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春回大明朝 > 第三八九章 五年,五年平天下

第三八九章 五年,五年平天下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木允锋
    伴随张举手中枪口火焰喷射,那名军官立刻倒下,紧接着后面的滇军骑兵开始冲击宫门。

    守卫的御营立刻开火。

    但这些御营只是装备精良,实战经验却基本为零。

    第一轮子弹打出后,面对冲击而来的骑兵,他们就已经开始惊慌的逃跑,里面一些还在匆忙试图关闭大门……

    这皇宫大门就是个大门,原本的布政使衙门,当然不会有什么城台城楼甚至瓮城之类,也没有城墙上的守卫,这墙壁就是纯粹的墙壁,骑着马举着短枪的贺世勋一枪放倒一名士兵,紧接着撞了进去,他后面张举带着三百骑兵汹涌而入然后撞向端门。

    那太监还没死。

    “黔宁王在内阁被打死了!”

    他躺在地上举着手喊着。

    贺世勋等人直接冲过端门,后面两名骑兵下来扶起太监,匆忙检查一下伤势发现短时间死不了,也架着他向午门。

    但午门却已经在关闭,与此同时更多御营出现。

    他们直接在午门两旁墙头架起斑鸠铳,一个个枪口对准外面。

    本来就被夹在甬道内的骑兵立刻停下,以最快速度下马,并且在战马后面举起自己的短枪,双方就这样陷入对峙……

    突然间那墙头里面一个东西飞出,落在他们前面滚动了几下停住。

    “外面的滇军将士,沐昌祚携带火器进宫,意图弑君,已然被陛下诛杀,汝等皆勤王忠义,必然非其同谋,但效忠陛下者皆有重赏。”

    紧接着里面一个声音喊道。

    贺世勋直接走过去,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捧起人头,擦了擦血迹,终于确认真是沐昌祚,他在那里号哭几声,抱起人头恨恨的看着墙头,然后径直转身返回自己这边。张举和那些士兵们看着沐昌祚的人头也傻眼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三千里勤王就是这样一个结果,看着自己统帅那死不瞑目的表情,一个个忍不住在那里放声大哭起来。

    午门突然打开一道缝,里面以后一个青衫走出,他带着自信的笑容,看着这边。

    “诸位将军,沐昌祚咎由自取,与诸位将军无关,诸位将军勤王而来,岂是这逆贼能比?如今这逆贼授首,诸位将军依旧富贵荣华,朝廷已备下五百万两犒军银,用于犒赏三军,沐氏在云南一切产业,皆由诸位将军负责查抄,云贵之地还是诸位将军镇守,何必哭一逆贼?

    可与某一同见驾,那时候公侯唾手可得。

    诸位所求无非富贵尔,富贵还不是朝廷给,沐昌祚死有余辜,诸位何须为他哭泣?”

    圆嘟嘟笑着说道。

    在他后面,郭尚宾,黄士俊,李待问等人战战兢兢向外窥视。

    话说闹到这一步,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不过至少目前局势还在他们掌握。

    滇军主力又不在广州。

    沐昌祚就是带着三百卫队而已,滇军主力在肇庆,在韶关,在梅岭,尤其是沐叡这时候就在梅岭,至于云南留守的是沐昌祚老婆和沐叡老婆,后者也是个真正的狠人,一个为了家族,必要时候能亲手毒死自己儿子的狠人。沐叡的儿子有点像沐昌祚,也是相当骄横跋扈,甚至敢拿大炮瞄准巡抚衙门,他妈想了想,与其让这个儿子把家族拖累,还不如给他杯毒酒。

    反正她还有孙子。

    这些边疆世袭将门的女人,其实也都不是什么善茬,比如把戚继光压的战战兢兢的戚夫人。

    现在只要收买沐昌祚的这支卫队,那么就可以作为突破口向整个滇军发展。

    给银子,给爵位,给他们沐家在云南的产业。

    他们还要什么?

    为什么要为沐昌祚报仇?

    快快乐乐瓜分他留下的产业不是更好?

    难道他们不喜欢铜锡宝石三大产业的巨额利润,还有沐家那些遍布云南的勋庄?

