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贫僧不想当影帝 > 第426章 智商低是硬伤

第426章 智商低是硬伤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陶安逸
    许臻从进门开始到现在,总共才不到一分钟的时间。

    但就是这短短一分钟之内的表现,却令导演徐文光等人瞠目结舌。

    众人清楚地看到,许臻在刚进门的时候,身姿挺拔,脚步从容,乍一看还颇有些学生气。

    然而,就在他看到“栾平”和“座山雕”的牌子之后,整个人的气质忽然就变得不一样了。

    许臻的走路姿势随性了许多,眼中添了些八面玲珑的油滑感。

    他在“座山雕”面前点头哈腰,陪着笑脸,俨然一副谨小慎微的小弟模样;

    但当他转头面向“栾平”时,忽然又凶相毕露,似乎随时有可能会拧断对方的脖子。

    而这一连串的表现,全都是在许臻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进行的即兴表演。

    甚至,他连这段戏的台本都没有见到。

    什么叫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这便是了!

    导演徐文光下意识地坐直了身体,以尊重的姿态看向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甭管他到底适不适合演***,单说是这份急智,就值得自己郑重以待。

    梁武哲的眼光果然毒辣,这确实是非常不错的演员!

    而此时此刻,许臻自己心里则稍微有些打鼓。

    眼前这位“栾平”,怎么好像被吓傻了呢……

    他要是接不上话,那自己接下来该说啥?

    这可给我出了个大难题!

    好在,这位副导演的心理素质勉强还算合格,大脑只被恐惧支配了几秒钟,很快便回过神来,连忙转头看向了导演徐文光,哆哆嗦嗦地道:“三,三爷!三爷您听跟您说!”

    他急匆匆地向后退了几步,给自己壮了壮胆,抬手指着眼前的许臻道:“这个胡彪,他不是个好东西!他跟……”

    “我呸!”

    然而刚说了没两句,许臻便立即打断了他的话头,怒叱道:“谁特么不是好东西?!”

    他再次上前一步,死死地盯着副导演的眼睛,叫道:“当初在梨树沟你三舅家,说好了带着先遣图一起投三爷,结果呢?你特么大半夜拎着刀子站我床头,想吃独食!”

    说着,他将自己衬衫的领口往下一拽,梗着脖子叫道:“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瞧瞧,这大刀口子,是哪个孙子给我剌的?!”

    饰演栾平的副导演听到这番张冠李戴的胡说八道,登时露出了勃然大怒的神情,哇哇大叫道:“放你凉的屁!那天在梨树沟,明明是你在,你在……”

    他正结巴着,许臻却大手一挥,再次打断了他的话头,道:“老子没功夫跟你掰扯这个!”

    说着,他扬起头来,转头扫视了周围一圈,朗声道:“八连长!”

    桌边的一位资方代表呵呵一笑,饶有兴致地应声道:“有!”

    许臻扭头看向了这位大叔,神情严肃地叫道:“这孙子趁着三爷做寿的日子上山,把咱的山门给踏破了,说不定会把‘狼’给引来!”

    “你赶紧派五个游动哨,顺着他刚才上山的脚印给我警戒起来!”

    “今晚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撤!”

    那位资方代表清了清嗓子,也郑重其事地应了声“是”。

    许臻说罢,则再次转头盯住了“栾平”,神色凛然地道:“大年三十来闯威虎山?来替共军指路的?”

    他指着栾平的鼻子呵斥道:“我看你就是共军的水线子!”

    许臻这话一出,周围的其他考官们立马自觉认领了“威虎山群雄”的角色,十分配合地露出了又惊又怒的神情。

    只不过,这些人里有个别几位演技不太过关,瞪眼的瞪眼、捂嘴的捂嘴,场面看上去略有些尴尬。

    不过好在“栾平”的演技还算可以,他听到许臻贼喊捉贼,愕然大惊,眼中旋即燃起了熊熊怒火,嘶声叫道:“卧槽你凉,你才是共军的水线子!”

    说着,他转头看向了坐在长桌正中央的徐文光,指着许臻叫道:“三爷,您别听他胡说,他才是共军!”

    “他才是!!”

