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欢迎回档世界游戏 > 三百八十六章·“恭喜您永垂不朽”

三百八十六章·“恭喜您永垂不朽”

类型:网游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封遥睡不够
    在昨夜,海妖王扑来的关键时刻,苏明安直接拿出了神器“简陋的床铺”。

    由于时间已经入夜,在背上它的那一瞬间,他直接进入了夜晚环节,睡遁成功。

    当然,由于把床背上也需要时间,那爪子的余波还是挨上了他的前胸,不过倒是没什么大碍,就是伤口看得吓人罢了,灌瓶血瓶就能恢复。

    他刚刚完成了夜间副本的第四关,在副本结束,落海的一瞬间,他使用了传送怀表到达了奈落的身边。

    至于为什么选的是奈落,因为他知道奈落必然不可能上前线,魂猎不会放一个没什么战斗力的小姐过去,要是选诺尔等人,说不定过去就靠近海妖了。

    却没想到,这一传送,她还正好处在危机之中。

    “凛。”奈落看着满身海水和血水的他,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摆。

    “没时间说了,情况很紧急,先去城墙。”苏明安抹了把脸上的血水,转身就要离开。

    他现在必须尽快赶到城墙,刚刚他才完成了夜间副本的第四关,有很多事情要布置。

    “苏凛!”

    奈落含着怒意的声音响在他的身后。

    “你到底想不想让我教你枪了!”她大声吼着,语气又喜又怒。

    “等攻城结束。”苏明安说。

    “琥珀说你死了!”

    “他胡说八道。”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普拉亚的英雄,也不知道你有多伟大,我不关心!”

    像压抑了许久的情绪瞬间爆发一般,她大声吼着,眼泪随着她的脸颊落下。她感觉自己的话语不可控制地加快,语气无法避免地开始颤抖:

    “我只想你活着,你知道吗?我想你活着!你只是苏凛,只是亚特帝国的子爵,你来到帝国,重头开始,难道不就是想要丢弃过去的一切吗?你根本不用担这么多的责任”

    苏明安转头。

    奈落一时被他望过来的眼神止住了话语。

    她的嘴唇颤抖,仿佛听到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那根本不是以前的,她喜欢的苏凛的眼神。

    没有期许,没有温存,没有一点爱意。

    他看着她,像看着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像看着路边的草木、飞过的小鸟,像看着一切普通的事物。

    她想要的,他望着她时一切相对于他人的不同,一点都没有。

    ……怎么会是这样陌生的眼神。

    她感觉自己的身上越来越冷,越来越冷,身上加厚的衣服也无法阻挡周围席卷而来的风雪。

    在这一刻,她突然很想落荒而逃。

    即使刚刚失而复得。

    “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事。”他语气很淡地说。

    奈落怔了怔神。

    “奈落,你是想回家了吗?”苏明安问。

    “我……”

    “看得出来,在普拉亚,你不快乐。”

    “……”

    “等这事结束,让谢路德……让克立弗给你安排艘船,送你回家。”苏明安说。

    他的血量已经恢复完毕,于是他转过了身。

    他走的很快,很干脆,没有给奈落半点挽留的机会。

    对于一个明显喜欢以前的苏凛的女孩,他没有留下半点让两人纠缠不清的情愫。

    奈落看着他的身影渐行渐远,咬了咬嘴唇。

    “我才不想回家……”她几乎把嘴唇咬破。

    颤抖的话语,在她的唇齿之间咬碎。

    “根本来不及了,我已经……”

    ……

    苏明安快速赶回城墙。

    他已经明白了夜间环节代表着什么。

    它代表着“神明”过去对普拉亚做过的一切。

    神明引导战火,利用人们的牺牲奉献精神,挑动战局,利用祂的信仰者们制造仇恨。

    这样一来,以人们生命和仇恨为源泉的祂,可以越来越强。

    这个夜间副本,甚至故意固定了每个夜间需要获得的贡献值,如果苏明安不按着规定的最佳路线派遣士兵,只会无法达标。

    副本只是在让他见证“神明”过去做过的一切,

    他最多改变士兵行动的方向,却无法改变普拉亚整体的大格局。

    那么,

    如果“魔王”意味着天上的“神明”,全能的“金蔷薇”意味着永生的郁金香公主,誓死保卫金蔷薇的“黑色眷恋者”指代保护郁金香公主的黑派克,负责“传信”的“神圣之辉”代表教皇,“冰霜统治者”和“沉默骑士”代表相互不对头的塞维亚和阿尔切列夫,“月光守望者”代表魂族副组长露西娅。

