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 > 第六百零五章:恨别离

第六百零五章:恨别离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起飞的大象
    一尊黑色虚影在弑君刀身上升起,那是漆黑的巨蟒,只有三十四十米长,盘旋在陆晨身边,张开巨口朝那遮天的玄蛇老祖咆哮。

    《山海经·大荒南经》曾记:黑水之南,有玄蛇,食麈。

    在最后的最后,螭龙的活灵消逝,此刀再无活化特性之时,曾经陆晨本以为消失的黑水玄蛇活灵,竟再现了!

    陆晨此时心中出奇的宁静,眼中只有那一双默然的幽蓝瞳孔,心中的道与理在交织,意与气在激荡。

    原本沸腾的黑水河却在这一瞬平静下来了,像是有万千柄刀悬在河中,又似只有一柄刀指向敌人。

    刀意显化又无形消逝,刀气未发却斩破虚空。

    陆晨放弃了强行开启九阶金刚的想法,福灵心至,大道通玄。

    他手中持着人生中第一柄用的趁手的凶兵,斩出人生中第一次斩出的绝刀。

    上一世的终焉,他曾笑便群雄,那此世若为终焉,我可能破死为生?

    三四十米的黑水玄蛇虚影在玄蛇老祖面前看起来是那么的可笑,但它却没有像螭龙虚影那般畏惧,而是凶狂的长着口,无声的咆哮。

    刀出,无垠的黑水自陆晨面前消失了,数十里的距离像是被切割去,万千刀意聚为一点,直指玄蛇老祖的眉心。

    武神刀法终焉!

    玄蛇老祖平静的瞳孔中,终于浮现一丝波澜,一双幽蓝的眸子中射出神光,和那聚集一点的刀意相撞。

    无声无息,周遭的黑水莫名的消失了,在那碰撞之处,留下了一个小洞,吞噬着周遭的一切。

    陆晨并未停手,逃是逃不掉的,唯有拼命才有机会。

    又是一刀斩出,他感觉自己心如明镜,似乎手中的刀,斩出的意,一切都不同了。

    玄蛇老祖再次以神光化解,一人一蛇竟在黑水河中僵持了下来。

    但仍受牵引力在靠近的王权无暮能看出,玄蛇老祖只是在随意的化解,而陆晨每一刀都是全力。

    “并非此地玄蛇……”

    玄蛇老祖忽然发出人言,盯着陆晨手中的刀。

    “奇特……龙下蕴蛇,潜而不发……”

    玄蛇老祖继续道,神光并未停止,吞噬的力量依旧。

    “外来者……”

    玄蛇老祖也不知是自何处发音,声音震彻河底,直入人的灵魂。

    陆晨又是一刀斩出,此时他距离玄蛇老祖的巨口已经不足千米,心中却也无对死亡的畏惧。

    只是有些悲意,无法去救绘梨衣了。

    就在他以为要被吞噬时,忽然那股吸力消失,玄蛇老祖摆头,巨大的斥力袭来,陆晨感觉自己像是被陨石撞击一般,被推了出去。

    王权无暮也是同样,几息之间,他和陆晨便被推出去数百里。

    两人相聚并不远,陆晨看着远方那幽蓝色的光芒,也是愣了下,他们居然没被吃掉。

    幽蓝色的光芒消失,似乎是玄蛇老祖闭上了眸子。

    随后,两人感到黑水河一阵震颤,河床起伏,又逐渐归于平静。

    “它……又睡下了?”

    陆晨喃喃道,没想到竟然能死里逃生,不如说,玄蛇老祖放了他们一马。

    为什么?

    “日落,快上去。”

