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你好,1983 > 第五百二十八章 敢为天下先(求月票)

第五百二十八章 敢为天下先(求月票)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隐为者
    清晨,刘青山早早醒来,换上一身运动服,准备出寝室进行例行的晨练。

    “老四,早啊,出去跑步啊?”

    许长生也已经醒了,悄声问道。

    “嗯!”

    刘青山笑着点点头,然后就看到许长生从枕头底下拿出一本厚厚的书籍,就躺在床上看起来。

    看看封面,原来是资本论。

    “三哥,可以到外面边溜达边看,空气更好。”

    刘青山轻轻说了一句,就悄然出屋,清晨的燕园里面,也显出几分清幽。

    有一些早起的学子,或在未名湖边跑步,或者手里捧着一本书。

    这时候的大学,学习氛围是非常浓的,基本看不到闲人。

    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追求和打算,无论是学习还是做学问,都能安下心来,还不像后来那么浮躁。

    一口气跑出校园,毕竟练拳这种事,刘青山还是不想惹人注目。

    昨天他就琢磨好了地方,出了校门不远就是颐和园和圆明园。

    尤其是这时候的圆明园,那就跟荒郊野外没啥区别,十分清净。

    翻过一段残垣断壁,进入园内,入眼先是一片有些泛黄的稻田,还有绿油油的菜地。

    看来已经被附近的村民给利用上了,不远处,还有一个人,好像赶着十几只羊,正慢悠悠的溜达。

    刘青山也就在附近找了块草地,迎着朝阳开始站桩,然后就是练拳。

    晨练完毕,出了一身透汗,附近水泡子不少,上面还有鸭鹅在悠闲地游荡。

    刘青山觉得,明天有必要把洗浴的东西也带着,练完了正好冲个澡。

    一路慢跑回去,校园里的人已经越来越多,跑到湖边的时候,远远就看到围着一大圈人。

    刘青山本来想要绕过去,结果里面传出来一个大嗓门:“说好的点到为止,你咋还背后下黑脚呢?”

    张老大?

    刘青山一听就是张鹏飞的声音,于是就连忙跑了过去。

    挤到前面,只见张鹏飞捂着胸口,蹲在地上,许长生在旁边扶着他,而魏兵,则气呼呼地和前面几个人理论。

    对面那伙人,则比较杂,里面还有几个外国青年,另外还有几个,身上穿着练功服,一瞧那模样,就是来自岛国的留学生。

    刘青山和岛国人接触比较多,所以搭眼儿就能分辨出来。

    从打建国之后,京大就有外国留学生的,开始主要是东欧和东北亚的一些同阵营国家。

    改开之后,淡化了阵营,所以欧美,岛国和南韩的留学生,也越来越多。

    他们大多在这里学习汉语言,大半回去当翻译,也有从政经商的,涌现出不少的人才,比如七五级留学生金成男。

    所以在京大校园里,看到外国人的面孔,也不用太惊讶。

    “二哥,怎么回事?”

    刘青山叫住一脸激愤的魏兵,询问起缘由。

    魏兵见到刘青山,眼中顿时露出喜色。

    他知道一些刘青山的背景和情况,所以寝室之中,虽然刘青山是年龄最小的小老四,但是在魏兵看来,却是主心骨一般的存在。

    “老四,早上老大领着我们在湖边晨练,老大耍了一套拳,结果这个叫清水的岛国人就要和老大切磋一下。”

    “他被老大摔倒之后,老大都收手了,他居然还偷袭,踹了老大一记窝心脚,实在是卑鄙至极!”

    魏兵越说越气,抬手指向一个中等身材,穿着练功服的青年。

    刘青山瞧了一眼,那家伙双手抱在胸前,一脸傲慢,嘴里还用熟练的汉语说道:

    “我没有认输,比赛就并没有结束,怎么能说是偷袭,我不过是反败为胜罢了。”

    看来在这里没白学,汉语说得很溜。

    旁边那几个来自欧美的老外,也哇啦哇啦地跟着叫嚷,其中一个还比划了几个拳击的姿势:

    “没错,只有最后站立在拳台上的,才是胜利者。”

    再瞧瞧周围这些围观的学生,有人愤慨,也有人指责外国留学生太猖狂,当然,也有人出声支持那些老外。

    还真不愧是以自由而著称的京大,各种观念都在这里激烈碰撞。

    刘青山立刻心里有数,看样子是不会错了,他先蹲在张鹏飞身旁,查看一下他的伤势。

    解开上衣,胸前已经有一块青紫,多亏他身子壮实,从小习武,要是换成一般人,这一脚估计能直接踹到医院去了。

    张鹏飞这时候也缓过一口气,挣扎着站起来,龇牙咧嘴地朝对方一指:“来,咱们再来一场!”