    许臻看着对方急三火四的嘴脸,冷笑道:“我是共军?”

    “特么许大马棒一倒,我转头就靠了威虎山!我线你奶奶个腿儿!”

    饰演栾平的副导演百口莫辩,疯狂摇头道:“三爷,您听我说,他真的是共军!”

    “他不是许大马棒倒台的时候才投的,他……”

    “谁什么时候投的共你怎么这么门儿清?”许臻抱臂而立,失笑道,“你跟共军很熟啊?”

    副导演连忙摇头道:“我没有,我……”

    许臻冷眼看着他,道:“我要是共军,你还能指认我?”

    “特么张口就来!撒个慌都撒不圆!”

    副导演脚下一个踉跄,一脸绝望地摇头道:“我没撒谎,三爷,我说的都是真的!”

    他伸手指着许臻,凄厉地叫道:“他真的是共军,他是共军!”

    “啪!”

    然而这时,许臻却随手抓起了导演桌上的一份文件,使劲往地上一摔,怒吼道:“你特么没完了是吧!”

    “捞起屎盆子就硬往我头上泼!”

    说话间,他额上青筋凸显,胸膛剧烈起伏。

    许臻扭头看向了一旁的导演徐文光,勉强垂下了眸子,拱了拱手,咬牙道:“三爷,今儿是您六十大寿,我本来不应该找事儿。”

    “但这孙子跟我有死仇!”

    他伸手指着不远处的副导演,叫道:“就因为当初我带走了先遣图,这瘪犊子记恨我,捞起屎盆子就往我头上扣,想借三爷的手把我弄死!”

    说话间,他呼吸渐渐不再那么急促,但眼中的怒意却丝毫未减,叫道:“三爷您信不信我不重要,但这孙子我必须得弄死!”

    许臻扬起头来,梗着脖子叫道:“今儿这威虎山上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副导演一听这话,脸上满是惊恐之色,叫道:“三爷,三爷明鉴啊!”

    “他真的是共军,他是共军……”

    “哈哈哈……”这时,徐文光忽然笑了起来。

    他仰头看向了眼前的许臻,语气轻松地道:“瞧你这话说的。”

    说着,他看向了不远处的副导演,声音低哑地道:“栾平,今儿是我崔某人的生日,你带了什么寿礼啊?”

    副导演的面色一僵,满脸窘迫地道:“三爷,我,先遣图被这孙子诓去了,我……”

    徐文光摇了摇头,道:“两手空空,也敢上威虎山?”

    说罢,他再次看向了许臻,声音平静地道:“老九啊,插出去吧。”

    “宰了丧门星,大吉大利,就当是他给我送的寿礼了。”

    许臻面色一喜,立即躬身行礼道:“得嘞!谢三爷!”

    他咧嘴笑道:“三爷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说话间,他薅起副导演的衣领,便把他往门口拽去。

    而副导演则极其入戏地挣扎道:“三爷!三爷你被他给骗了!”

    他脸上的肥肉因极度的恐惧而几乎扭曲,满脸惊恐之色地叫道:“三爷开恩啊三爷!”

    “三爷您饶我一命,三爷!!”

    “……”

    说话间,许臻已拽着他来到了试镜室的门外,然而副导演不知是入戏太深,还是想要演出画已尽而声不止的效果来,在楼道里依旧在尽职尽责地哭喊。

    他矮胖的身体拼命地扭动着,在地毯上挣扎着打滚,短粗的双腿拼命地乱蹬。

    这时,一个酒店的工作人员从旁路过,瞥见了这一幕,顿时面色一僵。

    她努力地板着脸,眼睛看着另一边的墙壁,脚步匆匆地从旁经过,假装自己什么也没有瞧见。

    副导演:“……”

    “咳……”片刻后,副导演清了清嗓子,若无其事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将试镜室的大门拉开,礼貌地微笑道,“许先生,请。”

    许臻:“……”

    好的,我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不知道。

    都是艺术。

    ……

    几秒钟后,两人收敛起方才的情绪来,重新回到了试镜室中。

    导演徐文光见到许臻回来,带头为他鼓起了掌。

    “啪啪啪……”

