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深空彼岸 > 第十二章 温和俯视

第十二章 温和俯视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辰东
    周云腹部剧痛,如弯钩虾米般低头蹲在地上,且脊椎被拍了一掌,半截身子发僵,不能动弹。

    王煊疲累,将他当成马扎,坐在他接近肩头的背上。

    走下飞艇的中年男子身穿唐装,身体虽然微胖,但是气场很强,看到这一幕后脸色微冷。

    他没有开口说话,眼神直接凌厉的横了过来,一般人多半招架不住。

    但王煊没搭理他,依旧坐在周云的身上。

    中年男子身后跟了一群黑衣人,身体强壮,明显是保镖,都带着热武器,有人冲王煊喝道:“起来!”

    王煊没说话,右手垂下去,两根手指不经意间放在周云的太阳穴上,在场都是练过旧术的人,深知这意味着什么。

    到了王煊这种层次,生命力旺盛,哪怕突然遭遇意外,临死前下意识的动作,其手指也能戳进一个人的要害。

    “想不到您也来了,这样不好吧。”赵清菡上前。

    周坤、孔毅、苏婵等人也都礼貌地打招呼,显然认识这个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回头,冷淡地扫视那些保镖,他们顿时无声地退走,回到飞艇那边。

    “王煊赢了……周云在给他当马扎?”

    跟在中年男子身后、一直不高兴低头走路的年轻女子像是刚从梦游中回过神来,有些瞠目结舌。

    她十分清楚,周云很强,更是时常提及超凡。

    在过去,周云不止一次豪情万丈的感慨,新时代到了,未来未必不能出现列仙!

    他这种练成新术、性格强势、对列仙有野望的人,居然被他盯上的目标击败,并被当成马扎坐在那里。

    “王煊你给我起来!”女子喝道,横眉冷目,怒视坐在周云背上的王煊。

    王煊依旧坐在那里,也没有搭理她,默默运转先秦方士的根法,疲惫的身躯被稀薄的月光附着,渐渐恢复旺盛的生机。

    中年男子诧异,他自己虽然不练旧术,但是经历过很多事,自然看出一些门道。

    “你年龄不大,竟将旧术练到这一步。”他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温和的问王煊,能不能起身说话。

    王煊闻言,直接站了起来,一扫疲态,在月光下愈发显得挺拔,目光炯炯有神。

    既然对方好好说话,愿意谈,他自然也不会针对,刚才不起身只是表明自己对等的态度。

    王煊一向如此,对这种气场强大、习惯掌握全局的人,保持一定的距离,不卑不亢。

    秦诚第一时间走了过去,同他站在一起。

    中年男子身后那个从“梦游”中回过神来的年轻女子迅速冲了过去,扶起周云,问他伤的重不重。

    “怎么称呼您?”王煊客气的问道。

    “我姓周,你可以叫我周叔。”中年男子看着他,近乎审视,要将他看透。

    王煊淡然,连凌薇他父亲那么大的气场都没有镇住他,眼前这个略微逊色的人给不了他压力。

    秦诚碰了碰周坤,小声道:“今晚这些姓周的,都是你们家的人吗?”

    周坤摇头:“当然不是,新星那么大,怎么可能只要姓周就是我们家的人,他是凌薇的姑父周明轩。”

    初步练成新术的周云,是周明轩的长子,也是凌薇的表兄。

    而那个早先梦游的女子则是周云的亲妹妹周婷。

    周明轩一动不动,逼视王煊足足三分钟,他自己的身体都略微发僵了,最后无奈的笑了笑。

    “年轻真好。早就听说你的名字,现在一看,我觉得非常不错。”他露出笑容点了点头。

    王煊也笑了,这种话也就听听算了。

    “周叔,你们今天这是?”苏婵开口,同时也代表了在场一些人的略微不满。

    毕竟,这里是他们同学聚会的地方,周云却跑来搅局,尽管很多人都知道怎么回事。

    周明轩叹道:“还不是为了周云,我专门为抓他而来,对于新术刚掌握一点皮毛,就不知道天高地厚,数日间与十几人交过手,到处找人比试,我知道他跑到这里后,立刻追来,这次非打掉他一层皮不可,半年不准出门!”