    同样只要哄住这支卫队,也就等于告诉皇帝,滇军已经被收买了,杀了沐昌祚一点事都没有,不用担心会出什么乱子,那么皇帝也只能接受现实,再说皇帝也没损失,勤王军还是勤王军,广东士绅还是支持他的,只不过是除掉了一个广东士绅不喜欢的统帅而已。

    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这只不过是文武之间对朝政控制权的争夺,谁赢了他都还是皇帝。

    然而……

    “混账,黔宁王何曾意图弑君?朕何曾下旨诛杀?尔等谋害黔宁王,居然栽赃到朕的头上,简直丧心病狂!”

    他身后传来皇帝陛下的怒喝。

    午门内外瞬间一片寂静。

    圆嘟嘟忧郁的转头看着后面暴怒中的皇帝陛下。

    而郭尚宾,黄士俊等人已经傻了,老黄甚至腿一软直接倒下,郭尚宾也吓得赶紧跪倒,不过也不是所有中书和士子都这样,比如李待问就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圆嘟嘟。除了他之外还有不少,差不多三分之一在看着圆嘟嘟,很显然他们并不怕皇帝陛下,事实上也根本不需要怕。

    为什么要怕皇帝?

    皇帝在他们的地盘上,吃他们的喝他们的,还在他们的军队保护中,那么为什么要怕皇帝?

    “陛下,臣广西梧州府举子袁崇焕叩见陛下!”

    圆嘟嘟站在那里,向着皇帝陛下毕恭毕敬地行礼说道。

    “是他,就是他放铳打死的黔宁王!”

    那个太监被架过来,在那里颤巍巍的喊着。

    “陛下,沐昌祚自从到广东,不臣之心日渐显露,坐拥十万大军,未见其出一兵出梅岭,却在各地占据关隘,截留税款,抢掠百姓,甚至勾结逆党,意图绑架陛下西去,行挟天子以令诸侯之事。臣等皆忠心陛下,不能坐视其祸乱天下危及陛下,故此冒死为陛下铲除此贼,如今逆贼授首,只需陛下一道圣旨安抚勤王军将士。

    陛下,臣等的确未曾奏明陛下。

    臣等担心若奏明陛下,一旦失败则危及陛下,如此臣等纵然失败,也与陛下无关。

    幸赖太祖高皇帝保佑,臣等一举成功。

    如今只需陛下一道圣旨,使勤王各军知其缘由,释其疑惑,自然心安,从此以后我大明内外和谐,文武用命,五年之内,臣可保陛下平定天下,还都顺天。”

    圆嘟嘟带着慷慨激昂说道。

    “五年?”

    万历说道。

    “五年。

    陛下,以臣算之,最多五年天下可定。

    如今四川已通,闽粤桂川滇贵为一体,以闽粤之财富,以广东之军械,以西南之精兵,两年练兵,而后四川之兵顺流直下出夔门,湖广虽附逆弘光,然不过为形势所迫,且精锐皆集于湖口。川军东下可直捣承天,弘光终究陛下亲弟,只要陛下以圣旨赦免其死罪,使其归圣母皇太后管束,则兵临城下之时,其唯有束手待罪。

    云贵及广西二十万大军北上出严关,沿湘江顺流直下,则衡阳,长沙何人敢抗拒陛下。

    而广东二十万精锐出梅岭,沿赣江直扑南昌,南昌必然迎降。

    三路大军足以逼降熊廷弼,而后合熊廷弼之兵,六十万大军向应天扫荡群妖,一举荡平匪巢。

    至于北方各地不过一道圣旨而已。

    五年!

    最多五年。

    五年平定天下!”

    圆嘟嘟跪在那里举着一只手喊道。

    他的声音在墙壁间回荡,仿佛振聋发聩般,让天下忠臣义士看到希望的曙光。

    “陛下,臣等的确只为陛下,沐昌祚名为勤王,实则欲为杨丰第二,臣等未免再生一逆贼,故此才出此下策!”

    郭尚宾赶紧喊道。

    “陛下,臣等一片忠心!”

    “陛下,如今沐昌祚已死,陛下唯有下旨以正国法!”

    ……

    其他那些中书和士子们赶紧喊道。

    实际上不只是他们,这时候在另一边办公的六科也听到了,那些给事中们同样出来加入。

    他们和这些中书都是一伙的。

    虽然没参与。

    但他们本身是和这些人一个心思的。

    “陛下,如今事已至此,沐昌祚无论有罪无罪,都已死,无需为一死人再纠缠太多,更何况此辈的确皆一番忠心,而沐昌祚在广东天怒人怨,也的确是罪有应得,如今陛下将其明正典刑,使百姓皆知陛下圣明,也是一桩美事,至于勤王军,此辈乃陛下兵马,并非沐氏私军,陛下圣旨昭告,何人敢作乱?”

