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陛下,奇观误国啊! > 第396章 困兽之斗(二合一!求订阅!)

第396章 困兽之斗(二合一!求订阅!)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会飞的阿猪
    当伊达尔人忙着在布鲁诺的带领下,满森林里抓蜗牛塞冰箱的时候……

    在另一边,

    帝国内陆的局势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一般的变化。

    雷兹在中部大平原上发起的夜袭,取得了巨大的胜利。

    火烧连营般惨烈的场面,不但让那些刚刚抵达前线的帝国近卫师团损失惨重,也焚毁了无数的粮草辎重,摧毁了士兵们好不容易才积攒出的战意与斗志。

    当士兵们看到那些早已被烈火焚烧过后的营寨,看见遍地的尸骸与伤兵,匹兹曼好不容易才在中部大平原上建立起来的防御阵线,便已经轰然倒塌。

    帝国近卫军军团长格里·柯尔米伯爵战死,无数士兵四散逃亡,而雷兹麾下的军队则乘胜追袭,势如破竹地拔除了前进道路上的一切阻碍,

    并且在十一月初的时候,终于形成了针对帝都圣罗伦斯的合围!

    ……

    帝都,

    圣罗伦斯。

    如果在上空中俯瞰,那么帝都圣罗伦斯,无疑是整个帝国中部人口数量最多、占地面积最为庞大大的城市。

    这里不但拥有着金碧辉煌的诺曼皇宫,还有着众多林立的法师塔,有着宏伟的摄政议会,有着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数不清的大小贵族。

    根据前些年大致的统计,单单是直接居住在圣罗伦斯城的人口数量,就有接近二十万人。

    如果再加上那些生活在圣罗伦斯周边的农业人口,那么整个帝都圣罗伦斯的人口总数,甚至能够达到四十万人的规模。

    这样的人口数量,哪怕是在整个帝国之中,也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高耸的城墙,飘扬的旗帜,哪怕是在无数军队的合围之下,帝都圣罗伦斯却仍旧宛如一头匍匐于陆地之上的猛兽,震慑着来自任何方向的进攻者。

    ……

    远远地望着离自己近在咫尺的帝都,雷兹的心头,渐渐涌现出了一种极为复杂的情绪。

    原本……

    在帝国皇帝拉斐尔·亚历山大的授意之下,他只是跟随自己的老师帝国元帅特奥多罗·劳顿,统帅着近十万帝国军队抵御奥丁人的侵袭。

    但没想到的是,自己父亲的突然离世,让整个帝国在转瞬间陷入动荡。

    自己被自己的亲哥哥扣上的“弑父”的帽子,前有奥丁铁骑在烧杀抢掠,后有匹兹曼的虎视眈眈。

    为了与奥丁人谈和,雷兹不得不强忍着心头的恨意,割让了大片的领土;为了争夺皇位,他亲自率军南下,与匹兹曼麾下的帝国近卫师团浴血拼杀。

    在这段时间里,帝国西部的贵族们选择了作壁上观,帝国东部的伊达尔公爵强势崛起。

    雷兹的身边实在发生了太多的变故,死去了太多的将士,以至于他现在想来,竟产生了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这一切……该结束了……”雷兹喃喃道。

    雷兹的声音不大,但是却显得尤为坚定,清晰地传入了站在他的身后的数十名将领的耳中。

    是啊!

    这场战争实在是持续了太长的时间,整个帝国内陆都陷入了混乱之中,特别是帝国皇室的直辖领地,实在是遭受了太大的创伤。

    而帝国东部的伊达尔公爵,以及帝国西部的贵族集团,却是趁此机会收拢流民,积蓄力量……

    “只要攻破眼前的这座坚城,那么我们此前的付出才算是有了结果。”

    闻言,特奥多罗元帅附和道。

    几乎所有将领们的心里都很清楚,凭借着势如破竹般的胜利,雷兹已然胜利在即,似乎只差临门一脚,他便可以登上皇位,获得这个庞大而古老的帝国的最高权柄。

    但纵然如此,在场的将领们却依旧保持着极高的警惕。

    因为哪怕是到了此时,也没有人任何人敢肯定,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究竟会不会出现其他的变数。

    毕竟……

    这里是帝都,是圣罗伦斯,是整个帝国的核心所在!

