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 > 第三百四十二章 二珠下落,万寿之谋

第三百四十二章 二珠下落,万寿之谋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真愚老人
    百花真人周迎春,方士圣子秦无相。

    这二位,不论在何处,都可称得上是天骄修士,修为境界亦或是神通手段,同辈中也必在前列。

    按说这两人联手袭杀一个粮草官,且是突兀偷袭,应是必成之事。

    可惜,选错人了。

    这粮草官儿,是个披马甲的怪胎。

    有重瞳灵视先窥破二人行藏,又有守御无双的九蟾珠,还能使秘魔宗的手段,最后以蟾神瓦当偷袭,二人哪里有生路在?

    一个照面,皆躺倒在地。

    周迎春被砸倒,他弄出来的那些个大动静自然也立刻消失。

    宫阙内一众旗官醒转,正欲惊呼,林上官的声音便传递过来:

    “无需惊慌,七邪宗遣了个唤作‘百花真人’的真传来刺杀我,已被我俘虏。”

    “待我先审问一二,便送去隐龙山。”

    “汝等启了禁法,守住四方就好。”

    “喏!”

    众旗官听令,纷纷应答。

    他们从浑噩中醒来,鼻端还残留着那些恶心的百花邪煞,甚至还有些如面色青白、肤有指印、神魂不稳等等遭怨魂入侵的后遗症。

    听过原委后纷纷都是嘟囔喝骂“七邪宗的魔崽子果真胆大包天”、“这回遭殃了吧,坐井观天哪里晓得林上官的手段”、“林上官以一敌四尚且胜了,遣来个娘娘腔也妄想杀人,痴人做梦”……诸多言语,已是将林孺牛捧上天去了。

    陶潜不多理会,安排好后。

    挥手又将遮掩守御禁法恢复,正打算做些什么的时候。

    身侧倏忽波纹荡漾,那着华丽衣袍,脑后还悬着金环的女鬼挤了出来。

    她名字唤作“阿措”,虽是鬼物,身份却尊贵,是那九子鬼母所诞其中一子。

    虚实之间,来往自由。

    陶潜阻不得她,也杀不了她。

    她既来,显然是又要聚会了。

    阿措天真烂漫,对凡俗事物多有好奇,性情倒是与陶潜麾下晶妖钟豆豆有些类似。

    一显出身子来,下意识便要拖拽陶潜的神魂往那九子鬼母腹中天地去。

    只很快发觉自己拖不动,正要催促。

    就见陶潜挥手取出些鬼物喜爱的食物,让她一旁先候着。

    “聚会虽紧要,但现下有更要紧的事,让他们稍待我数十息。”

    说罢,陶潜即刻动作起来。

    好不容易俘虏了一位七邪宗真传,外加一个方士圣子,哪能就这般轻易放过?

    再送往那隐龙山之前,陶潜自然要先动手,将秘密尽数挖掘出来。

    一根手指,分别点在周迎春、秦无相的额间。

    以两人的身份地位,以及修为境界,体内自然都有防御之法,可豁免搜魂之术。

    可惜,这方面陶潜仍旧能作弊。

    一有碰触,大量志述便先后在陶潜脑海中迸发出来。

    不管是周迎春还是秦无相,他们的生平,所修秘法,亦或是身上一些唯有他们自己知晓的,见不得人的秘密,此时此刻皆被陶潜瞧了去。

    当然,陶潜浑不在意那些肮脏龌龊之事,只关注隐秘。

    至多秦无相在方士内的悲惨境地,让他多瞧了几眼。

    “原来这厮,真的是千年门阀秦家之子,是秦佼师叔的族人。”

    “他这名字也与秦佼师叔有关,虽说方士击败秦佼师叔后,抹除了与他相关的一切信息,但秦家内部,却知晓有一位唤作【无相真人】的祖辈,曾差点将整个方士掀翻了去。”

    “师叔死后,秦家屈服于方士保全自身,连年轻一辈的天骄也都送入方士当了圣子。”

    “那些老怪物都知晓秦无相名字的来源,以及他心底那欲效仿秦佼师叔的念头……但无一人在意,要资粮给资粮,似都笃定秦无相做不到,由得他为方士服务,更显得讽刺和恶趣味。”

    陶潜嘀咕着这些,手指缓缓离开。

    若站在“秦无相”的视角,这位秦家年轻一辈天骄,乃是一位卧薪尝胆,欲重现祖辈威名的苦心人。

    可惜的是,他走歪了。

    这世上,出淤泥而不染的,终是少数。

    秦无相的志向,无有任何错处。

    但他的手段,与方士那些脏的臭的烂的,有何区别?

