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二进制亡者列车 > 第五百三十五章 破灭

第五百三十五章 破灭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Krache
    那是要塞巨炮轰鸣的声音。

    子体已经完全入侵了整个要塞,接管了一切内部防卫系统。这一发震天动地的巨炮将要塞外围轰出了一个大洞,轻而易举地撕裂了无数守军,妖械军团在沙暴之中长驱直入,开始攻占整个黄龙要塞。

    而图灵极速螺旋的钻头同一抹撕裂大气的刀光狠狠撞击在一起,大蓬四散飞溅的火花将红蓝对撞的粒子能量充盈得愈发明亮,伴随着一道惊天的巨响,二者双双分开。

    一路追赶终于到达的巫九半屈着身体,刀刃横在爆炸冲击波轰出的焦黑坑洞上方,后方的巫山极猛然一颤,头也不回地朝着另一架飞梭跑去。

    但一道汹涌的猩红激光柱横扫而过,升起一片冲天的小型蘑菇云,并顺势扫向巫山极的小腿。

    巫九旋身疾走拔出第二柄刀刃互相结合挡在了那汹涌的激光面前,白炽的光芒点亮了合并的高频周波刀,持续轰击而来的激光柱瞬间炸开四散飞溢的能量束,将他的四面全部化作焦土,撑住刀刃的金属指节上熨烫着升腾的热气

    他就这么撑着刀,在巨炮喷吐的轰击下缓缓后退着,硬生生地挡住了足以贯穿整个黄龙要塞的能量。

    “你的能量……有些不同。”

    巨口收拢,巫九整个人垂倒在地,手中的高频周波刀满是斑驳的痕迹,露出工业涂层下方的精密电路,但迎接他的是一记迎面而来的重拳。

    伴随着气浪炸裂,一道斑斓的防御力场随着刀刃一起化作碎片,巫九的身躯朝着后方倒飞而去砸倒了巫山极。这时,四周被引力场压制的处刑人一个个颤颤巍巍地站了其起来,口中怒吼着挣脱了束缚,一片密密麻麻的刀光瞬间包裹了他。

    巫九扶起了巫山极,反身便冲向了图灵。就像一根穿过千军万马缝隙的利箭,那手腕侧下方弹出的高周波短刃划过亮丽的银光,拖拽着流星般的尾巴轰然刺入三位一体头部的感官目镜阵列中

    “吼!!!!!”

    近距离爆发的怒吼将他的手臂瞬间解体,冲天而起的红光四面八方爆发开来将所有人震飞。图灵反手抓住巫九的胸膛,在那巨爪面前他的身躯就像个大号玩偶,将他狠狠按倒在地,碾碎了钢铁地板,按着他朝前方极速冲刺,充盈的红光撕裂在他的体表,高温的摩擦随着迸射的火花灼烧着他的后背,最终化作一道凝滞成形的红光利爪将其高抛而起,化作猩红的人肉炮弹崩塌了巫山极的头顶!

    人群在尖叫,天顶在颤抖,无数下沉的钢铁在一片电火花闪烁之中将巫山极的去路彻底封死,巫九的身躯早已不见踪影。

    “纳米虫……”

    那枚刺入头部的刀刃流淌着,被大量的萤火虫啃食殆尽。图灵猛踩地面,脚下坍塌之中炮弹般射向巫山极,在其惊恐绝望的目光中极速靠近

    时间已经耽搁得够久了。

    现在整个黄龙要塞的内部系统已经被他接管,妖械军团正在侵占之中,但是巫山极之前的诱杀计划和一路追赶都耽搁了好几分钟,距离图灵定下的安全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不足两分钟。

    他必须在两分钟内抓住巫山极,并彻底控制整个黄龙要塞。

    一抹刀光袭向他的下半身,被他一脚踩碎。

    一道身躯猛扑而出,被他随手打飞。

    现在利爪距离巫山极只有寥寥十几公分的距离,图灵将引力脊椎的重力场完全沉压在四面的空间之中,一切物质都背上了千钧重担压倒在地,巫山极更是直接一口鲜血喷在了地面上

    但一只鲜血淋漓的手臂依然抓住了他的爪子。和满是工业骨刺和倒勾的机械钢爪相比,那只强壮的手臂也显得那么弱不禁风,包裹着的装甲满是破洞,里面的电路淋漓炸裂着电火花,浇灌着他的皮肤,但这只手臂就是抓住了。

    图灵终于停下了身躯,看先脚下那个特级处刑人。

    巫九半撑在地上,双手艰难地抵住图灵的爪子,浑身上下因为难以负担的重压而颤抖着。

    事实上,引力场并非重压,而是整个地面都宛如磁铁般吸附着他。

    “你……好像很惊讶……咳咳……”

