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从全球副本开始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死亡,不死亡

第一百六十一章 死亡,不死亡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黑心的大白
    正义,以切身经历过的一切,向蚁侠阐述了一个简单的道理。

    正义以力量为根基,没有力量者,注定无法执行自己所希望的正义。

    祂在力量与正义之间书写了等号,走上了一条看似正确,实则扭曲的“煌煌大道”!

    “那么年轻人啊……你到底会怎么选呢?”

    心底正义的声音隐含期待。

    祂似乎想看到蚁侠做出曾经自己做过的选择继续坚持自己那个名为牺牲少数人,成就多数人的正义。

    祂又似乎期待着,期待着蚁侠能够给出一个截然不同的答案。

    与原本的自己,背道而驰的答案。

    但……

    “不一样的……我们之间不一样的。”

    蚁侠磕绊开口,如此说道。

    他明白自己与祂之间存在差别,但落在具体的事情上,却又不知道差别出在哪儿。

    一样的高贵出身,一样的惨痛经历,一样的艰难选择。

    沉默良久,蚁侠开了口:“你认为绝对的力量等同于绝对的正义……这个也许没错。但问题在于,我们谁也没掌握绝对的力量。”

    “现在的我没有,曾经的你也没有。”

    心底的声音这般说道:“是的,没错……然后呢?”

    “投降,五一抽杀。还是反抗,全部毁灭。”

    蚁侠慢慢攥紧了拳。

    此时,此刻。

    他理解了自己的处境。

    心中的声音正在执行祂的正义那个名为力量决定一切,强者代表正义的正义。

    祂提出问题,他做出选择。

    如此而已。

    祂从来不为当初的选择而后悔。

    毕竟,当时的祂缺少力量。

    祂也没有从蚁侠身上弥补遗憾的意思。

    毕竟,那些曾经遗憾根本无法弥补。

    他的选择可能能够影响无数人的命运,却唯独影响不到祂,影响不到祂们。

    这是神灵的游戏。

    而蚁侠,这个世界,只是神灵牌局上的棋牌。

    深深吸了口气。

    “我选……”

    “轰隆!”

    声音未落,剧烈的爆鸣声轰然响起!

    ……

    理发师成了好大一桌子菜。

    奈何小高的厨艺,跟大厨的确没法比。

    琳琅满目的菜色,有焦糊的,有盐放多的,有糖放多的。

    总而言之,就是没那个味。

    大厨倒吃得香,他细嚼慢咽细细品味,却罕见的没有大声呵斥他那个不成器的徒弟,这让小高不由松了口气。

    陆铭坐在大厨身边,伸了两筷子就不愿吃了,影子亦如此,倒是牙牙愁眉苦脸一顿猛塞,他一边吃一边干呕,直把小高尴尬的不行。

    刘江也是浅尝辄止,苦笑着对小高摇了摇头,示意这菜是真的难吃……

    总而言之,一番杯盏狼藉后,牙牙昏昏欲睡着回到了陆铭体内他将由中等恶灵晋升为高等恶灵,这个需要时间。

    上次被卡住的刘江也钻回了陆铭体内,准备从厉鬼晋升为低等恶灵。

    大厨身上的气息波动越来越强,他倒不需要什么晋升时间,但消化菜中的能量以恢复实力的确需要个安稳的环境做菜可以,打仗够呛。

    当然,在影子晋升凶神之后,倒也无需大厨拎着厨刀上战场。

    扭头看了眼安静坐着的影子,陆铭想想,不由开口。

    “我过一阵准备回夜宴副本一趟。”

    影子点了点头,未说其他,大厨却摇了摇头,否决了陆铭的提案。

    大厨伸手指向影子。

    “他的确不同寻常,刚刚晋级低等凶神就能碾压其他低等凶神,但这种碾压是有限度的。别说中等凶神,诸如张明远那种强大的低等凶神,影子能不能打过都要两说……我建议啊,等到影子晋升中等凶神乃至更高,咱们再回夜宴副本。”

    “再说了……”

    大厨咬了口烧得漆黑的肉块,一边咀嚼一边说道。

    “哪怕咱们能成事儿,张明远他们又怎么跟你出来?”

    共灵能力等级提升,灵魂强度提升,再加上影子晋升凶神,三者都能提升共灵的操控极限,但这个操控极限说到底还有极限,能容纳几头凶神陆铭也没数……

    但想来,现在恐怕再容纳一头就是顶天。

    想想陆铭便暂缓了重返夜宴副本的计划,又转头看向影子,陆铭眼有无奈。

    “这饭都吃完了,咱们不如出去看看?”