    “若非南粤因你而死的人太多,我倒愿意助你一助了,颇为可惜。”

    再吐出一句,陶潜又开始在秦无相体内动手脚。

    一番布置,缚了其神魂法力。

    旋即,将其唤醒。

    秦无相一醒转过来,即刻察觉自身处境,生死落入他人之手,便是连自爆、尸解都做不到。

    即便能做到,他也不会做。

    他一眼瞧见正盯着自己的林孺牛,心下又惊又恨,即刻盘算道:

    “此子也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蟾宗虽是旁门前三的大势力,但何时就培养出了这般可怕的秘传弟子?还莫名入了祖龙社?”

    “他捉了我二人,未立刻送去给嬴青帝这孽种,莫不是想先审我二人一审,想抢功劳?”

    “若是如此,说不得便是我逃生的机会,待我诱他一诱。”

    念头一闪落定。

    秦无相仍自保持着那谪仙人般的风仪,对着陶潜朗声开口,一刻不停道:

    “道友想必便是蟾宗秘传,林孺牛真人了。”

    “吾名秦无相,无名小卒尔,无相与百花技不如人,落入你手也是应当,并无怨言。”

    “只吾并非七邪宗之人,乃是当初欠了百花真人之师的一桩因果,这才不得不从贼来杀你,吾也听过祖龙社诸位道友的志向,深向往之。”

    “今刺杀失败,吾也算还了因果。”

    “若道友愿放吾自由,待吾去安置好家人,了却尘缘,必回转隐龙山,入祖龙社,与诸同道共举大事。”

    “为显诚意,吾先赠道友一桩好处,正是与贵宗秘宝【九蟾珠】相关的秘辛。”

    说到此处,秦无相顿了一顿。

    见林孺牛面无表情的瞧来,只当这厮是面上端着,心底恐是激荡不已,于是立刻接续道:

    “新月相邻,天南大省。”

    “有一地界唤作‘仙鹤山’,山中有一座道观,名五通观,观主自号五通真人,修的是正宗道门典籍大册,实则炼得是邪法,麾下三百弟子,皆是妖魔鬼怪化成的人身。”

    “说是庇护一方,实则暗中以凡俗人族为资粮,炼诸邪法。”

    “有不少道佛宗门查出底细,上门求说法,反被此人尽数打杀了去。”

    “好叫道友知晓,那‘五通真人’本是不入流的散修邪术士,一日在荒野尸坑中,侥幸得了一件不可思议的异宝,这才有了如今的威势。”

    “那宝贝,正是贵宗九蟾珠之一。”

    秦无相说完,满怀期待看向陶潜。

    据他所知,这林孺牛是个实诚修士。

    如今他先表明刺杀原委,而后再吐露本身志向,又毫无遮掩将秘辛好处奉上。

    以这汉子的诚实,说不得立刻就解开束缚,放他离去了。

    就在秦无相这么想着时,他瞧着的林孺牛果然露出笑意。

    虽未立刻放人,却满怀期待的问道:“可还有?”

    秦无相知道此人问的,是其余蟾珠的下落。

    的确还有,但他哪里会这般轻易就说?

    “这厮,果是天真蠢笨之人。”

    “一诱便上当,说不得我还能诓一诓此人,将那古怪瓦当夺过来。”

    秦无相心底,美滋滋动了此念。

    正欲施为,可下一刻。

    让他面色猛地凝固,眸中显出惊骇、愤怒的变故,突兀发生。

    他不愿,但他却无比直接的开口,回答了林孺牛的问题。

    “自是还有,且听吾道来。”

    “北地长白大省,有一地界唤作‘碧波潭’,此地水族众多,强者如云,洞玄境妖族不罕见,极乐境也有。”

    “其中有一妖自号【独角千岁】,称号喊得响亮,实则本相乃是一头异种水兽,独角蟾蜍也。”

    “此妖本是个招摇的,贪慕虚荣,惯常举办宴会,掳一些凡俗女子充作歌姬舞姬……谁料某日开始,此妖竟改了性情,不办宴会,不掳凡女,只一心窝在他的水府内,对外宣称是到了关键时刻,要炼法破境。”

    “实则是这厮侥幸得了一颗九蟾珠,知晓是自己一生仅有的得道机会,如今正拼死炼宝呢。”

    秦无相说到这些,面色变得无比难看。

    他死死瞪着林孺牛,此刻他哪里还不知晓,自己是被耍了。

    这蟾宗秘传,根本不是个实诚的。

    正相反,这是个心脏的。

    “你对我做了什么?”