    面对着眼前高耸的城墙,没有任何人胆敢放松警惕。

    它的确是被大皇子匹兹曼直接控制在手中的最后一座城市,但这里却也聚集了匹兹曼从周边各地征调的所有兵员与粮草,成为了铜墙铁壁一般坚固的军事堡垒!

    而且……这座城市的占地面积实在是太大了!

    以至于雷兹麾下的军队足足耗费了将近一周的时间,才靠着从北方调来的后备兵员,完成了对于这座城市的合围。

    无论是对于城市之内的匹兹曼来说,还是对于城市之外的二皇子雷兹来说,这都会是一场恶战,一场决定着战争成败的关键之战!

    “我们拥有着各地贵族们的支持,他们为我们提供了大量的粮草辎重,提供了大量的兵员和军械,所以……”

    “全军休整一日,明天开始强攻,半个月内,我们无比要拿下这座坚城!”

    看着这些环绕在自己身边的将领们,雷兹沉声说道。

    关于进攻圣罗伦斯的战术,雷兹其实与特奥多罗元帅讨论了好多次。

    然后他们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压上一切士兵,不管付出多少人的性命,也早在最短的时间内攻克这座巨型城市,占据这座属于匹兹曼的最后的堡垒!

    因为……

    雷兹真的拖不起!

    早在他的军队到来之前,匹兹曼便将圣罗伦斯周边一切可以作为粮食的东西搜刮一空。

    而这也就意味着……

    圣罗伦斯城中有着无数的粮草。

    倘若再加上圣罗伦斯本就拥有的粮食储备,那么匹兹曼至少可以坚守三个月的时间!

    三个月真的很长,因为现在已经到了十一月初!

    如果不能在寒冬来临之前攻克这座城市,那么除非撤围,否则雷兹麾下的军队,将不得不在荒郊野岭里度过酷寒的严冬。

    士兵们所需的衣物、平日里所需的补给……

    这场战争所需要消耗的粮草和金钱都将会不断地增加,直到增长为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的天文数字!

    这样的损耗,将会是雷兹无法承受的!

    而且拖得时间越长,也就意味着中途可能出现的变故也就越大,奥丁人,西部贵族、伊达尔人,甚至是远在南边的巴塞尔人……

    这些都是雷兹所需要考虑的变数。

    所以……雷兹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强攻。

    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攻入城中,他才能结束这场旷日持久的皇位争夺,让这片久经战乱摧残的土地,归于平静!

    ……

    圣罗伦斯,城内。

    宽敞的街道上空无一人,萧瑟的凉风穿过空旷的街道,卷起枯黄的烂叶与尘土,堆砌在街角墙根。

    街道两侧的店铺都已经关闭,因为在战争即将到来之际,没有人会有心情继续开业。

    放眼望去,整条街道上,也唯有那些被临时组织起来的青壮,拿着并不趁手的武器在街道上巡逻,在街角边换岗轮值。

    或许在前一天,他们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一个普通的商贩,一个父亲,又或是一个儿子。

    但是现在……

    皇家禁卫军将他们组织了起来,成为了被临时征募的士兵。

    他们害怕即将到来的战争,但是却不得不拿起并不趁手武器。

    因为……服从可能会死,但不服从却一定会死。

    绝大多数的平民都躲在自家并不坚固的房舍之中,他们收拢起家中最后的一丝存粮,瑟瑟发抖地望着不远处高耸地城墙。

    他们是平民,但他们不是傻子。

    平民们清楚的知道,这座城市将会迎来一场怎样胶着的战争。

    真的会死很多人……

    但是,他们无法选择,只能默默承受。

    而这一次……

    对这场即将到来的战争感到担忧的,却不仅只有平民。

    生活在这座城市当中的贵族们,也终于第一次遭受了同等的对待。

    早在匹兹曼正式宣布全城戒严的那一刻起,帝都圣罗伦斯,这座屹立于大陆中心的巨型城市,便已经被战争的阴云所笼罩。

    而这些打算离开,但是还没来得及离开圣罗伦斯的贵族们,则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经走不了了。