    旋即,屋里的其他几位考官也随之鼓起了掌来,包括刚刚为许臻搭戏的副导演李家豪,脸上也露出了大为赞叹的神情。

    许臻连忙向众人鞠躬致谢。

    导演徐文光伸手将自己面前的桌牌翻了个面,收起“座山雕”,将“徐文光”那面对准了许臻,笑道:“许臻你好。”

    “很高兴你能来参加我们的试镜会。”

    “刚刚这场戏演得很出色。”

    许臻礼貌地道:“徐导您好,各位老师好,感谢《智取威虎山》剧组给我这次机会,能试戏杨子容,这是我的荣幸。”

    徐文光伸手托住自己的下巴,饶有兴致地问道:“你刚刚进门的时候,为什么一声招呼都不打,忽然就开始表演了?”

    许臻不疾不徐地道:“因为我看到您的桌子上摆着着‘座山雕’,刚刚这位老师的脖子上挂着‘栾平’。因此我判断,这是杨子容与栾平在寿宴上对质的这场戏。”

    徐文光听到他这样说,伸手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眼中露出了睿智的光芒,点头道:“不错,应变能力很强。”

    听到他这样不动声色地认可了这个“安排”,周围其他考官不禁用异样的眼光瞥向了徐文光。

    而徐文光则假装无所察觉,看上去依旧从容自若。

    我这么说有问题吗?

    许臻这个应变能力确实是很厉害,值得夸赞。

    至于我到底是不是这么安排的,为什么要告诉你?

    而许臻这时候听到徐文光肯定的答复,心下一喜,知道刚刚自己通过了开头的测试,对于这次试戏的结果又增添了几分期待。

    徐文光伸手敲了敲桌子,饶有兴致地问道:“但是有一个问题我想问你。”

    “刚刚,我明明没有给你剧本,你这段台词是从哪儿来的?”

    许臻道:“我看过《林海雪原》的原著,以及京剧、评书、老版电影等的一些相关内容。”

    徐文光翻了翻手头的文件,道:“可是你刚才说的这些,跟以前的东西可不一样啊?”

    许臻道:“有一些话是现场随口编的。”

    说着,他笑道:“杨子容见到栾平的时候,手里不也没有剧本嘛。”

    “哈哈哈……”屋里的众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徐文光也随之笑了起来,等笑声停歇,他仰头望向了许臻,眼中满是欣赏之色,道:“今天这场戏确实演得挺好,尤其是你临场的表现,一些话说得很精到,给了我很多灵感。”

    “我可能想要把其中的个别语句揉进我们的剧本里去。”

    “后续事宜我会与你的团队联系的,我们愿意支付相应的版权费用。”

    听到这话,许臻顿时感觉有些意外之喜。

    噫,用我的句子,居然还付费?

    试了场戏,竟然还赚了点小钱!

    他顿时感觉今天的心情变得爽朗了许多。

    徐文光说这句话,实际上是暗示着自己对许臻这段表演的高度认可。

    他见许臻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感觉这个年轻人应该是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不禁欣慰地点了点头。

    徐文光旋即例行公事地问了许臻几个问题,诸如对角色如何理解、对故事有什么解读等等。

    许臻也是身经百试的人了,早已提前对这些问题做好了应对,此时回答得胸有成竹。

    末了,所有问题结束,许臻向众位考官礼貌地鞠躬致谢,转身想要离开。

    “许臻,你等一下,”徐文光这时忽然响起一事,又将许臻叫住,道,“你会唱京剧吗?”

    许臻回过头来,微微一怔,旋即实话实说道:“就是民间爱好者的水平。”

    徐文光点点头,道:“民间爱好者就够了。”

    “杨子容有个癖好:喜欢说书唱戏,尤其喜欢《三国》,我在影片中安排了很多相关的镜头。”

    徐文光笑道:“我记得你曾经在电视剧《三国》中饰演周瑜,你对江东以外的故事熟悉吗?”

    许臻点头道:“也比较熟悉。”

    徐文光道:“《长坂坡》听过吗?”

    许臻不由得愣了一下。

    长、坂、坡?!

    他的眼睛亮了起来,道:“我现在给您来一段?”

    “哈哈哈哈哈……”

    片刻后,试镜室的几人顿时笑成了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