经不是第一天知道了。

    再说指望他,也不一定能指望的上。

    叶修想了想,他朋友不多配得上顾笙这个条件的,好像找不出来,这种事情,也不能生拉硬拽。

    不是他不想帮忙,完全是没有合适的人选。

    “我去大街上,给你拉一个行不行?还是看看垃圾桶里有没有,给你捡一个,或者给你个会员卡,世纪佳缘的你要不要?”

    顾笙:“……”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万丈高楼平地起,找对象完全靠自己。

    至于世纪佳缘会员卡:“会员发我手机上!”

    叶修:“……”

    好吧,低估了干心理医生的女人,底线这种东西,她可以不要的,会员可以留下用。

    “吃饱了,我们回避一下,你看看是不是熟人,不是就早点下来。”顾笙说道。

    刚才叶修没有说,那就最好回避一下,他可能有什么话要对人家说。

    顾笙情商并不低,不是那种无脑女生,不然也不可能把一家不少的心理诊所撑起来,还做的有声有色。

    她很会察言观色,这是技能之一吧。

    李民达也点点头:“我们在楼下等你,你已经有李总了,不管怎么样,千万不要胡思乱想啊!”

    临走之前,李民达还苦口婆心的叮嘱了一下,免得叶修犯错误,毕竟在他看来,兄弟是有义务提醒一下的。

    叶修:“……”

    就是没有李总,他也不可能胡思乱想,李民达这想法就很无语。

    担心什么不好,担心这些。

    “我只是看看是不是熟人而已,你们出去的时候,帮我喊一下吧!”叶修说道。

    两人离开包厢。

    叶修端着茶水,看着街对面,深市,其实还算热闹,只是热闹这些东西,向来都是表面的。

    叶修也没有等多久,敲门声就响起来了。

    砰砰砰……

    “进!”

    她穿着一身简单的汉服,年龄不小,看起来大概是三十多,不到四十岁的样子,头发拢起来,显得干净利落。

    脸上还带着疑惑的表情,显然不知道为什么叫她进来。

    她在这边上班时间不短了,但是从来没有遇到叶修这种客人,吃饭就吃饭,喊她来有什么事?

    “先生您……”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叶修打断了。

    “我是叶修!没认出来?”叶修问道。

    她愣了好几秒,仔细看了看叶修,然后恍然大悟:“表弟还记得我,我居然没有认出来你!长大了!和以前变化有点大。”

    她还记得叶修以前的模样,和现在有不少区别,那时候还是一脸稚嫩,现在已经看不出来了。

    她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叶修还能认出来她。

    “很久不见啊,嫂子!”叶修喊了一句,语气有点复杂。

    很多年不见了,确实是好久不见。

    她笑了笑:“好多年了啊,你小子,我离开那会儿,还在上高中吧?现在都能来这里吃饭了,都成大老板了!”

    物是人非,好几年了,很多东西已经不一样了,叶修能喊她一声嫂子,她感觉内心其实更复杂。

    那时候的少年,现在都已经成熟稳重了。她是看着叶修长到十六七岁的,如今的叶修,气质判若两人。

    她刚见到的时候,完全没想到。

    叶修做起一张椅子上,她坐在另一长椅子上,两人互相看了看,话题不多,叶修也没有准备深聊。

    就是见见,确认一下,说几句话就行了。

    “我现在过的挺好的,有了新的家庭,有了一个儿子,公公婆婆对我也挺好的,老公虽然赚的不多,但是没有什么坏脾气,也很努力,日子虽然穷,但是过的还是挺舒心的。”

    叶修点点头,虽然这些话,大概不是说给他叶修听的。

    “过的好就行,证明你的选择没错!”

    对于这个,叶修没什么说的,不好或者好,都是她自己的选择,能过的好,当然更好。

    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多的话说,叶修沉默下来。

    有点欲言又止的她看了看叶修:“浅浅……她还好吗?”

    不出意外,她还是会问这个问题,再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孩子。

    “挺好的!长成大姑娘了,很漂亮,很懂事,也很努力!”叶修回答。

    听到这话,她眼睛有些酸,她现在都想象不到,女儿说何等模样。

    “她应该很恨我这个妈妈才对,当时……我真的是已经没办法了!”她哽咽的说完这句话。

    叶修叹息,选择人生,还是选择孩子,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大概都是很残酷的。

    不过她已经做了选择。

    叶修不知道怎么和她说这个事情,其实沈浅浅并没有恨她什么,当然也没有期望什么。

    她的人生里,确实缺少母爱,但是她已经从那段时光过来了,从睡觉都在哭的阶段,慢慢适应过来。

    现在沈浅浅的心态,大概是希望眼前这个人,过的好吧。

    然后互不打扰。

    毕竟说原谅,对她来说也太残酷了,不是吗?