    巫九咳出几口鲜血,露出破碎面甲下满是伤痕的老脸:

    “每个处刑人……可都是接受过严格的训练……我们要在数倍重力的环境中训练,我们每个人……都是强大的战士。”

    他没有看图灵,而是转向了巫山极:

    “你刚才说的大道理……很对。作为铁幕的一员,作为夜州的守夜人,暴力的遏制者,巫氏重工难辞其咎。和虫巢与虎谋皮,现在被它们所抛弃,也是咎由自取。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你说的很对……然而。”

    “那关我屁事。”

    巫九踏着地板,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凝视着三位一体旋转的感官目镜阵列:

    “没有巫山极,我只是条早就死在下水道的野狗罢了……没有夜州九科,你灰狐有何以得到如今的一切?我承认,这场战争是你赢了……但你休想……动他一根手指……”

    趴倒在地难以动弹的巫山极怔怔地看着巫九扑向了狰狞高大的千面,已经爆破过一次的天顶咔咔作响,在惊天动地的崩塌中灌入汹涌的沙暴,巫九悍不畏死地扒上了图灵的胸甲,另一只手臂下隐藏的纳米虫刀刃狠狠刺向他的脖颈,但他的攻击落空,在即将被粉碎的刹那,他挺直了脊背,背后喷发出汹涌的推进器将图灵冲出了数米远,强大的推力将他的胸膛套入了巨大的利爪中,宛如镣铐一般将他死死束缚

    “你?!”

    “这是一枚来自于破灭计划的处刑人动力炉,它将会定向爆炸,将你身上每一颗细胞都毁灭殆尽……而它存在的意义,就是为巫氏族人献上永恒的忠诚!!死吧,千面!!!”

    血浆喷涌的怒吼下,那残破的处刑人装甲瞬间解体,一层层化作枷锁束缚在了图灵的身上,在图灵挣脱那些枷锁的瞬间吗,充盈到极致的破灭动力炉已经化作恐怖的光波将这一切彻底吞噬

    轰!!!!!

    极致的白光吞没了巫山极的视线,汹涌的气流和黄沙一切吹过他的眼眶,扫起粘稠血液粘连的发丝,他已然老泪纵横。感觉到来自地面的强大引消失的瞬间,他不顾身上的重物将身体强行抽离,转身就要奔向最后一架飞梭。

    但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一只只随着沙暴砸落而下的妖械狼群,和一道从天而降的鲜红血影。

    空气似乎凝固了。

    掠食龙落地,发出气浪倒灌的咆哮。一只只菌兽无孔不入地钻出构筑,将他包围。密密麻麻的兽群穿过黄沙泛滥的空气占据了每一寸空间,处决了一个个一息尚存的处刑人。

    而在他身后汹涌爆破的恐怖光波不知何时在空气中波动泛滥着,中心似乎被什么东西一丝丝拉扯着,逐渐泛滥得愈发躁动,最终在空间波动的奇异声响下朝着一点高速收缩,最终化作一枚能量球,色彩斑斓的模样宛如瑰丽的超微型太阳,就这么被闭拢的利齿封锁在了手臂中。

    化为钢铁兽吻的手臂重新恢复利爪的模样,图灵浑身上下惊出了一身冷汗

    就在那白光喷发的刹那,沙加拉和诺特斯尖啸着想要脱离他的身躯。亿万妖神因子都在悲鸣,向他的神经元不断传达着致命警告。

    在那一刻,他将所有释放出去的引力场全部收回,就像是无形的壁障将那一团爆发的恐怖能量完全包裹,并高速坍缩吸入其中。而这短短的一瞬间便在副脑编译器中爆发了远超兆亿的庞大计算量,将这枚还没用上多久的微型副脑整个报废。

    环形的感官目镜阵列停止了旋转,上面的传感器已经爆掉了五颗,红色的日食缺了个口。而因为副脑编译器的损毁,图灵的眼前满是斑斓的电子雪花,这让他不得不暂时断开了对副脑编译器的连接。

    还好,大军已至。

    个人武力上的落差并不影响最后的结局,无论是铤而走险还是命悬一线,是他赢了。

    重新轮转的感官目镜阵列晕染着翻腾而起的高温蒸汽,图灵朝着狂笑而起的巫山极走去,水螅虫将他的后脑按倒在地,子体根须蔓延而出将他锁死。

    但就在这时,一抹异响从漫天的黄沙中传来。

    图灵骤然化作猩红冲击直扑巫山极,同时操控水螅虫身体中的子体将其扯离对方:

    “退开!!!”

