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从被女总裁领养开始 > 第二百零四章 小伙

第二百零四章 小伙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刘三良
    “秦姐这么有钱,你可以偷她的钱养我啊。”

    “……”

    听到这句话,张繁弱忽然有点理解秦晚台了,还好这句话她听不到,要是听到了,估计暗地里就要扎何婵小人了。

    “一听要养我就不说话了啊?”

    何婵小意的扭头看他一眼:“那阿姨还是去上班吧,累点苦点也没关系,有了钱到时候你想要什么阿姨都给你买。”

    她一直都很会。

    哪怕张繁弱知道她是在哄小孩,但内心的好感值依旧动摇着往上窜了一点。

    太难顶了。

    一直捱到养生馆,因为何婵是这里的常客,前台小姐姐好奇的看了张繁弱一眼便带着二人进了里面房间。

    “阿姨要到里面换衣服,你是在外面等着还是和我一起进去?”

    “……”

    张繁弱对待这种问题一般懒得回答。

    何婵见状好像有点小失望,轻叹口气便走进去,过了会穿了身类似泳装的衣服出来,张繁弱看了一眼便下意识撇开眼睛。

    “呵,跟阿姨一起还会害羞啊?”

    何婵走过来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转头看向旁边的经理:“浸浴的地方可以进小孩吧?”

    “可以,何姐孩子有什么不行的。”

    女经理笑得很热情,转身带着二人上了楼上浴室。

    浴室的门刚一开,淡淡的香薰味还有轻柔的音乐便飘了出来,弧形水池里正有四五个年龄不一的女人在一边聊天一边放松,见到几人进来下意识将目光投了过来。

    “呼……”

    何婵下到水池里,长长吐出口气又向池子旁边的张繁弱笑道:“阿姨泡一会就上去,你坐旁边别着急啊。”

    “没事。”

    张繁弱坐在藤椅上情绪十分稳定,甚至劝她:“何姨你多泡一会吧,我坐这挺好的,不着急。”

    何婵点点头,笑的很柔:“行,繁弱这么懂事,回头阿姨好好奖励你。”

    “……”

    张繁弱突然有点后悔了。

    他皱着小脸,拿出手机给白幼狸发着短信,企图从他的阿狸姐那里获取一些安慰,全然没有注意到水池里的几个阿姨都在盯着他。

    这几个有钱有闲的阿姨都是这里的常客。

    这沐浴的地方一般也不会有小孩子进来,就更别提男孩了,原本有几个阿姨心里是不太舒服的,毕竟来这沐浴身上穿的都是类泳衣一样的衣服,孩子虽小,在旁边看着却总归让人不太自在。

    但这仔细一看……

    “这小孩真可爱。”

    一个戴着眼镜的阿姨转头对着身边的朋友笑着道,完全不在乎自己的音量:“我家儿子跟他一样大,还没他一半好看,你说小孩子可爱点多好?就是不听话看他一眼心里也没那么生气了。”

    这话惹的几个女人都在发笑。

    何婵也笑的很开心,但还是出声说道:“这么大的孩子,还是听话最重要,小孩子嘛,打扮打扮都挺好看的。”

    她说的很中听,

    奈何眼睛阿姨是个直率性子:“话是这么说,但我家那个怎么打扮都是那样,他爸一万块给他买的衣服能穿成68包邮的效果,可气人了。”

    “哈哈哈,是被你老公拖后腿了吧。”

    “可不是嘛……跟我老公一个模子出来的,我老公还成天乐颠颠的,说那长相人家一看就随他,现在孩子也可烦他了。”

    浴室里一时间充斥满欢快的笑声。

    外面都是关于他的议论,张繁弱却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按圣贤机,低头坐在椅子上自动屏蔽了外界的声音。

    他如此‘高冷’,非但没有让阿姨们有所收敛,反而还更觉得好玩了。

    “要说懂事这孩子也懂事啊,一进来就让你好好泡不要急,要是换我家那个,早躺地上让我赶紧洗,洗完带着他逛超市了。”

    眼镜阿姨对着何婵吐槽完,又游到泳池边沿,冲着张繁弱笑着挥了挥手:“小朋友,要不要下来一起泡啊?你一个人在上面多无聊啊。”

    “对啊对啊,快下来。”

    “……”

    张繁弱放下手机抬起头,对着这几个兴奋的好似要吃小孩一样的阿姨露出个礼貌的微笑:“阿姨你们泡吧,我没有衣服不能下去泡的。”

    “啊”

    后面一个阿姨激动着道:“你看他,他好乖!”