    “她挺懂事,成绩也好,虽然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委屈,但是塑造了一个很优秀的人格。”

    听到这话,她就忍不住哭出来了,叶修都知道她受了不少委屈,那她受委屈不是更多?

    是不是爷爷奶奶还是重*男*轻女?还是后妈对她太苛刻?是不是受委屈都找不到人说?看到别人都有妈妈照顾,就她没有,她应该更委屈吧?

    这几年的时间,她也不知道要吞掉多少眼泪,多可怜啊!

    平心而论,她这辈子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就只有女儿,是她一辈子的亏欠。

    “都是我不好,我太自私了,只顾着自己,让她受那么多罪,我不是一个好妈妈,我不是……。”大滴大滴的眼泪掉下来,她内心充满了自责。

    叶修叹息。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

    她可怜兮兮到处找妈妈的时候,你不在,她被后妈欺负的时候,你也不在,她成天做家务,干活的时候,你还是不在,最难最委屈那段时间里,你都不在。

    唉~

    “嫂子,她现在过的挺好的,学习努力,也能自己赚钱,想吃什么,想买什么,都能自己买,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

    “你现在也有自己的家庭,浅浅挺好的,就是他们照顾不好,我也会照顾她!”

    叶修只能这样说,给她传递一点好的消息。

    山鸟与鱼不同路,再见容易再见难。

    最残酷的事情莫过于,你在很小的年纪,也曾经有母爱,在你懵懂的年纪,却突然消失了。

    叶修还记得,他抱着半夜惊醒,拼命挣扎着大喊,要找妈妈的沈浅浅。

    脸上全是泪,睡的枕头被她哭湿了一大半,那时候她老问叶修,是不是她不乖,妈妈不要她了。

    是不是她听话了,不调皮了,妈妈就会回来。

    后来啊,她就逐渐沉默寡言了,很长一段时间里,她不爱说话,被其他孩子欺负了,也不说话。

    叶修接送了她一个学期,都知道沈浅浅有人护着,才没有欺负她了。

    或许沈浅浅也想见她,或许沈浅浅已经习惯了,如果不是刻意的遇见,大家会消失在彼此的生活里,不会在相遇。

    在叶修看来,其实所有的想,都没有见一面来的实际。但是她并没有,顾虑也好,考虑也罢。

    还是那句话,她已经选择了,不是吗?

    “我对不起浅浅,没有照顾她,没有尽到我的责任,我对不起她……。”

    叶修不是来听这个的,他也不想听这个,叶修见过沈浅浅更让人心痛的样子,所以他更清楚,这孩子怎么过来的。

    这些话,打动不了叶修,大概也打动不了沈浅浅。

    “嫂子,你给我个联系方式吧,我回头问她一下,如果她没有联系你的话,就证明她也不想打扰你,现在的生活。”

    既然遇到了,还是要和沈浅浅说一下的,她已经是大学生了,有自己的判断,至于她怎么选择,叶修不去干涉。

    其实更应该不告诉她,但是都在同一个城市,她可以有自己的选择才对。

    “好!”她抽泣了两声,然后把联系方式给了叶修。

    存好号码,叶修把外套穿上:“嫂子,你继续工作吧,我就先走了!”

    她点点头,叶修没问其他的,意思很明显,他不愿意有更多的接触。

    大家都当没见过,他今天见自己一面,其实是替女儿见的吧?

    见到她的时候,不拒人于千里之外,已经是因为当时的她,是迫不得已的选择了吧?

    下楼,离开餐厅,叶修坐进顾笙车里的副驾驶。

    “聊完了?熟人吗?”李民达问道

    叶修点点头。

    他不想多说这个,转移话题:“送我俩回停车场吧,车还在那里,感谢狗仔小姐今天的款待。”

    顾笙:“……”

    “能不能不要给我乱起外号,我不是狗仔,我只是无意之间遇到你们,就像是上次,也是无意之间遇到的。”

    李民达看了看她,然后叹息:“如果我们单身的话,这是一个悲催的故事,我们有女朋友,这是一个更悲催的故事,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顾笙:“……”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都挺不要脸的。

    叶修笑了笑:“你网恋的时候遇到她的话,你可能都要觉得,她是不是对你有意思了!老是偶遇,图谋不轨。”

    顾笙:“……”

    沃德法!