    但还是晚了一步。

    激荡着绿光的重型突击舱如陨石般从天而降,汹涌的幽绿色六边形矩阵冲击波般扩散开来,瞬间碾碎了巫山极的下半身,将水螅虫的半个身躯炸得漫天飞舞。就连三位一体也在地上拉出了两条深深的沟壑,一路爆破的埋地电路。

    高速旋转的感官目镜阵列瞬间锁定在崩开的舱门上。

    蛇鳞般幽绿的光纹涂层,漆黑的装甲,针刺般刺激着大脑皮层的能量反应。

    黑曼巴。

    轰轰轰轰!

    数枚突击舱从天而降,泛着蛇鳞图层,钻出一个个来自黑曼巴的轰鸣机,无数嘶磨抬起的自动化作战武器簇拥着那道身影出现在沙暴中:

    “噢……看来你就是千面了。”

    “王蛇之尾……杰斯顿。”

    三位一体的声线震荡着空气,子体根须将水螅虫半残的身躯拉回了兽群中。但杰斯顿完全没有在意,而是好奇地看了眼机械触须,随后目光放到了脚边的巫山极上。

    “杰斯顿……”

    虽然下半身被碾碎,但已经有些神志模糊的巫山极艰难地探出手指,扒在了杰斯顿的钢铁足具上。

    两鬓斑白,那抬起的目光中闪烁着名为希望的火花。

    杰斯顿看着巫山极,下巴动了动。

    随后以极快的速度抬起了腿部,将他的身躯化作一片爆裂的血浆

    噗!!!

    图灵冲刺的动作定格了,喷发的鲜血和内脏同碎裂的骨茬一起浇灌在它和杰斯顿的身上,在地上喷洒一滩巨大的血液涂鸦。

    巫山极,死了。

    ……

    ……

    ……

    蒙拓城下雨了。

    轰鸣的雷声,和瓢泼大雨。即便站在城口,游鱼也能听到那些邦加人欢庆的声音,只是他的心情没这么好。

    锐利的闪电照亮了那道雨中的身影,他披着黑色的雨衣,静静地站在那里,他的身后是一支漆黑的小队。

    “黑曼巴……”

    为什么黑曼巴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预警的世界树根须没有任何反应……

    在十分钟前只有多米诺的信使经过,整个西北除了一些邦加人的小打小闹之外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而黑曼巴的人出现在这里,是否已经代表前线出事儿了?

    他尝试呼唤千面和水螅虫,但都没有得到反应,这让游鱼的心不由得沉到了谷底。于是他决定先搞清楚眼前这些人的来意。

    但就在他思索之际,黑袍人摘下了雨衣兜帽,露出了一张苍老的面容。游鱼瞬间一怔:

    “萨克斯……威尔逊?!”

    投敌了?!

    下一刻,萨克斯豁然暴起,身上的雨衣宛如漆黑的流光扫过身后数名黑曼巴成员,将他们化作雨夜中升腾的焰火,随后停留在了湿透的沙地上。

    游鱼愣然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略微松了一口气,于是带着晋升者小队走上前去:

    “威尔逊先生,为什么你会和黑曼巴的人在一起?到底发生了什么?”

    顿了顿,他又说道:“您平安无事,威尔逊小姐和灰狐先生一定会非常高兴……”

    “卡恩在哪里?”萨克斯面无表情地打断了游鱼,后者一笑:

    “威尔逊小姐目前就在城内,请跟我们进城吧,您很快就会见到她了……”

    “卡恩在哪里?”

    游鱼的动作瞬间顿住,看着萨克斯的面容,脸上的笑意逐渐淡去。

    突然间,地面咔咔作响,湿润的沙粒喷发而起,钻出的硅基态虫洞中冲出了一道绿色的身影:

    “爷爷?!”

    萨克斯眼中黑芒一闪,晋升者小队顿时猛扑而出:

    “威尔逊小姐,别过来!”

    轰!!!!

    黑芒灌注,沙瀑和雨水冲天而起,在那纷纷扬扬飘洒的物质缝隙中,游鱼清晰地捕捉到萨克斯那闪烁的双眼。

    那是完全漆黑的双眸,瞳孔宛如炽白的日食般点缀在其中。

    黑色的流光爆破四溢,几名晋升者倒飞而出滚落在沙滩上。游鱼操控的世界树根须突出地面轰向萨克斯·威尔逊,但无数黑芒爆破在半空中,将它们彻底堵死。

    卡恩顿住了脚步,眼中的惊喜和热情逐渐退散。而萨克斯·威尔逊则向她遥遥伸出了手掌,那些世界树根须在空气的黑芒中颤抖,就是无法再进一步:

    “卡恩,我找到了……你父母死亡的真相了。”

    青绿的瞳孔瞬间收缩,卡恩猛地后退一步:

    “什……么?”

    “跟我走吧。”萨克斯向前一步。

    “我们回法尔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