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穿越在黎明之前 > 第457章心动

第457章心动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羿落九日
    “是啊,我的养母在军统中是第一用毒高手,我从小便得到了她的真传,厉害的很。”李云雀道。

    “那你就用一些对付男人的药,给耿直付上,不就完了。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耿直不会弃你不顾的。”白娉婷道。

    “这样不好吧,就算我想把身子给他,也不想这么糊里糊涂的。”李云雀摇头道。

    “像耿直那样的男人,很容易心软的,只要跟你上了床,就一定会为你负责,这个你不用担心了。我和我是师兄第一次,我也用了些手段,现在想想,搞不好已经被师兄看出来,他就半推半就了。”

    “还有这等事?那我想想。”李云雀道。

    “那你就好好想想吧,白天我到水泵厂那边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能再立一个功。”

    “飞燕,那你要小心了。”

    “我知道。”白娉婷道。

    ……

    营川,瑞昌成客栈。

    中午,白娉婷回到了客栈。

    见赵晓雪和徐浥尘都在客厅中,白娉婷便关上了房门。

    徐浥尘为白娉婷倒上一杯水,问道:“娉婷,怎么样?水泵厂那边,有没有什么可乘之机?”

    “师兄,那边守卫森严,我觉得没有机会。”白娉婷喝口水道。

    “娉婷,一点儿机会都没有?”

    “对,一点机会都没有。

    水泵厂四周是高墙,高墙上面还是带电的铁丝网。即便爬过高墙,里面的情况也不清楚,不敢轻易涉险的。”白娉婷道。

    “可是明天一早,日本人就会出发了。我们中午就要回江城了。如果找不到太好的机会,想动手已经没有时间了。”徐浥尘道。

    “对呀,娉婷,这样的话,我们只能回江城再想办法了。”赵晓雪道。

    “我倒是觉得,回江城再想办法也来得及。”白娉婷道。

    “来的急?”徐浥尘问道。

    “师兄,火车到江城一天两晚。

    而运输这么大的柜机,至少需要三天三晚才能到江城。

    这样的话,回到江城,我们就有两天一晚的时间准备,时间还是宽裕的。”白娉婷道。

    “娉婷,你说的对,我们回到江城马上想办法,还是有时间的。”赵晓雪道。

    “只是,自从上一次扫荡情报泄露后,日本对陆上运输的重要物品都严加保护。

    这一次,又是这么重要的机器设备,我们很难找到机会的。”徐浥尘道。

    “徐浥尘,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先回江城,到了我们的地方,可利用的资源就会多出很多。

    实在不行,让根据地派兵,强攻泵机,也是有机会的。”赵晓雪道。

    “嗯,实在不行就强攻。一个小队,还是有办法解决的。”徐浥尘道。

    “师兄,那我们就回江城,再想办法吧。营川这个地方太诡异了,感觉自己每一天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下。”

    “是啊,我也有这种感觉。

    对了,娉婷,那个李云雀一大早就叫你出去,有什么事?”徐浥尘问道。

    “没有什么大事,就是问我泵机的事。”白娉婷道。

    “这个李云雀随时有可能暴露,娉婷,你要小心,随时做好撤离的准备。”徐浥尘道。

    “师兄,我怎么感觉,她的身份已经暴露了。”白娉婷道。

    “娉婷,她要是暴露了,日本人为什么不抓她?”赵晓雪之前听过孙掌柜说过李云雀是军统的事,便问道。

    “这只不过是我的感觉,不过,我的感觉还是很准的,我猜想,很有可能,李云雀已经暴露了。甚至连我的身份对方都已经知道了。”

    “不可能的,日本人要是知道李云雀是军统特工,不是早就抓起来了。”徐浥尘道。

    “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不过直觉告诉我,日本人早就知道李云雀是特工,只不过没有抓而已。

