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复活帝国 > 第324章 形同虚设的安保措施,壮士断腕的王定元

第324章 形同虚设的安保措施,壮士断腕的王定元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火中物
    远处的激烈交火还在继续,爆炸声时远时近。

    陈菡语略感担忧地看了看远处,鞠清濛却道:“不用担心他。他说他能搞定,就一定没问题。我们的任务是做好我们的工作。陈猛,开始吧。”

    作为一名四级重装机甲战士,陈猛此时身上的装甲比寻常使用的装备更大一号。

    除了加装了载重模块之外,还新增了不少功能。

    这不是一套战斗类型的装甲,倒像是台中型工程机械。

    按照任重的指示,三人直奔镇府高塔的地下停车场,并在停车场一角的支撑柱找到了个暗格。

    陈猛打开暗格的盖板,里面是个机械结构的老式密码锁。

    鞠清濛走上前去,正要输入任重教她的密码,旁边的陈猛说道:“还是我来吧,以这种地方的守备等级,一旦输错了密码肯定会有杀伤手段。”

    鞠清濛摇了摇头,“不用。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打听到的密码,但既然他让我们来,那一定是绝对安全。”

    “好吧。”

    三分钟后,密码锁里咔哒一声,表示验证成功。

    随后,旁边的地板缓缓打开,露出个往下走的巨大斜坡。

    再往里面,就是直通地下绝密实验室的电梯了。

    五分钟后,电梯缓缓停在底部,但并未打开。

    鞠清濛说道:“任重已经关闭了实验室的信息播报功能,也切断了这里与外界唯一的单线联系手段。里面的人不知道我们来了,就在这儿开始作业吧。”

    陈猛点了点头,他身后装甲上一口容积为500L的箱子自行打开。

    旁边的陈菡语的背包也同时变形,金属悬臂举着两个精微立体投影仪出现在她面前,正是改良后的微型兵团操控中枢。

    在陈菡语的精准控制下,一只又一只纳米级机器人从电梯的通风管悄悄飞出,进入地下实验室的各个房间,并释放出孙苗制作的超强麻醉迷药。

    时间再过去三分钟,陈菡语打了个响指,“搞定。所有人都已经晕了过去,摄像头和黑匣子也已经全部摧毁。”

    鞠清濛点了点头,再在电梯房墙壁的一处用手指贴着金属面板画了个十分复杂的符号。

    在机械传动的嗤嗤声中,电梯门打开了。

    映入三人眼帘的,是一个设计精巧的实验室。

    这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仪器,其中小部分鞠清濛认识,但大部分都超出她的认知,一看便知价值不菲。

    实验室里到处是东倒西歪着的白大褂。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根据任重的准确指示,三人按图索骥找到摆放异矿储藏匣的集装箱。

    陈猛操控着精密的机械臂将这一百二十二个匣子装进了加大号工程装甲的各个储物格中。

    这些储物格的内衬里都贴满了可以深度屏蔽异矿辐射的墟兽皮。

    与此同时,鞠清濛通过输入最高指令代码,在物理层面关闭了真空压缩高爆核弹的引信。

    时间再过去十五分钟,三人出现在南高镇外。

    郑甜、于烬、文磊等人早已在此接应。

    陈猛将变形后的装甲放进于烬驾驶的清风重卡里,再换上自己原本的战斗装甲,返回南高镇。

    郑甜于烬等人则绕了个方向,快速赶往星火镇。

    在此过程中,高空中漂浮的镇府高塔与同步轨道卫星的光学镜头并未捕捉到这画面,是因为陈猛的装甲与郑甜等人的清风重卡里均加装了光学隐蔽措施,并且此时镇府高塔的中央监控与轨道卫星的镜头都聚焦在任重与振金虎的身上。

    大范围扫描的放射性金属探测和信息流监测手段也受到了孙艾的干扰。

    任重的这次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算是圆满完成。

    时间又过去十分钟,南高镇西侧城墙处爆发了剧烈的爆炸。

    并不是振金虎死了,而是丁苍海被陈猛当场擒住。

    陈猛将丁苍海手里的不稳定重狙远远抛飞出去后发生的自爆。

    另一边,郑大发也在欧又宁控制着的一大堆自爆飞蚊包围之下乖乖束手就擒。

    两分钟后,终于玩够了的任重再次将振金虎引回镇府高塔,并在此对振金虎痛下杀手。

    他来了个小强式的小宇宙爆发,先全面启动身上的所有爆破装备,居高临下对着地面狂轰滥炸,让振金虎短暂失控,随后他猛扑下来,以腐蚀之刃斩下了振金虎的头颅。

    他完成了“反败为胜”的壮举。

    紧接着,他的目光便飘到了被犁地攻势打穿的地板上。

    那里正是镇府的地下停车场,被轰开的电梯井暴露在外。

    单手提着振金虎头颅的任重满脸“好奇”地凑了过去,“咦,这是什么?”

