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回塑人生 > 第87章 雨后春笋

第87章 雨后春笋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偷名
    “周总早。”

    “周总好。”

    “周总早上好。”

    “周总。”

    “……”

    周宽几天没来鸿鹄,连1603这个办公区都多了一些生面孔。

    自从跨越精密成立后,周宽便一直忙于相关事务的协调工作,没去鸿鹄坐班。

    反正只要周宽没偷懒,谭晓蔓这条懒狗就不会有半点意见,去不去公司自不会是重点。

    当然,上了周宽这条贼商船的谭晓蔓这些天也没闲着,几乎每天都会来鸿鹄。

    除了分出去令立门市的金融大事业部,鸿鹄又在富力中心租下了一千平米办公区。

    对相应部门办公点进行了统一调整。

    1603成了鸿鹄的总部、行政中心,因为办公区被好几个办公室分割,最后调整剩下来的只有行政、人事、财务三个部门留在这里……

    周宽走进总经理办公室后,秘书赵然简单汇报了一些事情。

    都是一些琐事。

    主要是关于办公人员办公位置调整、新办公室租赁的行政事务。

    赵然身为秘书,理所当然要汇报这类行政琐事,与周宽事先是否知情无关,而是一个阶段进展汇报。

    怎么说呢,连谭晓蔓都没想过鸿鹄的发展会如此迅速,所以去年刚开业不久那些带有玩笑性质的话,在上个月正式进行了落实。

    富力对面的金融中心预计将在今年10月份试运营,即赶在广亚会之前点亮羊城最高bd。

    实际上,金融中心去年8月份就正式启动了全球招商,一期放出了3万平米办公面积,占总量的六分之一,那时候鸿鹄都没影子,连草台能不能挣钱还是个问号,所以根本没想过。

    一期放出来的面积很快被签租一空。

    理论上是没什么办法的。

    不过……周宽都敢那么不着调的介绍谭晓蔓给家里人,就是对谭总资源的十分认同。

    在羊城这个地方租赁一个办公场所的事情显然难不倒谭总。

    金融中心是建造得很高很大,但开发商也是公司。

    小谭总没那么大的面子,老谭总还是有的,再不济就老赵嘛。

    金融中心166层是写字楼,以上是打包给了四季酒店。

    在可选区域内,谭总特地挑选了位置正合适的5962这四层总计1.2万平用作将来鸿鹄的办公区。

    没别的,就是财大气粗。

    以金融中心现在对外的160260元平米月的价格,这点面积也不过几百万一个月的租金,对鸿鹄来说,也就洒洒水啦!

    反正等到金融中心试运营,已经是本年度最后一个季度了,那时候鸿鹄早该出手一些互联网产品了。

    多的不说,几亿十几亿的现金还是有保障的。

    这也是谭总底气十足的原因……

    听完赵然简略的汇报,周宽点头表示了解。

    赵然出去后,季鹏海走了进来,笑着招呼:“周总。”

    看看季鹏海,周宽开门见山:“鹏海,来公司一个月了,也跟着肖总转了不少事务,感觉怎么样。”

    季鹏海的表现,身为半个带教师傅的肖柯自然会详细跟周宽汇报。

    周宽心中早已有数。

    可不妨碍他直接问季鹏海,毕竟季鹏海可是他的助理。

    季鹏海也不意外,稍作整理,道:“正要跟周总您汇报。”

    “上个月跟着肖总看到了不少东西,也学到了不少东西,刚好适逢公司大调整,站在另一个角度看到了一个公司的完整运营流程。”

    “……”

    “有好的一面,自然也有一些我个人觉得不足的地方。”

    “公司依然处于草创期,部分流程设置、设计都不太理想……”

    “甚至……有些必要规章制度没有落到实处……”

    “……”

    “总的来说,我有信心做好总经理助理这份工作。”

    听季鹏海说完,周宽满意的点点头:“肖总对你也是赞誉有加,我也看到过你的工作状态,还不错。”

    说着,周宽望向季鹏海:“正好你提到了公司流程上不足的地方,公司的大调整也还在阶段性进行中,完善不足的事情就交给你负责怎么样?”

