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我们生活在南京 > 第三十八章 唯一的通路

第三十八章 唯一的通路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天瑞说符
    天黑以后气温降低,一直在刮风,半夏从单元门里出来,把卫衣的领口拉高,站在楼门口抬头望了望天,天色有些阴沉,看不到月亮。

    从梅花山庄步行前往紫台办公楼预计需要三个小时,指挥部建议她选择二号路线,尽量避开新街口一带,所谓二号路线,就是沿着中山东路到逸仙桥那儿右拐,上龙蟠中路往北走,走到北京东路左拐,直达鼓楼公园附近的紫台办公楼,总路程大概八九公里。

    走的都是横平竖直的大道,这是指挥部的要求,路线要尽量简单,一来是晚上出门黑漆漆的路线太复杂容易迷路,二是丛林状态下的小路不安全,2040年可以说是自南京这个城市诞生以来植被覆盖率最高的一年,从高空往下俯瞰,它几乎是一座生长在丛林里的城市,在大眼睛出现之前,它本身就危机重重。

    “大小姐,这里是指挥部,你出发了么?OVER.”

    “出发了。”半夏把手台挂在背包的肩带上,手里握着手电筒,她转身把电网的门关上,“五分钟后联络。”

    每隔五分钟报个点,是双方约定的通信频率,半夏需要连续不断地报点,指挥部才能掌握她的精确位置。

    另一方面,指挥部也在预测大眼睛的位置。

    今天下午6:41,大眼睛的精确位置在新百大楼的楼顶上,但它毕竟是个活动物体,不会一直待在那儿不动,根据遥测卫星的估算,大眼睛在高楼楼顶上长待的时间不定,在十分钟到五十分钟之间。

    时间拖得越长,大眼睛移动的概率越大。

    计算机组有一套估算算法,他们认为二十分钟内大眼睛活动范围可以限定在以新街口为中心、半径一公里的圆内,六十分钟内它的活动范围可以限定在以新街口为圆心、半径两公里的大圆内,六十分钟后则完全无法预测其活动范围。

    而从新街口到逸仙桥刚好两公里。

    “也就是说,大小姐,你必须要在四十分钟内抵达逸仙桥,然后沿着龙蟠中路往北。”白杨说,“你能在四十分钟内赶到么?OVER.”

    “逸仙桥……逸仙桥在哪儿?”

    半夏背着包一路小跑,偏头按住肩带上的手台PTT说话。

    “熊猫集团那儿,OVER.”

    “熊猫集团又在哪儿?”

    白杨挠挠头。

    “它是一座桥,你到了就肯定知道,有水从桥底下过呢,它是你会碰到的唯一一座桥,记住,碰到桥就右拐,记住了么?OVER.”

    “好,我记住了,碰到桥就右拐。”半夏点点头,“那座桥距离我有多远?”

    “三公里。”

    “那四十分钟足够了。”

    半夏在摸黑赶路,半路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哎呀”一个趔趄,她扭头一看,原来是一坨干得跟石头似的的牛粪。

    老师曾经说双月升起之时不可外出,可今天晚上一个月亮都看不见。

    外面风大得很,风吹在手台的麦克风上呼呼地响,强烈的风噪让白杨觉得她不是在南京市内,而是在珠峰大本营。

    大冬天唯一的好处是苍蝇少蚊子也少,爬行动物和节肢动物对气温的变化相当敏感,气温一降低它们就都变得懒洋洋的,而南京市内绝大多数致命的生物都属于这两类,在缺乏药物和血清的条件下,如果被毒蛇咬了就是死路一条。

    “BG,外面好黑呀。”半夏说,“可是我又不敢打手电……我觉得我可能到了明故宫这儿,我看到了大门后面那架坠毁的战斗机。”

    “好,你需要休息一会儿么?”

    “不需要,我的体力还很充沛!”

    半夏蹦了蹦。

    “好,大小姐,你要时刻保持警惕,OVER.”说完白杨摘下耳机,扭头对着外面喊:“明故宫!”

    “明故宫。”老赵按住对讲机重复。

    他面前有很多幅地图,现代南京市的、未来南京市的,平面的、立体的,全部铺开在超大显示器上,一条蓝色的粗线从梅花山庄起始,沿着道路一路抵达鼓楼公园,这是女孩的预定路线,此时BG4MSR的位置被标记在明故宫遗址。

    在地图的北边,有两个巨大的红色光圈,大的套小的,圆心都是新街口,那是大眼睛的预估活动范围,直径一公里的圆颜色深些,直径两公里的圆圈颜色浅些,计算机组此时认为大眼睛就在这个大圆内活动,而这个圆的面积足足有13平方公里。

    计算机组一再警告赵博文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大眼睛活动范围的预测会变得越来越困难,遥测卫星确认其位置后一个小时他们就没法再给出一个安全范围。

    “新街口这么多高楼,希望能引诱它在这里多逗留一会儿。”白震说,“那什么国金中心,世贸中心,新华大厦,都可以逛一逛,那么着急走做什么。”

    “从新街口往北它可能驻留在什么地方?”老赵问。

    “从新街口往北,下一站可能是君临国际和金鹰这块。”王宁伸手指了一圈,“往南它可以去中银,建设银行,不过也说不准,这一块大楼太多了。”

    “以内环东线为界,过了那条线高楼就多了,人寿啊、商茂世纪啊、新世纪广场啊,都在那边,都是摩天大楼。”白震坐在边上敲键盘,“要是还能用卫星就方便,卫星一扫都清楚了。”

    “就算能用卫星,它也要隔一个多小时才能经过一次,再说它只能看到大眼睛,看不到人。”王宁提醒,“卫星也帮不上什么忙的。”

    老赵用力按了按眉心。

    “说老实话,她那套远程通信系统还没试过到鼓楼公园那么远的距离,那玩意能撑得住么?”白震忽然想起一茬来,“她要是跑半路失联了怎么办?”

    “那有什么办法?”王宁摊手,“条件有限,只能将就,都是看运气。”

    “她知道第一基地的入口在哪儿么?”白震问。

    “知道。”赵博文说。

    “在哪儿?”老白和老王都问。

    “不能告诉你们。”老赵瞥了他俩一眼。

    “我作为副组长没有权利知道?”白震很不满。

    “没有。”赵博文说,“你儿子知道,有本事你让杨杨告诉你。”

    白震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第一基地的入口在窨井盖底下,这是白杨知道的,他是这么跟女孩说的,不过他也不知道究竟在哪个井盖底下。

    其实连施工队也不知道究竟哪个井盖才是正确的通路,当初施工时一共打了六条一模一样的深井,施工结束后六条深井被同时灌入混凝土封死。

    不过这并非事实,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有一条井没有真正被封死,它是进入第一基地的唯一通路,而这条井是哪一条那就真没人知道了。

    因为这是机器随机选择的。

    “那找起来可有点费劲。”白震说。

    “当我们在给这个世界设置门槛的时候,也是在给我们自己设置门槛。”赵博文说,“要抵抗这个世界的干预,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