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人世见 > 第四百一十四章 集结!

第四百一十四章 集结!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石闻
    军中没那么多弯弯绕绕,通常谁拳头大就能服众,云景露的那一手,别说当他们中队长了,就是大队长乃至伍长都绰绰有余。

    三个小队长不笨,虽然没啥见识,眼光也有限,可并不妨碍他们清楚的认识到云景的‘拳头’有多大。

    确认过眼神,是他们惹不起的人。

    态度转变这能是怂吗?不,这叫识时务为俊杰。

    三个小队长收起了对云景的轻视之心,就云景之前露的那一手,来当他们的中队长简直是屈尊降贵,同时,他们心头也激动不已,内力外放啊,那可是后天后期的标志,云景有这样的身手,他们未来可期。

    跟着后天后期的队长混,以后周围谁还敢给他们脸色看?

    作为队长手下的兵,若被欺负了,那不是打队长的脸吗?队长能眼睁睁看着手下的兵被欺负?然后万一上战场的话,跟着这样的队长安全感也大大增加啊,还有,队长身手强大了,在战场杀敌建功立业,自己是他手下的兵,是不是也能混口汤喝?

    后天后期的身手,这样的实力在军中是不会被埋没的,早晚会成为大队长乃至伍长,如此一来,关系搞好了,地位岂不是能跟着水涨船高?

    要不说兵油子呢,一个个都精明着呢,这三个小队长此时脑海中想了很多,云景有那等身手,在他面前低头,不磕碜,甚至别人还没有那个机会呢。

    就拿周围的其他中队来说,有个后天中期的队长就一副鼻孔朝天的样子,咱队长可是后天后期,就问你牛逼不……

    “队长,外面天冷,快里面请”

    “对对对,帐篷里烧着炭火,暖和着呢”

    “那什么,队长,你的枪这么长,我帮你拿着吧,咱自己人,别客气”

    “你看看我们,不知道队长你要来,把帐篷都弄乱了,我马上去收拾”

    三个小队长在见识道云景的厉害后瞬间改变了态度,七嘴八舌的热情得不得了,就差问云景需不需要暖被窝的了,如果需要,眼一闭一咬牙也不是不行。

    云景算是见识到什么叫翻脸比翻书还快,军中混的老兵油子,都是人精。

    三个小队长年纪都不是很大,在二十岁至三十岁之间,不过到底是底层的兵,这个时代可没有那么良好的生活条件,是以一个个看上去都有些催老。

    很和谐的就和手下的人建立了良好关系,云景也是很开心的,收起长枪顺手递给边上一人笑道:“大家别客气,以后都是一个锅里吃饭的兄弟了,云某初来乍到,还望诸位多多关照”

    “队长说哪里话,以后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兄弟们帮你办得妥妥的”,帮他拿枪的人拍着胸脯砰砰作响道。

    另一人帮云景掀开帐篷门帘说:“队长快请,外面冰天雪地的冻得慌”

    走进帐篷,云景也没嫌弃他们之前‘糟蹋’了自己的住处,很随意的坐在凌乱床铺上,看着三个有些不知所措的小队长道:“三位大哥,第一次见面,以后应该有一段不短的相处时间,我叫云景,刚才已经说过,你们自我介绍一下?”

    见云景没有怪罪的意思,三个小队长暗自松了口气,同时云景如此随意的态度让他们认识到这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

    就怕那种仗着本事和地位这不顺眼那不顺眼的家伙,若是那样的人当队长,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队长言重啦,我叫刘三,你叫我小刘就是,还有这位是赵德柱,他是王小牛,队长叫他们小赵小王就是”,刘三第一时间开口道。

    官大一级压死人,以后他们还要在云景手下混,仰仗云景的地方多得很,姿态放得很低。

    实际上如果只是军中上下级关系,他们根本不必如此,毕竟差距不是很大,而且还将是共同作战的战友,按理说称兄道弟才正常。

    然而云景的实力和他们相差太大了,再则,云景身上那种和军中粗人格格不入的举止,多少让他们有些不自在,虽然他们自己都不懂,可下意识就放低了姿态。

    “我自己会说话”,赵德柱无语的看了一眼刘三撇嘴道。

    刘三应该是他们三人中年纪最大的,三十许,有些圆滑,赵德柱面相老实,左手少了一根小手指头,王小牛最年轻,一板一眼不苟言笑。

    短暂的相处后云景稍微熟悉了一下他们,然后道:“对了,来之前上头给我说我手下有五个小队长,还有两人呢?”