    两人光明正大的编排她,她就很郁闷了。

    仗着她做错了,让她录保证视频,蹭她饭,还编排她,她还要当司机。

    把叶修两人送到停车场,然后顾笙开车离开,从车窗里伸出手,比了个中指。

    这是她最后的倔强报复了。

    “她侮辱我们!”李民达说道:“她家地址知道吗?我去送点土特产。”

    叶修撇撇嘴:“我怕你送自己一套亮银手镯。”

    “油漆不犯*法!”

    “油漆肯定是不*犯*法,泼油漆犯*法!”叶修说道。

    启动车子,叶修把视频备份好,然后往家开。

    李民达靠着座椅,伸手出去,感受了一下:“风太小了,没感觉,很佩服那些打扑克遇到两个尖的……”

    叶修:“……”

    这破习惯,每次开车这样,坐车也这样。

    李民达这联想能力,还很丰富,对尖就不用活了?还不是要勇敢地,给自己找个哥们。

    “今天虽然有点倒霉,蹭了顿大餐,也算是正负抵消了。”李民达看了看他:“我们回家?”

    叶修点点头,吃饱喝足,不回家干嘛?在外面又没有别的事情。

    找个某仆咖啡厅?怕被李想爆锤。

    李总可是穆桂英那种类型的,威慑力在哪里呢,虽然她不动武,但是不代表她没有。

    再说今天遇到这些事情,没心情再玩了。

    “外面太倒霉,回家打游戏,消费有风险,泡澡需谨慎。”

    李民达也是这样觉得,被堵在里面几个小时,刚开始可真是提心吊胆的。

    现在还不知道,晚上自己要面对什么呢!肯定不是什么好的待遇,都是顾笙那个狗仔。

    害人不浅,毁人不倦。

    “心情有点不好?因为刚才哪个人?话说刚才那是谁?”李民达有点好奇。

    叶修看了看他:“那是浅浅亲妈!”

    李民达:????

    深市这么大,这都能遇到?保养挺好的啊。

    “她已经走了好几年了吧?”

    李民达隐隐约约记得,叶修第一次提,还是高中认识一段时间以后,李民达第一次见到沈浅浅,她就话少。

    “很早了,那时候,浅浅才十岁吧,不过她走也是有原因的,那时候沈腾对她确实不好,家里一家人对她都不太好,多少能理解。”

    家里不止是沈腾,沈浅浅十岁,他们都还没有第二个孩子,那时候老姑的态度都有变化。

    各种原因吧,反正最后,她离开没多久,沈腾再婚,然后有了第二个孩子。

    所以叶修对她,其实没有什么大意见,有的大概就是这么多年,她都没有回去看看沈浅浅吧,这个有点意见。

    沈浅浅最委屈,最伤心那段时间,叶修都知道,看得他都掉眼泪。

    李民达叹气:“浅浅哪里呢?你准备怎么办?”

    叶修想了想:“问她自己的想法呗,她不想见,那就不见。”

    沈浅浅现在,已经不是那个不到十岁的小姑娘了,她自己可以给自己做决定,怎么样都好。

    “这样挺好,她也不小了,能自己考虑清楚,归根结底还是她的事情,不知道就算了,知道了,总不可能瞒着不说。”

    不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开车回楼下停车场,叶修拿着钥匙,和李民达一起上楼。

    叶修和李民达刚打开门回家。

    “欢迎回家!”

    这声音直接给李民达吓跳起来了。

    “卧槽,你快看妖怪。”李民达指着火箭大呼。

    叶修:“……”

    “能不能不要跳到我身上,赶紧下来!”叶修无语。

    李民达从他背上跳下来,看了看火箭:“我跟你说,低调点,要是发现你成精了,就包吃包住,还包检查身体了!”

    火箭不懂,咬着按钮转身走开。

    今天这么早回来,大概能遛弯了,它要把狗绳准备好。

    “走啊,楼上打游戏!”叶修喊道。

    李民达从冰箱里拿了两瓶饮料,叶修找了点零食,然后两人找虐去了。

    李民达也是个坑货。

    两个小时以后。

    “我俩……是不是把这主播带沟里了?”李民达问道。

    叶修无语:“说话的时候,能不能关了麦克风,人家都能听到。”

    “哦,忘了,我马上关掉。”叶修一说,李民达才发现没有关麦。

    北方的邹康:“……”

    观众:哈哈哈哈哈……

    气氛还很欢乐的,虽然技术不怎么样,但是……快了就完了。

    又玩了好几把,叶修和李民达都感觉坑……玩的差不多了,和邹康说了一声,就下了。

    叶修找了个电影看,李民达在看搞笑视频。

    “唉唉唉唉……看这个!这姑娘有点东西啊,干爹一个月给她零花钱,她找了个男朋友,然后男朋友不接受这种奇葩关系,她把干爹找来商量!关键她干爹,这家伙,还说什么,好东西一起欣赏,年轻人思想没法开,哈哈哈。”

    叶修:“……”

    你特么都剧透完了,我还看个屁。

    叶修又看了一遍,啧啧称奇,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这就是干爹劝你群殴,你劝干爹单挑吧!”

