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 51.接受这来自纳萨拉斯学院的光荣传统的熏陶吧

51.接受这来自纳萨拉斯学院的光荣传统的熏陶吧

类型:网游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帅犬弗兰克
    托尔巴拉德北岛海岸上有座高耸的瞭望塔,本来是这座岛防御体系的一部分,但是在兽人战争中被毁掉大半。

    塔基还在,上半段却已经如狂风过境被撕裂开。

    术士们正计划把这座废弃的瞭望塔重建一下,改造成他们在托尔巴拉德的据点。

    尽管在纳萨拉斯学院重建的规划里已经给术士学派留下了教学场所,纸面规划和设计图来看还非常大气。

    但人家万年名校重建肯定是先建法师学派和研究机构,势单力薄,又很没有存在感的的术士学派就往后稍稍吧。

    而且就按照上层精灵那种要求严格的建造方法,术士学院没个两三年是建不起来的。

    在那之前,术士们总得有个据点来进行教学工作,以及进行一些邪恶的魔法操作,召唤恶魔或者研究邪能之类的。

    这些魔法不能放在洛斯贝格镇里进行,因为稍有不慎就会导致邪能泄露,引发恶魔入侵事件,找来找去,就这座废弃的瞭望塔最合适了。

    说实话,蓝月院长和她麾下的导师们,没有给术士们留个学院下水道当教学场所,已经是很给他们面子了。

    臭术士们可不能抱怨,要感恩戴德才对。

    “我们的派系代表着术士学派的新生,必须得有一个帅气的名字。”

    黄昏时分,布莱克亲自为六名学徒教导的“第一节课”正在进行,而重聚在一起的术士三人组就又整起了花活。

    他们凑在一起,叽叽喳喳的商量着学派的名字。

    “我提议叫‘终结会’!”

    邪眼拄着心爱的“狗杖”,随手将一块劣质灵魂石丢给自己法杖顶端的固化恶魔的大嘴吞吃,一边表情严肃的说:

    “这个名字很好啊,是我一路冥思苦想出来的,终结一切,万物凋零!”

    “那还不如叫‘凋零会’,不是更霸气?你这一路思考,就想出了这么个破名字,得意个屁啊。果然是绿皮一思考,神灵就发笑。

    你们这个脑子里长满肌肉的毛病没治了。”

    瘦小子抚摸着自己得意的魔法饰品,他带上兜帽,阴测测的说:

    “我这一路上其实也有考虑这个问题,不如我们自称为‘暮色修士会’或者‘黄昏教派’,文艺中带着一丝凋零落寞,很符合我们这些行走黑暗之路的术士们。”

    “不好不好!”

    扎拉克摇摆着手,他上下抛动手中的洛阿神灵骨骰,带着面具的巨魔术士奸诈的笑着,他说:

    “你们根本不知道船长在诺森德大陆做的事,他杀死了一名货真价实的半神!还在祖达克那黑暗之地羞辱了那些弱小又狡诈的洛阿。

    我可是旁观者,所以我们的派系名称,必须要衬托出船长的黑暗伟力。

    不如叫‘弑神会’”

    “啪”

    三个高阶术士聊的起劲,严重扰乱了课堂纪律。

    气的正在给学徒们上课的术士大导师极其愤怒,抬手就是一个“心灵瘟疫”丢了过去,外加三颗暗影黑球引爆的“心灵震爆”。

    那酷炫阴沉的暗影魔力在他手中塑造出鞭挞心灵的黑光,反复抽打间就像是海盗的左臂长出了黑色的魔力触须一样。

    这突如其来的魔法在三个高阶术士耳边和心中引发剧烈震荡,压的三个混球捂着脑袋哀嚎不休,巨魔术士一边鼻血狂喷,一边大叫到:

    “船长快收了魔法,我们撑不住啦。”

    “我是个治学严谨的教育者,在我的课堂上不认真,就是这个下场!”