    “队长,贺武、穆冲他们和手下的兄弟们呆一起呢,我这就去帮你叫来……”刘三回答一声匆匆离开帐篷而去。

    赵德柱想了想道:“队长,他们不知道你来,没第一时间迎接你,不是故意怠慢的”

    “没事,我来得突然,没提前通知,这不怪他们,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云景摆摆手道。

    很快不远处原本吆五喝六的帐篷安静了下来,然后有脚步声响起,刘三带着贺武穆冲两个小队长过来。

    自此,云景手下的五个小队长都到齐了。

    贺武看上去四十来岁,一看就是在军中混了很多年的那种,一脸和善的笑容,一看就是老好人,很规矩的和云景见礼,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穆冲三十来岁,身材魁梧,不苟言笑,双手的虎口布满了老茧,他的态度不像刘三等人那样热情,看云景的眼神隐约有些冷漠,虽然和云景规矩见礼,但在暗中打量。

    之前刘三去叫他们的时候稍微说了一下云景的实力,穆冲有些不信,拿捏不准,有心试探,可云景初来乍到,是上官,这种时候冲撞顶头上司可不会有好果子吃。

    ‘刘三他们呼呼大睡明显是在混日子,贺武穆冲则有机会就和手下的兵混在一起……’

    心念闪烁,云景猜贺武穆冲应该是对这个中队长的位置有想法的,只是被自己截胡了,有些不待见自己也在情理之中。

    和手下的五个小队长见过面,相互认识后,云景道:“好了,大家都散了吧,下午点卯的时候我再和剩下的人相互认识一下”

    这大冷天的,云景没想过把其他士兵叫出帐篷挨个点名新官上任三把火的训话,那纯粹是折腾人,还是等点卯的时候再说。

    军中早晚点卯是规矩,随时清点人数,防止逃兵的情况出现,云景门清。

    “那我们就不打扰队长休息了”,贺武笑呵呵道,于是几人相继离去。

    他们离去后,云景简单的把帐篷收拾了一下,毕竟不知道要在这里住多久。

    在收拾帐篷的时候,云景敏锐的感觉到整个破晓军团营地气氛变得有些紧张起来,稍微留意了一下,心头了然,暗道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于是剩下的也没必要收拾了。

    “刘三,赵德柱,王小牛,贺武,穆冲,五个小队长,此外还有二十多个兵,这就是我手下的人手了,其中贺武穆冲两个小队长是后面才来的,没见识到我的手段,对我有些不待见甚至不服气,找个时间敲打一下,大战将起,就怕手下的人不齐心,嗯,这些都是小事儿……”

    心头琢磨着这些,不久后,云景没等待下午点卯和普通士兵见面,反倒是等来了一个传令兵,他的顶头上司,也就是他们这支中队所处的大队,大队长召集手下的中队长有事情宣布。

    对此云景早有预料,没丝毫意外,随传令兵而去。

    军中大队长管理百十来号人,在基础军官中地位相对重要,处于一种承上启下的位置,按规矩是有两个亲卫的,传令兵就是云景他们这个大队的大队长亲卫之一。

    这个大队有三个中队,云景在大队长的帐篷里见到了其他两个中队长和大队长。

    因为云景是新来的,见面后相互寒暄认识了一下,毕竟以后可是要并肩作战的。

    一个大队长,两个中队长,云景暗中观察下,大队长有着后天中期修为,不过属于垫底那种,两个中队长则还处于血气都没法搬运的后天后期,身手估计也就处于赤手空拳对付十来个普通人的阶段。