    李民达点点头:“此言有理,我觉得应该是代练!”

    叶修哈哈哈笑。

    神特么代练。

    “干爹的极品号没精力打理了,又不想卖号,又不想弃坑,找个信的过的人,帮他打理,等他空闲了,再上号看看。”

    李民达点点头:“毕竟……年纪大了!”

    “哈哈哈!”

    这年头还真是什么人都有,当真刷新了三观。

    叶修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了,这个点,李想怕是快下班了。

    “今天喊你媳妇过来吃饭算了,我们烫火锅!”

    李民达想不想,摇摇头:“我们家小柴还没有喂!”

    叶修:“……”

    “那你滚吧!”

    李民达:“……”

    “我给老婆打个电话,一直都是你请吃饭,总的请你一顿,虽然你不差钱,我们楼下烫火锅,刚好我们回家方便。”

    叶修:“……”

    那我们回家不得开半天车?

    真……牛马想法。

    李民达开始给钱馨打电话了,不出意外,两人意思一样。

    “她说给你媳妇儿发信息,我们先过去,我们家楼下那条街,有个店不错,辣的舒服的不行。”

    叶修:“……”

    他又吃不了太辣的的东西,那种辣的舒服的感觉,怕是体验不了了。

    “拿走吧,我们打车过去,李想估计要开车去,我就不开了!”叶修拿起外套。

    然后两只狗子眼巴巴看着他们离开,火箭生气的拍了拍门。

    狗绳就在旁边。

    这特么还说去遛弯呢?已经连续三天没有遛弯了,每天都在骗狗。

    就很过分啊!

    火箭把其中一个按钮叼出来,看了看老婆,按了一下:“来拆家。”

    虎妞嗅了嗅一堆按钮找到一个。

    “睡觉!”

    火箭也不吐舌头了,没意思,趴在阳台上,看着叶修和李民达勾肩搭背的出了小区。

    也就是它不是哈奇士,不然高低要跳下去,一起出去。

    门口的叶修和李民达坐上出租车,往李民达他们家赶过去。

    叶修先开手机,看了看朋友圈。

    沈浅浅发了个收拾行李的照片,看样子要开学了,准备过来了。

    叶修点了个赞,评论了一下【来了告诉我,我去接你。】

    【好的,谢谢叔叔!】没过几秒钟,沈浅浅就回复。

    估计在玩手机。

    “找时候你找到策划公司的话,给我说一声,回头也给我整个方案。”李民达偏过头说道。

    叶修点点头。

    路上堵半天,到了李民达家门口,两人看了看时间,时间差不多,索性去火锅店等她们算了。

    【牛滚烫】

    叶修感觉最近吃饭,老遇到一些奇奇怪怪的店名。

    和李民达在火锅店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李想和钱馨才姗姗来迟。

    还是手挽手出现,聊的欢快极了。

    “点菜没有?”落座以后,钱馨问道。

    李民达摇摇头。

    “不是说提前点菜吗?到了就可以吃,这点事你都办不好!就顾着玩。”

    把手机游戏界面关掉的李民达:“……”

    万一煮太久了,也要被比比,他直接和叶修在斗地主,赢了叶修不少欢乐都。

    钱馨倒是干脆,一边问,一边点,最后把菜单给叶修李想过一遍,就算是完成了。

    又开始和李想聊天。

    她也没有说李民达和叶修出去玩的事情,面带微笑,热情洋溢。

    笑的多开心,伤的就多深。

    叶修感觉李民达今晚上惨了,估计要榴莲伺候。

    钱馨和李想在某些方面个性很像,都属于那种能主外主内的个性,而且办事情比较有章法。

    李民达何其有幸,得到的性格互补的贤内助,更好管管他那些个小毛病。

    “服务员,再来几瓶冰镇矿泉水!”钱馨喊道。

    放好锅底的服务员小姐姐点点头:“您稍等一下!”

