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 第三零六章 大战将起!

第三零六章 大战将起!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六月观主
    翌日,清晨,丰源山。

    白虹道君祖师接到了来自于京城的消息。

    当今大夏新皇,下罪己诏!

    “国师还是想要维护大夏皇室的颜面嘛。”

    白虹道君祖师感叹了一声,说道:“贫道还以为,他会以大义之名弑君,给大夏换一个皇帝,甚至……他若想要登基为帝,贫道倒也没有什么意见。”

    他微微摇头,看着来自于京城的消息。

    大夏老祖勾结各境神魔,蒙蔽当今皇帝,以皇室之名,暗中调遣朝廷官员,对各地正在建造的白虹分观进行渗透,布下阵法,窃夺功德香火愿力!

    大夏百姓虔诚叩拜白虹道君祖师,然而香火功德愿力,将会经过各地分观之下的暗室,传至天元境掌乾至尊之身!

    除此之外,掌乾至尊将会凭借神域的无上法门,以原本属于白虹道君祖师的香火功德愿力,反击白虹道君祖师的功德金身!

    “这是祖神之法?”

    白虹道君祖师露出沉吟之色,他的真身在九鼎外界,曾驾临神域,取到了祖神不死之法,也得到了祖神昔年相关的法门。

    掌乾至尊准备的法门,类似于冥河咒术。

    这咒术凭借功德香火愿力为基本。

    而因为这功德香火愿力,源自于他白虹道君祖师之身,所以他的功德金身收取这些功德香火愿力,并不会有任何抵触。

    说白了,掌乾至尊便是借用各地白虹分观之下的阵法,暂时扣押了自家的功德香火愿力,然后在这些功德香火愿力当中“下咒”,如同下毒一般……等自身获取这些功德香火愿力之后,便如同在自家功德金身当中,种入了毒咒!

    这就是瓦解功德金身的法门!

    而小熊崽子也已经带着那北海荒民归来。

    想到北海荒民,白虹道君祖师不由得想起当日荒民首领赠予的宝物……那是北域海神所赠,本意是与他示好,结个善缘。

    此刻战船之上,小熊崽子抓着那北海荒民,严刑拷打,痛揍十七八顿,看得工具甲好生羡慕,恨不能以身相代。

    “叫你不早说,现在让国师那个老阴货捷足先登了,小爷的大道神通天眼现在没有了……”

    熊小爷揍得气喘吁吁,而那北海荒民已经是面目全非,勉强张口,竟是发不出声来。

    战船已经行驶到了丰源山。

    熊小爷拎着这个北海荒民就跳了下来。

    它依然还没有彻底掌握腾云驾雾的法门,从天而降的跳船诀窍倒是掌控得十分纯熟,也摔习惯了……反而是那北海荒民,虽然体魄健壮,也是摔了个七荤八素,本就身受重伤,这么一摔,差点一口气上不来,险些就此身亡。

    而孟秋、徐影、刘清、诸葛司徒等人,则是抓住了其他人,回到了丰源山。

    “拜见祖师!”

    众者纷纷拜倒,朝着白虹道君祖师恭敬施礼。

    “都起来罢。”

    白虹道君祖师出声说道:“诸般事情,贫道已经知晓了,眼下中州各地均已被渗透,诸葛司徒长老……”

    正准备直接去后山躺着修炼的诸葛司徒,当即顿住脚步,满是无奈地道:“祖师有何吩咐?”

    白虹道君祖师缓缓说道:“各地分观均被渗透,我白虹观弟子要么被杀,要么被擒,要么投敌,须得有人前去解决这一切事情,你擅自回返祖庭山门,是为何故?”

    诸葛司徒揉了揉眉宇,说道:“有国师处理,一切无碍,您老人家也没有不准我回来蹭灵气……咳咳,回山休息的罢……”

    白虹道君祖师说道:“你暂且歇息一日,明日启程,前往中州,助国师善后,待一切事情尘埃落定,再将文大人一并带回。”

    说到这里,又听白虹道君祖师开口说道:“除此之外,你替贫道给国师传一句话。”

    诸葛司徒神色肃然,说道:“祖师的意思是?”