    战士明确说过,除了凶神之外的所有敌人他都会撂倒,但陆铭还是蛮不放心的。

    影子似乎能察觉到外界的情况,不知道是为了保护自己羸弱的主子,还是觉得哪怕战士输了,他自己也足够翻盘,总而言之,从开始到现在,影子的确未表现出对外面战局的担心。

    此刻陆铭这么说,影子微微点头,周围光影瞬变。

    下一秒。

    罡风刮过陆铭发梢。

    战士的狂笑声炸响于陆铭耳边!

    “就这!就这!!”

    “轰隆!”

    名为罗格的天灾级在战士的重拳之下狠狠砸开,落在陆铭不远处。

    于是陆铭能看到,名为罗格的男人勉强撑起身来,想要重新站起,然而还未等他撑起上半身,却又不由自主地趴倒在地。

    鲜血从全身上下潺潺流出,染红地面,罗格大喘着粗气,双臂呈扭曲状,已经近乎失去了战斗力。

    再转头,陆铭看到巫师被揪掉脑袋的身体,以及瘫在战士脚下,那曾为哈迪斯将军的老头。

    可怜的老头涕泗横流,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他高举着双手,颤声道。

    “别杀我……求你了……”

    燃烧着火焰气息的战士狞笑揪住萨格拉斯的衣领,直将萨格拉斯拖拽的双脚离地,他歪着脑袋,刚想完成对任务目标的处决,却陡然听得萨格拉斯口中传出凄厉的尖叫。

    “战士!战士!!你听到我和世界的对话了吧!你知道我做的不是错的对吧!”

    “只是理念不同,但我错不至死……”

    “喀拉”

    残忍的骨裂声。

    战士并未给萨格拉斯说太多的机会。

    有着天灾级副本土著的身体,与玩家灵魂的人干净利索地栽倒在地,短暂抽搐后生命气息快速逝去。

    低头凝视着任务目标的尸体,战士用三秒钟给了萨格拉斯一份简短的人生总结。

    “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

    “虽然有很多缺点,但不可否认,你有远大的理想。”

    “以投降保留种族延续……”

    “或者说,给自己的怯战兜上了一层冠冕堂皇的外衣。”

    无所谓对错。

    战士也不屑于站在所谓的道德制高点上指责他人。

    毕竟……

    “我的正义非常简单。”

    “与世界为敌,就是与我为敌。”

    “今天,我的拳头比你更硬,所以我的正义比你更大,仅此而已。”

    他跨过萨格拉斯的尸体,走到了飞行器旁边。

    铁色充斥全身,又有火焰肆虐八方。

    他再挥拳,狠狠轰在了飞行器上!

    于是舱门粉碎。

    ……

    罗格消失在了影子的鬼域中。

    嗯,那个名为发之城的鬼域,到底是理发师的鬼域还是影子的鬼域,陆铭现在也搞不太懂。

    理发师虽死,但影子却继承了理发师的鬼域,大厨甚至还把明记私厨搬到了发之城内……这跟套娃似的一环套一环,当真让陆铭理不清思绪。

    不过罗格的结局显而易见又变成菜了……

    虽然陆铭不差这点儿东西,但按照大厨的说法,这种级别的材料给小高练练手也是不错的。

    总之,罗格就这般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陆铭迈开腿,借着影子的庇护顶着由时空桥制造出的罡风,一步一步跟在战士身后。

    直到陆铭与战士走上了飞船。

    飞船通道四通八达,应用了极高端的空间折叠技术但奈何战士化身暴力拆迁队,以直线距离直接杀到了飞船的主控室中。

    站在操作台前,战士伸手从凹槽中取出小人儿。

    看着肉嘟嘟的机械师的肉体,战士半眯眼睛,扭头看向了陆铭。

    “没感觉到灵魂波动,应该是死了……也可能是灵魂离体之类的操作,总之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

    陆铭诊断了一下机械师的状态,便看到战士用力,酱汁爆开,他如同挤番茄一般捏碎了机械师的身体:“现在他死透了。”

    陆铭耸肩没接话。

    两人只是看着面前的操作台站立不动,直到战士再开口。

    “接下来该怎么办?博士跟你说了么?”

