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只想还债的我却在和非人谈恋爱 > 267.裕美

267.裕美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南风抚月
    从「那霸」机场出发回到东京的羽田机场,再乘坐电车抵达「镰仓」,时间已经是下午5点20。

    江源新一站在人来人往的车站。他抬起手看着手腕上的百达丽翠,这是一块充满了机械美感和现代时尚相结合的机械表,售价接近一千万円。

    江源新一咬咬牙也能买,可是千鹤大小姐二话不说就直接买给了他。

    “这个时间点,直接去吃饭?”

    他放下手臂,随意的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又插进口袋,动作有说不出的潇洒和帅气。

    一些颜控的女孩子看到这一幕差点儿尖叫起来,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帅气的男人。

    一些自诩长相不错,胆子很大的女生打算上前搭讪,至少也要问到他的line号,可是看到他身边站着的一群近乎人类颜值天花板的美少女们,顿时打退堂鼓。

    这大概又是哪个大财阀的公子哥吧,要不就是哪个刚出道的大明星拍戏,否则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美女倒贴?

    一些心里不平衡的人想到。

    “随便找一家干净的和式料理店吧,我想吃得清淡一点儿。”奶白色头发的美少女这么说道。

    “确实,最近西餐,烤肉吃得我想吐。”

    江源新一点点头,带着一众漂亮的美少女走出车站,其他人看到后纷纷给这群气质非凡的人让路。

    “你们去吃吧,我就不去了,刚刚收到消息,学校还有点事。”

    千奈惠子偷偷的看向江源新一,意思是有空就到她家里去找她。

    “惠子老师慢走。”对于她的暗示,江源新一也心照不宣的眨眨眼睛。

    之后,一群人吃了海鲜拉面,在店门口分开的时候,千岁忽然拉住他的衣角,可怜兮兮的说道:“sensei,从明天开始我就要去学校补课了,按照规定,还必须住在学校。”

    “这不是还有裕美陪你吗?”他笑道。

    “可是会有接近一个月的时间见不到你啊,你会经常来看我吗?”

    “喂喂,工口少女,快醒醒,这是我的欧尼酱,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裕美毫不留情的奚落。

    “你少得意了,不要脸的兄控少女,迟早我会抢过来的!”千岁现在就像是个恋爱的暴走机车,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阻止她了。

    看到这一幕,千鹤微微皱眉,她做不到像千岁这样的大胆表白,但是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就是她吹响反攻号角的最后时刻!

    “好啦好啦,不要争了,我会经常来看你们两个的。”

    江源新一背着猫包,无奈的把裕美拉开,而另一边羽沢千鹤也把千岁拖走。

    “回见。”她说道。

    江源新一点点头:“回见。”

    四个人拎着大包小包打车回家,现在时间太晚了,星野纱太太那边只好明天再去,于是他发了一个“平安到家”的表情包。

    出租车停在家门口,江源新一跟裕美和西园寺梨衣说说笑笑,走进自家小院正好看到一头公主切的源梨雅坐在家门口。

    “你舍得回来了。”她站起来看着江源新一,血色的眸光深处掩藏着疲惫。

    “你想干什么!”裕美警惕的挡在江源新一面前,对于这只吸血鬼,她一直以来都抱有最大的敌意。

    源梨雅轻轻笑了笑,带着一丝轻蔑:“悄悄出去玩儿不告诉妾身,就这么怕妾身抢走他?”

    “是我赢了。”裕美冷冷的说道,她现在已经补充了魔力,至少在暂时的战力方面,已经不再怕她。

    “是吗?那可不见得。”猩红的目光望向江源新一,柔声道:“差点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江源新一听得一头雾水,这句话应该是他来说才合理吧。

    说完这句话,源梨雅忽然无力的瘫软下去,江源新一急忙上前一步扶住她,靠近了才发现她的皮肤比之前更加苍白,额头出现皱纹,眼位有鱼尾纹,肌肉松弛,绝美的脸颊看起来有些老太,身体重量也比以前更轻。

    江源新一想不明白,这才十多天不见,她怎么就变得这么虚弱了?