    布莱克语气森冷的说了句,收回心灵鞭挞的魔力,咳嗽了几声,又和颜悦色的转过头,对六名术士学徒们说:

    “来,我们继续‘暗影箭’的第四种法力模型变种,我叫它‘暗影冲击’,是我从学院法师学派的法罗迪斯导师的魔法理论中得到的灵感。

    嗯,既然说到这里了。

    一会下课之后,你们自己去南岛找图书管理员,借阅我刚提到的那本魔法著作,你们要学会触类旁通。

    三天之后,会有关于‘火焰冲击的多种法力模型’的随堂考试。

    另外说一句。

    这节课上教授的‘暗影箭的法力模型初解’也会有随堂考试,时间是十分钟之后,所以,你们刚才最好认真听讲。

    我希望你们做了笔记。

    你们最好做了笔记。”

    海盗用自己的镰刀法杖敲了敲黑板,上面已经用萨拉斯语画满了各种并不复杂的法力模型变种。

    听到这个坏消息,刚才课堂上一直在神游天外的侏儒术士威尔弗雷德的面色顿时煞白起来,而他旁边的小姑娘碧裘卡更是一脸懵逼。

    她和侏儒术士是在场的所有人里“自学成才”的两个,也是唯有的两个不懂萨拉斯语的。

    海盗在黑板上画的那些东西,对他们来说简直和天书一样。

    “纳萨拉斯学院是用古萨拉斯语教学的,他们的所有文献都是以萨拉斯语编写,包括教材也是。”

    碧裘卡身旁的安纳瑞斯·月郡很“友善”的提醒到:

    “如果你们不会,那就得赶紧学了。以我对船长的了解,他对这些琐事的‘耐心’一般不太会持续到三天以上。

    不求精通,但最少要能看懂那些魔法常识吧。

    你看,小妹妹,我是个精灵,萨拉斯语是我的母语,我有一些苏拉玛秘传的办法,能让你们在一夜之间学会这种复杂的语言。

    我也很乐意教你们。

    但”

    月郡小妞搓了搓手指,做了个世界通用的手势,女海盗捂嘴轻笑道:

    “如果有兴趣,下课后去我的船上找我,我的船很好找的,码头里最漂亮的那艘就是我的‘月郡之傲’号。

    记得带上钱,或者其他有价值的东西。”

    在月郡的小生意刚开张的同时,布莱克也从自己的行囊里取出了早就准备好的试卷发了下去,同时给六名学徒布置了一个“数量极少”的家庭作业。

    “这是一周的作业吗?”

    矮个子巨魔达库鲁看着眼前一沓卷子,挠着头说:

    “一天写一份,一周刚好写完,嗯,挺轻松的。”

    他身边的火花夫妇犹豫了一下,温德尔·火花低声对这个“乐观”的巨魔说:

    “不,这是一天的量。按照我在纳萨拉斯学院的观察,我们有一夜的时间做完,明天早上上课前要交的。”

    “!!!”

    乐观的达库鲁听到这消息,顿时瞪圆了眼睛。

    其他学生们也在瑟瑟发抖。

    大导师布莱克看着学徒们脸上扭曲的表情,顿时感觉到了心中那种怪异而阴暗的“爽快”。

    蓝月院长给自己布置家庭作业的时候,心里肯定也是这种感觉吧?

    啊,亲爱的导师,你的言传身教我已经学会了,我一定会用你教导我的方式,一定会用纳萨拉斯学院的万年传统,用心教导我的弟子的。

    坏心眼的海盗如此想着,嘴角弯起了一个满意的弧度。

    他想了想,又对正在做随堂测试的学徒们说到:

    “对了,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

    布莱克拄着镰刀法杖,摊开双手,喜气洋洋的对眼前的一众高阶,低阶和术士学徒们说到:

    “七天之后,我们要作为纳萨拉斯学院的下属学派,去达拉然参加魔法访问,作为术士学派大导师,我要挑几个人随行。

    所以你们有福了。

    咱们这里崇尚实战教学,所以接下来七天里,每天三次课堂测试外加一场实战对抗,全部通过的就有资格和我去达拉然,教训那群法师。

    通过不了的嘛

    我的恶魔最近闹肚子,很想换换口味。

    我看你们一个个鲜嫩多汁的样子,它肯定会满意的。”