    到底是基层军官,实力高明不到哪里去。

    几人稍微寒暄后,大队长收起了笑容,表情凝重道:“诸位,上头有令,决战将起,明天三更生火造饭,兄弟们四更整军待发,天亮后就要启程出征北伐了,我们破晓军团为中锋,在前锋打开局面后就轮到我们冲锋陷阵了,我们枪兵在中锋军里面也是要冲在前面的,大家要有心理准备,接下来你们回去后通知下去,约束好手下,战争面前容不得半点差错,若是出现逃兵现象,军法下来,我们都将没好果子吃,然后,明天出征后的排兵布阵会有上头根据实际情况进行部署调整,我们只管听命行事冲杀即可!”

    听到大队长的这番话,其余两个中队长面色凝重,脸上的笑容消失得干干净净。

    战争已经持续多年了,以往隆冬时节都是休战,是难得身心放松的时候,可如今居然要在这样的季节天气出征?

    尽管有些难以置信,但他们没有怀疑大队长说的真实性,须知军中假传这样的指令是杀头重罪。

    “要老命了,这个天气,撒尿都能把鸟冻掉,居然要出征作战,上头怎么想的?”

    “好不容易熬到冬天,以为能放松一下……,妈的,明天出征,战后有几个人能活着回来?”

    两个中队长脸色难看道。

    他们只是处于底层的兵,面对千军万马的厮杀,和蝼蚁没什么区别,死的时候可谓一片一片的死,谁都没有那个信心能安然活着从战场下来。

    也就是说,一旦上了战场,他们这些底层,就相当于薛定谔的兵,处于活着和死亡之间……

    “好了,别抱怨了,军令如山,回去准备吧,明日四更集合,不得有误”,大队长沉声道,他又何尝不知道从此刻开始,自己的脑袋相当于暂时放在脖子上,什么时候掉就只有天知道了。

    从大队长那里回来,尽管还没有到点卯的时候,但云景还是找来刘三他们,通知士兵集合宣布战事。

    大冷天的,士兵们被叫出暖和的帐篷,一个个抱怨不已,连带着对云景这个新来的队长都没好脸色,都觉得是他太把自己当回事儿故意折腾大家找存在感。

    云景理解他们的心情,可军令如山,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面无表情的站在空地上,看着士兵们集合,从宣布集合的一百个呼吸后,云景目视几个脸色也不好看的小队长沉声道:“刘三,赵德柱,王小牛,贺武,穆冲,清点人数,无故迟到之人按军规重打十军棍,故意不到之人,重打二十军棍!”

    贺武几个小队长闻言心头一凝,知道云景玩真的了,虽然对于云景不是点卯时间集合士兵心头不爽,但还是规规矩矩的去清点人数。

    普通士兵之前已经知道他们新来了一个中队长,虽然不爽大冷天被叫出来,但为了不被新来的长官穿小鞋,但一个个还是都来了。

    来是来了,可给不给好脸色那就另说了,一个个看云景各种不爽。

    本来他们还抵触云景呢,可渐渐的发现周围的营地各中队的士兵都在集合,而且那些没到之人当场就受到了军棍惩罚,惨叫声四起,于是一个个意识到问题没他们想的那么简单,都收起了不以为意的态度。

    云景他们这支中队的人数都到齐了,得到汇报后,云景面对众人沉声道:“诸位,认识一下,我叫云景,你们新来的中队长,记住我,接下来我们将出生入死并肩作战”

    顿了一下,云景继续道:“此时让大家集合,不是云某为了宣示存在感故意折腾大家,我没那么无聊,废话不多说,现在宣布一件事情,云某接到命令,明日全军出征北伐,三更造饭四更集合天亮出发,各位做好准备吧”

    “军令如山,上了战场还有机会活着,临阵脱逃却是必死无疑,想来不需要我说了吧?我不希望看到明天出征的时候你们有人血染营地,大家好自为之!”

