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唐捉妖司 > 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死不休【第二更】

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死不休【第二更】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雪儿格格
    老徐无比震惊,怪不得在京城和皇宫里面没看到贺真人,此人竟然出现在这里,瞧着这个阵仗,这是早就下好套等着妖族入网。

    身后被绑着的小白,竟然苏醒了,已经呲着牙,似乎下一秒就要窜出去,如此动作,打断了老徐的目光,一把将小白拽住。

    转身举着伞,纵身而起,借着伞的作用,仿若柳絮一样,飘飞到另一个山顶,随手打出一个印记,仿佛无形的风推动一下,随后再度纵身而起。

    良久之后,小白已经控制住之前的愤怒,自己几斤几两很清楚,如若这会儿发作就是找死,而且是拽着老徐一起死,瞥了一眼老徐,目光上移看向这把伞。

    毕竟是老族长临终用妖丹融合的,上面的气息让小白非常亲近,关键这把伞的能力,让小白有些诧异。

    “这伞如此厉害了?”

    老徐嗯了一声。

    “这会儿已经不能叫阴阳伞了,只要注入灵力,这把伞可以将我的武力发挥到极致,即便是一个纵身飞跃,也是之前无法匹及的地步。”

    再度举着伞一纵身,已经飞跃出天姥山的范围,小白回头看了一眼,常常呼出一口气。

    小黑吱吱叫了两声,靠近小白,小白抬手拨开小黑,松开身上的绳子。

    “我们回去吧,出来这么多天,不知道周泽怎么样了,边境也不太平,就薛平他们保护着,我还是有些担心。”

    老徐侧头看了一眼小白,似乎是分辨一下,小白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小白带着不耐,看了一眼天姥山的方向。

    “知道仇人是谁就好,我们回去好好修炼,我会回来的,再说想报仇不一定是手刃仇人,还有很多种方法。

    比如让太一宗回到大唐,顶替茅山派的位置;比如让他的徒弟毒害他,让他武功尽废,眼睁睁看着徒弟的背叛;可以撺掇宁王造反,清君侧的时候按照妖术祸国清理了他们茅山派。

    只要想做,方法有很多,不需要单挑,周泽说过,靠人数能取胜的时候,不需要拼命。”

    老徐一顿,眨么眨么眼。

    “三元什么时候说的?”

    小白哼了一声。

    “救你的时候,我觉得打不过对方,周泽说的这些,然后就救下了你,当时觉得是侥幸。

    现在想想,他的想法很有道理,双拳难敌四手,什么时候这句都是真理,回吧我找周泽好好筹谋一番。”

    老徐没废话,小白能想开,比什么都强,他朝着身后丢出一个隐藏踪迹的阵法,随后飞身而起

    七日后。

    合江县衙东侧工房。

    周泽穿着油布的隔离服,一脸兴趣地看着眼前的几个人,手中拿着一根棍子,不断指指点点。

    “腰直起来就行,别后仰,让你解剖而已,你看看自己这是什么姿势,再远一点儿你能看清切的是死者,还是自己?”

    “你,对说你呢,干嘛呢,吐完了抓紧回来继续!”

    “甲丁你这个不错,我说过一挂下水,你们谁要是将这一挂给我弄断了,今天晚饭不用吃了,不对我请你吃辣炒肥肠。”

    随着这声呼喊,好几个干呕了几声,幽怨地看向周泽,周泽脸上的兴趣依然没减,接着说道:

    “有这么多西周兵的尸体,给你们用来练习,这是多好的事儿,宁王还送来了冰,别不珍惜如此机会”

    老徐跟小白走入院子,听到这个喊声。

    小白抿着唇没有笑,眼眶有些湿润。

    他平安就好,没了族长,没了所谓的父母,还有他等着她回来。

    老徐推门,周泽一侧头看到老徐,脸上顿时带着笑意。

    “老徐回来了,那个小白呢?”

    “”

    老徐愣了愣,横着迈出去一步,周泽这才看到他身后的小白,看了一眼,周泽赶紧将身上的隔离服撕下来。

    “甲丁盯着,今天的解剖需要做完,明天我亲自查你们的尸检报告,错一个地方就等着挨板子吧。”

    身后众人赶紧称喏,周泽快步出来,上下看看小白,脸上有些担忧。

    “怎么脸色这么差,出什么事儿了吗?”

    小白摇摇头,老徐看了一眼工房。

    周泽点点头,几人回到后院,洗漱之后,喝着热茶,老徐将事情讲了一遍。

    前面的一切,已经让周泽眉头紧蹙。

    听到这个柳贵妃,他的表情跟小白很相似,直到最后知晓小白的全族已经被杀,周泽担心地看向小白。

    毕竟眼前的小白,太过淡定,这不像她一贯的脾气。

    “别想了,要报仇有很多方法,什么单挑还有上门报仇,就是傻逼行为,我不同意,也不允许你那样做。

    阿筝被害成那个样子,里面不是也有这些老道的身影,老徐被追杀,不也是他们茅山派的人,不就是灭掉茅山派,还有那个贺真人嘛,终有一天我们能做到。”

    周泽说着走到小白近前,揽着她的肩膀,让小白靠在自己的胸口,幻化成人形,这是周泽第一次主动做出,如此亲昵的动作。

    小白没躲开,就这样静静地靠在周泽胸口。

    “族长让我好好待在你身边,他似乎占卜过,不知是否看到了什么,难道觉得你不同吗?”