    王权无暮浮过来提醒道,难得死里逃生,不知道玄蛇老祖是什么意思,还是赶紧上岸为妙。

    陆晨回神,连忙拉着王权无暮上浮。

    两人回到地面,都有种死里逃生的不真实感。

    陆晨看着手中的弑君,已经布满裂痕,查看详情,耐久度为零,也不知能不能自我修复,这件成长性主武可能就此坏掉。

    但此时也不是肉疼的时候,能死里逃生,就该庆幸了。

    他正准备带着王权无暮赶往轮回台,却发现手中的弑君在颤动。

    疑惑时,弑君中冲出一道虚影,不如说是出现了数不清的魂体碎片。

    那是螭龙活灵的本源,此时正艰难的拼凑在一起,形成一只残破的螭龙虚影。

    下一刻,又一道影子冲出,正是那条黑水玄蛇的活灵,它通体黑鳞,染上了一层莫名的幽光,朝天空的螭龙虚影咆哮。

    螭龙虚影尚未凝结,但似乎灵性尚存,俯视着地上的小玄蛇,发出威胁的低吼。

    陆晨还没弄明白状况,黑水玄蛇的活灵便动了起来,它自下而上的咬住了螭龙的尾端,看样子,竟是要吞掉这被它大近百倍的螭龙。

    螭龙虚影震颤,发出愤怒的咆哮声,震慑人心,想将黑水玄蛇的虚影甩开。

    但黑水玄蛇似乎极其凶狠,咬死不放,并开始一寸一寸向上吞噬。

    每吞下一部分,它的身体都在壮大,到最后,它的巨口不知能容纳螭龙的尾尖,向前吞咬更粗壮的部分。

    螭龙虚影疯狂的挣扎,利爪朝黑水玄蛇身上撕扯,灵魂的“肉屑”在天空中横飞,数不清的蛇鳞飞散,但那黑水玄蛇不为所动,只是疯狂的向前吞噬。

    陆晨震惊,这黑水玄蛇,竟要以蟒吞龙!

    而且对方身上那层淡淡的幽光似乎让它变得异常勇武,在龙族世界最初使用黑玄时,他并未见到黑水玄蛇身上有这层幽光。

    这是怎么回事?和玄蛇老祖有关吗?

    “日落,你这刀灵是怎么回事,竟蕴有两个,还互相厮杀?”

    王权无暮看着这一幕,也是吃惊,他知道王权剑中也有剑灵,但从未见其显化过。

    没想到自己好友的黑刃,其中竟另有乾坤,不仅有刀灵,还有两个。

    “我也不知……”

    陆晨眉头微皱,不知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阻止这一现象。

    弑君诞生以来,一直就是其中的螭龙活灵在发挥作用,而黑水玄蛇,却是在这柄刀还是黑玄时就存在的。

    如今螭龙活灵伴随着弑君的成长,魂体以达数十里长,黑水玄蛇的活灵却还是几十米,强大程度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但他却有点不想阻止这一幕,因为在方才对战中,螭龙活灵……怂了。

    玄蛇老祖是什么境界他不知道,但他觉得在惊险的对战中,自己的刀不能怂。

    即便为龙又如何,即便魂体强大又如何?

    不敢扑向我的敌人,不敢斩断我的敌手,要你何用?

    残破的螭龙虚影不断挣扎,这就像是一场拔河战,它若能将黑水玄蛇甩开或撕碎,自然是它胜。

    若是让黑水玄蛇吞噬到足够的灵魂本源,成长起来,就是黑水玄蛇胜。

    时间一分一秒的推移,一个时辰过去,黑水玄蛇仍未被撕碎,虽然血肉横飞,但身躯壮大了十倍,不断的吞咬螭龙虚影。

    黑水玄蛇简直像是个疯子,丝毫不知疼痛和畏惧,无论螭龙虚影如何进攻撕扯它,它都咬死不放。

    两个时辰过去,黑水玄蛇已经吞噬了螭龙虚影的四分之一,而螭龙虚影的挣扎也变得无力了些。

    三个时辰过去,螭龙虚影仅剩一颗头颅,发出悲鸣的惨叫声,看向陆晨像是在祈求主人出手相救。

    陆晨看着这一幕,目光冷淡,两个活灵都是陪自己征战过的,他一开始就没准备偏向一方。

    如果黑水玄蛇败了,那也只是它还不够很,命数不够。

    可如今看来,还是这条疯狂的巨蟒更胜一筹,完成了以蟒吞龙的逆天之举。

    此时的黑水玄蛇身形舒展开来,纵横长空数十里,完全吞噬了螭龙的活灵本源,取而代之。

    它肆意的在空中舒展身形,扬天发出无声的咆哮,凶狂的气息遮天蔽日。

    它虽算不得多强,却有一颗万物敢吞的心,遇见多强的敌手,它都敢扑上去吞噬。

    黑水玄蛇活灵在空中飞舞了一圈,又落地盘踞在陆晨身边,巨大的蛇首乖巧的匍匐下来,吐出蛇信在陆晨手臂上滑动。

    “回去吧。”

    陆晨见黑水玄蛇活灵没有什么逆反心理,松了口气。

    随着他发话,黑水玄蛇的活灵冲入刀身,弑君表面依旧是布满裂痕,但陆晨觉得它应该能慢慢修复了。

    他重新查看了下弑君的状态,发现原本已经达到56%的成长进度,居然归零了。

    恐怕是黑水玄蛇吞噬螭龙虚影造成的,转换间总有消耗。

    不过陆晨也不感觉难受,他有预感,弑君恢复后,成长之路会变得更加强大。

    他收起弑君,带着王权无暮一路前往轮回台,十殿阎罗皆陨落,如今无人可挡他们两人。

    王权无暮即使作为魂体,也是独一无二的强大,生死轮回之间,大彻大悟,如今的王权剑意斩出,堪比妖皇。

    到了轮回台前,王权无暮顿住了脚步,看向陆晨,“我走了,你怎么办?”