    季鹏海:“……”

    他还没吱声,周宽又说:“当然,这只是额外那部分的工作。”

    “你对公司事务已经心中有数了,本职工作得拿起来,你也看得出来,我这里已经开始积压各类公务了。”

    饶是季鹏海有所准备,也还是静思片刻才开口:“明白,请周总放心。”

    “嗯。”周宽垂下眼帘轻嗯了声。

    季鹏海自是明白意思,招呼一声便离开了办公室。

    虽说鸿鹄员工层面不讲无私贡献,也不谈梦想,就谈多劳多得、优劳多得;

    但也不是没有规章制度。

    无规矩不成方圆。

    在周宽的主导下,鸿鹄发展脚步可以说是一天一个变化,自然会有不少方面跟不上的。

    而且整个四月份是几乎每天都在进新人。

    一边进新人一边还在调整组织架构,问题自然也不少。

    这些行政、流程、员工定位等等方面的事情也是很需要解决的,甚至不能光靠周宽、谭晓蔓两人来处理。

    所以,理所当然的,执行上的事情就落到了季鹏海头上。

    既然季鹏海发现了,上个月的工作表现不错,也展现出了相应的水准,周宽自然不吝啬放权下去。

    反正鸿鹄的基本盘一直在周宽手上,谁也打不了翻天印。

    跟之前的章幸一样,机会周宽会给,能办事、能办好事,那就是能抓住机会,其它没用。

    说得天花乱坠,表现得目光如炬,只是第一步,如果只能发现问题而没有帮周宽解决问题的能力,同样也是白搭的。

    这些没说出来的话,季鹏海当然懂,正因为懂,才会有起初的犹豫。

    办好了那就能真正获得周宽的认同。

    办不好……那大概也就能走人了。

    早在季鹏海正式加入鸿鹄,周宽与他第一次谈话时,周宽就已经把丑话说在了前面。

    总之,季鹏海是又喜又惊。

    喜的是周宽真舍得放权给他,惊的是周宽如此轻易,他的压力就特别大,这说明周宽对他的要求也很高……

    …………

    周宽处理公务的效率很高,许多文件夹只是翻开看一眼便作数。

    批复什么的,他已经把权限放到了法人代表谭晓蔓那里。

    小事上部分直接到肖柯那边就能处理,余下的本来也是谭晓蔓那边处理。

    大事上周宽都会跟谭晓蔓交流,现在的盘子毫无问题,效率也很高。

    至于将来盘子大了,那就再说。

    咚咚咚

    谭晓蔓这人真不经念叨,周宽连懒腰都没伸,那种特殊节奏的高跟鞋踩地声就由远及近的传了过来。

    果然,不出五秒钟,谭晓蔓就走进了总经理办公室。

    周宽正好将一沓文件夹推到办公桌一角,好整以暇的望了过去,目光上下扫动:“呦,谭总气色不错,五一玩得挺开心。”

    “还行,去了趟大北方,随便爬了爬山。”谭晓蔓回答道。

    她的老公是个特别喜欢在全国乃至全世界各地采风的人,知道的人间美景数不胜数。

    比起周宽带着家人逛港澳,从小就是富婆的小谭总当然是更乐意亲近自然。

    而对周宽来说,他从小就是亲近自然长大的,无非就是嘉鱼桥的山无名、水无灵罢。

    “……”

    闲聊两句,谭晓蔓换了个坐姿,双腿交叠:“去年刚来这里,说要去对面的楼里办公,现在就等开业了,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周宽轻轻颔首,语气随意的说:“都是我的功劳。”

    谭晓蔓:“……”

    我踏马是要听这个的?

    她索性不理茬,直接往下说:“4层办公面积看起来大,实际能容纳的办公人员应该也就1500人;面积大了,相应管理人员都应该有个独立办公室,你的办公室面积也得扩一扩。”

    “眼下这一两年的发展需求应该没问题。”周宽想了想说,“我早想过这些,所以才提出要跟谭氏合资成立跨越精密,相当于核心业务的生产部分全部腾挪了出去。”

    见状,谭晓蔓又问:“那这一两年过后呢?”

    “而且哪怕只有半次未来规划,也不可能止步于1500人规模吧?”