    海盗的话如一阵阴风吹过塔尖平台。

    让包括术士三人组在内的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连续受到惊吓的侏儒术士威尔弗雷德还以为海盗在开玩笑,他发出了尴尬的笑声。

    但他很快注意到了三名高阶术士已经开始默默的取出各种材料,准备战斗,他立刻就意识到,这位术士大导师并没有在开玩笑。

    而学徒们的沉默让术士大师很不满意。

    他敲了敲手里的镰刀法杖,一扇恶魔传送门在旁边开启,大眼魔格雷泽晃晃悠悠的从其中悬浮出来。

    它的七只眼睛分别打量着眼前的一众术士,然后,它就听到自己的主人对眼前的一群人吩咐到:

    “术士学派入学测试,十分钟之后进行,你们都是精挑细选出的精英,如果你们的表现不能让我的眼魔满意,那我会很失望。

    不过我是个很大度的人。

    你们还有改正的机会,毕竟即便是天才,也需要时间成长。

    但如果连续七天的表现都实在太差,那就下辈子注意点吧。

    你们三个,跟我来。”

    布莱克挥了挥手指,带着自己的术士三人组走下教学平台,三个术士刚才看到了船长发威,这会心里满是疑惑。

    巨魔扎拉克小心翼翼的问到:

    “船长,你刚才用的魔法,不是术士魔法吧?我看着怎么像是船医娜塔莉女士使用的暗影牧师的法术?

    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个了?”

    “不,我没有学会,我只是‘拿来’用而已。”

    布莱克得意的笑了笑。

    海盗左右看了看,将自己的法袍敞开,给三个种族不同的男♂人欣赏自己上半身那健硕的肌肉和骚气的纹身。

    这三个术士都是真正的自己人。

    他们也都参与布莱克的恶魔变身试验中,这会看到自家船长身上闪耀着流光的魔纹,一个个顿时惊为天人。

    但在震惊之后来的就是狂喜!

    船长的魔法已经完成了,那作为参与者的他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这份胜利的甜美成果,他们也有资格享受!

    “你们这三个废物有福了。”

    布莱克动作优雅的束好法袍的扣子,对眼前馋的要流口水的三个术士说:

    “这七天里抽时间去找德丽安娜和妮蒂尔,她们会负责给你们刻上基础魔纹,各自去选自己目前最强力的契约恶魔做‘心魔’。

    不管你们怎么搞,我只有一个要求。

    在去达拉然之前,必须给我掌握这个魔法!如果不幸中途失控了,马瑞斯·魔灾导师会很乐意帮你们结束痛苦。

    还有,等我们从达拉然回来,那些术士学徒们过来之后,你们三个也要成为学派导师,担任教学工作。

    那六个家伙我亲自教,剩下的你们去教。

    从现在开始,把你们的烂毛病都给我收一收。

    毕竟要为人师表,在海上无所谓,但在学院里谁敢乱搞,敢给我的新术士学派丢人,我就把他亲手宰了,丢给纳格法尔号当船奴。”

    术士三人组这会在狂喜中连连点头,眼看着布莱克要走,邪眼急忙说道:

    “船长,我们给咱们的学派起了名字,就叫”

    “黑镰隐修会?”

    布莱克反问了一句。

    三个术士我看我,我看你,最终同时竖起大拇指,说:

    “还是船长起的这个名字好。”

    “嗯,我就知道你们三个是最懂我的。”

    海盗满意的点了点头,召唤了自己的角鹰兽飞过来,他摆手说:

    “你们在这看着,今晚出一份报告给我,我要知道六个学徒的各项情况,好安排之后的教学计划。”

    说完,他在角鹰兽的嘶鸣中,朝着纳格法尔号飞去。

    留下三个面面相觑的术士。

    在确认船长离开之后,瘦小子吐槽道:

    “我们是术士没错,但我们的脸也不黑啊虽然大家运气确实都不是很好,这个名字我其实是不满意的。”

    “那你去给船长说啊?看看他会不会抄起他那把能噬魂的黑镰刀砍了你。”

    “呃,算了,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