    “裕美快开门。”他说道。

    裕美也知道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赶紧拿出钥匙开门,他迅速脱了鞋子,抱着源梨雅来到沙发上。

    “她怎么样了?”裕美问道。

    “大概是长时间没有进食了。”江源新一苦笑道,他所谓的进食就是喝血。

    “可这家伙不是吸血鬼吗,满大街都是人,实在不行,菜市场里也有各种鸡鸭猪兔牛羊。”裕美小声的嘀咕道。

    江源新一倒是很清楚,源梨雅曾经跟他说过,喝了他的血就再也不想碰别的了。

    所以就硬生生的把自己“饿”成这个样子,一直等到他回来为止?

    简直服气。

    他是该高兴呢,还是难过从此以后再也不能摆脱她了呢。

    “裕美,去帮我把水果刀拿来。”

    “欧尼酱,你该不会是想要救她吧?干脆就这样让她死了算了。”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屁颠屁颠的拿了刀子,随便喷洒了酒精消毒。

    “话不是这么说,梨雅本性又不坏,只是表现得过于强势而已,还帮助过我们很多次。”

    江源新一接过水果刀,用刀尖在自己的手指上小小的划了一道口子。

    他挤出一滴殷红的鲜血,然后把手指放到她干涩的唇边缓缓渗透进去。

    源梨雅品尝到熟悉的味道,鲜血滋润了她已经油尽灯枯的身体,她迫切的想要更多,于是张开嘴把他的整根手指都含在嘴里吮吸。

    裕美神色古怪,这个既视感,怎么这么像她平时喝早餐奶的样子。

    “欧尼酱,你该不会就是这么喂她的吧。”

    “咳,咬手指总比咬其他地方好点儿。”

    江源新一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在流失,他的手指被温暖的唇腔包裹,她看起来就像是婴儿喝奶一样,大口大口的下咽。

    江源新一也不知道自己被源梨雅吸了多少血,但感觉至少200ml没跑了,好在他现在身体还算健康,就当献血救人了。

    源梨雅的起色很快,在得到他的鲜血补充后,过分苍白的肤色逐渐红润,所有皱纹都很快抚平,嘴唇变得像以前一样鲜红而妖艳。

    她慢慢睁开眼睛,散发出不可一世的气息,又恢复成了往日的魔王。

    “喝够没有,喝够了的话就先松开嘴。”江源新一没好气儿的说道。

    于是源梨雅又用力的嘬了几口才不舍的张开嘴,江源新一取出手指扯出一道细细的血丝,她又伸出舌头把这道血丝都卷了回去咽下。

    “喝了多少?”江源新一用纸巾擦去她的口水。

    她从沙发上坐起来,无视了旁边站着的裕美的西园寺,伸出两根手指,笑吟吟的看着他:“你果然还是在乎妾身的。”

    200ml鲜血,江源新一松了一口气,还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

    “救你跟在乎你,是两回事儿。”

    裕美双手抱着胸,目光冰冷:“欧尼酱虽然救了你,但是我不欢迎你,这是我的家,请你出去。”

    源梨雅无所谓的笑了笑:“你也看到了,妾身现在已经离不开他。”

    “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的确是跟你没关系,只是以后新一在哪儿妾身就在哪儿。”源梨雅站起来忽然贴着他的嘴唇亲了一口。

    “新一,这是妾身奖励你的。今天你就好好休息吧,之后我在来找你。”

    面对公然挑衅她权威的家伙,裕美动手拦住她:“我之前跟你说过,不准你再靠近他。”

    “唔,补充了魔力,所以变得比以前更自信了吗?以为这样就能够跟我抗衡?”源梨雅一脸不屑:“算了,今天不想跟你打架。”

    看着她大摇大摆的走出家门,裕美气呼呼的跺了跺脚:“欧尼酱,你看看她,一点儿都没有被你救了一命的觉悟!”

    “我怎么觉得这才是她的性格呢?”