    陆铭摇头:“博士只提到,关闭时空桥需要学者和蚁侠出力。”

    眼看着战士挥拳,陆铭再做补充:“他还说,暴力无法关闭时空桥。”

    如此,战士才垂下拳头。

    气氛再次沉默。

    战士和陆铭都不是话多的人。

    但显然,战士比陆铭,还是要稍稍“话痨”一些的。

    他抻了个懒腰,开口道:“虽然咱们的战斗打赢了……但可惜咱俩并不能决定大局,这种感觉,还真是蛮不爽的。”

    陆铭点头做回应。

    之前博士便提到过,能否抵抗帝国入侵,关键在于时空桥,战士陆铭所做的,只是给学者蚁侠创造机会和免打扰环境,现在他们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剩下的只能交给队友。

    不是不信任队友,只是无能为力等待结果这种事情确实煎熬。

    沉默之中,操作台上忽地有光闪过。

    机械化的女声突然响于主控室内。

    “入侵者。”

    战士和陆铭只是冷眼旁观。

    飞船有人工智能显然在预料之中,博士从未提过这一茬,就意味着这艘飞船的人工智能根本改变不了大局。

    它没有任何战斗能力。

    哪怕它能控制飞船上的武装体系,也不可能能对陆铭和战士带来任何麻烦。

    而这一刻,它出现的目的……

    有光从操作台上闪过,光茫构筑成画面,呈现出虚拟战场内的光景。

    陆铭定睛看去,却只能看到学者躺倒在地,蚁侠面色狰狞,却无法看到永恒与正义的影子。

    “这是……”

    战士如此说完,飞船的智能系统给出了答案。

    “防火墙内部的场景。”

    “很遗憾入侵者们,你们的失败已成定局。”

    表面上看,学者和蚁侠的处境的确不太美妙。

    而战士和陆铭对此亦是无能为力。

    飞船的智能系统的智能程度似乎相当高。

    陆铭甚至能隐约听到点儿幸灾乐祸。

    直到陆铭脚下影子抽动,并沿着刚刚机械师所在的凹槽,缓缓渗入了飞船内部。

    这一幕,陆铭看不懂,战士同样看不懂,飞船的智能系统隐约卡了下,便彻底沉寂了下来。

    战士陆铭面面相觑,不知道影子这一出又是闹哪样。

    直到影子彻底消失在了凹槽中。

    女性化机械音再次响起。

    “死亡……”

    陆铭忽然转头:“你说什么?”

    机械音再响,却隐隐带了点儿与刚刚不同的情绪波动。

    “我说,我叫星云。”

    ……

    蚁侠刚刚开口,却陡然感觉整个空间开始跌宕。

    如同地震了一般,这个虚拟化的空间于顷刻之间天翻地覆,道道漆黑的裂痕凭空出现在空间各处!

    能看到,黑色的雾霭和纤细的发丝,如同流体一般从各处裂痕蜂拥而来,疯狂挤占了空间中的一切!直到蔓延到光球左近,方停滞不前。

    深陷幻觉中的蚁侠只能感受到震颤,并未看到此地发生了何事,唯有永恒与正义齐齐转头,看向泛滥雾霭的最深处!

    伴随着脚步声响起,一道漆黑的影子从雾霭尽头缓缓走出,站在蚁侠身后,与永恒正义呈三足鼎立之势。

    这一刹那。

    永恒微笑,正义惊愕。

    站定的影子晋升凶神之后,似乎并未掌握更多打招呼的表情。

    想了想,它咧了咧嘴,再次露出那种滑稽还没牙的笑容。

    永恒以微笑回应。

    正义的脸色却陡然阴沉了下来。

    祂再转头,看向永恒。

    压抑的声音从口中传出。

    “你这么搞,这游戏可就不好玩儿了。”

    “恰恰相反。”

    这般说完,永恒侧身一步,让出位置。

    影子见罢施然走到了永恒原本站立的位置。

    它转头,视线越过蚁侠,看向正义。

    磕绊的声音从漆黑的大嘴中传出。

    “游戏……我陪你……”

    “还有……”

    “我的……头呢?”

    正义,或者说被称为正义的人工智能程序彻底闭口不言。

    唯有永恒的嘀咕声,从一旁响起。

    “以死亡作为新生的开始,于死亡中孕育出新的力量。”

    “死亡,不死亡。”

    正义忽地开口,语气平静。

    “只是个连自己的世界都守护不了的失败者罢了。”

    唯有永恒能够看到,平静的正义,已经慢慢攥紧了双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