    他扔掉了振金虎的头颅,俯下身去将破损的电梯从地面扯将出来,然后在得知振金虎已死,兴冲冲赶回来的南高镇荒人疑惑的目光下,将一只探测型智能机器人投放了进去。

    不仅如此,任重还装模作样地同时向南高镇长、星火镇长马达福、燎原县府与充义县府汇报了自己的“意外”发现。

    任重并未添油加醋,只如实描述了自己的所见所闻。

    “我在南高镇府高塔的位置发现了一个实验室,深藏在地下近二十公里处。我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我能进去看看么?”

    收到他的消息后,燎原县那边还未回复,南高镇与充义县这边却已经同步发来信息。

    南高镇长措辞严厉地表示这里是他的辖区,让任重远离,不得靠近。

    充义县府执政官则表示会立刻派出调查队前来南高镇进行详细调查,且已经将此事上报给协会高层。

    任重非常遵纪守法地掉头离开,不再深入。

    随后,燎原县府执政官比较委婉地通知任重,该地区为充义县辖区,出于避嫌的考虑,他不便干涉,但会立刻和充义县这边的县府接洽,要求对方务必保证他的人生安全。

    马达福就比较实在了,只问了下任重和振金虎的战斗情况,然后隐晦地暗示他注意安全便完事儿了。

    十分钟后,任重在自己的飞艇里亲切地接见了郑大发与丁苍海二人。

    此时郑大发后颈皮肤下的贴片炸弹已经被提前赶来的萧星月拆除。

    萧星月这“私人念力师”和任重打了下招呼之后便已经带着人直扑充义县,准备擒拿王进守。

    任重付出的代价是得用自己的社交账号转发一条萧星月的文章,并将自己与振金虎一战的作战视频提前发给她。

    等晚上时,任重这边发布付费充值的第一视角,萧星月那边同步发布她邀请高手做了解析的第三视角。

    不想成为知名网红意见领袖的八级念力师不是个好记者。

    她对任重给的报酬很满意。

    任重坐在宽大舒适的沙发里,翘着二郎腿,饶有兴致地打量郑丁二人。

    这两人被穿上了束缚服,抱腿坐在两张小板凳上。

    虽然此时束缚服并未收紧,但二人的身体依然呈收缩状态,暴露出了他们心中的恐惧。

    任重看得心头直想笑。

    他与这俩人打过不只一次交道,算得上知根知底。

    除了试图刺杀他还没成功这件事之外,郑丁二人都算不上无恶不作之辈,属于有救的类型。

    在曾经发生现在又还没发生的企业战争中,郑丁二人也有过亮眼表现。

    所以任重对俩人并没有杀意。

    他现在这板着脸的模样无非是唬人罢了。

    任重轻轻敲了敲沙发扶手,说道:“郑大发你跟踪我已经有些天了,是吧?”

    郑大发:“嗯。”

    任重:“那把枪是你在天渊军工找研发人员做的,对吧?”

    郑大发嘴唇抖了抖,终究没敢撒谎,“是的。”

    任重又看向丁苍海,“你接这活,是因为得罪不起王进守,又欠着郑大发人情,对吧?”

    丁苍海哆嗦着点头,“是的。”

    “郑大发,王进守是用的什么套路暗示你要向我动手,我都心知肚明,所以你不用狡辩了。你们俩人想活下去的唯一办法,是成为污点证人。你们也不用担心被秋后算账。王进守既然敢向我出手,就得做好心理准备接受我的报复。王家父子,没有以后了。”

    简单地审讯过二人,任重正准备让飞艇前往充义县,便见欧又宁从飞艇座舱外快步跑将进来,满脸惊慌,“老板,不好了。”

    “怎么了?”