    那么神明最看好的存在,唯一从云上城成功回来的苏凛。

    他在所有的士兵中,指代着的必然是“天国的卑劣者”。

    这和他之前猜测并无差别。

    但其中,苏明安发现了很在意的一点。

    在之前周目,近距离观察云中城时,他已经发现,云中城是一座空城,它的上面不存在生命,不存在六十年前被送上去的居民,甚至还有置人于死地的毒气。

    其实这已经可以说明,那些居民早就已经死光了。

    所谓的“传信日”,那些信件,不过是神明用来迷惑居民,用来让他们以为他们的亲人还活着,让他们虔诚信仰祂的手段罢了。这是负责抄作业的“神圣之辉”,也就是教皇所做的工作。

    居民已经死光,这代表着当初的苏凛,其实是失败了的。

    苏凛并没有实现将带上去的那一半人活下去的愿望,反而正如当初计划中的那样,升上去的人们都死去了。他们成功节约了资源,让普拉亚剩下的,地面上的那一半人得以存续。

    ……但很显然,苏凛是升上去的人们之中唯一活下来的人。

    此前从苏凛的记忆之石里,苏明安看到过,海妖赐福了苏凛不受毒气困扰的身体。

    或许就是因为这个,让苏凛没有像其他居民一样,因为毒气而死去,反而成功活了下来,并受到神明的青睐,让他成为了神明最看好的存在,成为了“天国的卑劣者”,成为了唯一从云上城下来的人。

    这样一来,一切都说得通了。

    在昨夜,第四关卡的夜间环节,苏明安曾尝试过通过指派不同的士兵,以试图改变格局,他甚至放任过红蓝双方打的你死我活,让局面一边倒。

    但最终的结果,是贡献值达不到过关要求,过关失败,他直接死亡。

    回档后,他也尝试过,“售卖”部分士兵,但售卖的提示是“该士兵在售卖后,将不再信仰魔王大人,且之前做过的贡献全部抹消”。

    他只能售卖一些刚刚收到手的士兵,否则抹消的贡献值足以将他的积蓄瞬间拉低。这个售卖等于毫无作用。

    他至今仍无法猜到,那“魔王与勇者”的第五关,最终关卡中,要打上来的“勇者”,究竟是身为苏凛,身为“卑劣者”的他自己,还是谢路德等人?

    如果最终答上来的人是自己的话,那自己该如何操作魔王,避免在最终关卡中,同时通关,又避免杀死自己?

    ……这是一个很头疼的问题。

    他拿出血瓶灌着,恢复着使用传送怀表消耗的血量。

    在第四关卡结束时,他已经将魔王城扩建到了最高级,只等着最后勇者打上来了,想必第五关卡就是最终决战。

    他等待着今天的夜幕降临。

    ……

    南区城墙外,临时魂猎指挥部。

    由于知道不可能杀死海妖王,所有人都在加班加点地修补结界。

    在影的命令下,他们正在无条件征收整个普拉亚的资源之石,以修补这道最后的防线,以求能多撑一段时间,撑到海妖王不愿再与他们计较,撑到海妖大军退兵。

    他们无法理解“对等原则”,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苏凛统治普拉亚之后,海妖会突然袭击岛屿,也不知道这场灾难什么时候会退去。但为了求得生存,所有人只能统一战线地努力,期待有一个海妖撤退的结局。

    此时,这里聚集了许多人,有推着小车搬砖头的,有运送伤者的,有传递资料的,也有就地而坐开始休息的。这片区域到处都是忙碌着的人,连没有战斗力的居民都在无偿劳作,不少人累得倒下就睡,鼾声连成一片。

    “勒斯,把那包面包给我!”

    闹哄哄的声音连成一片,伴随着空中飞扬的雪花、灰土……这片营地聚集了许多本土居民,甚至还有接到类似“搬砖运送家书”这种临时任务的玩家。在等待副本时间倒计时的时间里,玩家们会在这里蹭一些简单的跑腿任务,拿点用来买血瓶的微薄积分。

    “你真是蠢透了,自己不会领吗?发放点就在那边,喏,像个土包一样的临时房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本土男居民,不耐烦地随手一指,他拨弄了下海上盛宴开始前刚剪的头发,朝着旁边正在读信的漂亮女郎攀谈起来:

    “嘿,琳达,你今天穿得真是……利落极了。”

    “总不能穿裙子在这儿搬砖把?亲爱的,我知道那条红裙子很不错,但我可不想把它在这里弄脏……我想如果我们能活下来的话,我或许能穿那条裙子和你共度晚餐。”女郎朝他掩嘴一笑。