    吏科都给事中翟廷策说道。

    “陛下,勿使忠义寒心。”

    “陛下,沐昌祚死有余辜!”

    ……

    其他给事中纷纷进谏。

    他们真的很开心,还是这些年轻人有魄力,大家这些天恨沐昌祚恨的牙根发痒。

    几个年轻人居然这么简单就把他弄死了。

    后生可畏啊!

    而圆嘟嘟抑制着激动,趴在那里一副赤胆忠心模样,虽然杀沐昌祚的过程不够完美,但到目前为止,一切并未脱离设想,虽然后面还有三百滇军,但这些真无足挂齿。宫里还有五百御营,外面还有民团和新军,估计这时候民团已经到宫门了,可以说整个广州城里,全是士绅的人,他们杀沐昌祚,广东议事会那些耆老估计会很开心。

    耆老们绝对支持他们。

    既然都是他们的人,皇帝就算有别的想法,又怎么和他们斗?

    只要皇帝下旨,哪怕是被迫下旨,这件事就圆满成功,而他一举成名,成为士绅们心中的熊廷弼。

    成功已经在向他招手!

    他即将成为大明一颗最闪耀的新星,从此照耀黑暗的夜空,让天下的忠臣义士都看到他的光芒。

    “尔等是否朕之兵马?”

    皇帝陛下的喊声蓦然响起。

    圆嘟嘟抬起头,正看见皇帝陛下走过来,一边走一边朝他后面的那些滇军喊道。

    “陛下,臣之先祖追随太祖高皇帝,臣等自然是陛下兵马,只是黔宁王……”

    张举说道。

    “朕只问你们是不是朕的兵马?只回答是或不是?”

    皇帝陛下打断了他的话。

    圆嘟嘟露出满意的笑容,很显然皇帝陛下终究还是明白了。

    “是!”

    张举无奈的说道。

    “那么你们可一样?”

    皇帝陛下继续问贺世勋和那些士兵。

    后者面面相觑……

    “是。”

    他们终究无奈的回答。

    他们的确不可能违抗皇帝的圣旨。

    “很好,朕心甚慰,既然如此,”

    万历顿了一下。

    紧接着他一指圆嘟嘟……

    “将这些逆党都给我拿下,反抗者格杀勿论!”

    他骤然喝道。

    “呃?”

    圆嘟嘟瞬间傻眼了。

    郭尚宾,黄士俊等人也同样傻了。

    “杀!”

    后面张举亢奋的怒吼一声。

    紧接着他直冲向前,贺世勋带着那些士兵同样亢奋的直冲向前……

    “快开火!”

    李待问惊恐的对着那些御营士兵喊道。

    “朕乃天子,尔等谁敢开火即为逆党,朕不管你们背后是谁,先想想谁才是天子!”

    万历吼道。

    那些御营士兵终究没有人敢开火。

    下一刻张举到了圆嘟嘟身后,毫不犹豫的一脚将他踹倒,圆嘟嘟急忙挣扎爬起,但紧接着一名士兵就到了,后者一手短枪一手骨朵,很干脆的对着他膝盖敲了一下。圆嘟嘟惨叫着跪倒,然后第二名士兵也到了,这家伙手中也是一手短枪只不过另一只手是铁鞭,他顺手又在圆嘟嘟右肩来了一下。

    圆嘟嘟再次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然后他就只能倒在地上,任凭这些家伙从自己身上踩过去了。

    “别踩死,回头还得剐了他!”

    贺世勋高喊着。

    而里面张举已经带着部下迅速按倒了郭尚宾等人。

    “将这些逆贼押往司礼监,还五年平定天下,把朕当傻子?朕要是信了你们的鬼话,岂不是成了笑话,还有六科这些,一并拿下,立刻派人去肇庆,带滇军入广州城准备搜捕逆党。这些狗东西敢杀害黔宁王,背后必然有人唆使,广东新军和民团归营待命,敢出军营者以逆党格杀勿论。”

    皇帝陛下对后面跟着的李凤说道。

    “奴婢遵旨!”

    后者眉开眼笑的说道。

    他在广州这些年,在士绅压迫下过的就像狗一样,如今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陛下圣明,奴婢终于能看到陛下重振朝纲了。”

    他紧接着激动的又加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