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小学生 > 第三百六十六章 躺赢的感觉

第三百六十六章 躺赢的感觉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随轻风去
    秦德威对徐妙璟问道:“秦太监既然出宫办案,晚上住在哪里?你知道么?”

    徐妙璟答道:“他在西安门外有宅子,必定是住在那里,地方我知道。”

    “那距离这里很近啊,没有多远的路。”于是秦德威就吩咐说:“你,现在立刻带着司指挥,去找秦太监!我再让两个冯家仆役护送你去!”

    徐妙璟稍稍犹豫了下,“今晚就去?连夜去打扰?”

    秦德威很坚决的说:“必须趁早,抢时间!”

    只要把司聪带过去,徐妙璟就是大功一件,然后就看秦太监怎么利用司聪了。

    以秦太监的能力,不可能连这办不好吧?

    然后秦德威又嘱咐徐小弟说:“为防止东厂那边的人私下报复,这几日你先不要回家了。

    暂时留在秦太监宅里最好,或者去那个被秦太监征用的什么灵济宫。”

    徐妙璟很担忧的说:“那姐姐怎么办?东厂知道我家在哪里。”

    秦德威拍了拍胸脯,打保票说:“还有我呢,你尽管放心!一会儿分头行动,你去秦太监那里,我去你家接璇大姐!”

    徐妙璟无语,不知为什么,感觉姐姐更危险了。

    想了想,徐妙璟又提出:“要不然,你和司指挥去找秦太监?”

    秦德威仿佛受到了极大侮辱,挥袖斥道:“胡说八道!你们武官和太监图谋皇亲,我这样的文人怎么会参与狗咬狗勾当!”

    徐妙璟:“”

    姐夫说得好有道理,他竟然无言以对。

    秦德威又絮絮叨叨的教导了几句,徐妙璟忍不住又问了一遍:“你辛苦筹谋这半天,真不去秦太监那里?”

    秦德威很坚决的说:“不去!这事说白了,就是怎么构陷张家。

    而我这样正派的人,听不得那些腌臜的事情。如果不是为了推你上升,我才懒得操这个心。”

    徐妙璟临走前,秦德威又拉住徐妙璟,低声道:“司聪此人性格不爽利只有小聪明。

    我怕他到了秦太监那里,还心存侥幸,糊弄应付,影响你立功。

    所以你见到秦太监时,就告诉秦太监说,二十年前有个叫曹祖的人告发张延龄阴图不轨,司聪就是动手毒死曹祖的人。

    只要把这件事捅出来,那司聪在秦太监面前就无所遁形了。”

    徐妙璟闻言骇然,看秦德威笑嘻嘻的与司聪兜了一晚上圈子,说什么合作啊发财啊,心里却藏着这样的秘密。

    半个时辰后,秦太监看看徐妙璟,又看看司聪,久久无语。

    这真是个意外啊

    今天上午去武学,打着借调名义,大张旗鼓挑了十个锦衣卫官子弟,一方面是为了拉拢班底。

    毕竟每一个子弟背后都有一个世官家庭,合起来也不容小觑。

    另一方面,也是故布疑兵的意思,用这帮人去折腾张延龄案,吸引毕云注意力,引导毕云与这帮疑兵较劲。

    而秦太监另有目的,他打算办张延龄的哥哥张鹤龄!

    都是张家的人,自己这么办,皇上肯定满意!

    点了徐妙璟这帮疑兵,其实都是用来掩护真实意图的。

    所以秦太监的想法就是,等这些被借调的武学菜鸡明天到灵济宫报道后,随便安排点事情去做就可以了。

    这叫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趁着所有人都预想不到时,猛然对张鹤龄下手。

    大不了最后报功时,给被借调的武学子弟们记上一笔,彼此皆大欢喜。

    可秦太监万万没想到,上午刚宣布了借调,晚上徐妙璟就带着关键线索以及人证找上门来了。

    这完全是计划外的状况,之前根本就没指望从武学借调的菜鸡们有什么表现。

    这行动力,这办事能力,真不像是徐妙璟能干出的事儿啊。

    但在宫里多年养成的思维习惯,让秦太监不由得暗暗怀疑,难道这个叫司聪的指挥,莫非是别人故意派到自己这里挖坑的?

    自己随手布置的闲子,才一天都不到,就告诉自己有了大突破,这怎么看怎么不真实。

    居然还翻了二十年前的旧案,你徐妙璟今年才多大?

    别说徐妙璟,他秦太监那时还在寒窗苦读做梦金榜题名呢!

    只有小说话本里,才会有这样的巧合啊,现实里还是要讲逻辑的!

    说实话,秦太监对二十年前的曹祖案一无所知,毕竟他到京师也才是十多年前的事情。

    想到这里,秦太监就对司聪喝问道:“二十年前,真是你灭了曹祖的口?”

    刚才徐妙璟单独拜见秦太监时,说了此事。

    但司聪突然听到这个,宛如炸雷一样的惊骇,秦太监怎么会知道这个事情的?

    秦太监暗暗评估了一下司聪的演技,居然没看出什么破绽,习惯性的问了句:“你有什么证据么!”

    徐妙璟听得无语,这帮太监的脑回路都是这样清奇吗?直接问凶手要杀人证据,这是什么思路?

    秦太监问完,也觉得这个问题有点蠢。

    却不料司聪跪着连连叩首,“当年曹祖上书的底稿,我偷偷藏在家中!但当初下毒,都是张侯爷所指使!”

    杀曹祖这件事,不被人知还好,一旦捅出来被人所知道,自己就跑不了!

    万一自己被拉到锦衣卫诏狱审讯,酷刑之下肯定还是会招的!

    再说秦太监为什么会知道?司聪想来想去,莫非是张延龄自己主动说的?

    越想越有可能,因为肯定不是自己说出去的,那就只能是张延龄泄露出去了。

    或许是为了把责任全推给自己?这个锅不能背,不然要死全家了!

    听到司聪的招供,秦太监苦恼的挠了挠头,这么久远的陈年旧案,还真有证据保存了下来?

    而且还主动招供给自己,要不要这么巧合?

    秦太监就不信这个邪了,以自己的机智居然还没发现破绽!

    他又派人连夜从司聪家里将二十年前的曹祖底稿取了出来,左看右看也没看出什么问题。

    然后次日进宫向天子奏请过后,从内书堂调了十几个有点文化的小太监,去皇史宬查阅当年的旧档。

    所幸还记得大致年月,不至于大海捞针。

    饶是如此,十几个人也是从上午翻到下午,才找出了当初江湖术士曹祖上书告发张延龄的原稿。

    秦太监将皇家保存的原稿与手里底稿亲自对照了一遍,也是骇然了竟然大致相同!

    雾草啊!就是造假不能造到这种地步吧!就算是假的,也足以当真的用了!

    自己什么都没做,这么大的线索和证据,怎么就轻飘飘的到自己手里了?

    秦太监在宫里混了十多年,一直凭借的只有自身努力。

    但今天他却第一次知道,有一种感觉叫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