    “这是何种妖法?”

    “闭嘴!”

    秦无相来不及多吼,被陶潜即刻禁言。

    此时,陶大真人心情极美。

    他动用“真言秘敕”本是要拷问秦无相,与七邪宗、方士、杨龙犀相关的诸多隐秘。

    谁料正经还没开始,先有意外收获,又得了两桩好处。

    “算上先前陈希夷给我的消息,钱塘省黄云山、天南省仙鹤山、长白省碧波潭……如此,已知晓三颗蟾珠下落。”

    “待我得空,各去一趟,又可入账三宝,大道可期啊。”

    时辰紧急,陶潜闪过念头便罢。

    未再有任何耽搁,再次动用真言秘敕,开始了真正的盘问。

    尽管秦无相心底十万个不愿意说,但如何又抵得过灵宝宗的至高妙法呢?

    若他境界高些,比如极乐境,那陶潜便不好拷问了。

    问一句,说不得要被吸干法力。

    可惜,他修为增长的速度远不如陶潜,南粤时是洞玄境,如今再见还是这个修为。

    胳膊拧不过大腿,俱都交代了出来。

    听过后,陶潜心中紧张倒是缓和了不少。

    “方士十三个老怪物之一,杨氏王朝开国皇帝,杨龙犀,原本离驱除污染以道化之身降临凡俗无比接近,只要将那数量庞大的【万灵魔丹】吃了便可。”

    “然而祖龙社突兀发动起义,砸毁六成血肉工厂,一尊尊七邪神机随之遭殃,供应杨龙犀的魔丹,立刻就不够了。”

    “若无意外,杨龙犀很难再降临。”

    这情报,顿时让陶潜心生欢喜。

    为更谨慎些,索性又将周迎春这厮也唤醒。

    依法炮制,得了同样消息。

    到此,陶潜便打算用“蟾神瓦当”补砸一次,让二人再昏厥,待聚会结束,再做打算。

    可也是这一刻,陶潜却见得秦无相面色细微处有异。

    这厮本想诓骗“林孺牛”这个实诚人,谁料反被他以秘法拷问,丢人便罢,还亏出去珍贵情报,按说本该愤恨无比,如周迎春那样,欲瞪死陶潜而不得。

    初始的确是,但此时他微微低垂头颅,看似在竭力压制怒火,实则落入陶潜眸中,不由生出一道感觉来。

    “这厮,必还有隐秘情报,现下是庆幸我不再问了?”

    这念一出,陶潜立刻摆手,让身边女鬼阿措再等片刻。

    旋即好似想到什么,眼眸一亮,对着秦无相,再次施放真言秘敕问道:

    “方士那群老怪物,可有异动?”

    陶潜这问题,好似一道雷霆霹雳般,直接击中秦无相的心魂。

    他立刻面色大变,眸中满是挣扎之色。

    似反抗的太过剧烈,七窍都淌出脓血来。

    可惜,依旧抵不过。

    数个呼吸后,他好似认命般,开口又是吐露一桩秘辛:

    “圣祖之一,李氏王朝开国皇帝,李万寿老祖。”

    “继杨龙犀老祖寻到降世法后,也得了一秘法,欲以道化身,降临凡俗。”

    “吾也不知那秘法具体是何种?”

    “只知晓与老祖所创的【仙鱼诀】相关,那本就是老祖用以垂钓修行界众修士的无上法门,炼了后虽可得大好处,但生死也将落入老祖手中。”

    “近日来,七十二省,诸多门派,诸多修士,诸多天骄,因修了仙鱼诀而暴毙、异化入魔的人数开始暴涨。”

    “万寿老祖自己似也不好过,吾在秘境中时,常常听见老祖的哀嚎声。”

    “他只喊着‘不多时吾便要再回凡间’、‘吾要杀上蓬莱海,宰了那个小畜生’、‘吾要屠戮阳燧’等等恨语。”

    “道友许是不知,老祖口中的小畜生,是一灵宝宗真传弟子。”

    “说起来那人我也知,当初在南粤时不过是个孱弱散修,我抬手便可捏死,谁料到这小畜生运道极好,被百禽老魔选中来度劫,最后更是被瞎了眼的多宝真君挑中,接去当了徒弟,再出山时竟意外坏了万寿老祖的大计。”

    “命数,真个是命数啊,也不知那小畜生何德何能就可入灵宝宗为真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