    白虹道君祖师缓缓说道:“既然当今皇帝有反我白虹观之心,留之无用……偌大的王朝,总有贤明之士!这个皇帝当得不好,不必再给他机会,换一个便是了……”

    诸葛司徒脸色骤然大变,眼神当中有些变化不定,但过的许久,终究应了一声,道:“老夫现在就去中州,请祖师授权,让老夫驾驭战船……”

    白虹道君祖师点头说道:“准了。”

    而在此时,徐影往前来,低声说道:“祖师,这一位新皇,是朝廷王公将相、以及三大仙宗、十二道派、共同推举起来的,是他们之间权衡利弊,最终达成共识,才定下来的……”

    白虹道君祖师笑了声,说道:“徐影,你已经是内门的大弟子,该当有我白虹观的风采……不管是王公将相还是三大仙宗又或者是十二道派,他们选出来的皇帝要反我白虹观,撤了又如何?你以为我白虹观撤了这个皇帝,还要给他们交代?”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看向小熊崽子,问道:“你觉得应该怎么样?”

    小熊崽子抚摸着肚子,咕哝着说道:“这还用问?他们选出来的皇帝要造反,他们不得给咱们一个交代?这事没有个千八百万两银子,能过得去?”

    徐影怔了下,觉得如此行事,是否太过于张扬跋扈,目中无人了……他这样想着,看向白虹道君祖师。

    只见白虹道君祖师伸手抚须,眼中满是赞赏之色,说道:“小六子深得我心……”

    徐影当即不说话了。

    孟秋神色复杂。

    工具甲和孟山君早已是见怪不怪,反而是对视一眼,均是点头以示赞同。

    “言归正传……”

    白虹道君祖师伸手一抬,将那北海荒民摄来,说道:“贫道乃是白虹观功德正神,一言九鼎,也不与你多言……只要你将此事一切缘由尽数告知,念在当初北域海神所赠宝物的情分上,贫道留你一命,让你带话回去,给那位海神。”

    这北海荒民脸色复杂,眼神当中惊疑不定,过得片刻,才道:“当真?”

    他本以为被白虹观所擒,必死无疑。

    但如今这位白虹道君祖师,竟是给他一条生路?

    堂堂白虹观祖师,总不至于言而无信。

    他迟疑了下,终究是将自身所知的尽数告知。

    今次渗透中元境,不单是天元境的掌乾至尊麾下,也不止北元境海神麾下……除此之外,坤元境、南元境、巽元境、艮元境、东元境等神魔的部下,均已渗入中元境,各自划分地界,瓦解各地白虹分观建立之事,从而进一步毁坏白虹道君祖师的功德金身。

    “东元境?”

    白虹道君祖师背负双手,说道:“看来此事在贫道斩杀幽冥镇狱神之前便有了?”

    这北海荒民点头说道:“我奉命前来中元境之后,约过了半月时日,便听闻白虹观斩杀了东元境古墟的幽冥镇狱神……”

    白虹道君祖师平静说道:“你知晓这其中布置否?”

    北海荒民微微摇头,说道:“我等均是受首领之命,各自前往一处,互不来往,但左舷域那位……确是我北海同族,听闻是工部尚书甄友潜偶然察觉暗室,他二话不说,杀了甄友潜灭口,导致事发,被那位左域紫衣主事文大人找上门去,最后是朝廷三位官员出手,将那文大人镇压,至于我那名同族,已经被首领处死!”

    说到这里,又听他道:“那位白猿公说过,这工部尚书甄友潜,曾被白虹观宝寿道君亲手捉拿,所以他对白虹观的观感是不大好的,若是以朝廷之命,他大约还是会与我等合谋,结果我那同族二话不说将他斩杀,才招致如此祸端……”

    白虹道君祖师说道:“也罢,看你也确实知晓不多,那就给贫道带一封信,送与海神……”

    声音落下,便见白虹道君祖师手中多了一封信件,交给这北海荒民。

    而这北海荒民惊疑不定,取过信件,战战兢兢,左右观看,然后径直逃出了白虹观。

    丰源山上众人,也无一人阻拦。

    “小六子。”

    白虹道君祖师踢了踢小熊崽子,说道:“你也莫要不服,国师毕竟查出了真相,这大道神通天眼便归他了,但你也算摘得第二……回头会有你的赏赐,其他人也一并论功行赏。”

