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修仙!我的增益状态没有时限 > 第二百四十三章 重山会议

第二百四十三章 重山会议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龟甲麻绳
    “大胆执手!竟敢拦在盟主之前!你不要命了吗!”

    边上一位金丹站出来大声喝骂。这数百位高级修士,一股股气势只是微微泄漏,就压的青年修士全身颤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今天是江黎上任盟主的第一天,他的威信一定要树立起来。

    否则往后将会很难带得动手下人。

    不过他也没有太过严厉,摆了摆手,将要上前拿下青年执手的其他修士拦了下来。

    然后才开口问到。

    “你姓甚名谁,跪我何事。”

    那地上的青年这才感觉身上一松,大喘两口气后,才说出了跪拦江黎的原因。

    “盟主大人!求盟主为我金牙门做主!”

    “金牙门?你原来是金牙门什么人?”

    这个名字,江黎还算耳熟,这不就是因为后代太过嚣张,暴露了百炼山阴谋的那家二流宗门吗。

    “属下原是金牙门掌门座下弟子,名曰李金刀。”

    “金牙门大长老勾结百炼山,下毒谋害我宗金掌门!还请盟主为掌门做主。”

    江黎这也才想起来了,这李金刀可不就是那个金牙门的天才弟子,在炼气期赛场中表现的相当不错,不仅进了前百,排名还较为靠前。

    在金牙门内乱之后,他本来是已经消失不见了。

    一个区区的练气弟子,也没什么人会在意。没想到这段时间过去,他非但没死还突破了筑基,并跑到这里加入了重山盟。

    金牙门的现任宗主张三洪,曾经投靠百炼山并献上了药园秘境的全部份额。

    百炼山刚刚破灭,重山盟还没来得及处理他们,当然药园份额是早已经作废了。

    之前的修仙大会,蜀山也没有邀请他们那几个宗门。

    有的宗门识相,在没接到请柬的情况下,还是硬着头皮过来参加。

    也算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最终也被认可加入了重山盟。

    但这金牙门和其余的两家宗门,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态,并没有来主动参加。

    所以他们,其实也并不在重山盟的加盟势力之内。

    江黎本来也没打算放过那几个宗门,但他也并不能直接答应下来,否则人人都来他面前一跪,那还了得。

    重山盟盟主不成许愿机了吗。

    “你想让重山盟的力量帮你报仇,你能付出什么?”

    江黎反问了一句。

    “我能付出……忠诚!”

    “江盟主,我是极品灵根,只要您能为金牙门主持公道,李金刀必为盟主刀山火海无所不往。”

    这人还蛮会自己给自己加戏的。

    这样的话,随便找出一个执手游威来,他们谁不会这么说。

    都已经加入了重山盟,还在用忠诚说事。那是不是不帮你报仇,你就不忠诚我了啊?

    这种口头的忠诚,本来也不牢靠。不过,好在江黎有办法,让他能兑现自己的承诺。

    江黎没有说话,只是就这么看着他。

    李金刀很快就发现了自己说话的问题所在,他咬了咬牙,一把抽出自己腰间的长刀,举过头顶献给江黎。

    “这是金牙门的镇门法宝金碎牙,献给盟主,求盟主为金牙门上下弟子做主!”

    江黎鉴定术一扫,便已经知道,那是一件玄阶上品的金属性法宝。

    看来那金牙门掌门对这李金刀还真的是好,连贴身法宝都传给了他。

    这刀不错是不错,但对江黎并没有什么帮助。他没有接过,只是瞟了一眼后,说道。

    “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但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你自己的了。”

    “林长老,请将这几天加入重山盟的所有执手,都集中到广场上。”

    林凤英长老是半路出家,后来才加入的藏经谷,在宗门之内也没有进入任何一个堂口,属于闲人一个,就被江黎直接给请了过来。

    说完之后,就再没有看地上的李金刀一眼,一股力量将对方推开,继续走进了的重山盟内。

    江黎和一众重山盟高层,站在最大广场的首位高台上,下方很快就聚集起了大量统一制服的修士。

    他们毕竟原来都是散修,才加入两天而已,站位还是乱糟糟的挤在一起。

    不过在这么多顶级修士修仙界大佬的面前,这群数量超过两千,散修出生的执手,倒是安静,没人敢于喧哗。

    “我叫江黎,诸位应该都听说过我的名字。”

    “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我将作为重山盟的盟主,和你们一同保卫家园。”

    “首先我要感谢你们加入重山盟,将来你们所流出的每一滴汗水,都是在为大重山做出贡献。”

    “你们之中,大部分都是炼气期,筑基期修士。”

    “相信你们都好奇过,同为筑基修士的我,为什么能成为盟主。”

    “那是因为重山盟,是一个全新的蓬勃向上的地方,我们从不单单局限于修为和身份,任何有才能的人,都将在这里一展拳脚。”

    “现在,我同样也给你们一个机会。在我面前的所有人,只要在一刻钟后,还能站着的人,作为盟主,我承诺你们连升三级。”

    下方人群中面面相觑,不知道江黎是什么意思?他们为什么会站不住?