    匹兹曼第一次平等地对待了贵族,他们全部都被匹兹曼给拦了下来,禁止离开这座即将陷入战争泥潭的城市。

    因为他很清楚,一旦这些贵族活着离开这座城市,那他们就一定会转身投向雷兹的阵营。

    他们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向雷兹提供粮草和兵员,以此来和自己划清界限。

    所以……

    为了完整的掌控这座巨型城市,匹兹曼在这座城市中实施了戒严。

    除非得到准许,否则的话,任何人不得轻易踏出自己的房门,包括贵族在内。

    在匹兹曼的强硬要求下,直接听命于皇室的皇家禁卫军被分派到各个城门,确保了匹兹曼的命令,被准确无误地执行。

    但纵然如此……城内的局势却仍旧在逐步恶化。

    人心惶惶,物价飞涨。

    ……

    次日。

    柯里大街。

    弗雷迪·蒙克穿着一身平民装扮的破布短衣,朝着四周张望的一会儿,确定了四周没有其他人在窥探,这才一闪身,进入到街道边上的一个极不起眼的小酒馆中。

    “尤塞夫!给我拿一杯麦酒!还有,不要老是拿那种劣等货来搪塞我!”

    看着酒馆里没人,弗雷迪·蒙克干脆地摘下了脑袋上的旧毡帽,气喘吁吁地说道。

    酒馆内部的装潢很是简陋,与城市之中的其他小酒馆并没有什么区别。

    一个简陋的木制吧台,后面是脏兮兮的橱柜,里面放着好些已经拆开的劣酒,颜色颇为浑浊。

    空间不大,几张做工十分粗糙的长木桌上还沾染着好些的污渍。

    就连一旁的凳子,也都是歪歪扭扭站不稳的样子,有的缺了根腿,有个有的只有只有半块椅背。

    像这样的地方,贵族们多看一眼多觉得玷污自己的双眸,甚至寻常的商人和佣兵也不回来,也唯有居住在附近的平民,偶尔会来这里买一点儿最劣质的麦酒。

    “打探的怎么样了?外面什么情况?”

    酒馆的老板尤塞夫打开橱柜,拿了一瓶喝了一半的酒,给来客倒上了满满一杯,说道:“这座城已经被围起来了,只剩这种,爱喝不喝。”

    弗雷迪·蒙克倒也不挑剔,举起杯子一饮而下,这才道:“看样子就不是什么好酒,喝起来也味道怪怪的,果真还是伏特加适合我。”

    “瞧你那德行……这地方可没那种好东西。”

    “城里面乱得很,物价暴涨了好几倍,匹兹曼倒的确弄到了不少粮食,但他可用的士兵却是太少了。”

    一杯酒下肚,弗雷迪·蒙克总算是正色道。

    “你觉得匹兹曼能坚持多久?”

    “乐观估计的话……大概一周吧?”

    “这么短?”

    尤塞夫不禁微微皱眉。

    “皇家禁卫军的名头虽然听起来唬人,但毕竟都没怎么上过战场,就算是有他们所能拿得出手的最好的军械,却也只是个花架子。”

    “至于那些个被临时征募的民兵……其实我感觉,让他们守上一周的时间都很够呛。要知道,雷兹手中的军队虽然没法跟咱们伊达尔公国的军队相比,但也毕竟是经过了战火淬炼的。”

    闻言,酒馆之中不禁陷入了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的工夫,尤塞夫这才率先开口:

    “这段时间里,城门那边看得紧,消息也不好往外送,上面的意思是让咱们暂且潜伏下来,打探消息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你约束好底下的人,首先保证自身的安全。”

    弗雷迪·蒙克点了点头, 沉声说道:“道理我都懂,但有一件事情,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有些不太对劲……所以思前想后,还是要跟你提一句。”

    “什么?”尤塞夫疑惑道。

    “之前你一直让我盯着教会那边,就在今天上午,布置在教堂附近的人手给我传来了消息,说是光明教会的人,又进了皇宫!”

    伊达尔中央情报局的特工们都清楚光明教会中存有猫腻,因此,教会也是中央情报局重点的目标对象。

    尤塞夫沉吟片刻,这才继续说道:“教会那边可以继续盯着,但是其他人都要蛰伏下来,等待之后的……”

    话音未落,

    房屋之外似乎传来一阵房屋坍塌的声响。

    “这是投石机投掷的落石砸中房舍的声音,外面的军队,看来是要开始进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