    远处,周云身体发僵。

    周婷则撇嘴,虽说周云是自作主张跑过来找王煊麻烦的,但要说父亲知道后决定绑他回去那就扯了,父亲在路上时还在认为,周云多半会将王煊打伤,一会儿让她替周云赔礼道歉,尽显周家应有的诚意,别让外人挑不是。

    “周叔你们怎么来旧土了?”孔毅问道。

    “主要是生意上需要往来,顺便替凌薇的父母看看她。”周明轩随口答道。

    “我听凌薇说,她父母过两天似乎要亲自过来啊。”赵清菡漫不经心地说道。

    “哦,对,他们稍后会过来,准备自己接她回去,就不与你们一起走了。”周明轩说道。

    赵清菡漂亮的大眼清澈有神,道:“周叔,你们周家还有凌家该不会是在旧土又有什么发现吧,所以都纷纷带人过来。”

    周明轩笑了,道:“你这丫头太鬼精灵了,什么事都喜欢联想出很多东西,不过这次真没有,只是深空贸易上的往来,你知道我们周家与凌家都与这边有不少生意。”

    随后他又道:“旧土还能有什么,列仙的坟找不到,先秦方士的大墓又都被挖干净了,地下空荡荡,什么都没有了。现在那些强大的组织,有背景的势力,以及国家等,重点都在关注深空,那边发现了不得的东西,比这边有价值多了。”

    然后他就闭嘴了,因为意识到这里还有一些旧土的学生。

    他转过身很和蔼地看向王煊,道:“我刚才听他们说,你对旧术很投入,用心在练,不知道能不能为我演示一番,我年轻时也见识过一个高人,能徒手打穿钢板,让我看看你有没有故人的那种执着,如果有他那种气韵,我也不白看你演武,送你一本经文。”

    “这中年大叔挺大方,不错啊。”秦诚小声道。

    王煊微笑:“我肯定无法和您口中的那位前辈比肩,我这只是自娱自乐。”

    “你太谦逊了,这样,你演示一番我给看看。嗯,最好找个人陪练。当然你别误会,不是让你再与人对决一场。”周明轩解释,道:“这样吧,找个最普通机器人,它只能被动防守,你尽管进攻,看一下你的手段。”

    王煊笑了,道:“我今天太疲累,没精神演练,就不献丑了。”

    周明轩刚要说什么,不远处周云喊他,他冲王煊微笑点头,然后向那边走去。

    秦诚小声道:“这种人手里的经文肯定不简单,你随便打一趟拳,不管他什么目的,先将秘籍拿到手再说。”

    王煊道:“你觉得,我刚打完他儿子,他会送我一篇先秦秘法吗?即便送旧术,估计也强不到哪里去。再有,他是凌薇的姑父,与她父亲一个立场,没事儿这么关心我干什么?”

    接着,他又补充:“这人心思挺多的。”

    “怎么多了?”秦诚问道。

    “他这叫温和的俯视,以宽容长辈的形象给你机会,但其实却是在谈笑中将你压低下去。这里有什么机器人?除了赵清菡那种机械人,估计也就是周家飞艇房间中的家政机器人,我与清理房间的机器人战斗,然后得到他奖赏的一本经文,事后才会让你慢慢醒悟,与他们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人。”

    秦诚凛然,最后叹道:“这个中年男,比他儿子厉害多了,有点折腾不过他啊,下次见到……还打他儿子!

    旁边,苏畅与赵清菡听到他最后的狠话后,顿时笑出声来。

    王煊冲远处喊道:“周叔,今天我精神不济,身体疲惫,就不能给您演武了,谢您赠我经文。”

    周明轩脸上的表情略微一滞,然后又和蔼的笑了笑,道:“无妨,下次有机会再看你展示非凡的旧术。”

    他挥了挥手,让人去飞艇取旧术秘籍。

    秦诚见状先是发呆,而后猛地回过头看王煊,道:“老王可以啊,空手套白狼,也对,就该这么办,不要白不要!”

    周明轩亲自走了过来,带着淡笑,将一本陈旧的纸质书籍递给王煊。

    “小伙子,确实不错,可惜啊,这次没被选中,但既然留在了旧土,就好好的在这边发展吧,争取早日将旧术练出一些名堂。”

    说完这些话,他带着周云与周婷转身离去,登上小型飞艇,消失在夜空中。

    “我们也该走了。王煊对秦诚道。

    周坤开口:“你不等凌薇了?我估计她之前多半被她的姑父等人拦住了,一会儿应该会到。”

    王煊无奈的摇头,道:“我都说过好几次了,我和她现在真没什么,分开一年多了,你们也看到她家里人的态度,还是不见了,以后各自安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