    逐渐上菜,叶修和李民达就听着李想她们聊天。

    他俩都安安静静的。

    “都没怎么说话!今天怎么了?”李想悄悄问她。

    叶修摇摇头:“这不是在认真听你们说话嘛!你们继续,我们听着就行。”

    李想:“……”

    她和钱馨在讨论带孩子的事情,没想到,叶修和李民达听的津津有味。

    她们倒是聊的越来越好了,也不知道去哪里知道,那么多关于孩子的问题。

    “五个会不会太多了?我们就只准备要两个,大的四岁了再要小的。”钱馨把牛肉夹给李想。

    李想摇摇头:“我比你大几岁呢!”

    李民达听到这话,有点恍然大悟难怪叶修急着求婚,订婚,结婚。

    钱馨才23,比李想小好几岁,他们时间更多。

    “你们感情好,条件也好,早点把事情办完了,好准备养孩子,我们就慢一步!”李民达说道。

    叶修哈着气,喝了两口矿泉水,辣的很。

    慢慢就已经是微辣了,居然和变态辣似的,这玩意儿居然在深市这种地方有这么多客人,简直是不科学。

    “在准备了,到时候别忘了给我搞个大红包!”叶修说道。

    吃不了多少,太辣,李想倒是能吃,他索性给李想夹菜。

    一顿饭吃完,都已经晚上八九点了,谢绝李民达两口子邀请去家里,叶修开车和李想回家。

    “爷们儿,被堵在水汇的感觉怎么样?”

    叶修:“……”

    “我可以和你分享一下,抓到告密狗仔的感受。”叶修说道。

    李想嘿嘿笑:“她已经给我打电话了,说你在饭店坑了她一笔巨款,然后遇到个熟人。”

    叶修:“……”

    这顾笙,完全不长记性啊,回头想个办法整治她一下才行。

    “遇到了浅浅的亲妈,聊了几句!”叶修回答道。

    李想一愣。

    “要和浅浅说吗?”

    叶修点点头,说还是要说的,怎么想就看她自己。

    “她发信息给我了,说这两天过来,这对她来说,可不一定是什么好消息。”

    叶修看了看她:“她已经长大了,最难的时候都过来了,她能接受的。”

    李想摆弄着手机,表情复杂:“换成是我,可能……我肯定带着孩子一起,再怎么难,我都不会不管。”

    叶修空出一只手,握着她的的手。

    “再怎么样,我都不会让你去做这种选择,我发誓!”

    李想展演一笑:“我一直都相信。”

    ……

    …………

    李民达家里。

    看着绝口不提水汇事情的钱馨,李民达有点忐忑。

    他缩进被子里:“媳妇儿,关灯了哦!”

    钱馨放下手机:“现在是不是,我不问你,你都不给我解释一下了?”

    李民达:“……”

    就知道跑不掉。

    “我准备关灯再解释的。”李民达胡扯。

    “放你的臭狗屁,你晓不晓得老娘今天好担心?”

    李民达感觉到了愧疚,可恶的叶修,老是诱惑我。

    “窝错了!”

    “错了?你晓得错了?给你两个选择,一个就是三,一个就是睡沙发!”

    李民达:“……”

    “媳妇儿,我选好了,睡沙发!”李民达估计了一下,三可能不行。

    钱馨:“……”

    “李民达,你个哈*麻*批!你给老子滚远点,看到你就心烦!”

    李民达:“……”

    咋还骂人呢,好好说嘛,三也不是不行,最多努努力,他准备抱一下钱馨。

    “滚,莫挨老子!老子反悔了,稀罕!”

    钱馨每次生气的时候就这样觉得控制不住的出口成章。

    “媳妇儿,我真的知道错了,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我绝对不说个不字。”

    “你说嘞?”

    “我说的,说话算话!”李民达很肯定的回答。

    钱馨还是比较好哄的,不过生气的时候他脾气不太好。

    “行,你睡沙发去,泼烦的很!”钱馨指了指客厅。

    李民达:“……”

    “交完作业再说!”李民达厚脸皮。

    钱馨不理他。

    李民达摇了摇她肩膀。

    “交作业?老师今天休假!收假了再说,没收假的时候,你睡沙发去。”

    李民达赖着不走,钱馨转身,不搭理他。

    李民达悄悄开始行动了。

    “搞哪样?你信不信老子告你!”钱馨制止他。

    “都到老师家门口了,总要进去坐坐!”

    钱馨:“……”

    “不要*币*脸!”

    豁出去了,反正随她怎么说。

    “把不和脸去掉!”

    钱馨:“……”

    ……

    …………

    第二天,李民达上班的时候,有点无精打采的。

    叶修坐在办公室,也是哈欠连天。

    “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啊!”巧合的是,叶修和李民达发出了共同的感慨。

    这是来自饱汉子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