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演武令 > 第六百二十一章 免战高悬,哪咤出马

第六百二十一章 免战高悬,哪咤出马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鱼儿小小
    “公子,我想你睡不着,不关雪姨的事,还有啊,公子你衣服都臭了,也没人洗,军营里也吃不好睡不好……”

    小狐狸彩儿根本就不管杨林愿不愿意,反正,她就要跟着。

    当下蹦跳着就跑了过来,拉住杨林的裤腿,不肯松手了。

    “哟,这是练成元神了吗?个子怎么还没长高啊,不过,尾巴倒是又长了一条。”

    杨林把她拔得转身,瞅了瞅小狐狸衣服后面,不顾她面红红的,仔细望去,就见那条白毛蓬松的狐尾摆动之间,其实还有着一道隐藏的小小绒毛尾巴,时而合拢,时而散开。

    “是吧,真遇到危险了,彩儿能跑的,不会拖累公子。”

    彩儿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很得意。

    “来了就来了吧,反正不要去冲阵,跟在我身边就行。”

    杨林无奈,只能答应下来。

    一个人身处世间,有时候并不是只有利益最大化,也并不是需要最安全。有些时候,情绪会胜过许多东西。

    雪姨看着原身长大,须臾不离。

    自己出来打仗,雪姨的心思肯定很好懂,就像母亲看着自家孩儿出去打生打死,闯个前程,要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如果是普通人家,也只能呆在家里静静等着,等来或好或坏的消息,时刻提心吊胆的。

    但是,在修练的世界之中,有着个体伟力随身,想要跟着,她就跟着了,不会去想太多。

    而小狐狸呢,她的想法,那更加容易理解了。

    小家伙从小就跟着自己,离开了之后,就像天空崩塌了一半,完全不知道做什么了。

    ‘其实,穿过时空,历经数世,看到悲欢离合,走过岁月长河,真正的收获,并不是那些浩如烟海的修练秘法,以及铺在脚下的累累尸骨。真正存留心间,让自己有所触动的,是那些人与事,情绪与感动。’

    看着雪姨和彩儿两人熟练的打了一只獐子,剥皮清理内脏之后,铺上香料炙烤,香气扑到鼻间,杨林心里就有了一些暖意。

    胜与败,结果与前景是很重要,经历和过程也很重要。每一个世界,每一个值得珍惜的过往,会凝成岁月的七彩珠串,成为上进的资粮。

    一念及此,心力那莹白光芒,似乎变得柔和,与元神和肉身更加契合了一些。

    似有若无,恍如本能。

    这并不是一种技能,而是一种心念。

    意之所至,随心自在。

    他随意坐下,手指凝成一点辉光,斩在身旁火光照耀的一株青草之上。

    那草并没有被摧裂折断,而是茁壮成长,转眼,就长得齐肩一般高,生出灵性来。

    似乎感应到杨林的思绪,小草也摇头晃脑,轻搭在他的肩膊之上,带着丝丝孺慕之意。

    ‘只是三阶心力,毁灭之中,就凝出了一丝创生之力来。操控起来,就如手足般自在,并无半丝隔阖。’

    杨林心中喜悦,知道,先前的变化,其实是悟道。

    演武令什么都好,燃烧武运值,提升关卡如同喝水一般,却少了其中的种种过程,根基垒固的同时,未免少了一些厚重,一些苍桑。

    就如看电影一般,什么都会了,什么都懂了,少了感同身受的悲欢。

    真正要化为己用,还得在一些经历之中去领悟,去磨炼。人生的乐趣就在其中。

    “用不了几天,就是收获的季节了。”

    杨林呵呵笑道。

    “你是说,明天西歧大军就会反扑?他们有那个实力吗?”

    雪姨递过一只烤得香喷喷的獐腿,有些不解。

    现在西歧军营高挂免战牌,一片凄风苦雨。

    被商营大军堵在营门口,大声叫骂羞辱,姜子牙都忍着不让众将出战。

    看看士气就要跌到冰点。

    这一仗其实已经败了。

    只等张桂芳找到机会,一鼓作气攻入大营,就能直扑西土,杀戮周室子弟,到时,再难挽回。

    “这才哪跟哪?此战,西歧必胜,成汤天命已失,周室兴起,其实是天数。我参与其中,并不是要帮着商朝逆天改命,只不过,有着自己的一些想法而已……

    至于西歧大军,真正还没开始发力呢?世人都小看了那个修道不成,半生潦倒的姜子牙了,帮他的人太多了。”

    杨林想着故事里的一些人和事,眼中神情讳莫于深,却没有过多说起。

    ……

    “张将军,今日西歧军取下免战牌,想必是有着取胜之机,来了厉害人物,将军不可不察。不如,我等也一同出战,免得中了埋伏,损了兵力。”

    三天一晃而过。

    张桂芳一直没有打破西歧营盘,对方守得十分严密,根本不再斗阵斗将,他们也没有很好的办法。

    今日,西歧终于准备出战,杨林看着机会,就上前请战。

    张桂芳身着白袍,手持银枪,颇有风姿,闻言脸色微愕,还没说话,身边已经响起一片哄笑声。

    风林尖着嗓子笑道:“黄将军太过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西歧军已然技穷,前几日不出战,我等倒也无法可想,今日既然出兵,岂非自寻死路。

    我等正要一战功成,灭了西歧大军,大获全胜之时就在如今,黄将军还是在旁安守以为护翼,守住大军粮草,到时保你一功,此时且勿多言。”

    “是啊,他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张将军与风将军神威盖世,法术玄奇,姜尚授首就在今日……”

    “黄将军,若是在战阵之上擒下尔父,我等倒是可以慢下杀手,让你们父子俩好好叙话,全了情份。不过,大王那里,可能饶不得他,你得提前做好节哀顺变的准备才好。”

    帐中众将你一言我一语,说得不亦乐乎,看向杨林的目光,多数带着揶揄。

    张桂芳自恃身份,似笑非笑的看着,也不阻拦,只是听着众人取笑杨林。

    意思很明白了。

    眼看着就要胜利了,这时候,你来抢功。

    怕是在想屁吃?

    “那就祝各位将军旗开得胜了。”

    杨林闻言摇头失笑。

    他本来还想着,有着张桂芳的大军顶在前头,自己偷偷战胜几员将领,就这么扎下一根钉子,让西歧到处请人,暗暗的谋取武运值,也不惹人注意。

    没想到,这张桂芳竟然严防死守的,不想给一点功劳给自己,他是主将,不答允请战,且不露败象,当然是不好违令出击的。

    这样一来,就怪不得我了。

    就算是稍稍出点风头,也是没办法。

    话不投机半句多。

    杨林说完话直接离开,身后就响起一阵哄笑。

    ……

    那边厢,西歧大军出得辕门。

    两阵对圆,还没等张桂芳喊话挑衅。

    哗啦啦,火光耀目。

    一溜神焰出现在大军之前。

    众人定睛望去。

    就见一个粉雕玉琢,脚踏风火轮,手持火尖枪,斜挎乾坤圈,身后红绫飘飘的少年,已经挥枪指来。

    少年悬浮半空,神威凛凛,大喝一声。

    “张桂芳,休得猖狂,快快前来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