    “我感觉我们守不下这里了。”男居民苦笑着说。

    “说什么胡话,我向着神明发誓,我的脑壳破了,这个结界都不会破!”旁边一个躺在破布上的壮汉扯开嗓子:“那只海妖王正在休养也就罢了,她敢再来,就叫她有来无回!你不如放松一些,像我一样,在这里躺躺,虽然地面冷了些,但总比彻夜不睡好……”

    “可是苏凛大人都死了。”女郎脸上的笑容消失,表情变得有些悲伤。

    她看向一旁被征用为魂猎临时指挥部的居民房:“或许我们不该笑得这么开心,那边还在举行葬礼。”

    “正确的牺牲,无需太过悲伤。至少,他为我们换来了修补结界的喘息机会。”

    角落里,正抽着大烟斗的白发老爷子,吐出了嘴里的烟圈。

    他那有些浑浊的眼神向远投去,似乎在缅怀什么:

    “……在六十多年前,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我就见过苏凛大人的样子,模样和现在并无差别……他此次下来,一定已经做好了准备。”他说着,有些悠远的视线渐渐下移:“他是神明大人赐福的人,即使牺牲,灵魂也一定会升上天国。或许,在某个时候,我们还能再一次看见他不灭的灵魂……鬼啊啊啊啊”

    女郎眨了眨眼。

    她有些不理解这老头子为什么缅怀到一半突然开始鬼叫,像魂都给吓没了一般。

    她刚想回头,就听见旁边那个看上去很man的壮汉也开始鬼叫,声音惨烈如高分贝女高音。

    “啊啊啊啊啊”

    一时间,这惨叫声连成一片,宛如一群走调般的女高音正在扬声高歌。

    她立刻回头。

    她看见了一个迎着风雪,满身鲜血,在人们见鬼一般的眼神中走过来的身影。

    原本热闹的营地,突然变得一片寂静,只剩风雪肆虐的声音。

    她红唇微张,睫毛抖了抖,眼前那身影的容貌渐渐清晰……

    她懵了。

    海蓝的,如同英雄一般的蓝色海妖漂浮在那个人的身后,如同蓝色的烈火一般升腾,他像是刚从地狱走出来的一般,走在了所有人震惊和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中。

    海浪席卷,小船破裂,海妖王的含恨一击,那样的情境,本该无法生存。

    但这个人还是回来了。

    带着他能够比肩怪物的蓝色海妖,在所有人的视线中再度出现,成为他们此时眼中唯一的焦点。

    “他果然是奇迹的创造者……”

    还穿着素净白裙的朵雅,在从会议室中走出时喃喃自语。

    “看起来,你们的追悼会圆满破裂了。”正在城墙上用资源之石修补结界的影,像没事人一样,面对着其他魂猎们有些恼怒的目光:“别这么看我,开个玩笑嘛。你们自己都不相信他能活着,为什么要怪我说的这个玩笑话呢?”

    他耸了耸肩,满不在乎。

    一些原本蠢蠢欲动的玩家,也强行按捺下了心思。

    即使苏明安现在看起来非常脆弱,身边无人,他们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出手,那些仰慕者可不是是摆设。

    这群苏凛的本土仰慕者,真的能为心中的英雄拼尽一切,他们的信仰远超只因喜欢而简单聚集起来的粉丝团,能随时为了保卫英雄全力而战。

    此时,几乎所有在场的np,都是苏凛忠实的捍卫者,没有玩家敢在这个时候对他出手。

    玩家是他的潜在敌人。

    Np却是他的忠诚战友。

    “欢迎回来。”

    一头黄毛的部长艾斯克走出,双臂张开,似乎非常自然地想给英雄苏凛一个大大的拥抱。

    “魂猎高层会议室在哪?”苏明安直接路过了他。

    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说,没时间和这些人一个个叙旧。

    “好冷淡……在那边。”艾斯克瘪了瘪嘴,指了指旁边被临时改造的房子。

    苏明安转头望去。

    此时,那房子已然被白花簇拥。

    一棵棵代表悼念死去之人的草药悬挂在门外,门上则挂着一个大大的苏凛画像,颜色还是黑白的。

    穿着素衣素裙,肩配白布的魂猎部长们,正站在门口,有些愣然地看着他。

    他们的手中,还抱着白花簇拥的花束。

    一阵猛烈的风忽然刮来,门上一张横幅猛地被刮落,正好飘到他的手中。

    苏明安翻开一看,这横幅黑底白字。

    ……

    【英雄苏凛永垂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