    然后下一刻,一股如山岳般的气势,就向着他们压了过去。

    江黎的气势透体而出,双眼中五座飘渺仙峰于云中傲立。

    在他的视线扫过之处,所有执手,都是眼前一花,看到了一片奇异的景象。

    五座大山自高空坠落,无可躲避的,把他们压在了底下一样。

    一股莫名的重压,也在这同时,作用在了他们身上。

    这是江黎将自己的精神融入气势后,压向了下方的执手们。

    只是一个呼吸都没到的功夫,被他目光所扫到之处,那些练气乃至筑基的执手,就纷纷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在五绝道基和观音心经的加持下,江黎的气势和精神本就是一点不弱。

    在服用百炼山诸多丹药之后,他的本体实力增强数倍,气势自然也就水涨船高。

    加之其中也有一些是辅助提升精神的丹药。

    服用之后,加上他暴涨的实力,结丹之下的修士,几乎连直视他的眼睛都非常困难。

    时间一点点过去,江黎第一眼扫过之后,台下刚刚招募进来的两千多名执手,就已经躺下了三分之二。

    江黎点点头,然后再次放开了一点气势。

    这次,他又在其中加入了凶残暴力的兽血之气。一只只血色妖兽的咆哮,通过江黎的视线,传递到下方修士的精神之中。

    凶煞的血气冲的他们是头晕目眩心神恍惚。

    这一下又躺下一片。

    然后这还没完,江黎的意识海中,原本青天白日悬浮在空中的一轮金丹烈日,突然像鸡卵一样裂开。

    从内里扩散出来了一片闪烁的雷光的滚滚乌云。

    江黎有心在这群弟子中,挑出几个能派的上用场的家伙。

    再次加上天劫之威后,他的气势又开始直线拔升。

    哪用一刻钟,这才三个眼神,就已经整趴下了百分之九十五。

    好在他对精神的控制还算不错,放过了那些早早躺在地上的修士。否则这一波下去,不少人都得给他震出个好歹来。

    倒地的修士被长老门中灵气抓出场地,留下的修士已经不足五十人。

    而这几十人人,尽皆禁闭双目,站在原地苦苦支撑。

    在他们的精神世界中。

    他们此时正被五行大山压在山下,山上还有无数血色的妖兽在冲着他们疯狂咆哮,天上还有一片翻滚着的乌云,时不时闪过道道雷电撕裂苍穹。

    “我们的这个江盟主……好强!”

    “他这气势,比在百炼山时,又要厉害了不少吧,这就是天才吗?”

    “这才七天不见,江盟主又变强了许多,真是不可思议!”

    这景象,站在江黎身后的几百位宗门高层也是面露震惊。

    如此释放出大范围的威压,这本应该是结丹期修士,借助内丹才能做到的事情。

    可江黎明明还只是筑基,他是怎么做到的?

    而且,光靠威压就让两千名修士直接倒在地上无法起身。

    就是在场的金丹修士,也没一个敢说自己能做到吧。

    但江黎却是凭借筑基修为就轻松的做到了,这得让多少宗门长老感到羞愧。

    站在重山盟外的大量散修,也在那里狂咽口水。

    在那广场上躺着的两千多修士,曾经在他们之中,也算是绝对的精英。否则也不会第一批被招入大崇山。

    但就是这样一群在他们之中小有名气的人。在江黎的眼前,简直就像凡人一样脆弱。

    连一个眼神都无法承受。他们心中自然而然得就升起了对江盟主的无限敬畏。

    注意到周围修士的惊叹,江黎也是松了口气。

    这个环节,是江黎的故意立威。

    他自从进入修仙界以来,在诸多宗门之间,倒是闯下了不小的名气。

    但他和散修之间,就没有什么太多的交集了。

    虽然他在迷雾群山大比中,拔得了练气赛场的头筹,名声传的不小。但那也只是练气而已。

    很多散修并不知道他的具体情况,什么斩杀金丹,袭杀元婴,这种留言就没几个人敢信。

    是以他成为了盟主之后,也有很多散修并不服他。

    因为江黎的修为只是筑基,那并不是什么无法触及的修仙阶段,相反筑基修士其实很多。

    见得多了,就不容易让人产生敬畏之心。甚至很多筑基后期的散修都认为,我上我也行。

    之前有一个说法,在散修很受追捧。

    他们之中有的人,私下里就在叫嚣着要挑战江黎。

    因为既然筑基也能成为盟主。那如果他们战胜了江黎,是不是也有资格能成为盟主。

    但现在的一幕,却是彻底粉碎了他们的妄想。

    每一个眼神都承受不住,还想挑战盟主,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他不会是结丹期修士,故意压制修为扮猪吃老虎吧。”