    “该不会她也在你的名单之中吧?”裕美一脸狐疑。

    江源新一的呼吸一滞,他和源梨雅已经亲吻了不知道多少次,给迷糊少女穿衣服也看遍了身体,要说没点儿啥想法完全是假的。

    “哼!不理你了。”

    看到他迟疑的反应,裕美轻轻的哼了一声。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清扫房间,屋子里长时间不住人,已经铺上了一层灰尘。

    等一切都忙完之后,时间已经过了晚上9点。

    江源新一洗澡的时候,小原圣代偷偷挤进来,要说偷腥的猫,自然谁也比不了她。

    “新一,你跟裕美是怎么回事?不是答应她要等到结婚以后才……?”她抹上沐浴露,搓出泡沫后帮他洗。

    “昨晚她忽然对我坦白了,她变出了本体,结果她桃心状的尾巴能够分泌出易挥发的血液,相当于最烈性的毒药,连她自己都不能免俗。”江源新一满脸无奈。

    “所以你们两个就……”

    “最烈性,有多烈?”

    “我也不知道,应该超过了两个正字吧。”

    “欲魔好腻害……”小原圣代感叹了一声,然后打趣的笑道:“不过,你吃得消吗?”

    “我觉得自己现在可以越战越勇了。”他低声说道。

    “那我要试试……”

    从浴室出来,江源新一在新的作业纸上留下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裕美缠着他,要他像昨天晚上那样抱着上楼。

    “江源家的小公主,准备好了吗?你的骑士要准备抱你了。”江源新一半跪在地上,忍不住笑道。

    “早就准备好了。”裕美展开手臂,脸色有些羞红。

    公主抱永远都是最浪漫的动作,她双手环住江源新一的脖子,温热的呼吸拍打在他脖子上。

    “欧尼酱,明天我就要去学校补课了,今晚我想跟你一起,圣代学姐应该不会反对的吧?”

    裕美轻声说道,她知道小原圣代应该就在身边。

    “不反对的哦”小原圣代穿着白色的睡裙,皮肤还透露着好看的绯红色。她知道裕美明天会上学,所有早就已经偷吃过了。

    “圣代学姐说,今天你说了算。”

    江源新一抱着她走进卧室,小原圣代忽然笑着说道:“新一,梨衣酱好像又有控制不住的迹象了,她让我帮忙问你一下,你什么时候去给她打针治疗一下?”

    江源新一的动作顿时一僵,再这么下去,就算是新天赋曰久弥坚也不够用了啊。

    “欧尼酱,你怎么了?”裕美抬头看着她。

    “没……没什么,我只是在想,裕美你明天要上学,今天不能玩到太晚。”江源新一正色道。

    “其实,就算是通宵我也不会困的,我已经从你那里汲取到了足够多的能量,卜魔后的裕美很厉害的。”裕美的脸色显得红扑扑的。

    江源新一的嘴角微微抽搐,他这算是在用生命谈恋爱吗?

    “不行!任何事情都必须节制!12点钟之前必须睡觉!”

    裕美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才9点40,距离午夜零点还早,如果够快的话,应该可以会有胀腹感的吧。

    江源新一把裕美放床上,他看着放在书桌上两人很小时候在海边的合影,拿起来逗她:“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厉害。”

    “我已经很克制了。”裕美慢慢解开扣子,眼里泛起秋波。

    江源新一默默无语,这都算克制了,那火力全开得是什么样?

    “说吧,什么时候开始对我有非分之想的!”江源新一爬上床,搂抱着她的腰,亲吻着她的白皙的脖颈。

    “是你刚到我家的时候。”裕美觉得有些痒,紧紧收缩着身体。

    “哇,原来你早有预谋!我把你当亲人,你居然想up我,还那么小。”他顺势咬住耳垂。

    “不是啦,那时候只觉得你很可怜。”裕美微微张开小嘴发出喘息。

    “现在是不是得偿所愿了?”

    江源新一喘了口粗气:“裕美,我们什么时候告诉叔叔婶婶?就算他们俩一直把我当亲生儿子养,也希望我们能够在一起,但这样的事情还是得告诉他们。要不,我明天就给他们打电话明说了吧。”

    “不……不要,先不要。还是我找机会跟他们说吧。”

    裕美轻轻咬着嘴唇吗,忽然转过身。

    “欧尼酱,像昨天晚上那样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