    现在,李云雀还喜欢上了耿直耿市长,以后更不好说了。”白娉婷道。

    “耿直?我可听说中村樱子对耿直管的特别严,她这不是自讨苦吃吗?”赵晓雪道。

    “是啊,再说,耿直应该大出她很多吧?”徐浥尘道。

    “没大多少,十多岁而已。

    耿直这种男人,是很招涉世未深的女孩子喜欢的。要不是中村樱子管着,估计不止两个女人了。就算中村樱子这么看着,还有一个女人在美国。”白娉婷道。

    “我倒是觉得这个耿直对感情很忠心,不至于朝三暮四的。否则的话,中村樱子和徐晓蕾是不会容忍的。”赵晓雪有意无意睨了一眼徐浥尘,道。

    “晓雪姐,这你可说错了。

    耿直除了中村樱子和徐晓蕾外,在美国还有一个女人,这个女人还为他生了个孩子。他要是对感情那么忠心,就不会娶两个妻子,更不会在外面还有一个了。”白娉婷道。

    “说的也是,我们马上要离开营川了,这些事倒是和我们没干系了。”赵晓雪道。

    “是啊,离开江城快十天了,也不知道那边什么样子了。”白娉婷喃喃道。

    ……

    营川市政府,打字间。

    早上,白娉婷的一番话,彻底将压在李云雀心底的情感释放了出来。

    从见到耿直第一面起,她就被这个成熟且极具魅力的男性所吸引,久久不能自拔。每天梦里,想的都是这个男人,久久不能入眠。

    白娉婷说的对,从加入军统那一天起,身子便不再是自己的了。

    说不准那一天被哪个站长看上,或者执行任务给了哪个军官,自己最宝贵的就会被拿走。与其这样,莫不如给了自己心爱的男人。

    耿直虽然年长自己一些,不过年过三十,却看不出一点老态,俊朗中透着成熟,特别是眼色,温柔中透着坚毅,简直是完美的男人。

    李云雀从小就失去了父母,与养母相依为命,见到的男人本来就很少。

    加入军统后,养母为了保护她,也不让她与其他男子接触。

    这一回,见到耿直这样完美的男性,心动也是正常的。

    把自己最宝贵的给耿直,李云雀能够接受。只不过,要通过下毒的办法,和耿直圆房,在李云雀心里,是过不去这一关的。

    以现在自己这个相貌,耿直无论如何都不会对自己有好感的。自己还不能以真面目示人,这该怎么吧?

    李云雀正想着,耿直走了进来,说道:“李云雀,新的会议纪要,什么时候能出来?”