    他知道,活人是无法离开黄泉的,这是此地的规则。

    就算黄泉族愿意带人,也无法将其带出去,只可进,不可出。

    除非你有着万古绝强的实力,彻底破开黄泉与阳间的壁障。

    “我再想办法。”

    陆晨心中也有些烦躁,因为能感知到,苍穹之上的那层壁障,有多么坚固,他打不破。

    王权无暮踏上轮回台,又走了下来,“你不是说要回去救嫂子吗?”

    “可你留下来,也无济于事。”

    陆晨无奈道,王权无暮还没有自己强,联手也打不破那壁障。

    他原本是想在此地修炼到无敌的境界,再尝试以力破开壁障,离开黄泉,或是让绘梨衣将自己拉出去,没想到会陷入这种僵局。

    王权无暮微微沉吟,“……日落,你不是想知道我在道盟秘宝中到底看到了什么吗?”

    “怎么,你以前不是说是道盟的秘密,不好外传吗?”

    陆晨笑道。

    王权无暮摇头,“有生灵离开过黄泉,傲来国三少爷,以绝强实力打穿壁障而出。”

    陆晨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个世界的傲来国三少爷,和西游里的经历也有共同点,大闹过黄泉地府。

    王权无暮继续道:“道盟的人为了研究此事,曾探究过黄泉族的秘莘,也不知是从何途径得知,除了傲来国那位的办法外,还有别的离开方式。”

    “什么办法?”

    陆晨有些惊喜。

    “此法需要两位妖皇实力以上的生灵,共同出手,走过一条古路,打开一扇门。”

    王权无暮回忆道。

    “这样就能出去?为什么要两位?”

    陆晨疑惑道。

    “因为有两扇门,一扇生一扇死,生门可出,死门要人去镇住,生门才可打开。”

    王权无暮道,但他也有些没底气,这都是近乎传说的事。

    陆晨思索了下,立马在轮回殿抓了名黄泉族,逼问此事,一问之下,发现竟是真的,确实有这么一条古路,和两扇门扉。

    “进入死门镇者,会有什么危险吗?”

    陆晨问道,既是问黄泉族,也是问王权无暮。

    那名黄泉族年纪很大,此时神情平静,“没什么危险,等生门处的人离开后,死门中的人就可以回来,只是无法一同离开。”

    陆晨放下心,如果是这样的话,他能从生门离开,王权无暮可以之后再从轮回台转世。

    两人让黄泉族指了路,便在第七殿后方找到了那条古路,走至尽头是一个山洞,内部的终点,是一黑一白两扇门。

    黑门上刻着死,白门上刻着生。

    王权无暮上前查看,王权剑意斩出,黑门隆隆开启,被他以魂力和剑意定住,可以看到里面是一个小房间,应该就是要进去坐镇,白门才可以过人。

    陆晨尝试了下,一刀斩出,但黑门中未有人坐镇,白门怎么也不开启。

    “日落,别担心我,我们在外面见。”

    王权无暮说罢,便走入了黑门中,他毕竟是魂体,定住这扇门很吃力,要尽快进去坐镇。

    陆晨也不矫情,一刀斩向白门,这次生门开启了,对面是白茫茫的一片,可以感知到空间的力量。

    王权无暮站在门前,脸上带着勉强的笑,“真期待我们的……巅峰对决啊。”

    由于角度问题,陆晨并看不到此时在王权无暮房间内,地面上出现四个字,“王权无暮”

    他点了点头,“会有的。”

    随后迈步进入生门,在传送前的最后一刻,他又听见了王权无暮的声音,“欧阳兄……再见了。”

    陆晨意识到不对,可想回头已经晚了,传送之力启动,他穿梭空间。

    王权无暮气喘吁吁的走出黑门,他的背后多了一枚漆黑的印记。

    有些事情他没有说,入死门者,永世不得超生。

    他再也无法离开……黄泉了。

    陆晨直觉眼前白光闪烁,再次站稳,已经在一片荒地中,他茫然的看向四周,最后那一刻,他听出了王权无暮语气蕴含的意义。

    生门死门,自然是一生一死,怎会有空子给人钻?

    两年过去,又是冬日大雪,月夜下,黑衣少年的身影有几分萧索。

    你的名字永刻地底,我的灵魂向死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