    那位抱着手臂的清水秀却不屑地摇摇头:“手下败将,还敢言勇?”

    气得张鹏飞哇哇大叫,结果一口气不顺,又剧烈咳嗽起来。

    他勇气可嘉,但是刘青山知道,张老大此刻战斗力大打折扣,不能再出战。

    于是他轻轻拍拍他的肩膀:“还是我来吧,老大,当然要在最后压阵。”

    向前跨了两步,刘青山朗声道:“清水君,我们切磋一下可好?”

    清水秀下巴抬得老高:“你们华夏人都输不起,我不屑出手。”

    说完,他朝身后招招手:“布鲁斯,或许你可以展现一下你的拳击技巧,刚才你的拳头不是已经饥渴难耐了吗?”

    刚才那个比比划划打拳的白人,立刻蹦跶到刘青山跟前,呼呼击出几拳,十分凌厉。

    刘青山见状,就低声用英语跟他说了一句什么,那家伙立刻面孔涨红,就跟愤怒的公牛一般,挥拳向刘青山击去。

    然后就听得砰砰几声,布鲁斯高大壮硕的身材,凌空倒飞回去,啪的一声,重重摔在了地上。

    “你不讲规矩,拳击怎么能用脚。”布鲁斯恶狠狠地瞪着刘青山。

    刘青山只是微笑地望着他,原话奉还:“只有最后站立在拳台上的,才是胜利者。”

    你……布鲁斯有一股吐血的冲动。

    还好刘青山没真想伤他,不然这家伙就真会吐血的。

    “好!”

    周围响起了一片叫好声,学生们心中自然爱憎分明,他们大多数,都是支持自己人的。

    当然也有人一瞧打了外国留学生,知道事情不妙,赶紧开溜,更有人直接跑着去报告了

    “老四,原来你也是练家子,还这么厉害,哈哈……咳咳!”张鹏飞也是喜出望外,刚要大笑几声,结果却又咳嗽起来。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他一瞧刘青山的身手,那肯定是超过他的。

    许长生和魏兵,也心中大定,刚才他们还担心,万一刘青山打不过人家,那可怎么办好呢?

    干脆咱们哥俩也一起上,就算被打倒,哥四个一起倒。

    刘青山则重新面对清水秀,向他勾勾食指:“清水君,你们不是很有尚武精神吗,不会连战斗的勇气都没有吧?”

    这个说起来还是挺可笑的,在二战时期,岛国人嘴里口口声声念叨着要效忠,失败就切腹自杀。

    结果战败后,岛国的高级将领,却很少有自杀的,反倒是那些被忽悠瘸了的下层士兵,自杀的却非常多。

    同样战败的德意志,高级将领,许多都自杀了。

    清水秀显然也瞧出了刘青山的厉害,心中已经胆怯,可是当着这么多人面前,被刘青山用话套出,是万万不能退缩的。

    他面色阴沉地点点头,手掌在空中劈了几下,然后口中咿呀一声大吼,赤脚扬起,猛的向刘青山踢去。

    刘青山和岛国人交手的经验,也最是丰富,他不退反进,抬起左臂,想要架住对方的踢脚。

    “老四,退!”张鹏飞大叫一声,然后又咳嗽起来,他知道这个岛国人的腿法很厉害,力道极重,用手臂肯定是架不住的。

    清水秀更是心中大喜,他对自己的腿法当然有信心,这一腿,非得把对手的前臂踢断不可。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清水秀预料中的咔嚓声并没传来,反倒是觉得迎面一股大力,阻挡住他雷霆一击般的右腿。

    纳里?

    清水秀心头满是不可置信,然后就看到对方的右掌,迅捷无比地拍在他的胸口。

    噗的一声,声音并不甚大,就像轻轻拍了下胸口而发出的轻响。

    可是清水秀却感觉胸口传来一阵刺痛,似乎心跳都停滞了几秒钟。

    然后一口热血上涌,他猛鼓腮帮,又硬生生将鲜血咽回肚里。

    唰的一下,面孔立刻犹如白纸一般。

    刘青山这一掌,可是丝毫没有留情,他左臂轻轻一抖,清水秀就噗通一下,坐在地上。

    此刻的他,就算用一根手指轻轻一推,都得摔倒。

    “承让!”

    刘青山拱拱手,平静的目光从那些留学生脸上扫过,却叫他们有一种寒风刮过的感觉。

    “好!”