    云景话音落下,整个中队可谓炸开了锅,一个个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

    “云中队,我们没怀疑你的身份,但你说的都是真的?”

    “是啊,这个季节,这个天气,出征北伐?不是开玩笑的吧!”

    “其他中队集合也是因为这个事情?”

    “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要打仗了呢”

    “怎么会这样……”

    面对吵吵嚷嚷的士兵,云景抬腿一跺地面,被冻得铁实的地面一震,轰然闷响声中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云景沉声道:“肃静!”

    人群中的穆冲贺武看了看云景脚下的地面,眼皮猛然一跳,那种不待见的姿态收敛了起来。

    在大家安静下来后,云景说:“诸位,此事岂会开玩笑,军无戏言,记住,大家只有接下来大概半天的准备时间,都散了吧,明日四更集合,到时我希望看到所有人都在”

    事情宣布完毕,云景也回到帐篷默默的做着准备。

    实际上也没什么好准备的,不过是默默检查军备等时间一点点过去而已。

    北伐的命令已经传遍全军,整个营地气氛空前压抑凝重,巡逻卫队奔走四方,营地上空不时传来惨叫之声,这样的声音从北方消息传开后就没有断绝过!

    没办法,破晓军团人数太多了,战争来临,总有那么些贪生怕死的想方设法当逃兵,这样的人被抓到,全都是一刀砍头的下场……

    傍晚时分,云景他们去军中饭堂用餐。

    这一顿的伙食很丰富,白花花的大米饭,油汪汪的肉,管饱,想吃多少都行,哪儿像平时,清汤寡水一点油花都没有。

    大战之后不知道有多少人埋骨他乡,战前总是要给士兵们吃顿好的。

    饭后各自回营等待明日到来,军中已经戒严,禁止任何人随意走动,然而将士们也没心情到处跑了,吃饱后的他们第一时间上床睡觉,养足精神迎接第二天的到来,只要是上过战场的人都知道,战争期间能有一顿安稳觉睡是多么的难得。

    云景反倒是睡不着,不是害怕战争而睡不着,而是一想到战场上命如草芥一片一片死去心情就无比压抑。

    百十人上千人的小规模战斗,他还能顾及周围,可接下来将是几十万上百万人的大战,他能不能保证自己安然活着都是回事儿,对于这样规模的战争来说,他云景显得太过渺小了。

    夜晚,有一辆辆牛车游走在军营中,给士兵们发放战斗物资,云景领到了几块肉干和二十个干饼,这些东西,是在战斗时候饿了随时补充体力的。

    此外但凡有破损的兵器装备也要及时更换……

    时间一点点过去,漆黑的夜色下,不知不觉来到了第二天三更时候,一阵闷雷般的鼓声响彻整个军营,火光亮起将营地照得宛如白昼,士兵们在鼓声下醒来,默默的准备着自己的装束。

    又过了一个时辰,鼓声再起,士兵们穿戴整齐离开帐篷前去用饭,这一餐比昨天晚上那顿更丰盛,米饭馒头煮肉想吃多少尽管吃,很多士兵甚至都把自己给撑吐了。

    很可能这将是他们人生最后吃得最好的一餐……

    用餐时间一过,四更天,集合的鼓声响彻军营,一队队士兵带着复杂的心情往集合地方而去。

    “昨天晚上那一声声惨叫大家想来都听到了吧,意味着什么大家心知肚明,我很庆幸我手下的兵都到齐了,希望回来的时候,你们还是这么整齐,出发!”