    “没事的。”

    眼镜阿姨也情不自禁的扶了扶眼镜,和蔼的忽悠道:“你把衣服脱掉,留个小裤裤就可以了,男孩子又不像女孩子,不需要那么多讲究的。”

    “……”

    张繁弱上次这么无语还是在上次。

    他不知道上了年纪的女人是不是都这么吓人,但仅从现在来看,他对秦晚台的印象无形中改观了好多。

    和她们比,秦晚台已经堪称端庄秀丽了。

    “不了,阿姨,我不好意思。”

    张繁弱说完以后就低头继续看起了手机,高冷气场直接拉满。

    眼镜阿姨又劝了几次,

    见张繁弱不回话,脾气不算好的她都生不起丁点气儿,反而遗憾的对何婵叹气道:“看了你家孩子,我真想把他偷回家。”

    何婵笑着没有说话。

    说的就好像她不想似的。

    之后几个阿姨无所事事,又围绕着张繁弱打听起了他平常的日常,何婵也是有什么说什么,但关于他的身世以及一些‘过人之处’还是有所保留。

    “唉……明明都是四五岁的孩子。”

    眼镜阿姨失去了刚开始的兴奋,转而郁闷的道:“我家孩子在幼儿园不喜欢交朋友,好不容易遇到个喜欢的女孩子,邀请她来家做客人家还不愿意,他回来找我哭鼻子,我寻思这能怪我吗?你看要是跟你家繁弱一样,哪个小女孩不争先恐后的往我家跑?”

    何婵一边笑一边柔声安慰她。

    这时候浴室门又被拉开,门外一个拿着手机的女人打着哈欠走了进来,进来后一看里面的氛围不禁愣了愣,然后又注意到了浴池里的何婵和旁边坐着的张繁弱。

    “小何?繁弱?你俩怎么在这?”

    “秦姐。”

    何婵也有点意外的站起来。

    二女对视片刻,最终秦晚台主动挪开目光看向张繁弱,见后者依旧坐在椅子上装作玩手机,她板着脸走过来,将张繁弱的耳朵轻轻揪了起来:“我刚才给你发消息问你们什么时候回来,你为什么不回我消息?”

    “……”

    张繁弱按捺着心里的小小慌张,寻思着手机没电了和没话费了两个借口哪个更靠谱点,但考虑到秦晚台水准线上的智商,他还是放弃了挣扎。

    “我寻思…晚上回家不就好了嘛?”

    “呵呵呵呵。”

    秦晚台直接被气笑了:“你寻思的好啊,张繁弱,你现在糊弄我都不想找理由了,行,你使劲跟莫忘归学着气我吧。”

    张繁弱心里叫苦。

    旁边几个阿姨看着他被揪着耳朵下意识心疼起来,那个眼镜阿姨更是出来圆场道:“秦姐,最近有段时间没见你了,这是你家孩子啊?”

    她的话稍微分散了秦晚台的注意力。

    “是,可不是我家的好孩子嘛。”

    她说话阴阳怪气的道:“前段时间太忙了,要么忙着工作要么忙着孩子,到现在一看……唉,忙的是个什么啊。”

    这股子错付了的语气让几个阿姨都笑了。

    “秦姐,你就别在我们面前炫耀了。”

    眼睛阿姨叹着气道:“我要是有你家这孩子,别说忙工作,就是辞了工作专门照顾他我都愿意,这孩子看着多可人疼啊。”

    “……”

    秦晚台心说那是你没见这小东西伤姨心的时候,不过想是这么想,她自己心里也知道,张繁弱绝大多数时候还是懂事的。

    “也就那样吧。”

    她松开张繁弱的耳朵,然后下到水池里一副辛酸无人懂的样子:“教孩子太辛苦了,我这一大一小,要是搁在你们身上你们都得疯。”

    这时候,

    何婵从水面漂的茶盘上端了杯茶递给她,笑着打趣道:“秦姐,这个疯是开心疯的疯吗?”

    这话引得几个阿姨都捂嘴笑了起来。

    秦晚台忍不住干咳一声,心里寻思这小何是怎么一回事啊,‘蛊惑’她家繁弱的事儿她还没计较呢,现在她刚开一个头儿想向众人传授一下育儿经,又被打断了。

    “小何,电视台最近不忙了吗?”