    周围一片喝彩声。

    “我好像看到了大侠霍元甲。”

    也不知道是谁嚷嚷了一声,前两年,大侠霍元甲播放,大伙瞧得如痴如醉,那一句“万里长城永不倒”,可谓是传唱至今。

    “老四,走吧。”

    魏兵还算冷静,感觉事情有点闹大了,打了外国留学生,实在有点太敏感,还是赶紧开溜的好。

    刘青山却摆摆手,这件事他可不想留下什么麻烦,还是当场就解决比较好。

    那位清水秀已经被同伴搀扶起来,其中一名同伴更是气急败坏地指着刘青山:

    “你别想跑,打了留学生,就等着被学校开除吧!”

    他们这群留学生中,清水秀家里最有势力,更是不在乎花钱,所以连布鲁斯那几个白人,都跟着他们混。

    现在清水秀被打,他们当然不肯罢休。

    “这位同学,你闯祸啦,快点向外国友人道歉,请求他们的谅解。”

    一个戴着眼镜的小白脸,挤到刘青山跟前,嘴里很是焦急地说着。

    刘青山瞧瞧这家伙,看似好像是为他着想,实际上,这种人就是洋奴,放到解放前那会儿,肯定第一个当汉奸。

    “不劳你操心。”

    刘青山对这种人可没啥好感,直接伸手把他给扒拉到一边。

    吕林平时也是有些威望的,他是学生会执委会的副会长,所以才会主动站出来说话,结果讨了个没趣,立刻气得面孔涨红:

    “你这个同学,怎么狗咬吕洞宾,你这样,很容易引起外交纠纷的,到时候,牵扯到我们京大的声誉和形象,你承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眼见有人替他们说话,那群外国留学生也顿觉扬眉吐气,嘴里纷纷叫嚣:“道歉,道歉!”

    其中还有一个岛国留学生,唯恐天下不乱,恶狠狠地说道:“按照华夏的习俗,最诚挚的道歉,应该跪下磕头才对!”

    这一下,周围的学生可不干了:“明明是比武切磋,怎么着,你们输不起啊!”

    “对,今天你们谁也别想走!”

    一大群愤怒的青年学生围上来,瞧那架势,要群殴外国留学生。

    学生们可不管那么多,他们心中的热血和激情,尚未熄灭。

    “干什么,不许动手!”

    猛然间,一声厉喝传来,只见一伙人飞跑过来,正是学校保卫处的。

    有学生去他们那里报告,说是一群学生和外国留学生发成冲突。

    负责执勤的保卫处的李干事,立刻惊出一身白毛汗,急火火地带人赶过来。

    这种事情,最是敏感和棘手,处理不好的话,就会在校园里面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甚至造成外交影响。

    愤怒的学生开始后退,不过他们大多数都并没有离开,而是一脸气愤地在不远处继续观望。

    在简单了解一下事情经过之后,李干事也越发感觉棘手:这件事,两边都不好处理。

    留学生就不必说了,就算是处理,也要交给他们本国的使馆。

    至于那个打了留学生的学生,现在也是烫手的山芋。

    瞧着周围那一张张年轻而又愤怒的面孔,显然都是支持者,这要是不公正处理的话,只怕会激起学生们更大的愤怒。

    京大学子,历来都是敢为天下先的。

    李干事脑子里面飞速思量一下,觉得这件事,还真不是自己一个保卫处小干事能处理的,还是赶紧移交上级比较好。

    于是他说道:“当事人先和我去保卫处,一起进行调查,再去几名同学作证,其他人就先散了吧。”

    可是那些学生,却没一个动坑的,都默默地关注着事态发展。

    不远处,一位身穿军装的中年人,快步向这边走来,他轻声向外面的几名学生询问一下,然后也皱起眉头。心中暗自琢磨:

    刘青山,这个小家伙,不是部队赵首长打招呼的那个吗,怎么刚入学就惹出乱子。

    不过倒是个有血性的,看来有必要的话,就只能我这个军代表出面,保下小家伙喽。

    在当时的高等学府,还有军代表这种特殊的存在,直到九十年代,才逐渐取消的。

    正琢磨着呢,就见他口中的小家伙,向保卫处的人说道:

    “老师,这件事,就不用麻烦学校了,留学生也是学生,都是我们学生之间的事儿,就由我们自己来解决好了。”

    这句话,不仅说得李干事目瞪口呆,就连军代表都忍不住摇摇头:小家伙还真是自信,你自己怎么处理,继续用拳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