    周泽眨眨眼,这话让他有些心虚,不知道这占卜是否能看到自己来自异世,咳了一声,拍拍胸口。

    “我自然不同,当初在天牢换一个人早就死了,那种境地我都能找到线索,将自己从死局解脱出来。

    何况现在,我早已不是当年的一介书生,我们该养精蓄锐,好好筹谋一番,就是做一只虱子也要吸干他的血,不死不休。”

    小白点点头,老徐在一旁喝着茶看向桌子上的山魈。

    “小黑,金银你也吃够了,现在能控制江河的水了吗?”

    周泽眨眨眼,对这个也极为感兴趣。

    “你们找到很多金银?”

    小白嗯了一声。

    “老皇帝的内库,被我们搜刮了一顿,我身上当时都装不下了,小黑也吃了个饱,我们将很多金银都换成银票,不知道老皇帝知晓后会不会气死。”

    周泽走到桌子边儿,戳戳小黑。

    “名字起的不错,吃了金银要是变成屎,你真的是没啥用,老徐问你的话赶紧说!”

    小黑一脸的委屈,一双眼珠不断转悠,见躲不过这才坐起来,蹭蹭前爪。

    “吃了就是存下,我没有屎只能进,除非吐出来,江水上涨可以做到的,只是劲儿大小我不知道。”

    乱七句话,周泽听了个七七八八。

    “就是说,你跟貔貅一样,只进不出,吞下去就是存在腹中,至于江河上涨,无法控制力度,有可能水很大,有可能也没啥变化,是这个意思吗?”

    小黑点点头,眼睛亮晶晶地看向周泽。

    而周泽一脸不屑,朝着老徐摆摆手。

    “把他肚子里的金银倒出来,直接杀了吧,太鸡肋的能力,留着浪费金银。”

    老徐直接站起身。

    小黑吓坏了,呲溜一下抱住周泽的手,周泽一抖,将小黑甩开,老鼠的形态,让人喜欢不起来,不然当时小白也不会被自己拍扁。

    小黑在桌子上转了一圈,张嘴呕了几声,周泽下意识朝后退两步,不是怕,是真的感到恶心。

    不过小黑的动作没停,金条就这样一根根吐出来,随后是银锭子,不多一会儿,整个桌子下方就堆积了一大片,看着这些东西周泽眼中放光。

    草,这玩意身体不大,内容物却不少,别说当个储存袋用还不错。

    随即,周泽摆摆手。

    “吐干净了?”

    小黑一脸委屈,见周泽不多看一眼,再度一张嘴吐出来几颗珠子,都是小儿拳头大小。

    “没了,就剩下避水珠了!”

    周泽瞥了一眼老徐。

    “不是说还有银票?”

    小黑在身上摸索了片刻,不用老徐说话,又掏出来一个木盒子,周泽伸手打开,果然里面都是银票,粗略一算数额超过五千两。

    周泽呼出一口气,不能兴奋,不能显得开心,不过周泽就是想笑,这么大一堆东西,老皇帝知道自己被偷了,不知道啥表情,而且内库被偷,总不至于大张旗鼓的找吧!

    这样的哑巴亏,让周泽舒服不少。

    “行吧,那就将小黑留下,不过是不是该弄个契约什么的,不然我也不放心这东西在我们身边留着。”

    小黑用力点点头,朝着周泽挪了两步,主动将头凑过来。

    老徐一挥手,画出一个阵法,随后小黑的额上飞出一滴血,融入到周泽的双眉之间。

    周泽身子一晃,直接坐在椅子上,呼出一口气,此刻他能清晰地感知到小黑的存在,还有他的恐惧。

    摆摆手,周泽看向小黑。

    “行了,既然已经契约,也算是一家人,银票和这些金银我帮你存着,毕竟投入到商会还能钱生钱,比你肚子里存着好,珠子你收起来吧。

    让河水上涨的事儿,先一放,如若西周再度侵袭大唐,到时候再弄也不迟。”

    小黑松了一口气,跳到小白身侧的桌子上,尽量让自己远离老徐,他是真的怕老徐。

    周泽看向老徐,还有他身上的阴阳伞,毕竟没见过之前这伞是什么样子,不过之后要是还叫这个名字,真的容易引起怀疑。

    “这阴阳伞既然已经大变模样,也换一个名字吧,免得被人惦记,就说是你师傅多年前从天姥山得来的法器,叫白骨伞如何?”

    老徐点点头,他自然没什么意见,路上也想到这一点,但是一直没有想到名字。

    “好,就叫白骨伞吧,名字听着很霸气。”

    就在这时,三宝推门进来。

    “公子,宁王殿下来了!”

    老徐一愣,赶紧看向地上的金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