    秦晚台喝了口茶,故作随意的问道:“往常你来这都是喊我一起的,这次怎么一个人过来了?”

    “呵呵,原本没想过来的,临时起意。”

    何婵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搂住了张繁弱的肩膀:“我好说歹说了半天,终于求动你家繁弱和我一起过来,小英雄现在可高冷了呢。”

    “……”

    秦晚台看着二人,忽然低头又喝了口茶,叹气道:“这还算高冷啊?你还能求动他,我现在求都求不动了,你才是他亲姨啊。”?

    张繁弱本来都不想说话静静装死的,结果一听这个他忍不住了:“秦姨,你说这个就过分了哦,到底是谁无理取闹。”

    秦晚台有那么一瞬间的心虚。

    她撇开头,低着眉头小声道:“对,都是我无理取闹。”

    “……”

    除了张繁弱,旁边的几个阿姨都笑了。

    “秦姐,你们两个太逗了。”

    一个阿姨看着二人眼中羡慕满满的道:“不过这样真好,感觉和这样的孩子待在一起,生活都有爱了。”?

    秦晚台脑袋上冒出了一个问题。

    怎么功劳全都是张繁弱的了?难道温柔、端庄、善良、永远都有一颗年轻少女心的她在其中就不值一提了吗?

    这女人,眼光浅,活该胸小。

    暗搓搓在心里回怼完,秦晚台面上又露出大气的笑容:“你们一个个家庭幸福生活美满的,就别光夸我好像自己生活在水深火热里了,你们这是典型的远香近臭!”

    几个阿姨笑着,都没有反驳她。

    别人的孩子确实好,她们也不苛于夸奖,自家的孩子也确实调皮不懂事,有各种各样的缺点,但自己能说千般不好,别人说一般,刚才和蔼和气的女人能瞬间翻脸。

    这就是女人,这就是母亲。

    几个有钱有闲的女人就这家常事聊了一通,最后聊开心了,还都决定到一间大房子里做按摩。

    “秦姐,小何,这次要俩小伙怎么样?”

    到了大房间,其中一个阿姨对着二女打趣道。

    “你还是自己享受年轻小伙子的服务吧。”

    秦晚台说着往床上一趴,舒服的叹了口气:“我老了,是没有那等艳福了。”

    旁边的何婵往边上挪了挪,示意张繁弱坐到自己身边以后也跟着笑道:“我跟秦姐保持步伐,秦姐不要小伙那我也不要了。”

    “唉,咱们这年纪。”

    之前说话的那个阿姨唏嘘道:“再不享受就真的老了,等老了,想享受也享受不动了,秦姐你真不试试?这里小伙子手艺不错。”

    秦晚台正要拒绝,

    这时候坐在何婵旁边的张繁弱冷不丁的问了一句:“阿姨你是不是试过啊?”

    “……”

    五岁男孩半似天真半似诡异的疑惑让几个女人同时陷入了沉默。

    “呃…阿姨就开个玩笑。”

    之前那个说话的阿姨干笑道:“阿姨是结过婚的女人,哪好意思做这个啊。”?

    张繁弱盯着她,寻思你不好意思做就忽悠别人做这个?

    还得是你啊。

    他懒得说话了,旁边几个阿姨也没深究他说这话的意思,真以为是孩子的奇怪好奇心,待到女技师上来后就一边享受一边继续聊起了包包、护肤品这些。

    秦晚台时不时的掺和两句。

    但何婵就完全旁观,也不发现自己的意见,张繁弱去过她家两次,知道护肤品这些还好,但何婵这个女人是真对包包这些奢侈品不感兴趣,职业性质也不允许她感兴趣。

    她好像更对文艺类的东西感兴趣。

    喜欢画画、家里摆着很多自己的,以及近现代大师的名作复制品,喜欢纯音乐,家里除了有一架三角钢琴还有一座老式唱片机。

    对摄影也感些兴趣。

    黑泽明电影里的一些经典镜头她也有冲洗收藏。

    像这类的女人,

    张繁弱对她们的定义是,内心世界饱满而又空虚,但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她们的精神世界毋庸置疑都是孤傲的。

    像让小伙子给自己做spa这类的事儿,她断然不可能做的出来,

    “繁弱……”

    张繁弱正想着呢,旁边的何婵忽然轻声晃了晃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