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天天中奖 > 第299章 桥洞都睡过

第299章 桥洞都睡过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云罱
    景红秀懵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看似再平常不过,却让人不知怎么回答的问题,只好说:“我觉的这样穿也挺好的。”

    江帆问她:“怎么没见过你穿裙子?”

    景红秀说:“我不习惯穿裙子。”

    江帆点了点头,没再问这个,换个话题:“你考驾照了没?”

    景红秀说:“没考,听说不太好考。”

    江帆就道:“怎么不考个驾照买个代步的车?”

    景红秀愣了下,似是没考虑过这个,只能说实话:“还欠着钱呢,还没想过买车,再说出门打出租坐地铁也挺方便吧,等我把银行贷款和欠的钱还完再说吧!”

    江帆就没再问,景红秀以为他不知道。

    其实老张早给他汇报过了,不然怎么敢给景红秀借钱。

    这是底线问题,没有他的许可,谁敢把公司的钱随便借给人。

    就算真有那个胆子,也借不出钱来啊!

    那笔钱可是被齐亮挂在了老张头上的,齐亮还发了话,年底必须要清账,不然就要从他薪水里扣,可事实上景红秀给他说的是明年年底之前还清。

    还不知道老张怎么解决这个事。

    江帆转了几个念头,就不想了。

    这只是件小事,对于老张这个分公司一把搬来说,还不至于为这点事睡不着觉。

    坐了半个小时,起身走人。

    景红秀抢着去买单,江帆也不拦着她,等出了咖啡屋,才劝了几句:“有钱了就对自己好点,也别太省了,钱不是张的话适当提高一下生活和消费水平还是有必要的。”

    景红秀点着头:“我现在一个月都要花掉几千块,比以前的开销大了好多。”

    江帆彻底无语,一个月挣十几万,在深城这样的地方才花几千块。

    这很多吗?

    可话又说回来,江湖易改,人性也善变。

    在现今这社会,一个人在手里有了钱后,还能保持贫贱时的生活和消费习惯,这未尝不是一种优秀的品质,至少江帆就做不到这点,自从有了钱之后生活就奢侈了许多。

    只不过缺乏安全感,平时刻意低调没有张扬罢了。

    但在生活上却从来不想亏待自己,该吃好的就吃,该买好的就买。

    为了吃个西疆瓜果,还专门让老陆派人跑去西疆拉新鲜的。

    至于每个月开销有多少,江帆自己也不清楚。

    回到下塌酒店,正准备给两个小秘打电话呢,裴雯雯就打了过来。

    江帆接起来问:“见到人了没?”

    裴雯雯道:“见到了啊,刚吃了个饭,江哥你来不?”

    江帆问道:“裴强强呢?”

    裴雯雯愤愤道:“刚吃了个饭就跑了,有了女朋友忘了姐的混账小子,我看他心都被猪油蒙住了,被那个林菲菲忽悠的连爹妈都给忘了,气死我了。”

    裴诗诗在一旁助攻:“是啊,感觉小弟自从认识了地个林菲菲,就好像鬼迷了心窍一样不知好歹,什么都听那个林菲菲的,我和雯雯说了他几句,他还不乐意。”

    江帆就呵呵了:“年轻人哪个没犯傻的时候,多经历一些也是好事,等以后老了回味起来也是一段难得的经历,不然老了回忆什么,人都要长大,也总要给自己曾经的犯傻和错误买单,你俩看着就行了,不要再想着给别人做主,即使是亲弟弟,你俩也做不了主的。”

    姐妹俩嘟囔了几句,说了地方,才挂了电话。

    江帆换身衣服,给秘书交待了一下才下了楼。

    张康在酒店安排了一辆奥迪车,二十四小时待命。

    司机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阳光精神,不是那种三四十岁的老油条。

    眼勤手快,一眼就能看出张康安排这个司机也是花了心思的。

    车上无聊,江帆就问了问,知道司机是当过兵的,好感更增。

    江帆没当过兵,但接触过的从部队出来的人纪律作风都不差,就算偶尔有几个被社会熏陶歪了的,那睦只是个别,大部分当过兵的都很有纪律性,特别是年轻小伙。

    聊了一路,江帆心情还算愉快。

    到下车的时候,就交待了一声:“回去给你们领导说,以后我来深城不要再给我安排别的司机了,你在附近找个宾馆休息,明早等我的电话。”

    司机连忙答应,等他下车进了酒店,才把车开走。

    酒店没有星级,附近好像是工业区,一路过来都没看到几家像样的酒店。

    两个小秘订的小套,五六十平的小套房,有点挤巴巴。

    但价格也便宜,一晚才几百块。

    档次不是很高,部分设施明显有些旧了。

    不过江帆不挑,虽然住惯了五星级,但这种小宾馆一样能住。

    两个小秘刚洗过澡,身上裹着浴袍,都在等他呢。

    听到敲门声时,裴雯雯还站在门后面问:“谁呀?”

    江帆那个无奈,说:“我,开门!”

    裴雯雯这才拉开门,一只手拽着浴袍的领口,一只手拽着门,眉开眼笑:“江哥你来的还蛮快啊,我都说肯定是你,我姐还非要让我问一声,多此一举。”

    江帆就摸摸头:“你姐说的没错,确认一下很有必要。”

    裴雯雯忙闪到一边,让他进门。

    裴诗诗在洗手间吹头发,探出脑袋瞅了瞅,一边招呼江帆一边瞪了裴雯雯一眼。

    江帆走到洗手间门口瞅了瞅裴诗诗,又看向裴雯雯:“你拽着领口干嘛?”

    裴雯雯吐槽道:“这个睡袍领口开的太大,我怕走光呀!”

    江帆就道:“就咱三人,又没外人,你还害怕走光?”

    裴雯雯笑嘻嘻:“万一刚敲门的不是你呢,我不得防着点啊!”

    江帆点了点头,这个理由到是足够,把她的手拿开,领口开的确实挺大。

    春风一下就泄出来。

    江帆摸了两把,才进了客厅在沙发上坐下。

    裴雯雯跟过来给他泡茶,问:“江哥你走不走了啊?”

    江帆拍着沙发扶手:“不走了,今晚在这睡了,来回折腾我得轻死。”

    裴雯雯眨巴着大眼:“这个宾馆有点破啊,你睡的惯吗?”

    江帆不拉过来打了两下屁股:“难道在你眼里江哥不是个吃不得苦的人?我最落魄的时候桥洞都睡过,怎么就睡不惯宾馆了?除了那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二代,哪个创业的没吃过生活的苦,真要没条件,你江哥一晚二十块钱的旅馆也能睡。”

    裴雯雯哼哼了两声,扭了扭身子,又好奇起来:“江哥你还睡过桥洞啊,以前咋没听你说过,快给我说说,你不是毕业就在厂子里上班吧,啥时候睡过桥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