    “哦,再有一个小时吧?”看到耿直,李云雀不禁心跳加快起来。

    “那就快一些。对了,今天在东记银号还有个会议,下午,你跟着侍卫的车一起过去吧。”耿直道。

    “好的,耿市长。”李云雀应声道。

    听到东记银行四个字,李云雀的心不禁流起血来。

    十年前,耿直家的宝和堂,徐晓蕾家的兴茂福,商会李会长家的西义顺,还有李云雀父亲宁晓峰家的东记银行,并成为营川四大商行。

    自从父亲母亲牺牲,东记银行也被日本人充公,成为营川商会的新址。

    每当她经过东记银行的时候,就莫名地多看几眼。近乡情怯,那是自己的家。

    今天要去到那里,心里不禁百感交集。

    父亲,母亲,东记银号,你们的思盈,回来了。

    ……

    自从宁晓峰出事后,东记银号就成为了营川商会的新址。

    三年前耿直卸任营川商会会长,成为营川市市长,新的商会会长便一直空缺。

    临时会长,由世兴金店唐小婉担任。

    没办法,重大会议的时候,还是要耿直亲自来主持。

    今天会议的主题,就是码头增加税款的问题。

    九一八事变之后,日本商行进入营川城,营川码头便实行税收双轨制。

    日本商行征收5%码头税,而地方商行要征收15%的码头税,这样下来,地方商行根本无法生存。

    因为税收的不均衡,百年港城营川经济迅速下滑,成为了一个死港。

    日本也看出了问题症结,如果中国商人都死光了,对整个满洲经济也是致命打击,于是,便扶植耿直成为商会会长。

    在耿直、中村樱子和徐晓蕾三人的斡旋下,本土商行的码头税由15%降到了10%,日本商行由5%提升到6%,这样一来,算是给营川本土商行留了条活路。

    从那时起,百年港城又恢复了活力,成为满洲国税收最稳定的城市。

    不过,随着这几年战事吃紧,日本军方对商界更加变本加厉地搜刮。

    新出台了政策,无论是本土商行还是日本商行,码头税全部提到15%,美其名曰,中国和日本商行享受同等国民待遇。

    可是这样的话,营川城绝大多数的生意,根本难以经营下去。

    所以,营川商会才召集商家,商讨这件事。

    耿直进到会议室,坐到正席。

    商会执行会长,世兴金店唐小婉道:“耿市长,现在码头费提升至15%,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份,这个税率,根本就是要大家黄铺啊。”

    听到唐小婉的话,坐在耿直身后的宁思盈有意看了看她。

    这个女人,是自己父亲除了母亲外的另一个女人。

    她的儿子唐锦添,就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这些年来,她就一个人带着弟弟生活,没有再找其他的男人。

    耿直听完唐小婉的话,说道:

    “这个情况我清楚,不过既然是军方和满洲政府都下了公告,那么我们只能接受。

    唯一的利好,就是这一回,日本商行的税率也提到了15%,与我们齐平,也算是给了我们公平的竞争环境,我们也要把握住了。”

    “耿市长,现在营川城的日本商行已经聊聊无几,剩下的大多都是军火商,这个政策对他们影响很小的,对我们却很大啊。”唐小婉道。

    “这个情况我清楚,我会尽力通过军方和满洲国政府,向大家争取的。”

    “耿市长,我们可都要靠你了。”

    “放心,只要你们诚信经营,不把营川商会这块牌子砸了,我会全力为你们争取的。”耿直道。

    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会议开了一个下午。

    将近傍晚,会议方才结束。

    众人散去,耿直对身后的李云雀说道:“李云雀,会议纪要,记得怎么样了?”

    “耿市长,我都记齐了。那好,今天晚上你就加加班,把材料印刷出来,明天我就要。”

    “这个没问题,这里面有个问题,我要想耿市长请教一二。”李云雀道。

    “问吧。”

    李云雀起身,来到耿直身旁道:“耿市长,这里……”

    李云雀问着,耿直答着。

    两人距离不远不近,不过李云雀身上幽幽的体香还是阵阵传来,耿直也有些被香气吸引,不禁多看了李云雀几眼。

    这张平庸不能再平庸的脸,和如此幽香的味道是如此的不匹配。

    怎么看,都不应该在一个人身上出现。

    现在却出现了,那只有一个原因,这张脸不是真实的脸。在这张脸的背后,一定有一张不一样的脸。

    李云雀究竟长得什么样子,耿直不禁有了兴趣。

    当然,不是对李云雀有什么想法,仅仅是好奇而已。

    李云雀问完,对耿直说道:“耿市长,我都问清楚了,我现在就回去,今晚一定把材料赶出来。”

    “好,侍卫的车已经走了,你就坐我的车回是政府吧。”耿直道。

    “耿市长,那多不好,我还是自己走回去吧。”李云雀道。

    “没必要,反正我也要回去的。现在天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回去不安全。”说着,跟着站起了身来。

    这一路,跟着耿直一起回到市政府,李云雀的心一直跳个不停,她希望这条路长点,再长点,路长了,自己跟耿直的时间就长了。

    可是再长的路总是有尽头的,十多分钟后,车便停到了市政府。

    李云雀下了车,耿直便让司机拉着他去海军情报处,去接中村樱子。

    然后,再跟中村樱子一起去兴亚银行去接徐晓蕾。

    这条路,已经走了十年,再熟悉不过了。

    这十年间,在这条路上,遭遇过五六次暗杀,不过每次都是有惊无险。甚至提前有了情报,中村樱子还要故意引鱼上钩。

    总之,在营川城,是没有人能动得了他们三个人的。

    当年想动他们的人,都已经不在人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