    周宽笑笑:“看今年的发展形势吧,看看运营的这些互联网业务能发展到什么地步,情况不错,就可以规整规整b买地盖我们的鸿鹄科技园了。”

    “这次发展提速仓促间需要通过你谭氏的人脉资源来解决办公场所的问题,也是给我们提了醒,我个人是不喜欢一直搬公司,公司自己有几栋楼也算是固定资产,挺好的。”

    谭晓蔓一听这话就有点头疼:“你是不是对我的能力有点太信任了,这得批多少贷款啊!”

    周宽不慌不忙的说:“你应该换一个角度想问题,哪怕金融危机期间,是不是也有银行在不考虑任何因素的情况下敢直接贷款给谭氏?”

    “如果发展形势能让我们认为需要提前筹备公司科技园的事情,那就说明鸿鹄的体量再次有了膨胀式增长,那时候肯定是银行上赶着给我们贷款。”

    谭晓蔓想了想:“有道理,我确实没经历过鸿鹄这样膨胀式发展的公司,感觉今年底鸿鹄的总资产就该超过谭氏了。”

    周宽直接否定:“那不可能,无非是不同会计准则罢了。”

    “谭氏这一类传统实业算账很不值钱算是历史遗留问题,实际上价值很实在。”

    听周宽这么说着,谭晓蔓忽然连续看了好几眼周宽:“周总,你的读书真踏马叫读书,我的读书好像是个假的一样,别说去年刚认识你,就三个月前你都没有这样的眼界和见地。”

    “我感觉我再懒下去,都要跟不上你的发展速度了。”

    见状,周宽笑了起来:“别想太多,我再厉害也就是局限在一个小商业的一亩三分地罢了。”

    “有些东西需要太长太久的提前沉淀。”

    谭晓蔓没深究周宽这句话,她知道周宽对未来的看法、想法跟她是不一样的。

    “……”

    喝了口水,谭晓蔓眼睛一转:“琐屑的小事情说完了,说说正事。”

    “你先看看这份文件。”

    说着,谭晓蔓推给周宽一个文件夹。

    周宽翻开来看了两眼,抬头看一眼谭晓蔓,又埋头翻阅起来。

    文件上的内容从字面上来看并不是很复杂。

    只是一些数据、图标之类的东西。

    但实际意义比较重大。

    这也是周宽在节后第一天赶过来扎进公务中的部分原因。

    谭晓蔓只是在电话里提了一嘴,实际情况比她说的要更有……意思。

    主要是团购网站的事情。

    简单来说就是:3月份成立的美团、拉手网和窝窝团、还有上个月成立的糯米,以及早在03年成立的大众点评和08年成立的饿了么等等全部进军团购赛道。

    团购网站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根据数据显示。

    除去这些知名的、背后有资本支持的较大型团购网站外,目前国内团购网站数量几乎到了每个大城市一个的地步。

    因为国外groupon的融资神话,国内资本市场的逐步火热,以及各种各样的因素。

    目前网络团购这个细分领域十分吸引相关行业人士的目光。

    除了这些或独立或扩张的新兴玩家,据可靠资料,鹅厂、阿里、百度等大型互联网公司也都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进入团购赛道。

    “……”

    来回看了两遍,周宽合上文件夹,面上有了笑意:“还真是有点意思。”

    “谭总是不是庆幸我在上个月提出来大力招兵买马的计划,尤其是针对乐团购业务发展一事?”

    谭晓蔓点点头表示了认同:“确实。”

    “之前我一直以为乐团购的发展会像之前的微博、知乎一样,连技术开发都能外包,少量人员就能运营起来,而且你的出发点是做大打包卖掉,现在看来,你还真是目光极其精准啊!”

    周宽并不开心,有些感叹:“08年金融危机,随后直接提出4万亿计划,虽然计划本身没有那么多刺激消费的事情,但地方上跟进后整个市场环境就特别热了,银行、机构的钱太好拿了,这让很多人胆子都大了起来,这个量级的团购竞争……”

    “鸿鹄很难顶啊!”

    谭晓蔓深以为然,这也是她希望周宽来鸿鹄的原因……