    “老板你刚才发现的实验室电梯通道下面燃起大火。我测了下火焰温度,很高,里面的东西肯定会给烧个精光。”

    任重愣了愣。

    良久后,他摇了摇头。

    他低估了王定元的谨慎。

    不曾想,上次已经把这里挖了个底朝天,还是没找到第二重双保险,高温焚烧。

    使用高温焚烧进行毁尸灭迹肯定没有引爆炸弹那么干脆,但总能销毁绝大部分资料,充义王氏有机会狡辩并撇清关系。

    另外,以异矿的特性,并不会在大火中被销毁,那么王氏作为南高镇的坐地户还能混个挖掘异矿的功劳。

    毕竟一旦实验室暴露,以王氏的实力肯定留不下异矿,倒不如老实交出去。

    那么协会也不会对王氏动用全方面的心理审查,有诸多后台靠山的王定元有机会来个蒙混过关。

    任重这边让欧又宁稍安勿躁,另一边却又从萧星月那边得来个坏消息。

    王进守疯了。

    不是装的,是真疯了。

    王定元展现了他果决的一面。

    一旦绝密实验室暴露,知情者肯定越少越好。

    此外,王定元纵容郑大发在天渊军工内部组装自爆重狙,必定知道自己这好儿子试图狙杀任重之事。

    现在任重非但活得好好的,甚至反过来宰了振金虎,南高镇里又发生了大爆炸,针对王进守的调查必定会马上启动。

    王定元在充义县里布满了眼线,萧星月的念力师座驾直扑充义县,也瞒不过他的眼睛。

    与其让整个王氏的命运都被王进守拖下水,倒不如来个壮士断腕,提前牺牲了这不成器的长子。

    得知了这消息,任重心头稍有些感慨。

    之前他向充义王氏发起攻势时,赢得还蛮轻松。

    如果不是嬴浩在最后的关键时刻拖后腿,当时他就已经摧毁了整个王氏,并吞下了天渊军工。

    他还以为王定元这人也就不过如此。

    如今看来,王定元多少有些水平,只是在当时诸多因素的影响之下,让他一再错判,并一败再败。

    如果任重只是个普通的五级公民,又对充义王氏没什么兴趣,那么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便已经结束了。

    只可惜,任重不是,现在只不过是他的开胃菜而已。

    任重这边刚抵达充义县,王定元也几乎同时乘坐飞艇自阳升市赶回并主持大局。

    随后任重做了三件事。

    第一,调集资金注入股市融券账户,以定时认购的方式悄悄吃下天渊军工的融券做空额度。

    第二,让萧星月对郑大发和丁苍海来了场盖章认证的正规心理审查,确定了王进守通过语言暗示,试图刺杀任重这五级公民的客观事实。随后他又让郑丁二人在清醒状态下补拍了一些声泪俱下的控诉。

    第三,任重将打包的视频直接发给了王定元。

    五分钟后,任重收到来自王定元的通讯,“任总,我们谈谈?你约个地方?”

    任重微微一笑,“好。”

    半小时后,两个亿万富翁在位于充义县中心区的亚尔逊酒店会议室门口正式会面。

    王定元带了十余个保镖,任重却是孤身一人。

    王定元笑眯眯地说道:“早听说任先生年少有为,仰慕已久,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任重同样也笑着,“我也早听说充义王氏掌舵人王先生鹰视狼顾,吃人不吐皮。今天又见识了王先生壮士断腕的英勇之举,我也佩服至极。”

    王定元嘴角微抽,指了指会议室房门,“里面细说?”

    任重:“好。”

    大门自动打开,二人并肩往里走。

    保镖们作势要跟进来,王定元却做了个让人退后的手势。

    保镖头子略显紧张:“老板……”

    王定元看了看任重,“任先生也是孤身一人,也没穿装备。我再带你们进去,不合礼仪。大家都是文明人,是高等公民,不会轻易拿自己的人生开玩笑。你们没什么好担心的。”

    “好吧老板。但任重他……他毕竟……”

    这保镖头子本想说任重哪怕不穿装备也是正经的高级机甲战士,虽等阶不明,但刚刚斩杀了振金虎,足以证明他的手段。

    老板这行为确实有些冒险。

    但保镖头子见王定元眉头皱起,似要发怒,赶紧闭了嘴退往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