    火光下,云景看着自己手下的兵如是道,目光划过他们的脸,尽管和他们也才见过几面,可接下来,上了战场,大家都一样,没有贵贱高低之分。

    一挥手,云景带头朝大队集合地点而去。

    中队集合,大队集合,伍队集合,军营集合,全军集合……

    队伍越来越大越来越多,最终汇聚成洪流来到校场已经是两万人左右。

    这支长枪军足有十个营,云景一个中队长在其中连存在感都没有。

    校场火光照耀下,一杆杆长枪直天,宛如枪林。

    类似这样的长枪军,在整个破晓军团足有三支近六万人,这六万长枪步兵可以说是接下来战争中的中坚力量了。

    统领这支长枪军的将军有着先天中期修为,他站在高台上目视全军训话,声音清晰的传到所有人耳中。

    他说了一些鼓励的话,上阵杀敌建功立业之类的。

    在将军训话的时候,每一个出征的士兵都得到了一碗酒,一碗烈酒,那是将士们的‘送行’酒。

    当将军训话完毕,所有人干了这碗酒,酒碗摔掉,全军出发!

    如洪流般的枪兵离开营地,排起长龙奔赴斜阳城。

    城门早已大开,街道清理通畅,军队穿城而过,前往另一边的城门斜阳关。

    一旦出去斜阳关,他们就离开了家国故土,接下来将是残酷战场!

    路过斜阳城的时候,尽管天还是黑的,可街边早已经站满了百姓,他们准备了最好的食物送给出征的士兵们,煮熟的鸡蛋,卤肉,馒头,包子,但凡哪个士兵手中空着他们都会塞一些。

    那是他们的一份心意。

    十里长街,百姓默默的递着食物,他们双目通红,多少人默默流泪。

    因为这些战士,他们能够安稳生活,可从眼前走过的战士,最终能有多少或者回来?

    都是娘生爹养的,战场是条不归路啊,这该死的世道……

    路过街道,云景手中一沉,一块盘子大小的护心镜出现在手中,冰冷而厚实,特殊材质打造,等闲先天境都无法轻易破开。

    这无疑是一件保命的珍贵物品。

    “云公子保重,愿你平安归来,愿你与众将士平安归来,小女子为你们祈福”

    依稀有一道优美的声音传入耳中,云景寻声看去,街边的人群中,岳轻音普通的面容在面对云景的目光很快变成了她本来的绝美容颜,她在笑,但笑容中却包含这浓浓的关切。

    扬了扬手中的护心镜,云景说了多谢两个字,示意好意收到,他没有踏足先天,无法传音入耳,想来岳轻音已经收到了自己的回答。

    “文能出谋划策服众人,武能上阵杀敌保家国,云公子这样的男儿世间少有,望你平安归来……”岳轻音看着云景远去,心头喃喃道,收回目光,面容变得普普通通,转身消失在了人群。

    岳轻音送来一面珍贵的护心镜出乎云景预料,但这只是微不足道的小插曲而已。

    众将士穿城而过,从斜阳关大门出去,前方一马平川,百多里外就是大江南阳城了,那里将是全军将士需要啃下的第一块也是最难啃的一块硬骨头!

    众将士来到城外并未继续向北,而是在开阔地带整军集合。

    三支长枪兵近六万人集合在一起,长枪如林。

    他们来得不是最早的,在这数十里宽的雪原上,早已有一二十万各军前来集结完毕,后续斜阳城中依旧源源不断的涌来大军集结。

    破晓军团,雷火军团,白马军团,神甲军团……

    刀盾兵,枪兵,弓兵,骑兵……

    各军源源不断的集结在雪原上,人群密集,密密麻麻一眼看不到尽头。

    最终百多万大军聚集在一起,那种震撼场面让人头皮发麻。

    当天边破晓,一轮骄阳缓缓升起的时候,军队集结完毕。

    斜阳关的城头上,一个又一个的大人物出现,三军主帅秦安泰,大离二皇子夏涛,破晓军团大将军张守北,雷火军团大将军李秋,白马军团大将军王昌运……

    这些平时难得一见的大人物纷纷登上城头出现在众将士视线中。

    北伐不是一窝蜂的冲到对面去,需要有军队打前站,需要有军队固守后方,需要有军队支援。

    真正开战之前集结军队誓师是必要的程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