    有的修士这么怀疑。

    但这个观点,很快就被无情的粉碎。

    “你是不是蠢?江盟主修行才一年,现在才14岁!如果现在就已经结丹。那才是更加的惊世骇俗。”

    一刻钟后,江黎收回气势,而原本的两千三百个执手,此时能够站着的已经不过只有区区九人而已。

    江黎一一看去,都是原本在散修中,小有名气的筑基。

    而那个李金刀也在其中。

    这人倒也确实是有些天赋。

    该是那种进入了小宗门,然后得到了重点培养的天才。

    应这灵根品级高就是有好处,到了哪里都能遭到重视,都能崭露头角。

    “很好,这一次的新人中,你们九人最为优秀,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一等游威了。”

    一等游威,待遇相当于三大宗门的内门弟子,几乎就是筑基修士所能走到的极限。

    获得这个身份,他们今后的修行发展,都将得到巨大的帮助。

    只是让他有些失望的是,在这九人之中,并没有一个练气期的修士。

    想用这种方法轻易的找出一两个绝世天才,也是真的点困难。

    “至于你,以后就跟着我吧。”

    江黎转身,带人进到重山盟内部。李金刀则是喜出望外,拖动着还在颤抖的双脚,就追了上去……

    重山盟的主议事厅里,摆放着一张巨大的长桌。

    江黎坐在首座,其他人分坐两旁,按次序一直延伸下去。

    就以这张长桌的大小,坐上五百个人都不会显得拥挤。

    反正大家都是修士,一点距离并不会影响交流。

    三位化神护法则是没有落座。

    他们的辈分太高,如果随意出言的话,会严重影响决策,这对重山盟的长久发展并无益处。

    反正这三位,也不喜欢过问这些事情,就很干脆的,回到了自己的静室默默修炼。

    他们起到的作用,只是作为底牌形成震慑,保护江黎安全,在与其他势力谈判时撑起场面,和监督江黎这个盟主不做出太出格的事情。

    总之,虽然说起来多,但存在本身便是他们的意义所在,具体也不需要多干什么。

    他们大部分的精力,其实还是还是放在自己的修行上,也不会真的寸步不离的一直跟着江黎。

    “很好,我们重山盟成立的目的和宗旨,就是维护大重山的安定和繁荣。”

    “今天是第一次重山会议,有什么需要解决的提案,就请畅所欲言吧。”

    重山会议,这种提案决议的形式,也是江黎提出来的。

    反正他这个盟主本就没有绝对的权利,那不如就干脆一点,把麻烦事分摊给其他修士。

    在这修仙界,最重要还是自己的实力。在弱小的时候,什么都要一把抓根本没有意义,强大者还是可以把你一脚踹掉。

    但如果江黎拥有了足够镇压一切的实力,哪怕他是个甩手掌柜,别人也会恭恭敬敬的把权利递到他的手中。

    “盟主,升仙阁现在态度摇摆不定,我认为升仙大会的主办权我们不能再交给外人。”

    “我们重山盟完全可以扩张人手,把这件事情揽回来。”

    之前被排挤出大会的升仙阁,此时成了第一个开刀的对象。在这种敏感时期,升仙大会这么重要的事情,却是不好再交给他们。

    “不过毕竟升仙阁已经操办升仙大会,操办了这么多年,贸然接手,我们恐怕会做不好工作,导致流失大量的修仙种子。”

    “而且在这时候在得罪升仙阁,会不会引起他们总部的不满,如果再惹上这种敌人,我只怕……”

    高层们你一言我一语,各自发表完意见后,由于意见并不统一,最终决策就落在了江黎身上。

    “还记得我们重山盟成立的宗旨吗?是团结是抵抗,因为担心升仙阁就自己妥协,那不是本末倒置了吗。”

    “所以我们不仅要拿回主办权,还要把升仙阁的仙缘车队,以及行运路线图也一并要来。”

    “反正他们已经没了升仙大会举办权,那些东西他们留着也没用,这是需要强硬的谈判,谁去负责?”

    一位蜀山的元婴剑修示意接下。

    “很好,就交给陆长老了,下一条提案。”

    “百炼山的地火火泉已经寻得,但是山上的污染能量还没有清楚,我们是不是派一队修士过去,加紧清理?”

    “嗯百炼山的地火却是大有用处,清理污染的工作量太大,可以借助散修群体的力量……”

    在这张长桌上,一条条关乎大重山修仙界的大事要事,一条条的提出一条条的解决。

    往常需要诸多宗门凑在一起扯皮数年都未必有个结果的事情,在重山盟成立后,飞快而高效的解决。

    可以预见,只要渡过这个难关,大重山将会得到一次飞跃式的发展。

    而在千里之外的蜀山五行峰,一柄桃木传讯飞剑,晃晃悠悠的飞进了沐长老的院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