    小熊崽子依然不大欢喜,郁郁不乐。

    “时候也快到了。”

    白虹道君祖师说道:“你准备一下,承接债务……咳咳咳,是继任白虹观第六代观主的大典,过两日就要开始了。”

    熊崽子一屁股瘫坐在地,眼神呆滞,神情茫然。

    而白虹道君祖师打发了它之后,便朝着后山而去。

    近日在后山构建阵法祭坛,准备连通九鼎外界。

    此事如今也是由郑老负责,以白虹观诸位长老相助。

    与此同时。

    天元境所在。

    掌乾至尊睁开双目,他在中元境布下的种种祭坛,内中有着他的分神,用以掠夺白虹道君祖师的功德香火愿力,如今事发,他最先知晓。

    “诸位……”

    掌乾至尊运使法力,通报各方,说道:“白虹观已然知晓,此事已然败露,做好最后的打算,毁坏各地白虹分观,诛灭各地白虹观长老及弟子了……”

    “晚了……”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

    掌乾至尊目光扫过,越至天元境边缘。

    只见有一名老者缓缓走来,说道:“在白虹道君以大道神通天眼作为奖赏,诱使各地白虹观长老及弟子,回返中元境,查探案件的时候……老夫当时便已经知晓,白虹观定然已经察觉端倪,此举乃是为了召回散于各地的长老及弟子,免得被我等各方势力所灭,让白虹观免遭伤亡……”

    这是昔年的初代神皇!

    “白虹观将长老及弟子召回,便是免遭伤亡?”坤元境的万蛊母神缓缓说道:“就这么些小辈,值得他如此看重吗……”

    “不要忘了,白虹道君祖师的功德香火愿力,来源最纯粹的便是白虹观门下,好比如今大夏国师所汇聚的国运……失去国运,国师的力量便减弱过半,而失去门下长老弟子,白虹道君祖师在各地便无法获取功德香火愿力,他是功德正神,失去功德香火愿力之后,本领折损何止过半?”

    初代神皇出声说道:“时至此刻,白虹观必要清理诸位渗入中元境的势力,若不想麾下人手折损,你等该要出手了……此时此刻,白虹观初代祖师失踪不见,宝寿道君本身跌入虚空,四代观主刚进入西元境,而六代观主未满周岁……”

    他抚须说道:“此时各地白虹分观建立受阻,正是白虹道君祖师虚弱之时,也是白虹观此刻最为虚弱之时,尔等此刻出手,再是合适不过……至于四代观主,那个老家伙是借了本皇的肉身以及大道,本皇可以将他阻拦,你等合力斩杀白虹道君祖师,再来助本皇斩灭四代观主!”

    “那宝寿道君……”艮元境的玄元古岳天尊沉声说道:“他才是最大的隐患。”

    “等他归来之后再说罢。”

    初代神皇背负双手,说道:“若诸位斩杀白虹观四代观主之后,将其大道归还本皇之身,本皇可以答应,与你们共同打开内外界限……此外,我等合力,斩杀宝寿道君,绝非难事!”

    此时此刻,九鼎外界,道域所在。

    宝寿道君睁开双目,低语道:“祭坛的构架,也差不多了。”

    他唤来少阳道人,吩咐了一声。

    “请来天域帝尊,本座要归返九鼎内界!”

    “天师这就要走?”少阳道人不由一惊,忙是说道:“我道域数十万年来,皆在各域之中忍气吞声,好不容易有天师驾临,从此成为天地之间第一大域,得以扬眉吐气……若天师离开,此间局面,何以稳固?”

    “无妨。”宝寿道君说道:“待本天师离开之后,便会有下一任天师驾临……待本天师下一次降临,九鼎外界,就只有道域一家了。”

    “这……”少阳道人脸色惊疑不定。

    “开祭坛!”

    宝寿道君手提白虹仙剑,头顶紫金宝塔,一身仙家法宝级数的道袍神靴,腰间系着天师印,颈上挂着一连串虚空宝袋,内里全是他强取豪夺,中饱私囊……呸,里面全是他在各域的好友所赠,并且在道域之中准备调往丰源山的诸般宝物及材料……

    而他此刻,正准备通过阵法,在回返九鼎内界的半途上,去会一会那位无敌神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